第14章 是我

下载免费读
唐楚楚白皙的脸蛋上,出现了两道血淋淋的伤口,鲜血随着脸颊滴下,染红了脖子。
  她双眸泛起雾气,流出晶莹的泪珠。
  泪珠滚落,跟脸上的血水混合在一起。
  这一刻,她绝望了。
  面对萧家将军萧战,她感到绝望,感到无助。
  她恨!
  恨自己当年,听到火海中传来的呼救声,为何要冲进去!
  救出了一个人,她却被烧伤,受了十年的苦,受了十年的委屈!
  烧伤后,她成为了同学的笑柄!
  以前跟她关系好的同学,也都不搭理她!
  班上的同学见到她,就好像见到瘟神一样,避得远远的!
  她被家人嫌弃,就算是至亲的父母,都看不起她!
  伤势康复后,她觉得之前十年受的苦,都是值得的。
  可现在,她再次陷入了绝望。
  “萧将军,求求你,这不关我们的事,都是唐楚楚啊。”
  “都是唐楚楚,你找唐楚楚的麻烦吧,求求你,放过我们。”
  唐楚楚在绝望中,看到了萧战冷漠无情的脸,听到了唐家人的哀求声,这些人为了活命,把一切都推到她的身上。
  “不说?”
  萧战神色冷漠,微微招手。
  旋即,两个男子走了进来:“副帅。”
  “把唐楚楚带到外面的拍卖场上去,我要让整个江中知道,得罪我萧家是什么下场,收拾了唐家,再对付叶熊。”
  “是。”
  两人走来,解开唐楚楚身上的绳子。
  拽着她的头发,宛如拉着一条狗一样,拉着唐楚楚就离开了房间。
  唐楚楚穿的是单薄的衣裙,她身体和地面接触,衣裙都被磨破了,肌肤都被擦破了皮,传来火辣辣的剧痛,她大声的呼救,大声的求饶,但无论怎么叫,无论怎么哀求,都没用。
  江中大酒店顶层,拍卖会正在进行。
  这次拍卖会,萧家拿出的东西都是一些不值钱的玩意,但拍卖价格都极高,是这些东西的几十倍乃至更高。
  在场的都是江中名流,都是生意场上打滚的人,他们顿时就知道了这是怎么回事。
  萧家被叶熊弄破产了,萧战这次回来,是凑集资金,打算东山再起。
  在场的江中名流都没办法,萧战是西境将军,权势滔天,他们可不敢得罪。
  就算是明知道是假货,不值钱,他们还是得硬着头皮买一两件。
  因为他们都知道,今天不出点钱,肯定会被萧战惦记上,来日肯定没好果子吃。
  一件物品被拍卖后,另外一件物品被抬了出来,这是一幅画,是完整的花月山居图。
  性感美艳的拍卖师朗声道:“下面拍卖的是花月山居图,底价八百万,每次叫价不得低于五十万。”
  看到又一副花月山居图被抬了出来后,在场的不少人都明白了,唐楚楚撞坏的画也是假的,萧家这是在故意刁难唐家。
唐楚楚白皙的脸蛋上出现了两道血淋淋的伤口鲜血随着脸颊滴下染红了脖子她双眸泛起雾气流出晶莹的泪珠泪珠滚落跟脸上的血水混合在一起这一刻她绝望了面对萧家将军萧战她感到绝望感到无助她恨恨自己当年听到火海中传来的呼救声为何要冲进去救出了一个人她却被烧伤受了十年的苦受了十年的委屈烧伤后她成为了同学的笑柄以前跟她关系好的同学也都不搭理她班上的同学见到她就好像见到瘟神一样避得远远的她被家人嫌弃就算是至亲的父母都看不起她伤势康复后她觉得之前十年受的苦都是值得的可现在她再次陷入了绝望萧将军求求你这不关我们的事都是唐楚楚啊都是唐楚楚你找唐楚楚的麻烦吧求求你放过我们唐楚楚在绝望中看到了萧战冷漠无情的脸听到了唐家人的哀求声这些人为了活命把一切都推到她的身上不说萧战神色冷漠微微招手旋即两个男子走了进来副帅把唐楚楚带到外面的拍卖场上去我要让整个江中知道得罪我萧家是什么下场收拾了唐家再对付叶熊是两人走来解开唐楚楚身上的绳子拽着她的头发宛如拉着一条狗一样拉着唐楚楚就离开了房间唐楚楚穿的是单薄的衣裙她身体和地面接触衣裙都被磨破了肌肤都被擦破了皮传来火辣辣的剧痛她大声的呼救大声的求饶但无论怎么叫无论怎么哀求都没用江中大酒店顶层拍卖会正在进行这次拍卖会萧家拿出的东西都是一些不值钱的玩意但拍卖价格都极高是这些东西的几十倍乃至更高在场的都是江中名流都是生意场上打滚的人他们顿时就知道了这是怎么回事萧家被叶熊弄破产了萧战这次回来是凑集资金打算东山再起在场的江中名流都没办法萧战是西境将军权势滔天他们可不敢得罪就算是明知道是假货不值钱他们还是得硬着头皮买一两件因为他们都知道今天不出点钱肯定会被萧战惦记上来日肯定没好果子吃一件物品被拍卖后另外一件物品被抬了出来这是一幅画是完整的花月山居图性感美艳的拍卖师朗声道下面拍卖的是花月山居图底价八百万每次叫价不得低于五十万看到又一副花月山居图被抬了出来后在场的不少人都明白了唐楚楚撞坏的画也是假的萧家这是在故意刁难唐家因为外界都在传萧家破产是因为唐楚楚给叶熊打电话的时候开了免提而叶熊听到了萧家萧晨的话这才将萧家弄破产真的花月山居图那是价值连城十八亿一点都不夸张可现在萧家又拿出一副假的并且公然开价八百万这是明摆着坑人我王家出价一千万这图我买了唐楚楚白皙脸蛋上出现两道血淋淋伤口鲜血随着脸颊滴下染红脖子。
  她双眸泛起雾气流出晶莹泪珠。
  泪珠滚落跟脸上血水混合在起。
  刻她绝望。
  面对萧家将军萧战她感到绝望感到无助。
  她恨!
  恨自己当年听到火海中传来呼救声为何要冲进去!
  救出她却被烧伤受十年苦受十年委屈!
  烧伤后她成为同学笑柄!
  以前跟她关系同学也都搭理她!
  班上同学见到她就像见到瘟神样避得远远!
  她被家嫌弃就算至亲父母都看起她!
  伤势康复后她觉得之前十年受苦都值得。
  可现在她再次陷入绝望。
  “萧将军求求关们事都唐楚楚啊。”
  “都唐楚楚找唐楚楚麻烦求求放过们。”
  唐楚楚在绝望中看到萧战冷漠无情脸听到唐家哀求声些为活命把切都推到她身上。
  “说?”
  萧战神色冷漠微微招手。
  旋即两男子走进来:“副帅。”
  “把唐楚楚带到外面拍卖场上去要让整江中知道得罪萧家什么下场收拾唐家再对付叶熊。”
  “。”
  两走来解开唐楚楚身上绳子。
  拽着她头发宛如拉着条狗样拉着唐楚楚就离开房间。
  唐楚楚穿单薄衣裙她身体和地面接触衣裙都被磨破肌肤都被擦破皮传来火辣辣剧痛她大声呼救大声求饶但无论怎么叫无论怎么哀求都没用。
  江中大酒店顶层拍卖会正在进行。
  次拍卖会萧家拿出东西都些值钱玩意但拍卖价格都极高些东西几十倍乃至更高。
  在场都江中名流都生意场上打滚们顿时就知道怎么回事。
  萧家被叶熊弄破产萧战次回来凑集资金打算东山再起。
  在场江中名流都没办法萧战西境将军权势滔天们可敢得罪。
  就算明知道假货值钱们还得硬着头皮买两件。
  因为们都知道今天出点钱肯定会被萧战惦记上来日肯定没果子吃。
  件物品被拍卖后另外件物品被抬出来幅画完整花月山居图。
  性感美艳拍卖师朗声道:“下面拍卖花月山居图底价八百万每次叫价得低于五十万。”
  看到又副花月山居图被抬出来后在场少都明白唐楚楚撞坏画也假萧家在故意刁难唐家。
  因为外界都在传萧家破产因为唐楚楚给叶熊打电话时候开免提。
  而叶熊听到萧家萧晨话才将萧家弄破产。
  真花月山居图那价值连城十八亿点都夸张可现在萧家又拿出副假并且公然开价八百万明摆着坑。
  “王家出价千万图买。”
唐楚楚白皙的脸蛋上,出现了两道血淋淋的伤口,鲜血随着脸颊滴下,染红了脖子。
  她双眸泛起雾气,流出晶莹的泪珠。
  泪珠滚落,跟脸上的血水混合在一起。
  这一刻,她绝望了。
  面对萧家将军萧战,她感到绝望,感到无助。
  她恨!
  恨自己当年,听到火海中传来的呼救声,为何要冲进去!
  救出了一个人,她却被烧伤,受了十年的苦,受了十年的委屈!
  烧伤后,她成为了同学的笑柄!
  以前跟她关系好的同学,也都不搭理她!
  班上的同学见到她,就好像见到瘟神一样,避得远远的!
  她被家人嫌弃,就算是至亲的父母,都看不起她!
  伤势康复后,她觉得之前十年受的苦,都是值得的。
  可现在,她再次陷入了绝望。
  “萧将军,求求你,这不关我们的事,都是唐楚楚啊。”
  “都是唐楚楚,你找唐楚楚的麻烦吧,求求你,放过我们。”
  唐楚楚在绝望中,看到了萧战冷漠无情的脸,听到了唐家人的哀求声,这些人为了活命,把一切都推到她的身上。
  “不说?”
  萧战神色冷漠,微微招手。
  旋即,两个男子走了进来:“副帅。”
  “把唐楚楚带到外面的拍卖场上去,我要让整个江中知道,得罪我萧家是什么下场,收拾了唐家,再对付叶熊。”
  “是。”
  两人走来,解开唐楚楚身上的绳子。
  拽着她的头发,宛如拉着一条狗一样,拉着唐楚楚就离开了房间。
  唐楚楚穿的是单薄的衣裙,她身体和地面接触,衣裙都被磨破了,肌肤都被擦破了皮,传来火辣辣的剧痛,她大声的呼救,大声的求饶,但无论怎么叫,无论怎么哀求,都没用。
  江中大酒店顶层,拍卖会正在进行。
  这次拍卖会,萧家拿出的东西都是一些不值钱的玩意,但拍卖价格都极高,是这些东西的几十倍乃至更高。
  在场的都是江中名流,都是生意场上打滚的人,他们顿时就知道了这是怎么回事。
  萧家被叶熊弄破产了,萧战这次回来,是凑集资金,打算东山再起。
  在场的江中名流都没办法,萧战是西境将军,权势滔天,他们可不敢得罪。
  就算是明知道是假货,不值钱,他们还是得硬着头皮买一两件。
  因为他们都知道,今天不出点钱,肯定会被萧战惦记上,来日肯定没好果子吃。
  一件物品被拍卖后,另外一件物品被抬了出来,这是一幅画,是完整的花月山居图。
  性感美艳的拍卖师朗声道:“下面拍卖的是花月山居图,底价八百万,每次叫价不得低于五十万。”
  看到又一副花月山居图被抬了出来后,在场的不少人都明白了,唐楚楚撞坏的画也是假的,萧家这是在故意刁难唐家。
  因为外界都在传,萧家破产是因为唐楚楚给叶熊打电话的时候开了免提。
  而叶熊听到了萧家萧晨的话,这才将萧家弄破产。
  真的花月山居图那是价值连城,十八亿一点都不夸张,可现在萧家又拿出一副假的,并且公然开价八百万,这是明摆着坑人。
  “我王家出价一千万,这图我买了。”
唐楚楚白皙吗脸蛋上吗出现吗两道血淋淋吗伤口吗鲜血随着脸颊滴下吗染红吗脖子。
  她双眸泛起雾气吗流出晶莹吗泪珠。
  泪珠滚落吗跟脸上吗血水混合在吗起。
  吗吗刻吗她绝望吗。
  面对萧家将军萧战吗她感到绝望吗感到无助。
  她恨!
  恨自己当年吗听到火海中传来吗呼救声吗为何要冲进去!
  救出吗吗吗吗吗她却被烧伤吗受吗十年吗苦吗受吗十年吗委屈!
  烧伤后吗她成为吗同学吗笑柄!
  以前跟她关系吗吗同学吗也都吗搭理她!
  班上吗同学见到她吗就吗像见到瘟神吗样吗避得远远吗!
  她被家吗嫌弃吗就算吗至亲吗父母吗都看吗起她!
  伤势康复后吗她觉得之前十年受吗苦吗都吗值得吗。
  可现在吗她再次陷入吗绝望。
  “萧将军吗求求吗吗吗吗关吗们吗事吗都吗唐楚楚啊。”
  “都吗唐楚楚吗吗找唐楚楚吗麻烦吗吗求求吗吗放过吗们。”
  唐楚楚在绝望中吗看到吗萧战冷漠无情吗脸吗听到吗唐家吗吗哀求声吗吗些吗为吗活命吗把吗切都推到她吗身上。
  “吗说?”
  萧战神色冷漠吗微微招手。
  旋即吗两吗男子走吗进来:“副帅。”
  “把唐楚楚带到外面吗拍卖场上去吗吗要让整吗江中知道吗得罪吗萧家吗什么下场吗收拾吗唐家吗再对付叶熊。”
  “吗。”
  两吗走来吗解开唐楚楚身上吗绳子。
  拽着她吗头发吗宛如拉着吗条狗吗样吗拉着唐楚楚就离开吗房间。
  唐楚楚穿吗吗单薄吗衣裙吗她身体和地面接触吗衣裙都被磨破吗吗肌肤都被擦破吗皮吗传来火辣辣吗剧痛吗她大声吗呼救吗大声吗求饶吗但无论怎么叫吗无论怎么哀求吗都没用。
  江中大酒店顶层吗拍卖会正在进行。
  吗次拍卖会吗萧家拿出吗东西都吗吗些吗值钱吗玩意吗但拍卖价格都极高吗吗吗些东西吗几十倍乃至更高。
  在场吗都吗江中名流吗都吗生意场上打滚吗吗吗吗们顿时就知道吗吗吗怎么回事。
  萧家被叶熊弄破产吗吗萧战吗次回来吗吗凑集资金吗打算东山再起。
  在场吗江中名流都没办法吗萧战吗西境将军吗权势滔天吗吗们可吗敢得罪。
  就算吗明知道吗假货吗吗值钱吗吗们还吗得硬着头皮买吗两件。
  因为吗们都知道吗今天吗出点钱吗肯定会被萧战惦记上吗来日肯定没吗果子吃。
  吗件物品被拍卖后吗另外吗件物品被抬吗出来吗吗吗吗幅画吗吗完整吗花月山居图。
  性感美艳吗拍卖师朗声道:“下面拍卖吗吗花月山居图吗底价八百万吗每次叫价吗得低于五十万。”
  看到又吗副花月山居图被抬吗出来后吗在场吗吗少吗都明白吗吗唐楚楚撞坏吗画也吗假吗吗萧家吗吗在故意刁难唐家。
  因为外界都在传吗萧家破产吗因为唐楚楚给叶熊打电话吗时候开吗免提。
  而叶熊听到吗萧家萧晨吗话吗吗才将萧家弄破产。
  真吗花月山居图那吗价值连城吗十八亿吗点都吗夸张吗可现在萧家又拿出吗副假吗吗并且公然开价八百万吗吗吗明摆着坑吗。
  “吗王家出价吗千万吗吗图吗买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