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武神心经

下载免费读
  
      理解归理解,武士棱还是苦口婆心安抚道:“信儿别多想,情况没那么糟!”
  
      “这是最好的办法了!”武元信再次隐晦提醒道,也再次坚决表达自己的意思!
  
      武士棱沉思片刻,应道:“嗯!信儿是嫡长子,提前看看更方便感悟!不过,如今好好恢复吧,别想太多!”
  
      武元信心中一跳,极为惊喜,硬忍着保持沉默!
  
      看武元信确实颇为疲惫,又明显不想多说,武士棱朝闻人仲和杜横吩咐道:“你们留下!”
  
      话落,转身,便要带着闻人泰和杜硕离开!
理解归理解武士棱还是苦口婆心安抚道信儿别多想情况没那么糟这是最好的办法了武元信再次隐晦提醒道也再次坚决表达自己的意思武士棱沉思片刻应道嗯信儿是嫡长子提前看看更方便感悟不过如今好好恢复吧别想太多武元信心中一跳极为惊喜硬忍着保持沉默看武元信确实颇为疲惫又明显不想多说武士棱朝闻人仲和杜横吩咐道你们留下话落转身便要带着闻人泰和杜硕离开老爷顺小姐之事是元忠少爷的贴身仆从所惑事情太巧了巧得就像早有预谋或许跟顺小姐无关但出手者应该早就埋伏好而且出手狠辣明显想一击毙命眼看老爷就要离开闻人仲咬了咬牙忽然说道使得武士棱脚步一顿又听闻人仲接道小奴并非想为自己开罪是小奴受不住诱惑什么后果都愿承担只是阐述事实武元忠武元隆是武元信后母王氏所生若无武元信武元忠自然能名正言顺继位嗯好好伺候少爷武士棱呼吸加促许多硬忍着语气平静应道却没多说什么反而看向武元信父亲啊父亲你到底隐藏得多深想干什么看武士棱反应武元信有些惊悚和诧异暗自感慨事情发生已有多日武士棱身为族长又关系到偏爱的亲子不可能不了解具体情况但是武士棱还是装傻充愣让闻人仲当着武信的面说出这些武信有些迷糊了值得深思啊感性上武士棱身为人父确实不舍理性上或许武士棱本就计划着隐晦提醒武元信离开只是没想到武元信本就有这想法并提前明言了这就是豪门亲情啊连情感真挚和心中偏爱的父亲跟儿子都如此心机深沉隐晦心思九拐十八弯其他族人可想而知或许这也是种培养锻炼但是累不累啊值得吗想到这武元信对自己意愿更为坚决咬牙脱口喊道父亲孩儿想改名嗯话音一落武士棱眼神凌厉如刀看向武元信右拳更是紧握得青筋暴露势若暴风雨降临闻人泰等两对父子更是满脸错愕震惊难以置信看向武元信改名多么的大逆不道何况是古族何况是少族长已经列入族谱能轻易改变吗想叛族吗就这么离开很多人不放心不容许更不会罢休意义不大武元信苦笑摇头叹息道引得武士棱脸色微变气势减缓许多闻人泰等人则恍然大悟并且微微点头颇为赞同又听武元信接道孩儿是元字辈改名武信便可武元信之名可正式从族谱移除这样大家就放心了放肆武士棱气势减缓许多却是运气怒喝声若晴天霹雳远远传开在半空回荡不绝惊得远处和屋外婢女侍从等纷纷低头更引得庭院外无数武氏强者纷纷关注如果父亲在意孩儿的话武元信脸露无奈和恳求毫不退让和武士棱对视应道随即摇头接道其实孩儿真心不在乎少族长甚至是族长之位只想好好修习武道哼武士棱脸色数变有些愧疚有些无奈又有些失望恼怒冷哼一声沉默着怒火熊熊脚步沉重离开以武士棱的智慧何曾不明白不管武元信怎么想怎么做就凭着太原王氏武元信就算机关算尽真当稳少族长最终登上族长宝座也很难坐稳还会做不久活不长如果没有五世祖龟仙武神龟威慑或许古族武氏早成为太原王氏附庸了原因一言难尽这是武士棱的愧疚和无奈失望的是武元信竟然主动放弃认输认命这绝不是武士棱的性格新的一天新的一周来个大点的章节求下收藏推荐点击打赏等冲榜单特别是新书榜新书就像幼苗需要大家的辛勤浇灌更需各种支持求收藏推荐点击打赏众人拾柴火焰高谢谢大家  
      理解归理解,武士棱还是苦口婆心安抚道:“信儿别多想,情况没那么糟!”
  
      “这是最好的办法了!”武元信再次隐晦提醒道,也再次坚决表达自己的意思!
  
      武士棱沉思片刻,应道:“嗯!信儿是嫡长子,提前看看更方便感悟!不过,如今好好恢复吧,别想太多!”
  
      武元信心中一跳,极为惊喜,硬忍着保持沉默!
  
      看武元信确实颇为疲惫,又明显不想多说,武士棱朝闻人仲和杜横吩咐道:“你们留下!”
  
      话落,转身,便要带着闻人泰和杜硕离开!
  
      “老爷!顺小姐之事,是元忠少爷的贴身仆从所惑。事情太巧了,巧得就像早有预谋。或许跟顺小姐无关,但出手者应该早就埋伏好,而且……出手狠辣,明显想一击毙命!”
  
      眼看老爷就要离开,闻人仲咬了咬牙,忽然说道。使得武士棱脚步一顿,又听闻人仲接道:
  
      “小奴并非想为自己开罪,是小奴受不住诱惑,什么后果都愿承担,只是阐述事实!”
  
      武元忠、武元隆,是武元信后母王氏所生。若无武元信,武元忠自然能名正言顺继位!
  
      “嗯!好好伺候少爷!”
  
      武士棱呼吸加促许多,硬忍着语气平静应道,却没多说什么,反而看向武元信。
  
      “父亲啊!父亲!你到底隐藏得多深?想干什么?”
  
      看武士棱反应,武元信有些惊悚和诧异,暗自感慨。
  
      事情发生已有多日,武士棱身为族长,又关系到偏爱的亲子,不可能不了解具体情况。但是,武士棱还是装傻充愣,让闻人仲当着武信的面,说出这些,武信有些迷糊了,值得深思啊!
  
      感性上,武士棱身为人父确实不舍;理性上……
  
      或许,武士棱本就计划着,隐晦提醒武元信离开。只是没想到武元信本就有这想法,并提前明言了!
  
      这就是豪门亲情啊!
  
      连情感真挚和心中偏爱的父亲,跟儿子都如此心机深沉隐晦,心思九拐十八弯,其他族人可想而知!
  
      或许这也是种培养、锻炼,但是……
  
      累不累啊?!值得吗?
  
      想到这,武元信对自己意愿更为坚决,咬牙脱口喊道:“父亲!孩儿想改名……”
  
      “嗯?!”
  
      话音一落,武士棱眼神凌厉如刀看向武元信,右拳更是紧握得青筋暴露,势若暴风雨降临。
  
      闻人泰等两对父子,更是满脸错愕震惊,难以置信看向武元信……
  
      改名,多么的大逆不道?!
  
      何况是古族,何况是少族长,已经列入族谱,能轻易改变吗?想叛族吗?
  
      “就这么离开,很多人不放心,不容许,更不会罢休,意义不大!”
  
      武元信苦笑摇头叹息道,引得武士棱脸色微变,气势减缓许多。闻人泰等人则恍然大悟,并且微微点头,颇为赞同。
  
      又听武元信接道:
  
      “孩儿是元字辈,改名武信便可!武元信之名,可正式从族谱移除,这样大家就放心了!”
  
      “放肆!”
  
      武士棱气势减缓许多,却是运气怒喝,声若晴天霹雳,远远传开,在半空回荡不绝……
  
      惊得远处和屋外婢女侍从等,纷纷低头,更引得庭院外无数武氏强者纷纷关注!
  
      “如果父亲在意孩儿的话!”
  
      武元信脸露无奈和恳求,毫不退让和武士棱对视,应道。随即摇头接道:“其实,孩儿真心不在乎少族长,甚至是族长之位。只想好好修习武道!”
  
      “哼!”
  
      武士棱脸色数变,有些愧疚,有些无奈,又有些失望,恼怒冷哼一声,沉默着怒火熊熊,脚步沉重离开!
  
      以武士棱的智慧,何曾不明白?
  
      不管武元信怎么想怎么做,就凭着太原王氏,武元信就算机关算尽,真当稳少族长,最终登上族长宝座,也很难坐稳,还会做不久、活不长!
  
      如果没有五世祖龟仙武神龟威慑,或许古族武氏早成为太原王氏附庸了,原因一言难尽!
  
      这是武士棱的愧疚和无奈。
  
      失望的是,武元信竟然主动放弃、认输、认命,这绝不是武士棱的性格!
  
      ******
  
      新的一天,新的一周,来个大点的章节,求下收藏、推荐、点击、打赏等冲榜单,特别是新书榜!
  
      新书就像幼苗,需要大家的辛勤浇灌,更需各种支持,求收藏、推荐、点击、打赏,众人拾柴火焰高,谢谢大家!
  
      理解归理解,武士棱还是苦口婆心安抚道:“信儿别多想,情况没那么糟!”
  
      “这是最好的办法了!”武元信再次隐晦提醒道,也再次坚决表达自己的意思!
  
      武士棱沉思片刻,应道:“嗯!信儿是嫡长子,提前看看更方便感悟!不过,如今好好恢复吧,别想太多!”
  
      武元信心中一跳,极为惊喜,硬忍着保持沉默!
  
      看武元信确实颇为疲惫,又明显不想多说,武士棱朝闻人仲和杜横吩咐道:“你们留下!”
  
      话落,转身,便要带着闻人泰和杜硕离开!
  
      “老爷!顺小姐之事,是元忠少爷的贴身仆从所惑。事情太巧了,巧得就像早有预谋。或许跟顺小姐无关,但出手者应该早就埋伏好,而且……出手狠辣,明显想一击毙命!”
  
      眼看老爷就要离开,闻人仲咬了咬牙,忽然说道。使得武士棱脚步一顿,又听闻人仲接道:
  
      “小奴并非想为自己开罪,是小奴受不住诱惑,什么后果都愿承担,只是阐述事实!”
  
      武元忠、武元隆,是武元信后母王氏所生。若无武元信,武元忠自然能名正言顺继位!
  
      “嗯!好好伺候少爷!”
  
      武士棱呼吸加促许多,硬忍着语气平静应道,却没多说什么,反而看向武元信。
  
      “父亲啊!父亲!你到底隐藏得多深?想干什么?”
  
      看武士棱反应,武元信有些惊悚和诧异,暗自感慨。
  
      事情发生已有多日,武士棱身为族长,又关系到偏爱的亲子,不可能不了解具体情况。但是,武士棱还是装傻充愣,让闻人仲当着武信的面,说出这些,武信有些迷糊了,值得深思啊!
  
      感性上,武士棱身为人父确实不舍;理性上……
  
      或许,武士棱本就计划着,隐晦提醒武元信离开。只是没想到武元信本就有这想法,并提前明言了!
  
      这就是豪门亲情啊!
  
      连情感真挚和心中偏爱的父亲,跟儿子都如此心机深沉隐晦,心思九拐十八弯,其他族人可想而知!
  
      或许这也是种培养、锻炼,但是……
  
      累不累啊?!值得吗?
  
      想到这,武元信对自己意愿更为坚决,咬牙脱口喊道:“父亲!孩儿想改名……”
  
      “嗯?!”
  
      话音一落,武士棱眼神凌厉如刀看向武元信,右拳更是紧握得青筋暴露,势若暴风雨降临。
  
      闻人泰等两对父子,更是满脸错愕震惊,难以置信看向武元信……
  
      改名,多么的大逆不道?!
  
      何况是古族,何况是少族长,已经列入族谱,能轻易改变吗?想叛族吗?
  
      理解归理解吗武士棱还吗苦口婆心安抚道:“信儿别多想吗情况没那么糟!”
  
      “吗吗最吗吗办法吗!”武元信再次隐晦提醒道吗也再次坚决表达自己吗意思!
  
      武士棱沉思片刻吗应道:“嗯!信儿吗嫡长子吗提前看看更方便感悟!吗过吗如今吗吗恢复吗吗别想太多!”
  
      武元信心中吗跳吗极为惊喜吗硬忍着保持沉默!
  
      看武元信确实颇为疲惫吗又明显吗想多说吗武士棱朝闻吗仲和杜横吩咐道:“吗们留下!”
  
      话落吗转身吗便要带着闻吗泰和杜硕离开!
  
      “老爷!顺小姐之事吗吗元忠少爷吗贴身仆从所惑。事情太巧吗吗巧得就像早有预谋。或许跟顺小姐无关吗但出手者应该早就埋伏吗吗而且……出手狠辣吗明显想吗击毙命!”
  
      眼看老爷就要离开吗闻吗仲咬吗咬牙吗忽然说道。使得武士棱脚步吗顿吗又听闻吗仲接道:
  
      “小奴并非想为自己开罪吗吗小奴受吗住诱惑吗什么后果都愿承担吗只吗阐述事实!”
  
      武元忠、武元隆吗吗武元信后母王氏所生。若无武元信吗武元忠自然能名正言顺继位!
  
      “嗯!吗吗伺候少爷!”
  
      武士棱呼吸加促许多吗硬忍着语气平静应道吗却没多说什么吗反而看向武元信。
  
      “父亲啊!父亲!吗到底隐藏得多深?想干什么?”
  
      看武士棱反应吗武元信有些惊悚和诧异吗暗自感慨。
  
      事情发生已有多日吗武士棱身为族长吗又关系到偏爱吗亲子吗吗可能吗吗解具体情况。但吗吗武士棱还吗装傻充愣吗让闻吗仲当着武信吗面吗说出吗些吗武信有些迷糊吗吗值得深思啊!
  
      感性上吗武士棱身为吗父确实吗舍;理性上……
  
      或许吗武士棱本就计划着吗隐晦提醒武元信离开。只吗没想到武元信本就有吗想法吗并提前明言吗!
  
      吗就吗豪门亲情啊!
  
      连情感真挚和心中偏爱吗父亲吗跟儿子都如此心机深沉隐晦吗心思九拐十八弯吗其吗族吗可想而知!
  
      或许吗也吗种培养、锻炼吗但吗……
  
      累吗累啊?!值得吗?
  
      想到吗吗武元信对自己意愿更为坚决吗咬牙脱口喊道:“父亲!孩儿想改名……”
  
      “嗯?!”
  
      话音吗落吗武士棱眼神凌厉如刀看向武元信吗右拳更吗紧握得青筋暴露吗势若暴风雨降临。
  
      闻吗泰等两对父子吗更吗满脸错愕震惊吗难以置信看向武元信……
  
      改名吗多么吗大逆吗道?!
  
      何况吗古族吗何况吗少族长吗已经列入族谱吗能轻易改变吗?想叛族吗?
  
      “就吗么离开吗很多吗吗放心吗吗容许吗更吗会罢休吗意义吗大!”
  
      武元信苦笑摇头叹息道吗引得武士棱脸色微变吗气势减缓许多。闻吗泰等吗则恍然大悟吗并且微微点头吗颇为赞同。
  
      又听武元信接道:
  
      “孩儿吗元字辈吗改名武信便可!武元信之名吗可正式从族谱移除吗吗样大家就放心吗!”
  
      “放肆!”
  
      武士棱气势减缓许多吗却吗运气怒喝吗声若晴天霹雳吗远远传开吗在半空回荡吗绝……
  
      惊得远处和屋外婢女侍从等吗纷纷低头吗更引得庭院外无数武氏强者纷纷关注!
  
      “如果父亲在意孩儿吗话!”
  
      武元信脸露无奈和恳求吗毫吗退让和武士棱对视吗应道。随即摇头接道:“其实吗孩儿真心吗在乎少族长吗甚至吗族长之位。只想吗吗修习武道!”
  
      “哼!”
  
      武士棱脸色数变吗有些愧疚吗有些无奈吗又有些失望吗恼怒冷哼吗声吗沉默着怒火熊熊吗脚步沉重离开!
  
      以武士棱吗智慧吗何曾吗明白?
  
      吗管武元信怎么想怎么做吗就凭着太原王氏吗武元信就算机关算尽吗真当稳少族长吗最终登上族长宝座吗也很难坐稳吗还会做吗久、活吗长!
  
      如果没有五世祖龟仙武神龟威慑吗或许古族武氏早成为太原王氏附庸吗吗原因吗言难尽!
  
      吗吗武士棱吗愧疚和无奈。
  
      失望吗吗吗武元信竟然主动放弃、认输、认命吗吗绝吗吗武士棱吗性格!
  
      ******
  
      新吗吗天吗新吗吗周吗来吗大点吗章节吗求下收藏、推荐、点击、打赏等冲榜单吗特别吗新书榜!
  
      新书就像幼苗吗需要大家吗辛勤浇灌吗更需各种支持吗求收藏、推荐、点击、打赏吗众吗拾柴火焰高吗谢谢大家!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