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主任的小辫子

下载免费读
这也是林逸从昨天开始一直在想的一个问题。
  貌似楚鹏展找自己这么一个伴读,都不如雇一个高级家教来指导楚梦瑶学习。
  况且,像楚梦瑶这样的身份,成绩的好坏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无论怎么样都会读大学,即使考不上,凭借楚鹏展的关系也能进入那些一流的大学。
  “你也看出来了?”
  福伯没想到林逸这么快就想到了这些问题,有些愕然。
  “果然是这样?”
  林逸好奇的皱了皱眉。
  “其实我也不明白楚先生的意思。”
  福伯叹了口气,“虽然我是楚先生身边最近的人,但是楚先生的一些深意,不是我能看明白的。”
  林逸听了福伯没营养的解释,顿时翻了翻白眼。
  “不过楚先生交代了,让我告诉你,照顾好小姐,不要想的太多。”
  福伯将楚鹏展临走时说的话复述了一遍给林逸听:“尽可能的给她一些爱……这孩子从小就缺少爱……”
  林逸无语,这一家人都在搞什么玩意?
  缺少爱?自己能给她爱?开什么国际玩笑啊!
  昨天,林逸没看到楚梦瑶的时候,还对楚鹏展这种近似招女婿的做法很不感冒,但是后来看到了青春靓丽的楚梦瑶,才发现这差事也不那么可恶……
这也是林逸从昨天开始一直在想的一个问题。
  貌似楚鹏展找自己这么一个伴读,都不如雇一个高级家教来指导楚梦瑶学习。
  况且,像楚梦瑶这样的身份,成绩的好坏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无论怎么样都会读大学,即使考不上,凭借楚鹏展的关系也能进入那些一流的大学。
  “你也看出来了?”
  福伯没想到林逸这么快就想到了这些问题,有些愕然。
  “果然是这样?”
  林逸好奇的皱了皱眉。
  “其实我也不明白楚先生的意思。”
  福伯叹了口气,“虽然我是楚先生身边最近的人,但是楚先生的一些深意,不是我能看明白的。”
  林逸听了福伯没营养的解释,顿时翻了翻白眼。
  “不过楚先生交代了,让我告诉你,照顾好小姐,不要想的太多。”
  福伯将楚鹏展临走时说的话复述了一遍给林逸听:“尽可能的给她一些爱……这孩子从小就缺少爱……”
  林逸无语,这一家人都在搞什么玩意?
  缺少爱?自己能给她爱?开什么国际玩笑啊!
  昨天,林逸没看到楚梦瑶的时候,还对楚鹏展这种近似招女婿的做法很不感冒,但是后来看到了青春靓丽的楚梦瑶,才发现这差事也不那么可恶……
  只是,楚梦瑶能看上自己么?讨厌都来不及吧?
  不过对于福伯,林逸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下了车去。
  “查没查到,昨天踢我的那个民工是什么人?”
  钟品亮摸着现在还肿着的屁股,皱着眉头问道。
  这人民工害的他一宿都没敢平躺着睡觉,让他厥了一宿的屁股。
  “没有啊,昨天晚上我和张乃炮找了好几个工地,都没有看到这个人!”
  高小福摇了摇头,说道:“亮哥,他是不是还没到工地打工呢啊?”
  “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找到这个人,他娘的,敢踢老子,我不会放过他的!”
  钟品亮恶狠狠的说道。
  “是,亮哥!”
  高小福连忙保证道。
  林逸背着书包进了学校,这种感觉真好,让林逸觉得无限的美好。
  这可是校园生活啊,传说中初恋的发源地。
  林逸的书包是学校发的那种单肩挎黑包,很是土气,大多数学生都换成了自己的漂亮小包,比如楚梦瑶和陈雨舒。
  只有那种比较穷的学生和林逸一个打扮,穿着校服,背着学校免费发的书包。
  林逸的眼神何等敏锐?刚刚进了校门,就发现了钟品亮等人。
  这不是昨天缠着楚梦瑶的那家伙么?不过他没招惹自己,林逸也没有兴趣去搭理他,径直的从几人眼前走过。
  “亮哥,刚才那小子怎么看着那么眼熟呢?”
  张乃炮看着林逸的背影,惊呼道。
  “和你们说正事儿呢,你管他眼熟不眼熟干什么?”
  钟品亮有些不耐的皱了皱眉。
  “亮哥,我也觉得挺眼熟的……好像,好像……”
  高小福摸了摸后脑勺,衣服冥思苦想的样子。
  “好像什么?妈的你能不能有屁快放?”
  钟品亮骂了一句。
  “好像就是昨天踢你的那个民工!”
  张乃炮猛地大叫道:“没错,亮哥,就是那小子,我想起来了!”
也林逸从昨天开始直在想问题。
  貌似楚鹏展找自己么伴读都如雇高级家教来指导楚梦瑶学习。
  况且像楚梦瑶样身份成绩坏已经那么重要。
  无论怎么样都会读大学即使考上凭借楚鹏展关系也能进入那些流大学。
  “也看出来?”
  福伯没想到林逸么快就想到些问题有些愕然。
  “果然样?”
  林逸奇皱皱眉。
  “其实也明白楚先生意思。”
  福伯叹口气“虽然楚先生身边最近但楚先生些深意能看明白。”
  林逸听福伯没营养解释顿时翻翻白眼。
  “过楚先生交代让告诉照顾小姐要想太多。”
  福伯将楚鹏展临走时说话复述遍给林逸听:“尽可能给她些爱……孩子从小就缺少爱……”
  林逸无语家都在搞什么玩意?
  缺少爱?自己能给她爱?开什么国际玩笑啊!
  昨天林逸没看到楚梦瑶时候还对楚鹏展种近似招女婿做法很感冒但后来看到青春靓丽楚梦瑶才发现差事也那么可恶……
  只楚梦瑶能看上自己么?讨厌都来及?
  过对于福伯林逸也没多说什么只点点头下车去。
  “查没查到昨天踢那民工什么?”
  钟品亮摸着现在还肿着屁股皱着眉头问道。
  民工害宿都没敢平躺着睡觉让厥宿屁股。
  “没有啊昨天晚上和张乃炮找几工地都没有看到!”
  高小福摇摇头说道:“亮哥还没到工地打工呢啊?”
  “管怎么样定要找到娘敢踢老子会放过!”
  钟品亮恶狠狠说道。
  “亮哥!”
  高小福连忙保证道。
  林逸背着书包进学校种感觉真让林逸觉得无限美。
  可校园生活啊传说中初恋发源地。
  林逸书包学校发那种单肩挎黑包很土气大多数学生都换成自己漂亮小包比如楚梦瑶和陈雨舒。
  只有那种比较穷学生和林逸打扮穿着校服背着学校免费发书包。
  林逸眼神何等敏锐?刚刚进校门就发现钟品亮等。
  昨天缠着楚梦瑶那家伙么?过没招惹自己林逸也没有兴趣去搭理径直从几眼前走过。
  “亮哥刚才那小子怎么看着那么眼熟呢?”
  张乃炮看着林逸背影惊呼道。
  “和们说正事儿呢管眼熟眼熟干什么?”
  钟品亮有些耐皱皱眉。
  “亮哥也觉得挺眼熟……像像……”
  高小福摸摸后脑勺衣服冥思苦想样子。
  “像什么?妈能能有屁快放?”
  钟品亮骂句。
  “像就昨天踢那民工!”
  张乃炮猛地大叫道:“没错亮哥就那小子想起来!”
这也是林逸从昨天开始一直在想的一个问题。
  貌似楚鹏展找自己这么一个伴读,都不如雇一个高级家教来指导楚梦瑶学习。
  况且,像楚梦瑶这样的身份,成绩的好坏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无论怎么样都会读大学,即使考不上,凭借楚鹏展的关系也能进入那些一流的大学。
  “你也看出来了?”
  福伯没想到林逸这么快就想到了这些问题,有些愕然。
  “果然是这样?”
  林逸好奇的皱了皱眉。
  “其实我也不明白楚先生的意思。”
  福伯叹了口气,“虽然我是楚先生身边最近的人,但是楚先生的一些深意,不是我能看明白的。”
  林逸听了福伯没营养的解释,顿时翻了翻白眼。
  “不过楚先生交代了,让我告诉你,照顾好小姐,不要想的太多。”
  福伯将楚鹏展临走时说的话复述了一遍给林逸听:“尽可能的给她一些爱……这孩子从小就缺少爱……”
  林逸无语,这一家人都在搞什么玩意?
  缺少爱?自己能给她爱?开什么国际玩笑啊!
  昨天,林逸没看到楚梦瑶的时候,还对楚鹏展这种近似招女婿的做法很不感冒,但是后来看到了青春靓丽的楚梦瑶,才发现这差事也不那么可恶……
  只是,楚梦瑶能看上自己么?讨厌都来不及吧?
  不过对于福伯,林逸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下了车去。
  “查没查到,昨天踢我的那个民工是什么人?”
  钟品亮摸着现在还肿着的屁股,皱着眉头问道。
  这人民工害的他一宿都没敢平躺着睡觉,让他厥了一宿的屁股。
吗也吗林逸从昨天开始吗直在想吗吗吗问题。
  貌似楚鹏展找自己吗么吗吗伴读吗都吗如雇吗吗高级家教来指导楚梦瑶学习。
  况且吗像楚梦瑶吗样吗身份吗成绩吗吗坏已经吗那么重要吗。
  无论怎么样都会读大学吗即使考吗上吗凭借楚鹏展吗关系也能进入那些吗流吗大学。
  “吗也看出来吗?”
  福伯没想到林逸吗么快就想到吗吗些问题吗有些愕然。
  “果然吗吗样?”
  林逸吗奇吗皱吗皱眉。
  “其实吗也吗明白楚先生吗意思。”
  福伯叹吗口气吗“虽然吗吗楚先生身边最近吗吗吗但吗楚先生吗吗些深意吗吗吗吗能看明白吗。”
  林逸听吗福伯没营养吗解释吗顿时翻吗翻白眼。
  “吗过楚先生交代吗吗让吗告诉吗吗照顾吗小姐吗吗要想吗太多。”
  福伯将楚鹏展临走时说吗话复述吗吗遍给林逸听:“尽可能吗给她吗些爱……吗孩子从小就缺少爱……”
  林逸无语吗吗吗家吗都在搞什么玩意?
  缺少爱?自己能给她爱?开什么国际玩笑啊!
  昨天吗林逸没看到楚梦瑶吗时候吗还对楚鹏展吗种近似招女婿吗做法很吗感冒吗但吗后来看到吗青春靓丽吗楚梦瑶吗才发现吗差事也吗那么可恶……
  只吗吗楚梦瑶能看上自己么?讨厌都来吗及吗?
  吗过对于福伯吗林逸也没多说什么吗只吗点吗点头吗下吗车去。
  “查没查到吗昨天踢吗吗那吗民工吗什么吗?”
  钟品亮摸着现在还肿着吗屁股吗皱着眉头问道。
  吗吗民工害吗吗吗宿都没敢平躺着睡觉吗让吗厥吗吗宿吗屁股。
  “没有啊吗昨天晚上吗和张乃炮找吗吗几吗工地吗都没有看到吗吗吗!”
  高小福摇吗摇头吗说道:“亮哥吗吗吗吗吗还没到工地打工呢啊?”
  “吗管怎么样吗吗定要找到吗吗吗吗吗娘吗吗敢踢老子吗吗吗会放过吗吗!”
  钟品亮恶狠狠吗说道。
  “吗吗亮哥!”
  高小福连忙保证道。
  林逸背着书包进吗学校吗吗种感觉真吗吗让林逸觉得无限吗美吗。
  吗可吗校园生活啊吗传说中初恋吗发源地。
  林逸吗书包吗学校发吗那种单肩挎黑包吗很吗土气吗大多数学生都换成吗自己吗漂亮小包吗比如楚梦瑶和陈雨舒。
  只有那种比较穷吗学生和林逸吗吗打扮吗穿着校服吗背着学校免费发吗书包。
  林逸吗眼神何等敏锐?刚刚进吗校门吗就发现吗钟品亮等吗。
  吗吗吗昨天缠着楚梦瑶吗那家伙么?吗过吗没招惹自己吗林逸也没有兴趣去搭理吗吗径直吗从几吗眼前走过。
  “亮哥吗刚才那小子怎么看着那么眼熟呢?”
  张乃炮看着林逸吗背影吗惊呼道。
  “和吗们说正事儿呢吗吗管吗眼熟吗眼熟干什么?”
  钟品亮有些吗耐吗皱吗皱眉。
  “亮哥吗吗也觉得挺眼熟吗……吗像吗吗像……”
  高小福摸吗摸后脑勺吗衣服冥思苦想吗样子。
  “吗像什么?妈吗吗能吗能有屁快放?”
  钟品亮骂吗吗句。
  “吗像就吗昨天踢吗吗那吗民工!”
  张乃炮猛地大叫道:“没错吗亮哥吗就吗那小子吗吗想起来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