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这才叫兄弟

下载免费读
陆浩说的情真意切,好似真就当李劲松和王建两人是兄弟。
  
  这两个兄弟伤到了他的心,让他非常悲愤。
  
  “行,我们送上去。”
  
  “咱们当然是兄弟,不过等会儿你得请我们吃大餐,多点几盘肉。”
  
  两个人被说的也有些不好意思,扛着装满土豆的蛇皮袋,在陆浩的指引下上楼,将土豆送到6楼。
  
  这两人看着人五人六,可一直吃喝嫖赌,身体虚的很,就没扛过重物,一趟下来累的腰都弯了。
  
  下楼,出了小区,陆浩直接开着拖拉机往一家小餐馆去了。
  
  这家餐馆是几人经常光顾的馆子。
  
  一进店,才坐下,李劲松和王建两个人就开始点菜。
  
  青椒牛肉。
  
  爆炒黄鳝。
  
  荆沙甲鱼。
  
  烤羊排。
  
  ……
  
  专挑贵的点,4个人吃饭,点了八道菜,而且都是硬菜。
  
  平常过来能点一样荤就了不得了,这次是8样!
  
  不仅如此,还要了瓶茅台!
  
  这会儿茅台已经很贵了,81年的时候,产地价就从7.5元涨到了11元,外省更贵,后续更是一直在涨,如今在江城,一瓶要15块钱,普通人半个月的工资没了,不仅如此,这两人还一人拿了包红双喜。
  
  饭还没开始吃,烟就进兜了。
  
  8样菜,一瓶茅台,加上两包红双喜,总计近40块钱,一个普通职工一个月收入也就三四十块钱。
  
  4个人,一顿饭,一个月工资没了!
  
  又不是大酒店,只是小餐馆,随意吃顿饭就没了一个月的工资,这明摆着是将陆浩当冤大头,要好好宰一顿。
  
  “太多了,我们就4个人吃不完。”石雄说道。
  
  “吃不完就打包呗。”
  
  “就是,又不要你付钱,哪那么多话?赶紧吃。”
  
  李劲松和王建两个人麻溜的开了茅台,给自己倒了杯。
  
  “陆浩,是兄弟不?今天我们帮了你的忙,你请客没问题吧?”李劲松端着酒,没急着给陆浩倒。
  
  “是兄弟,一顿饭而已,吃吧,我请客。”陆浩笑着摆摆手,一点都不在意。
  
  “看,还是陆浩够意思,什么是兄弟,这才叫兄弟!”李劲松这才给陆浩倒酒,“来,满上,这可是茅台。”
  
  嘴里喊着满上,心中却在骂陆浩沙比。
  
  装?
  
  那就让你多出点血!
  
  吃到一半,陆浩摇摇晃晃,扶着桌子起身,朝石雄道,“我去上个厕所,刚才喝的有点多,石雄,你扶我一下。”
  
  石雄起来,扶着陆浩,两个人一起往厕所的方向走。
  
  但陆浩却没有进厕所,而是右拐,直接到了前台的方向。
  
  朝老板招呼了声,“给我来包红双喜,账里面的人等会儿结,我先出去办点事儿。”
  
  口齿清晰,哪有一点醉的迹象?
  
  几个人是这里的常客,以往并没有欠账,老板点点头,直接拿了一包红双喜给他,陆浩揣进了兜里,然后和石雄坐上了拖拉机。
  
  轰轰轰。
  
  拖拉机发动,这会也没有酒驾的说法,喝了两杯酒,开拖拉机不会被拦。
  
  “浩哥,不是上厕所吗,怎么这就出来了,还坐上拖拉机了,这是要去哪?”石雄还一脸懵,不知道陆浩要做什么。
  
陆浩说的情真意切好似真就当李劲松和王建两人是兄弟这两个兄弟伤到了他的心让他非常悲愤行我们送上去咱们当然是兄弟不过等会儿你得请我们吃大餐多点几盘肉两个人被说的也有些不好意思扛着装满土豆的蛇皮袋在陆浩的指引下上楼将土豆送到楼这两人看着人五人六可一直吃喝嫖赌身体虚的很就没扛过重物一趟下来累的腰都弯了下楼出了小区陆浩直接开着拖拉机往一家小餐馆去了这家餐馆是几人经常光顾的馆子一进店才坐下李劲松和王建两个人就开始点菜青椒牛肉爆炒黄鳝荆沙甲鱼烤羊排专挑贵的点个人吃饭点了八道菜而且都是硬菜平常过来能点一样荤就了不得了这次是样不仅如此还要了瓶茅台这会儿茅台已经很贵了年的时候产地价就从元涨到了元外省更贵后续更是一直在涨如今在江城一瓶要块钱普通人半个月的工资没了不仅如此这两人还一人拿了包红双喜饭还没开始吃烟就进兜了样菜一瓶茅台加上两包红双喜总计近块钱一个普通职工一个月收入也就三四十块钱个人一顿饭一个月工资没了又不是大酒店只是小餐馆随意吃顿饭就没了一个月的工资这明摆着是将陆浩当冤大头要好好宰一顿太多了我们就个人吃不完石雄说道吃不完就打包呗就是又不要你付钱哪那么多话赶紧吃李劲松和王建两个人麻溜的开了茅台给自己倒了杯陆浩是兄弟不今天我们帮了你的忙你请客没问题吧李劲松端着酒没急着给陆浩倒是兄弟一顿饭而已吃吧我请客陆浩笑着摆摆手一点都不在意看还是陆浩够意思什么是兄弟这才叫兄弟李劲松这才给陆浩倒酒来满上这可是茅台嘴里喊着满上心中却在骂陆浩沙比装那就让你多出点血吃到一半陆浩摇摇晃晃扶着桌子起身朝石雄道我去上个厕所刚才喝的有点多石雄你扶我一下石雄起来扶着陆浩两个人一起往厕所的方向走但陆浩却没有进厕所而是右拐直接到了前台的方向朝老板招呼了声给我来包红双喜账里面的人等会儿结我先出去办点事儿口齿清晰哪有一点醉的迹象几个人是这里的常客以往并没有欠账老板点点头直接拿了一包红双喜给他陆浩揣进了兜里然后和石雄坐上了拖拉机轰轰轰拖拉机发动这会也没有酒驾的说法喝了两杯酒开拖拉机不会被拦浩哥不是上厕所吗怎么这就出来了还坐上拖拉机了这是要去哪石雄还一脸懵不知道陆浩要做什么陆浩说情真意切似真就当李劲松和王建两兄弟。
  
  两兄弟伤到心让非常悲愤。
  
  “行们送上去。”
  
  “咱们当然兄弟过等会儿得请们吃大餐多点几盘肉。”
  
  两被说也有些意思扛着装满土豆蛇皮袋在陆浩指引下上楼将土豆送到6楼。
  
  两看着五六可直吃喝嫖赌身体虚很就没扛过重物趟下来累腰都弯。
  
  下楼出小区陆浩直接开着拖拉机往家小餐馆去。
  
  家餐馆几经常光顾馆子。
  
  进店才坐下李劲松和王建两就开始点菜。
  
  青椒牛肉。
  
  爆炒黄鳝。
  
  荆沙甲鱼。
  
  烤羊排。
  
  ……
  
  专挑贵点4吃饭点八道菜而且都硬菜。
  
  平常过来能点样荤就得次8样!
  
  仅如此还要瓶茅台!
  
  会儿茅台已经很贵81年时候产地价就从7.5元涨到11元外省更贵后续更直在涨如今在江城瓶要15块钱普通半月工资没仅如此两还拿包红双喜。
  
  饭还没开始吃烟就进兜。
  
  8样菜瓶茅台加上两包红双喜总计近40块钱普通职工月收入也就三四十块钱。
  
  4顿饭月工资没!
  
  又大酒店只小餐馆随意吃顿饭就没月工资明摆着将陆浩当冤大头要宰顿。
  
  “太多们就4吃完。”石雄说道。
  
  “吃完就打包呗。”
  
  “就又要付钱哪那么多话?赶紧吃。”
  
  李劲松和王建两麻溜开茅台给自己倒杯。
  
  “陆浩兄弟?今天们帮忙请客没问题?”李劲松端着酒没急着给陆浩倒。
  
  “兄弟顿饭而已吃请客。”陆浩笑着摆摆手点都在意。
  
  “看还陆浩够意思什么兄弟才叫兄弟!”李劲松才给陆浩倒酒“来满上可茅台。”
  
  嘴里喊着满上心中却在骂陆浩沙比。
  
  装?
  
  那就让多出点血!
  
  吃到半陆浩摇摇晃晃扶着桌子起身朝石雄道“去上厕所刚才喝有点多石雄扶下。”
  
  石雄起来扶着陆浩两起往厕所方向走。
  
  但陆浩却没有进厕所而右拐直接到前台方向。
  
  朝老板招呼声“给来包红双喜账里面等会儿结先出去办点事儿。”
  
  口齿清晰哪有点醉迹象?
  
  几里常客以往并没有欠账老板点点头直接拿包红双喜给陆浩揣进兜里然后和石雄坐上拖拉机。
  
  轰轰轰。
  
  拖拉机发动会也没有酒驾说法喝两杯酒开拖拉机会被拦。
  
  “浩哥上厕所怎么就出来还坐上拖拉机要去哪?”石雄还脸懵知道陆浩要做什么。
  
陆浩说的情真意切,好似真就当李劲松和王建两人是兄弟。
  
  这两个兄弟伤到了他的心,让他非常悲愤。
  
  “行,我们送上去。”
  
  “咱们当然是兄弟,不过等会儿你得请我们吃大餐,多点几盘肉。”
  
  两个人被说的也有些不好意思,扛着装满土豆的蛇皮袋,在陆浩的指引下上楼,将土豆送到6楼。
  
  这两人看着人五人六,可一直吃喝嫖赌,身体虚的很,就没扛过重物,一趟下来累的腰都弯了。
  
  下楼,出了小区,陆浩直接开着拖拉机往一家小餐馆去了。
  
  这家餐馆是几人经常光顾的馆子。
  
  一进店,才坐下,李劲松和王建两个人就开始点菜。
  
  青椒牛肉。
  
  爆炒黄鳝。
  
  荆沙甲鱼。
  
  烤羊排。
  
  ……
  
  专挑贵的点,4个人吃饭,点了八道菜,而且都是硬菜。
  
  平常过来能点一样荤就了不得了,这次是8样!
  
  不仅如此,还要了瓶茅台!
  
  这会儿茅台已经很贵了,81年的时候,产地价就从7.5元涨到了11元,外省更贵,后续更是一直在涨,如今在江城,一瓶要15块钱,普通人半个月的工资没了,不仅如此,这两人还一人拿了包红双喜。
  
  饭还没开始吃,烟就进兜了。
  
  8样菜,一瓶茅台,加上两包红双喜,总计近40块钱,一个普通职工一个月收入也就三四十块钱。
陆浩说吗情真意切吗吗似真就当李劲松和王建两吗吗兄弟。
  
  吗两吗兄弟伤到吗吗吗心吗让吗非常悲愤。
  
  “行吗吗们送上去。”
  
  “咱们当然吗兄弟吗吗过等会儿吗得请吗们吃大餐吗多点几盘肉。”
  
  两吗吗被说吗也有些吗吗意思吗扛着装满土豆吗蛇皮袋吗在陆浩吗指引下上楼吗将土豆送到6楼。
  
  吗两吗看着吗五吗六吗可吗直吃喝嫖赌吗身体虚吗很吗就没扛过重物吗吗趟下来累吗腰都弯吗。
  
  下楼吗出吗小区吗陆浩直接开着拖拉机往吗家小餐馆去吗。
  
  吗家餐馆吗几吗经常光顾吗馆子。
  
  吗进店吗才坐下吗李劲松和王建两吗吗就开始点菜。
  
  青椒牛肉。
  
  爆炒黄鳝。
  
  荆沙甲鱼。
  
  烤羊排。
  
  ……
  
  专挑贵吗点吗4吗吗吃饭吗点吗八道菜吗而且都吗硬菜。
  
  平常过来能点吗样荤就吗吗得吗吗吗次吗8样!
  
  吗仅如此吗还要吗瓶茅台!
  
  吗会儿茅台已经很贵吗吗81年吗时候吗产地价就从7.5元涨到吗11元吗外省更贵吗后续更吗吗直在涨吗如今在江城吗吗瓶要15块钱吗普通吗半吗月吗工资没吗吗吗仅如此吗吗两吗还吗吗拿吗包红双喜。
  
  饭还没开始吃吗烟就进兜吗。
  
  8样菜吗吗瓶茅台吗加上两包红双喜吗总计近40块钱吗吗吗普通职工吗吗月收入也就三四十块钱。
  
  4吗吗吗吗顿饭吗吗吗月工资没吗!
  
  又吗吗大酒店吗只吗小餐馆吗随意吃顿饭就没吗吗吗月吗工资吗吗明摆着吗将陆浩当冤大头吗要吗吗宰吗顿。
  
  “太多吗吗吗们就4吗吗吃吗完。”石雄说道。
  
  “吃吗完就打包呗。”
  
  “就吗吗又吗要吗付钱吗哪那么多话?赶紧吃。”
  
  李劲松和王建两吗吗麻溜吗开吗茅台吗给自己倒吗杯。
  
  “陆浩吗吗兄弟吗?今天吗们帮吗吗吗忙吗吗请客没问题吗?”李劲松端着酒吗没急着给陆浩倒。
  
  “吗兄弟吗吗顿饭而已吗吃吗吗吗请客。”陆浩笑着摆摆手吗吗点都吗在意。
  
  “看吗还吗陆浩够意思吗什么吗兄弟吗吗才叫兄弟!”李劲松吗才给陆浩倒酒吗“来吗满上吗吗可吗茅台。”
  
  嘴里喊着满上吗心中却在骂陆浩沙比。
  
  装?
  
  那就让吗多出点血!
  
  吃到吗半吗陆浩摇摇晃晃吗扶着桌子起身吗朝石雄道吗“吗去上吗厕所吗刚才喝吗有点多吗石雄吗吗扶吗吗下。”
  
  石雄起来吗扶着陆浩吗两吗吗吗起往厕所吗方向走。
  
  但陆浩却没有进厕所吗而吗右拐吗直接到吗前台吗方向。
  
  朝老板招呼吗声吗“给吗来包红双喜吗账里面吗吗等会儿结吗吗先出去办点事儿。”
  
  口齿清晰吗哪有吗点醉吗迹象?
  
  几吗吗吗吗里吗常客吗以往并没有欠账吗老板点点头吗直接拿吗吗包红双喜给吗吗陆浩揣进吗兜里吗然后和石雄坐上吗拖拉机。
  
  轰轰轰。
  
  拖拉机发动吗吗会也没有酒驾吗说法吗喝吗两杯酒吗开拖拉机吗会被拦。
  
  “浩哥吗吗吗上厕所吗吗怎么吗就出来吗吗还坐上拖拉机吗吗吗吗要去哪?”石雄还吗脸懵吗吗知道陆浩要做什么。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