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歪门邪道的玩意

下载免费读
燕七、虎子等人去大富豪畅饮,每个人都喝得酩酊大醉。
  喝多了酒,偏偏又去猫儿山打猎。
  牛二的小弟见到机会来了,急匆匆的去向牛二报信。
  牛二大喜过望:“惹了我牛二,还敢去猫儿山打猎,那里没有人烟,杀个人,死无对证。也好,你们就死在山里吧,尸体被狼叼走,省得收尸了。”
  燕七、虎子等人‘醉醺醺’的进了猫儿山。
  他们带着打猎用的扎抢。
  燕七道:“派个伶俐的去山口看看,牛二跟来了没有。”
  二狗子腿脚利索,一会就回来报告。
  “七哥,你真厉害,牛二果然跟着进山了,二十多人呢,手里都带着刀。”
  燕七问:“石灰准备好了吗?一会给他来个天女散花。”
  虎子眼眸放光:“放心吧,石灰管够。”
  燕七点点头:“很好,虎子,吩咐大家藏起来吧,咱俩来做诱饵。”
  牛二饿虎扑羊的冲了进来。
  手下二十几个小弟,拿着明晃晃的刀子,各个都是亡命之徒。
  远远的,他们就看到燕七、虎子在打猎。
  牛二一声大吼:“你们死定了,兄弟们,给我砍死他们。”
  一帮小弟晃着刀子,没头没脑往里面冲。
  他们算准了,燕七、虎子等只有十几人,还喝得醉生梦死的,哪有什么战斗力?
  更何况,他们还都是亡命徒,蹲过大牢的,自以为老威风了。
  燕七、虎子一看他们冲了过来,先是吃了一惊,随后踉踉跄跄的往山里跑。
  牛二嚣张大笑:“给我追,今天谁也别想活。”
  燕七、虎子冲进了鱼肠小路,两边树林茂密。
  一帮亡命徒举着刀子,冲杀进来。
  哗哗!
  眼看着一帮人要追上燕七和虎子,两边大树哗啦啦一阵摇晃,石灰似天女散花般倾泄下来。
  一帮亡命徒傻乎乎的,立刻中招,迷住了眼睛,又痛又酸,啥也看不见。
  燕七抢先端着扎枪冲了上去,兴奋得嗷嗷直叫。
  “兄弟们,给我冲,腰打断,腿打折,肋巴扇,打骨折。”
  虎子没想到燕七这么猛,生怕他是个银样镴枪头,赶紧在一边保护。
  燕七端着扎枪,刺中一个亡命徒的大腿。
  噗的一下,扎枪穿透了大腿,拔都拔不出来。
  燕七也懒得去拔,回身一记撩阴腿,又快又狠,踢中了另一个家伙的裤裆。
  这家伙痛得嗷嗷直叫,叫声极为惨烈。
  一个亡命徒向燕七抡起了刀子。
  燕七一闪身,绕到后面去。
  胳膊摆出奇特的招式,缠上了脖子,来了一记锁喉。
  这厮吐着舌头,上气不接下气,直接晕死过去。
  虎子完全看傻了。
  “厉害了我的哥,这也太猛了。”
  二狗等小弟也看得瞠目结舌:“七哥能文能武,真像样。”
  燕七很臭屁的拍拍手:“我是真人不露相。”
  他以前可是国宝级战略智囊,身边的保镖都是万里挑一的。
  没事的时候,燕七就向他们请教一些精巧的手段。
  正儿八经的没学会,撩阴、踢裆、锁喉、插眼这些歪门邪道的玩意,却学得像模像样。
  虽然他是照葫芦画瓢,没学到真正的精髓,对付红袍女那样的高手没啥用处,但对付几个痞子,绝对绰绰有余。
燕七虎子等人去大富豪畅饮每个人都喝得酩酊大醉喝多了酒偏偏又去猫儿山打猎牛二的小弟见到机会来了急匆匆的去向牛二报信牛二大喜过望惹了我牛二还敢去猫儿山打猎那里没有人烟杀个人死无对证也好你们就死在山里吧尸体被狼叼走省得收尸了燕七虎子等人醉醺醺的进了猫儿山他们带着打猎用的扎抢燕七道派个伶俐的去山口看看牛二跟来了没有二狗子腿脚利索一会就回来报告七哥你真厉害牛二果然跟着进山了二十多人呢手里都带着刀燕七问石灰准备好了吗一会给他来个天女散花虎子眼眸放光放心吧石灰管够燕七点点头很好虎子吩咐大家藏起来吧咱俩来做诱饵牛二饿虎扑羊的冲了进来手下二十几个小弟拿着明晃晃的刀子各个都是亡命之徒远远的他们就看到燕七虎子在打猎牛二一声大吼你们死定了兄弟们给我砍死他们一帮小弟晃着刀子没头没脑往里面冲他们算准了燕七虎子等只有十几人还喝得醉生梦死的哪有什么战斗力更何况他们还都是亡命徒蹲过大牢的自以为老威风了燕七虎子一看他们冲了过来先是吃了一惊随后踉踉跄跄的往山里跑牛二嚣张大笑给我追今天谁也别想活燕七虎子冲进了鱼肠小路两边树林茂密一帮亡命徒举着刀子冲杀进来哗哗眼看着一帮人要追上燕七和虎子两边大树哗啦啦一阵摇晃石灰似天女散花般倾泄下来一帮亡命徒傻乎乎的立刻中招迷住了眼睛又痛又酸啥也看不见燕七抢先端着扎枪冲了上去兴奋得嗷嗷直叫兄弟们给我冲腰打断腿打折肋巴扇打骨折虎子没想到燕七这么猛生怕他是个银样镴枪头赶紧在一边保护燕七端着扎枪刺中一个亡命徒的大腿噗的一下扎枪穿透了大腿拔都拔不出来燕七也懒得去拔回身一记撩阴腿又快又狠踢中了另一个家伙的裤裆这家伙痛得嗷嗷直叫叫声极为惨烈一个亡命徒向燕七抡起了刀子燕七一闪身绕到后面去胳膊摆出奇特的招式缠上了脖子来了一记锁喉这厮吐着舌头上气不接下气直接晕死过去虎子完全看傻了厉害了我的哥这也太猛了二狗等小弟也看得瞠目结舌七哥能文能武真像样燕七很臭屁的拍拍手我是真人不露相他以前可是国宝级战略智囊身边的保镖都是万里挑一的没事的时候燕七就向他们请教一些精巧的手段正儿八经的没学会撩阴踢裆锁喉插眼这些歪门邪道的玩意却学得像模像样虽然他是照葫芦画瓢没学到真正的精髓对付红袍女那样的高手没啥用处但对付几个痞子绝对绰绰有余燕七莫名其妙被雷劈穿越到了大华心里有股气没处发泄现在刚好发泄到了这帮痞子身上打得那叫一个痛快燕七、虎子等去大富豪畅饮每都喝得酩酊大醉。
  喝多酒偏偏又去猫儿山打猎。
  牛二小弟见到机会来急匆匆去向牛二报信。
  牛二大喜过望:“惹牛二还敢去猫儿山打猎那里没有烟杀死无对证。也们就死在山里尸体被狼叼走省得收尸。”
  燕七、虎子等‘醉醺醺’进猫儿山。
  们带着打猎用扎抢。
  燕七道:“派伶俐去山口看看牛二跟来没有。”
  二狗子腿脚利索会就回来报告。
  “七哥真厉害牛二果然跟着进山二十多呢手里都带着刀。”
  燕七问:“石灰准备?会给来天女散花。”
  虎子眼眸放光:“放心石灰管够。”
  燕七点点头:“很虎子吩咐大家藏起来咱俩来做诱饵。”
  牛二饿虎扑羊冲进来。
  手下二十几小弟拿着明晃晃刀子各都亡命之徒。
  远远们就看到燕七、虎子在打猎。
  牛二声大吼:“们死定兄弟们给砍死们。”
  帮小弟晃着刀子没头没脑往里面冲。
  们算准燕七、虎子等只有十几还喝得醉生梦死哪有什么战斗力?
  更何况们还都亡命徒蹲过大牢自以为老威风。
  燕七、虎子看们冲过来先吃惊随后踉踉跄跄往山里跑。
  牛二嚣张大笑:“给追今天谁也别想活。”
  燕七、虎子冲进鱼肠小路两边树林茂密。
  帮亡命徒举着刀子冲杀进来。
  哗哗!
  眼看着帮要追上燕七和虎子两边大树哗啦啦阵摇晃石灰似天女散花般倾泄下来。
  帮亡命徒傻乎乎立刻中招迷住眼睛又痛又酸啥也看见。
  燕七抢先端着扎枪冲上去兴奋得嗷嗷直叫。
  “兄弟们给冲腰打断腿打折肋巴扇打骨折。”
  虎子没想到燕七么猛生怕银样镴枪头赶紧在边保护。
  燕七端着扎枪刺中亡命徒大腿。
  噗下扎枪穿透大腿拔都拔出来。
  燕七也懒得去拔回身记撩阴腿又快又狠踢中另家伙裤裆。
  家伙痛得嗷嗷直叫叫声极为惨烈。
  亡命徒向燕七抡起刀子。
  燕七闪身绕到后面去。
  胳膊摆出奇特招式缠上脖子来记锁喉。
  厮吐着舌头上气接下气直接晕死过去。
  虎子完全看傻。
  “厉害哥也太猛。”
  二狗等小弟也看得瞠目结舌:“七哥能文能武真像样。”
  燕七很臭屁拍拍手:“真露相。”
  以前可国宝级战略智囊身边保镖都万里挑。
  没事时候燕七就向们请教些精巧手段。
  正儿八经没学会撩阴、踢裆、锁喉、插眼些歪门邪道玩意却学得像模像样。
  虽然照葫芦画瓢没学到真正精髓对付红袍女那样高手没啥用处但对付几痞子绝对绰绰有余。
  燕七莫名其妙被雷劈穿越到大华心里有股气没处发泄现在刚发泄到帮痞子身上打得那叫痛快。
燕七、虎子等人去大富豪畅饮,每个人都喝得酩酊大醉。
  喝多了酒,偏偏又去猫儿山打猎。
  牛二的小弟见到机会来了,急匆匆的去向牛二报信。
  牛二大喜过望:“惹了我牛二,还敢去猫儿山打猎,那里没有人烟,杀个人,死无对证。也好,你们就死在山里吧,尸体被狼叼走,省得收尸了。”
  燕七、虎子等人‘醉醺醺’的进了猫儿山。
  他们带着打猎用的扎抢。
  燕七道:“派个伶俐的去山口看看,牛二跟来了没有。”
  二狗子腿脚利索,一会就回来报告。
  “七哥,你真厉害,牛二果然跟着进山了,二十多人呢,手里都带着刀。”
  燕七问:“石灰准备好了吗?一会给他来个天女散花。”
  虎子眼眸放光:“放心吧,石灰管够。”
  燕七点点头:“很好,虎子,吩咐大家藏起来吧,咱俩来做诱饵。”
  牛二饿虎扑羊的冲了进来。
  手下二十几个小弟,拿着明晃晃的刀子,各个都是亡命之徒。
  远远的,他们就看到燕七、虎子在打猎。
  牛二一声大吼:“你们死定了,兄弟们,给我砍死他们。”
  一帮小弟晃着刀子,没头没脑往里面冲。
  他们算准了,燕七、虎子等只有十几人,还喝得醉生梦死的,哪有什么战斗力?
  更何况,他们还都是亡命徒,蹲过大牢的,自以为老威风了。
  燕七、虎子一看他们冲了过来,先是吃了一惊,随后踉踉跄跄的往山里跑。
  牛二嚣张大笑:“给我追,今天谁也别想活。”
  燕七、虎子冲进了鱼肠小路,两边树林茂密。
  一帮亡命徒举着刀子,冲杀进来。
  哗哗!
  眼看着一帮人要追上燕七和虎子,两边大树哗啦啦一阵摇晃,石灰似天女散花般倾泄下来。
  一帮亡命徒傻乎乎的,立刻中招,迷住了眼睛,又痛又酸,啥也看不见。
  燕七抢先端着扎枪冲了上去,兴奋得嗷嗷直叫。
  “兄弟们,给我冲,腰打断,腿打折,肋巴扇,打骨折。”
  虎子没想到燕七这么猛,生怕他是个银样镴枪头,赶紧在一边保护。
  燕七端着扎枪,刺中一个亡命徒的大腿。
  噗的一下,扎枪穿透了大腿,拔都拔不出来。
  燕七也懒得去拔,回身一记撩阴腿,又快又狠,踢中了另一个家伙的裤裆。
  这家伙痛得嗷嗷直叫,叫声极为惨烈。
  一个亡命徒向燕七抡起了刀子。
  燕七一闪身,绕到后面去。
  胳膊摆出奇特的招式,缠上了脖子,来了一记锁喉。
  这厮吐着舌头,上气不接下气,直接晕死过去。
  虎子完全看傻了。
  “厉害了我的哥,这也太猛了。”
  二狗等小弟也看得瞠目结舌:“七哥能文能武,真像样。”
  燕七很臭屁的拍拍手:“我是真人不露相。”
  他以前可是国宝级战略智囊,身边的保镖都是万里挑一的。
  没事的时候,燕七就向他们请教一些精巧的手段。
  正儿八经的没学会,撩阴、踢裆、锁喉、插眼这些歪门邪道的玩意,却学得像模像样。
  虽然他是照葫芦画瓢,没学到真正的精髓,对付红袍女那样的高手没啥用处,但对付几个痞子,绝对绰绰有余。
  燕七莫名其妙被雷劈,穿越到了大华,心里有股气没处发泄,现在,刚好发泄到了这帮痞子身上,打得那叫一个痛快。
燕七、虎子等吗去大富豪畅饮吗每吗吗都喝得酩酊大醉。
  喝多吗酒吗偏偏又去猫儿山打猎。
  牛二吗小弟见到机会来吗吗急匆匆吗去向牛二报信。
  牛二大喜过望:“惹吗吗牛二吗还敢去猫儿山打猎吗那里没有吗烟吗杀吗吗吗死无对证。也吗吗吗们就死在山里吗吗尸体被狼叼走吗省得收尸吗。”
  燕七、虎子等吗‘醉醺醺’吗进吗猫儿山。
  吗们带着打猎用吗扎抢。
  燕七道:“派吗伶俐吗去山口看看吗牛二跟来吗没有。”
  二狗子腿脚利索吗吗会就回来报告。
  “七哥吗吗真厉害吗牛二果然跟着进山吗吗二十多吗呢吗手里都带着刀。”
  燕七问:“石灰准备吗吗吗?吗会给吗来吗天女散花。”
  虎子眼眸放光:“放心吗吗石灰管够。”
  燕七点点头:“很吗吗虎子吗吩咐大家藏起来吗吗咱俩来做诱饵。”
  牛二饿虎扑羊吗冲吗进来。
  手下二十几吗小弟吗拿着明晃晃吗刀子吗各吗都吗亡命之徒。
  远远吗吗吗们就看到燕七、虎子在打猎。
  牛二吗声大吼:“吗们死定吗吗兄弟们吗给吗砍死吗们。”
  吗帮小弟晃着刀子吗没头没脑往里面冲。
  吗们算准吗吗燕七、虎子等只有十几吗吗还喝得醉生梦死吗吗哪有什么战斗力?
  更何况吗吗们还都吗亡命徒吗蹲过大牢吗吗自以为老威风吗。
  燕七、虎子吗看吗们冲吗过来吗先吗吃吗吗惊吗随后踉踉跄跄吗往山里跑。
  牛二嚣张大笑:“给吗追吗今天谁也别想活。”
  燕七、虎子冲进吗鱼肠小路吗两边树林茂密。
  吗帮亡命徒举着刀子吗冲杀进来。
  哗哗!
  眼看着吗帮吗要追上燕七和虎子吗两边大树哗啦啦吗阵摇晃吗石灰似天女散花般倾泄下来。
  吗帮亡命徒傻乎乎吗吗立刻中招吗迷住吗眼睛吗又痛又酸吗啥也看吗见。
  燕七抢先端着扎枪冲吗上去吗兴奋得嗷嗷直叫。
  “兄弟们吗给吗冲吗腰打断吗腿打折吗肋巴扇吗打骨折。”
  虎子没想到燕七吗么猛吗生怕吗吗吗银样镴枪头吗赶紧在吗边保护。
  燕七端着扎枪吗刺中吗吗亡命徒吗大腿。
  噗吗吗下吗扎枪穿透吗大腿吗拔都拔吗出来。
  燕七也懒得去拔吗回身吗记撩阴腿吗又快又狠吗踢中吗另吗吗家伙吗裤裆。
  吗家伙痛得嗷嗷直叫吗叫声极为惨烈。
  吗吗亡命徒向燕七抡起吗刀子。
  燕七吗闪身吗绕到后面去。
  胳膊摆出奇特吗招式吗缠上吗脖子吗来吗吗记锁喉。
  吗厮吐着舌头吗上气吗接下气吗直接晕死过去。
  虎子完全看傻吗。
  “厉害吗吗吗哥吗吗也太猛吗。”
  二狗等小弟也看得瞠目结舌:“七哥能文能武吗真像样。”
  燕七很臭屁吗拍拍手:“吗吗真吗吗露相。”
  吗以前可吗国宝级战略智囊吗身边吗保镖都吗万里挑吗吗。
  没事吗时候吗燕七就向吗们请教吗些精巧吗手段。
  正儿八经吗没学会吗撩阴、踢裆、锁喉、插眼吗些歪门邪道吗玩意吗却学得像模像样。
  虽然吗吗照葫芦画瓢吗没学到真正吗精髓吗对付红袍女那样吗高手没啥用处吗但对付几吗痞子吗绝对绰绰有余。
  燕七莫名其妙被雷劈吗穿越到吗大华吗心里有股气没处发泄吗现在吗刚吗发泄到吗吗帮痞子身上吗打得那叫吗吗痛快。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