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最高级的抢劫

下载免费读
这丫头,好单纯,可怜又特别招人喜欢。
  燕七为双儿轻轻拭泪:“双儿,你记住一句话。”
  “什么话?”双儿看着燕七,美眸泛着好奇。
  燕七挑起双儿圆润的下颌,凝视秋水般的双眸,深情款款道:“我不仅是第一个对你好的人,还会永远对你这么好。”
  “七哥……”
  双儿心怀大动,像是被幸福砸晕:七哥是在向我表白吗?太幸福了。
  情绪过于激动,晕倒在燕七怀中。
  燕七有点发懵:糟了,把双儿吓到了,这点情话就受不了了,可惜我还有一肚子甜言蜜语没说出口呢。
  真是失败啊,算了,回去睡觉。
  第二天一早醒来,双儿已经准备好了精致的早饭。
  “七哥,你醒了,我正要去叫你呢,快来吃饭吧。”
  双儿腰间系着白色的围裙,一头柔顺的长发有些碎乱的遮住白腻的俏脸,妩媚的眸子中透着一丝慵懒,看着燕七下来,美眸羞中带喜,娇媚的小脸上衬出几朵红霞,但却掩饰不住喜悦之色,急忙给燕七摆好椅子。
  燕七伸了个懒腰:“双儿好像很困的样子,难道昨晚没睡好吗?”
  听着燕七问起这个,双儿脸红似火烧云,低着小脸抠着小手,更不好意思看燕七了。
  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双儿被燕七感动得不要不要的,做了一晚上的绯梦。
  梦中,燕七与她双宿双飞,一起游遍万水千山,最后,居然更过分的睡在一张床上,共赴巫山。燕七压在她柔软的身上,时而温柔,时而狂野,弄得她吟哼娇唱,漫步云端。
  双儿被燕七‘折腾’了一宿,又怎么会睡好?
  “哎,好丢人,我可是一个清白女子,怎么能做那种羞羞的梦呢?这可是第一次呀,我是有多喜欢七哥?这个秘密一定不能说出来,不然会被七哥笑话。”
  双儿心里很自责,很害羞,不过,想到梦中两人缠绵悱恻,如胶似漆,又很向往,很幸福。
  “双儿,你想什么呢?”燕七凑到双儿面前,好奇宝宝的问。
  “啊,没……没想什么,咱们快吃饭吧。”
  双儿慌里慌张的揉了揉脸,将自己从幸福的畅想中拉回来,为燕七盛饭。
  吃过早饭,虎子从外面赶回来:“姐儿,你脚伤怎么样了?有没有看郎中?”
  不等双儿说话,燕七道:“我昨晚给双儿揉脚,伤已经好了大半。”
  双儿臊的满脸通红,羞答答瞟了燕七一眼,很羞涩的想着:七哥怎么什么都往外说啊,孤男寡女,肌肤相亲,这是秘密啊。而且女人的脚可不是随便摸的。
  虎子一定会想歪了。
  果不其然。
  虎子愣了好半天,向燕七竖起大拇指:“看来,七哥马上要成我的姐夫了。”
  “虎子,瞎说什么呢。”
  双儿云霞满天,拿过馒头塞进燕七口中:“堵上你胡说八道的嘴巴。”
  燕七却不觉得什么,摸一摸女人的脚怎么了,小事一桩啊。
  吃饭的空档,虎子很兴奋,将成立华兴会的事情向双儿炫耀。
  “华兴会?”
  双儿眉头紧蹙,很担心的问:“虎子,你以前是小地痞,难道以后要当大坏蛋了?告诉你,欺负人犯法的事咱们可不能干,小心吃牢饭。”
这丫头好单纯可怜又特别招人喜欢燕七为双儿轻轻拭泪双儿你记住一句话什么话双儿看着燕七美眸泛着好奇燕七挑起双儿圆润的下颌凝视秋水般的双眸深情款款道我不仅是第一个对你好的人还会永远对你这么好七哥双儿心怀大动像是被幸福砸晕七哥是在向我表白吗太幸福了情绪过于激动晕倒在燕七怀中燕七有点发懵糟了把双儿吓到了这点情话就受不了了可惜我还有一肚子甜言蜜语没说出口呢真是失败啊算了回去睡觉第二天一早醒来双儿已经准备好了精致的早饭七哥你醒了我正要去叫你呢快来吃饭吧双儿腰间系着白色的围裙一头柔顺的长发有些碎乱的遮住白腻的俏脸妩媚的眸子中透着一丝慵懒看着燕七下来美眸羞中带喜娇媚的小脸上衬出几朵红霞但却掩饰不住喜悦之色急忙给燕七摆好椅子燕七伸了个懒腰双儿好像很困的样子难道昨晚没睡好吗听着燕七问起这个双儿脸红似火烧云低着小脸抠着小手更不好意思看燕七了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双儿被燕七感动得不要不要的做了一晚上的绯梦梦中燕七与她双宿双飞一起游遍万水千山最后居然更过分的睡在一张床上共赴巫山燕七压在她柔软的身上时而温柔时而狂野弄得她吟哼娇唱漫步云端双儿被燕七折腾了一宿又怎么会睡好哎好丢人我可是一个清白女子怎么能做那种羞羞的梦呢这可是第一次呀我是有多喜欢七哥这个秘密一定不能说出来不然会被七哥笑话双儿心里很自责很害羞不过想到梦中两人缠绵悱恻如胶似漆又很向往很幸福双儿你想什么呢燕七凑到双儿面前好奇宝宝的问啊没没想什么咱们快吃饭吧双儿慌里慌张的揉了揉脸将自己从幸福的畅想中拉回来为燕七盛饭吃过早饭虎子从外面赶回来姐儿你脚伤怎么样了有没有看郎中不等双儿说话燕七道我昨晚给双儿揉脚伤已经好了大半双儿臊的满脸通红羞答答瞟了燕七一眼很羞涩的想着七哥怎么什么都往外说啊孤男寡女肌肤相亲这是秘密啊而且女人的脚可不是随便摸的虎子一定会想歪了果不其然虎子愣了好半天向燕七竖起大拇指看来七哥马上要成我的姐夫了虎子瞎说什么呢双儿云霞满天拿过馒头塞进燕七口中堵上你胡说八道的嘴巴燕七却不觉得什么摸一摸女人的脚怎么了小事一桩啊吃饭的空档虎子很兴奋将成立华兴会的事情向双儿炫耀华兴会双儿眉头紧蹙很担心的问虎子你以前是小地痞难道以后要当大坏蛋了告诉你欺负人犯法的事咱们可不能干小心吃牢饭丫头单纯可怜又特别招喜欢。
  燕七为双儿轻轻拭泪:“双儿记住句话。”
  “什么话?”双儿看着燕七美眸泛着奇。
  燕七挑起双儿圆润下颌凝视秋水般双眸深情款款道:“仅第对还会永远对么。”
  “七哥……”
  双儿心怀大动像被幸福砸晕:七哥在向表白?太幸福。
  情绪过于激动晕倒在燕七怀中。
  燕七有点发懵:糟把双儿吓到点情话就受可惜还有肚子甜言蜜语没说出口呢。
  真失败啊算回去睡觉。
  第二天早醒来双儿已经准备精致早饭。
  “七哥醒正要去叫呢快来吃饭。”
  双儿腰间系着白色围裙头柔顺长发有些碎乱遮住白腻俏脸妩媚眸子中透着丝慵懒看着燕七下来美眸羞中带喜娇媚小脸上衬出几朵红霞但却掩饰住喜悦之色急忙给燕七摆椅子。
  燕七伸懒腰:“双儿像很困样子难道昨晚没睡?”
  听着燕七问起双儿脸红似火烧云低着小脸抠着小手更意思看燕七。
  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双儿被燕七感动得要要做晚上绯梦。
  梦中燕七与她双宿双飞起游遍万水千山最后居然更过分睡在张床上共赴巫山。燕七压在她柔软身上时而温柔时而狂野弄得她吟哼娇唱漫步云端。
  双儿被燕七‘折腾’宿又怎么会睡?
  “哎丢可清白女子怎么能做那种羞羞梦呢?可第次呀有多喜欢七哥?秘密定能说出来然会被七哥笑话。”
  双儿心里很自责很害羞过想到梦中两缠绵悱恻如胶似漆又很向往很幸福。
  “双儿想什么呢?”燕七凑到双儿面前奇宝宝问。
  “啊没……没想什么咱们快吃饭。”
  双儿慌里慌张揉揉脸将自己从幸福畅想中拉回来为燕七盛饭。
  吃过早饭虎子从外面赶回来:“姐儿脚伤怎么样?有没有看郎中?”
  等双儿说话燕七道:“昨晚给双儿揉脚伤已经大半。”
  双儿臊满脸通红羞答答瞟燕七眼很羞涩想着:七哥怎么什么都往外说啊孤男寡女肌肤相亲秘密啊。而且女脚可随便摸。
  虎子定会想歪。
  果其然。
  虎子愣半天向燕七竖起大拇指:“看来七哥马上要成姐夫。”
  “虎子瞎说什么呢。”
  双儿云霞满天拿过馒头塞进燕七口中:“堵上胡说八道嘴巴。”
  燕七却觉得什么摸摸女脚怎么小事桩啊。
  吃饭空档虎子很兴奋将成立华兴会事情向双儿炫耀。
  “华兴会?”
  双儿眉头紧蹙很担心问:“虎子以前小地痞难道以后要当大坏蛋?告诉欺负犯法事咱们可能干小心吃牢饭。”
这丫头,好单纯,可怜又特别招人喜欢。
  燕七为双儿轻轻拭泪:“双儿,你记住一句话。”
  “什么话?”双儿看着燕七,美眸泛着好奇。
  燕七挑起双儿圆润的下颌,凝视秋水般的双眸,深情款款道:“我不仅是第一个对你好的人,还会永远对你这么好。”
  “七哥……”
  双儿心怀大动,像是被幸福砸晕:七哥是在向我表白吗?太幸福了。
  情绪过于激动,晕倒在燕七怀中。
  燕七有点发懵:糟了,把双儿吓到了,这点情话就受不了了,可惜我还有一肚子甜言蜜语没说出口呢。
  真是失败啊,算了,回去睡觉。
  第二天一早醒来,双儿已经准备好了精致的早饭。
  “七哥,你醒了,我正要去叫你呢,快来吃饭吧。”
  双儿腰间系着白色的围裙,一头柔顺的长发有些碎乱的遮住白腻的俏脸,妩媚的眸子中透着一丝慵懒,看着燕七下来,美眸羞中带喜,娇媚的小脸上衬出几朵红霞,但却掩饰不住喜悦之色,急忙给燕七摆好椅子。
  燕七伸了个懒腰:“双儿好像很困的样子,难道昨晚没睡好吗?”
  听着燕七问起这个,双儿脸红似火烧云,低着小脸抠着小手,更不好意思看燕七了。
  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双儿被燕七感动得不要不要的,做了一晚上的绯梦。
  梦中,燕七与她双宿双飞,一起游遍万水千山,最后,居然更过分的睡在一张床上,共赴巫山。燕七压在她柔软的身上,时而温柔,时而狂野,弄得她吟哼娇唱,漫步云端。
  双儿被燕七‘折腾’了一宿,又怎么会睡好?
  “哎,好丢人,我可是一个清白女子,怎么能做那种羞羞的梦呢?这可是第一次呀,我是有多喜欢七哥?这个秘密一定不能说出来,不然会被七哥笑话。”
  双儿心里很自责,很害羞,不过,想到梦中两人缠绵悱恻,如胶似漆,又很向往,很幸福。
  “双儿,你想什么呢?”燕七凑到双儿面前,好奇宝宝的问。
  “啊,没……没想什么,咱们快吃饭吧。”
  双儿慌里慌张的揉了揉脸,将自己从幸福的畅想中拉回来,为燕七盛饭。
  吃过早饭,虎子从外面赶回来:“姐儿,你脚伤怎么样了?有没有看郎中?”
吗丫头吗吗单纯吗可怜又特别招吗喜欢。
  燕七为双儿轻轻拭泪:“双儿吗吗记住吗句话。”
  “什么话?”双儿看着燕七吗美眸泛着吗奇。
  燕七挑起双儿圆润吗下颌吗凝视秋水般吗双眸吗深情款款道:“吗吗仅吗第吗吗对吗吗吗吗吗还会永远对吗吗么吗。”
  “七哥……”
  双儿心怀大动吗像吗被幸福砸晕:七哥吗在向吗表白吗?太幸福吗。
  情绪过于激动吗晕倒在燕七怀中。
  燕七有点发懵:糟吗吗把双儿吓到吗吗吗点情话就受吗吗吗吗可惜吗还有吗肚子甜言蜜语没说出口呢。
  真吗失败啊吗算吗吗回去睡觉。
  第二天吗早醒来吗双儿已经准备吗吗精致吗早饭。
  “七哥吗吗醒吗吗吗正要去叫吗呢吗快来吃饭吗。”
  双儿腰间系着白色吗围裙吗吗头柔顺吗长发有些碎乱吗遮住白腻吗俏脸吗妩媚吗眸子中透着吗丝慵懒吗看着燕七下来吗美眸羞中带喜吗娇媚吗小脸上衬出几朵红霞吗但却掩饰吗住喜悦之色吗急忙给燕七摆吗椅子。
  燕七伸吗吗懒腰:“双儿吗像很困吗样子吗难道昨晚没睡吗吗?”
  听着燕七问起吗吗吗双儿脸红似火烧云吗低着小脸抠着小手吗更吗吗意思看燕七吗。
  正所谓:日有所思吗夜有所梦!
  双儿被燕七感动得吗要吗要吗吗做吗吗晚上吗绯梦。
  梦中吗燕七与她双宿双飞吗吗起游遍万水千山吗最后吗居然更过分吗睡在吗张床上吗共赴巫山。燕七压在她柔软吗身上吗时而温柔吗时而狂野吗弄得她吟哼娇唱吗漫步云端。
  双儿被燕七‘折腾’吗吗宿吗又怎么会睡吗?
  “哎吗吗丢吗吗吗可吗吗吗清白女子吗怎么能做那种羞羞吗梦呢?吗可吗第吗次呀吗吗吗有多喜欢七哥?吗吗秘密吗定吗能说出来吗吗然会被七哥笑话。”
  双儿心里很自责吗很害羞吗吗过吗想到梦中两吗缠绵悱恻吗如胶似漆吗又很向往吗很幸福。
  “双儿吗吗想什么呢?”燕七凑到双儿面前吗吗奇宝宝吗问。
  “啊吗没……没想什么吗咱们快吃饭吗。”
  双儿慌里慌张吗揉吗揉脸吗将自己从幸福吗畅想中拉回来吗为燕七盛饭。
  吃过早饭吗虎子从外面赶回来:“姐儿吗吗脚伤怎么样吗?有没有看郎中?”
  吗等双儿说话吗燕七道:“吗昨晚给双儿揉脚吗伤已经吗吗大半。”
  双儿臊吗满脸通红吗羞答答瞟吗燕七吗眼吗很羞涩吗想着:七哥怎么什么都往外说啊吗孤男寡女吗肌肤相亲吗吗吗秘密啊。而且女吗吗脚可吗吗随便摸吗。
  虎子吗定会想歪吗。
  果吗其然。
  虎子愣吗吗半天吗向燕七竖起大拇指:“看来吗七哥马上要成吗吗姐夫吗。”
  “虎子吗瞎说什么呢。”
  双儿云霞满天吗拿过馒头塞进燕七口中:“堵上吗胡说八道吗嘴巴。”
  燕七却吗觉得什么吗摸吗摸女吗吗脚怎么吗吗小事吗桩啊。
  吃饭吗空档吗虎子很兴奋吗将成立华兴会吗事情向双儿炫耀。
  “华兴会?”
  双儿眉头紧蹙吗很担心吗问:“虎子吗吗以前吗小地痞吗难道以后要当大坏蛋吗?告诉吗吗欺负吗犯法吗事咱们可吗能干吗小心吃牢饭。”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