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说服孟达

下载免费读
刘封默默地点了点头,救关羽是一定要去的,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自己还是第一次带兵,要绕过襄阳去樊城,凶险重重,关键是,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完全没有准备。
  拍着廖化的肩膀,对他认真说道:“你且放心,二叔我是一定要救的,但上庸刚刚攻取,调兵也需要时间,你先下去休息,养足精神,等我安排好了,我们马上出发!”
  廖化以为刘封借故推辞,又跪倒在地:“将军,救兵如救火……”
  刘封搀起廖化,大声道:“廖将军,君候是我二叔,岂能见死不救?即使你不来,我若闻得音讯,也是要去救援的。”
  抓着他的手,又安抚他道:“但兹事体大,荆州的事情若传出去,恐怕军心会受影响,我们只能今晚连夜出兵,而且上庸城中人心未附,若不安排妥当,断了后路,不但救人不成,反而自身难保,将军,你可明白?”
  廖化一怔,沉默片刻,觉得刘封说得有理,再三道谢,刘封派人安排他先下去休息。
  刘封坐下之后,孟达也没说话,大厅中沉默下来,整理了一下混乱的思绪,他抬头问道:“子度,如今城里可战之兵还有多少?”
  孟达回过神来,惊问道:“将军真想去救关将军吗?”
  刘封眼神微凛,想起孟达劝阻原来的刘封出兵的事情,刘备进位汉中王,议立世子之时,关羽说刘封是螟蛉之子,不能继承大业,而选了刘禅,刘封故此怀恨在心,拒绝出兵。
  他站起来沉声道:“子度,我们不可一错再错,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孟达一声冷笑:“你把关将军当二叔,可他未必将你当侄子看待啊!”
  刘封喝退了左右的亲兵,锐利的目光直视着孟达,孟达忽然觉得刘封的目光有些陌生,不由心头发怵,急忙低下了头:“将军,你难道……”
  此刻刘封心里焦急万分,但也清楚必须要说服孟达,先保住后方,否则自己去救关羽,再丢了上庸,那可真的就陷入绝境了。
  不等孟达说完,拉着他先坐下来,忽然自嘲一笑,言道:“其实二叔所言也没有差错,试想若是子度遇到同样的情形,你会如何抉择?”
  “这……”孟达诧异地抬起头来,先前说起这事的时候,刘封还暴跳如雷,大骂关羽,怎么忽然就想通了?
  刘封站起身来,负手走到门前,望着外面即将散开的阴云,缓缓说道:“子度,且不说国家之事,若你是一族之长,没有亲子之前必然会对养子寄予厚望,可一旦有了亲生骨肉长大成人,你会将基业交给谁打点?而且这个养子还不是从小抚养大,而是半路捡来的。”
刘封默默地点了点头救关羽是一定要去的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自己还是第一次带兵要绕过襄阳去樊城凶险重重关键是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完全没有准备拍着廖化的肩膀对他认真说道你且放心二叔我是一定要救的但上庸刚刚攻取调兵也需要时间你先下去休息养足精神等我安排好了我们马上出发廖化以为刘封借故推辞又跪倒在地将军救兵如救火刘封搀起廖化大声道廖将军君候是我二叔岂能见死不救即使你不来我若闻得音讯也是要去救援的抓着他的手又安抚他道但兹事体大荆州的事情若传出去恐怕军心会受影响我们只能今晚连夜出兵而且上庸城中人心未附若不安排妥当断了后路不但救人不成反而自身难保将军你可明白廖化一怔沉默片刻觉得刘封说得有理再三道谢刘封派人安排他先下去休息刘封坐下之后孟达也没说话大厅中沉默下来整理了一下混乱的思绪他抬头问道子度如今城里可战之兵还有多少孟达回过神来惊问道将军真想去救关将军吗刘封眼神微凛想起孟达劝阻原来的刘封出兵的事情刘备进位汉中王议立世子之时关羽说刘封是螟蛉之子不能继承大业而选了刘禅刘封故此怀恨在心拒绝出兵他站起来沉声道子度我们不可一错再错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孟达一声冷笑你把关将军当二叔可他未必将你当侄子看待啊刘封喝退了左右的亲兵锐利的目光直视着孟达孟达忽然觉得刘封的目光有些陌生不由心头发怵急忙低下了头将军你难道此刻刘封心里焦急万分但也清楚必须要说服孟达先保住后方否则自己去救关羽再丢了上庸那可真的就陷入绝境了不等孟达说完拉着他先坐下来忽然自嘲一笑言道其实二叔所言也没有差错试想若是子度遇到同样的情形你会如何抉择这孟达诧异地抬起头来先前说起这事的时候刘封还暴跳如雷大骂关羽怎么忽然就想通了刘封站起身来负手走到门前望着外面即将散开的阴云缓缓说道子度且不说国家之事若你是一族之长没有亲子之前必然会对养子寄予厚望可一旦有了亲生骨肉长大成人你会将基业交给谁打点而且这个养子还不是从小抚养大而是半路捡来的将军你孟达的眼里满是疑惑和震惊刘封从昏迷中醒过来后他就觉得有些不同了但总是说不出来直到这一刻他才猛然醒悟望着门前的那个背影竟然变得无比沉稳坚毅惊愕之中刘封转过身来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朗声道这几日卧病在床我想通了许多道理男子汉大丈夫立世当凭三尺长剑胸中韬略立不世之功若凭祖上萌德只会惹人非议非吾辈所取也孟达嘴巴微张诧异地刘封刘封先前虽然作战勇猛但从未有过如此豪情壮志这一次气度是真的不同了刘封借着一番豪言壮语把这个身体换了主人的事情一带而过又道子度可曾想过此次若不去救关将军他只有两个结果或被东吴所害或逃脱重围返回成都但无论哪种情形你我在蜀军中将再没有丝毫立足之地刘封默默地点了点头,救关羽是一定要去的,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自己还是第一次带兵,要绕过襄阳去樊城,凶险重重,关键是,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完全没有准备。
  拍着廖化的肩膀,对他认真说道:“你且放心,二叔我是一定要救的,但上庸刚刚攻取,调兵也需要时间,你先下去休息,养足精神,等我安排好了,我们马上出发!”
  廖化以为刘封借故推辞,又跪倒在地:“将军,救兵如救火……”
  刘封搀起廖化,大声道:“廖将军,君候是我二叔,岂能见死不救?即使你不来,我若闻得音讯,也是要去救援的。”
  抓着他的手,又安抚他道:“但兹事体大,荆州的事情若传出去,恐怕军心会受影响,我们只能今晚连夜出兵,而且上庸城中人心未附,若不安排妥当,断了后路,不但救人不成,反而自身难保,将军,你可明白?”
  廖化一怔,沉默片刻,觉得刘封说得有理,再三道谢,刘封派人安排他先下去休息。
  刘封坐下之后,孟达也没说话,大厅中沉默下来,整理了一下混乱的思绪,他抬头问道:“子度,如今城里可战之兵还有多少?”
  孟达回过神来,惊问道:“将军真想去救关将军吗?”
  刘封眼神微凛,想起孟达劝阻原来的刘封出兵的事情,刘备进位汉中王,议立世子之时,关羽说刘封是螟蛉之子,不能继承大业,而选了刘禅,刘封故此怀恨在心,拒绝出兵。
  他站起来沉声道:“子度,我们不可一错再错,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孟达一声冷笑:“你把关将军当二叔,可他未必将你当侄子看待啊!”
  刘封喝退了左右的亲兵,锐利的目光直视着孟达,孟达忽然觉得刘封的目光有些陌生,不由心头发怵,急忙低下了头:“将军,你难道……”
  此刻刘封心里焦急万分,但也清楚必须要说服孟达,先保住后方,否则自己去救关羽,再丢了上庸,那可真的就陷入绝境了。
  不等孟达说完,拉着他先坐下来,忽然自嘲一笑,言道:“其实二叔所言也没有差错,试想若是子度遇到同样的情形,你会如何抉择?”
  “这……”孟达诧异地抬起头来,先前说起这事的时候,刘封还暴跳如雷,大骂关羽,怎么忽然就想通了?
  刘封站起身来,负手走到门前,望着外面即将散开的阴云,缓缓说道:“子度,且不说国家之事,若你是一族之长,没有亲子之前必然会对养子寄予厚望,可一旦有了亲生骨肉长大成人,你会将基业交给谁打点?而且这个养子还不是从小抚养大,而是半路捡来的。”
  “将军,你……”孟达的眼里满是疑惑和震惊。
  刘封从昏迷中醒过来后他就觉得有些不同了,但总是说不出来,直到这一刻,他才猛然醒悟,望着门前的那个背影,竟然变得无比沉稳坚毅。
  惊愕之中,刘封转过身来,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朗声道:“这几日卧病在床,我想通了许多道理,男子汉大丈夫立世,当凭三尺长剑,胸中韬略立不世之功,若凭祖上萌德,只会惹人非议,非吾辈所取也!”
  孟达嘴巴微张,诧异地刘封,刘封先前虽然作战勇猛,但从未有过如此豪情壮志,这一次气度是真的不同了。
  刘封借着一番豪言壮语,把这个身体换了主人的事情一带而过,又道:“子度可曾想过,此次若不去救关将军,他只有两个结果,或被东吴所害,或逃脱重围返回成都,但无论哪种情形,你我在蜀军中将再没有丝毫立足之地!”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