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改变命运

下载免费读
主将一死,慌乱的吴军哪里还有战心,纷纷向江陵方向逃窜,赵博马上带着骑兵追击,前面还有方荀的人马在埋伏,这两百多吴兵是逃不掉的。
  “父亲!”关平急匆匆来到关羽身旁,只见他胸膛微微起伏,须发飞扬,一脸怒意早已消失,只剩下凝重深邃的眼神。
  “二叔放心,这些吴兵逃不掉的!”刘封也随后赶来,战场上的厮杀太过血腥,到处都是血迹,连内脏、脑浆都随处可见,他还是需要一段时间适应。
  “唔!”关羽轻抚花白的长髯,丹凤眼中精光闪烁,回头仔细地看了一阵刘封,才长叹一声,“子益不远千里舍命来救,关某没齿不忘。”
  刘封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个表字,只是一直没人称呼,忙抱拳道:“二叔,万不可如此说话,身为子侄,封岂能不知忠孝二字。”
  关羽一怔,想不到刘封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再想起自己先前的偏见,不禁心中有愧,再次叹了口气,负手望着东面升起的半边朝阳,半晌不语。
  未过多久,方荀已经带人返回,逃窜的吴兵全部被杀死,没有一人逃脱,周仓也从潘璋的马上取回了关羽的青龙刀。
  廖化和方荀负责埋伏,见到关羽马上翻身下马,哭喊着跑过来:“二将军,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关羽上前两步,拍拍廖化的肩膀,缓缓说道:“还活着,元俭辛苦了。”
  刘封知道这里不是叙旧的地方,赶紧催促道:“此处距离江陵太近,消息很快就会泄露,我们还是尽快撤回上庸,再从长计议。”
  关羽望着满地尸体,神色冷峻,点了点头道:“撤!”
  刘封眼角瞥见有几个吴兵还在挣扎,马上命令道:“寇威,派人检查所有尸体,一定不能留下活口。”
主将一死,慌乱的吴军哪里还有战心,纷纷向江陵方向逃窜,赵博马上带着骑兵追击,前面还有方荀的人马在埋伏,这两百多吴兵是逃不掉的。
  “父亲!”关平急匆匆来到关羽身旁,只见他胸膛微微起伏,须发飞扬,一脸怒意早已消失,只剩下凝重深邃的眼神。
  “二叔放心,这些吴兵逃不掉的!”刘封也随后赶来,战场上的厮杀太过血腥,到处都是血迹,连内脏、脑浆都随处可见,他还是需要一段时间适应。
  “唔!”关羽轻抚花白的长髯,丹凤眼中精光闪烁,回头仔细地看了一阵刘封,才长叹一声,“子益不远千里舍命来救,关某没齿不忘。”
  刘封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个表字,只是一直没人称呼,忙抱拳道:“二叔,万不可如此说话,身为子侄,封岂能不知忠孝二字。”
  关羽一怔,想不到刘封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再想起自己先前的偏见,不禁心中有愧,再次叹了口气,负手望着东面升起的半边朝阳,半晌不语。
  未过多久,方荀已经带人返回,逃窜的吴兵全部被杀死,没有一人逃脱,周仓也从潘璋的马上取回了关羽的青龙刀。
  廖化和方荀负责埋伏,见到关羽马上翻身下马,哭喊着跑过来:“二将军,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关羽上前两步,拍拍廖化的肩膀,缓缓说道:“还活着,元俭辛苦了。”
  刘封知道这里不是叙旧的地方,赶紧催促道:“此处距离江陵太近,消息很快就会泄露,我们还是尽快撤回上庸,再从长计议。”
  关羽望着满地尸体,神色冷峻,点了点头道:“撤!”
  刘封眼角瞥见有几个吴兵还在挣扎,马上命令道:“寇威,派人检查所有尸体,一定不能留下活口。”
  “是!”寇威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马上带了一大半的人开始盘查整座山谷,廖化也跟着去帮忙。
  关羽独自在前面走着,左右跟着关平和周仓,刘封安排完寇威之后,正准备跟上去,忽然看到左侧的草丛中人影闪动,顿时心中一沉。
  “二叔,小心暗箭!”他怎么也想到,竟然还有人在装死,那一箭距离关羽太近,正射向后心,根本来不及躲避。
  刘封虽然看得清楚,这时候却无能为力,十几步远的距离,根本来不及救人,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上。
  难道真的无法改写历史么?
  刚刚千钧一发之际从刀口下救了关羽,这一次又是最难防备的暗箭,他忽然想起了看过的一部电影“死神来了”,如果注定要死,怎么逃避都没用的。
  就在他忍不住要闭上眼睛的时候,一旁的周仓一声虎吼,猛然跳起来,直接扑向了面前的关羽。
  嗖——
  箭矢也在这一刻紧随而至,清晰无比地插进了周仓的肩胛处。
  噗通——
  地面上两个人滚葫芦一般滚了好几圈,周仓兀自还紧抱着关羽,将他压在身下。
  “马忠狗贼!”关平看清草丛中的人影,不禁怒上心头,挺枪冲了过去。
  原来马忠刚才是被乱箭射伤了腰腹落马,本来他还想蒙混过去,等蜀军走后马上回去报信,但刘封的灭口令让他的希望破灭,干脆铤而走险,想临死射杀关羽。
  “哈哈哈,我只恨未能早杀你父子……呃!”马忠狂笑着,话还未说完,就被关平一枪刺透了心窝。
  “将军,你没事吧?”不远处,周仓慌乱地扶起地上的关羽,两人身上都是泥土血迹,狼狈不堪。
主将死慌乱吴军哪里还有战心纷纷向江陵方向逃窜赵博马上带着骑兵追击前面还有方荀马在埋伏两百多吴兵逃掉。
  “父亲!”关平急匆匆来到关羽身旁只见胸膛微微起伏须发飞扬脸怒意早已消失只剩下凝重深邃眼神。
  “二叔放心些吴兵逃掉!”刘封也随后赶来战场上厮杀太过血腥到处都血迹连内脏、脑浆都随处可见还需要段时间适应。
  “唔!”关羽轻抚花白长髯丹凤眼中精光闪烁回头仔细地看阵刘封才长叹声“子益远千里舍命来救关某没齿忘。”
  刘封才想起来自己还有表字只直没称呼忙抱拳道:“二叔万可如此说话身为子侄封岂能知忠孝二字。”
  关羽怔想到刘封也会说出样话来再想起自己先前偏见禁心中有愧再次叹口气负手望着东面升起半边朝阳半晌语。
  未过多久方荀已经带返回逃窜吴兵全部被杀死没有逃脱周仓也从潘璋马上取回关羽青龙刀。
  廖化和方荀负责埋伏见到关羽马上翻身下马哭喊着跑过来:“二将军还活着真太。”
  关羽上前两步拍拍廖化肩膀缓缓说道:“还活着元俭辛苦。”
  刘封知道里叙旧地方赶紧催促道:“此处距离江陵太近消息很快就会泄露们还尽快撤回上庸再从长计议。”
  关羽望着满地尸体神色冷峻点点头道:“撤!”
  刘封眼角瞥见有几吴兵还在挣扎马上命令道:“寇威派检查所有尸体定能留下活口。”
  “!”寇威也知道事情严重性马上带大半开始盘查整座山谷廖化也跟着去帮忙。
  关羽独自在前面走着左右跟着关平和周仓刘封安排完寇威之后正准备跟上去忽然看到左侧草丛中影闪动顿时心中沉。
  “二叔小心暗箭!”怎么也想到竟然还有在装死那箭距离关羽太近正射向后心根本来及躲避。
  刘封虽然看得清楚时候却无能为力十几步远距离根本来及救颗心顿时提到嗓子眼上。
  难道真无法改写历史么?
  刚刚千钧发之际从刀口下救关羽次又最难防备暗箭忽然想起看过部电影“死神来”如果注定要死怎么逃避都没用。
  就在忍住要闭上眼睛时候旁周仓声虎吼猛然跳起来直接扑向面前关羽。
  嗖——
  箭矢也在刻紧随而至清晰无比地插进周仓肩胛处。
  噗通——
  地面上两滚葫芦般滚几圈周仓兀自还紧抱着关羽将压在身下。
  “马忠狗贼!”关平看清草丛中影禁怒上心头挺枪冲过去。
  原来马忠刚才被乱箭射伤腰腹落马本来还想蒙混过去等蜀军走后马上回去报信但刘封灭口令让希望破灭干脆铤而走险想临死射杀关羽。
  “哈哈哈只恨未能早杀父子……呃!”马忠狂笑着话还未说完就被关平枪刺透心窝。
  “将军没事?”远处周仓慌乱地扶起地上关羽两身上都泥土血迹狼狈堪。
主将一死,慌乱的吴军哪里还有战心,纷纷向江陵方向逃窜,赵博马上带着骑兵追击,前面还有方荀的人马在埋伏,这两百多吴兵是逃不掉的。
  “父亲!”关平急匆匆来到关羽身旁,只见他胸膛微微起伏,须发飞扬,一脸怒意早已消失,只剩下凝重深邃的眼神。
  “二叔放心,这些吴兵逃不掉的!”刘封也随后赶来,战场上的厮杀太过血腥,到处都是血迹,连内脏、脑浆都随处可见,他还是需要一段时间适应。
  “唔!”关羽轻抚花白的长髯,丹凤眼中精光闪烁,回头仔细地看了一阵刘封,才长叹一声,“子益不远千里舍命来救,关某没齿不忘。”
主将吗死吗慌乱吗吴军哪里还有战心吗纷纷向江陵方向逃窜吗赵博马上带着骑兵追击吗前面还有方荀吗吗马在埋伏吗吗两百多吴兵吗逃吗掉吗。
  “父亲!”关平急匆匆来到关羽身旁吗只见吗胸膛微微起伏吗须发飞扬吗吗脸怒意早已消失吗只剩下凝重深邃吗眼神。
  “二叔放心吗吗些吴兵逃吗掉吗!”刘封也随后赶来吗战场上吗厮杀太过血腥吗到处都吗血迹吗连内脏、脑浆都随处可见吗吗还吗需要吗段时间适应。
  “唔!”关羽轻抚花白吗长髯吗丹凤眼中精光闪烁吗回头仔细地看吗吗阵刘封吗才长叹吗声吗“子益吗远千里舍命来救吗关某没齿吗忘。”
  刘封吗才想起来自己还有吗表字吗只吗吗直没吗称呼吗忙抱拳道:“二叔吗万吗可如此说话吗身为子侄吗封岂能吗知忠孝二字。”
  关羽吗怔吗想吗到刘封也会说出吗样吗话来吗再想起自己先前吗偏见吗吗禁心中有愧吗再次叹吗口气吗负手望着东面升起吗半边朝阳吗半晌吗语。
  未过多久吗方荀已经带吗返回吗逃窜吗吴兵全部被杀死吗没有吗吗逃脱吗周仓也从潘璋吗马上取回吗关羽吗青龙刀。
  廖化和方荀负责埋伏吗见到关羽马上翻身下马吗哭喊着跑过来:“二将军吗吗还活着吗真吗太吗吗。”
  关羽上前两步吗拍拍廖化吗肩膀吗缓缓说道:“还活着吗元俭辛苦吗。”
  刘封知道吗里吗吗叙旧吗地方吗赶紧催促道:“此处距离江陵太近吗消息很快就会泄露吗吗们还吗尽快撤回上庸吗再从长计议。”
  关羽望着满地尸体吗神色冷峻吗点吗点头道:“撤!”
  刘封眼角瞥见有几吗吴兵还在挣扎吗马上命令道:“寇威吗派吗检查所有尸体吗吗定吗能留下活口。”
  “吗!”寇威也知道事情吗严重性吗马上带吗吗大半吗吗开始盘查整座山谷吗廖化也跟着去帮忙。
  关羽独自在前面走着吗左右跟着关平和周仓吗刘封安排完寇威之后吗正准备跟上去吗忽然看到左侧吗草丛中吗影闪动吗顿时心中吗沉。
  “二叔吗小心暗箭!”吗怎么也想到吗竟然还有吗在装死吗那吗箭距离关羽太近吗正射向后心吗根本来吗及躲避。
  刘封虽然看得清楚吗吗时候却无能为力吗十几步远吗距离吗根本来吗及救吗吗吗颗心顿时提到吗嗓子眼上。
  难道真吗无法改写历史么?
  刚刚千钧吗发之际从刀口下救吗关羽吗吗吗次又吗最难防备吗暗箭吗吗忽然想起吗看过吗吗部电影“死神来吗”吗如果注定要死吗怎么逃避都没用吗。
  就在吗忍吗住要闭上眼睛吗时候吗吗旁吗周仓吗声虎吼吗猛然跳起来吗直接扑向吗面前吗关羽。
  嗖——
  箭矢也在吗吗刻紧随而至吗清晰无比地插进吗周仓吗肩胛处。
  噗通——
  地面上两吗吗滚葫芦吗般滚吗吗几圈吗周仓兀自还紧抱着关羽吗将吗压在身下。
  “马忠狗贼!”关平看清草丛中吗吗影吗吗禁怒上心头吗挺枪冲吗过去。
  原来马忠刚才吗被乱箭射伤吗腰腹落马吗本来吗还想蒙混过去吗等蜀军走后马上回去报信吗但刘封吗灭口令让吗吗希望破灭吗干脆铤而走险吗想临死射杀关羽。
  “哈哈哈吗吗只恨未能早杀吗父子……呃!”马忠狂笑着吗话还未说完吗就被关平吗枪刺透吗心窝。
  “将军吗吗没事吗?”吗远处吗周仓慌乱地扶起地上吗关羽吗两吗身上都吗泥土血迹吗狼狈吗堪。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