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意外收获

下载免费读
高手过招,争取的都是毫厘之间的机会,张颌拼着丢掉兵器的危险逃回一命,战马狂奔着逃进了山谷之中,关羽还要追赶,一阵箭雨飞射过来,只好停了下来,黑夜之中可不敢太过冒险。
  周仓和关平从左右各带人马追出山谷,刘封紧随关羽身后,直追逃窜的曹兵,那些曹兵本来等着埋伏,哪想到被蜀军反制,再听到关羽的名字,毫无恋战之心,纷纷逃命。
  一直追到大天亮,曹兵逃跑大半,被追上的都纷纷投降,张颌和夏侯尚在亲兵的保护下逃回长安去了。
  清点人数,几乎没有损伤,倒俘虏了两百多人,审问一遍,果然司马懿的计策,要在这里劫杀所有的上庸逃兵,然后由夏侯尚扮作蜀军进入汉中,曹真随后率军前来,里应外合夺取汉中。
  “一步错,步步错,若非子益观察入微,因此丢了汉中,吾之罪,万死难恕!”听到曹军的计划,关羽心中更是恼恨吕蒙,如果刘封不来救他,仓促退回汉中,后果不堪设想。
  蜀军从此不但丢失荆州,连汉中也保不住,没有了西川门户,连休养生息的机会都没有。
  刘封知道关羽还时常自责,尤其是不知道怎么面对刘备,忙劝慰道:“二叔不必如此,曹操觊觎蜀中之心不死,父王命文长镇守汉中,就算我们失败,他也不会轻易上当。”
高手过招争取的都是毫厘之间的机会张颌拼着丢掉兵器的危险逃回一命战马狂奔着逃进了山谷之中关羽还要追赶一阵箭雨飞射过来只好停了下来黑夜之中可不敢太过冒险周仓和关平从左右各带人马追出山谷刘封紧随关羽身后直追逃窜的曹兵那些曹兵本来等着埋伏哪想到被蜀军反制再听到关羽的名字毫无恋战之心纷纷逃命一直追到大天亮曹兵逃跑大半被追上的都纷纷投降张颌和夏侯尚在亲兵的保护下逃回长安去了清点人数几乎没有损伤倒俘虏了两百多人审问一遍果然司马懿的计策要在这里劫杀所有的上庸逃兵然后由夏侯尚扮作蜀军进入汉中曹真随后率军前来里应外合夺取汉中一步错步步错若非子益观察入微因此丢了汉中吾之罪万死难恕听到曹军的计划关羽心中更是恼恨吕蒙如果刘封不来救他仓促退回汉中后果不堪设想蜀军从此不但丢失荆州连汉中也保不住没有了西川门户连休养生息的机会都没有刘封知道关羽还时常自责尤其是不知道怎么面对刘备忙劝慰道二叔不必如此曹操觊觎蜀中之心不死父王命文长镇守汉中就算我们失败他也不会轻易上当关羽轻叹一声不再说话想起当年长沙一战黄忠老当益壮魏延性格刚烈如今也成为镇守一方的大将数年时光弹指而过方荀和寇威负责查点登记降兵这次有华佗随军孟达的箭伤很快就包扎好了倒也不必太过担心刘封来到孟达跟前拍着的肩膀问道子度不要紧吧孟达笑道区区小伤何足挂齿又对华佗说道华先生一路劳顿辛苦了华佗收拾着药箱并没有半分疲惫的样子依旧神采奕奕能亲眼见识关将勇猛老朽之幸也不枉此行关平整顿好兵马后还不满足地叹着气只可惜让曹军逃走了许多主将也没抓到就差那么一点点啊刘封失笑道你就知足吧要不是二叔在光张颌一个人就够我们喝一壶的司马懿派他亲自埋伏果然心思缜密士则你怎么会在这里正在说着话却听不远处的方荀一声惊呼刘封回头一看正是方荀拉着一个曹兵说话看那人脸型狭长两道浓眉相貌很普通见方荀认出他来只好尴尬一笑世世元十年一一别想不到我们竟会会如此见面方荀有些激动上前拉住那人的手喟然摇头叹息你我同窗数载共同游学如今却那人却疑惑地看着方荀眼神里满是不解你你怎会怎会在蜀军之之中方荀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身份忙打断了他此事我与你私下再说你如今被俘先随我到汉中去吧刘封看那人说话结结巴巴其貌不扬竟和方荀认识走过去问道你认识此人方荀点头道他和属下小时候在太丘学院一起求学乃是同窗新野人姓邓名范字士则哦刘封笑着点点头既然你们相识那更好说话了你多劝劝他即是陈公太丘门下当知为国效命若愿与我们光复汉室我自会重用若是不愿看在你们同窗的情分上就放了他吧高手过招,争取的都是毫厘之间的机会,张颌拼着丢掉兵器的危险逃回一命,战马狂奔着逃进了山谷之中,关羽还要追赶,一阵箭雨飞射过来,只好停了下来,黑夜之中可不敢太过冒险。
  周仓和关平从左右各带人马追出山谷,刘封紧随关羽身后,直追逃窜的曹兵,那些曹兵本来等着埋伏,哪想到被蜀军反制,再听到关羽的名字,毫无恋战之心,纷纷逃命。
  一直追到大天亮,曹兵逃跑大半,被追上的都纷纷投降,张颌和夏侯尚在亲兵的保护下逃回长安去了。
  清点人数,几乎没有损伤,倒俘虏了两百多人,审问一遍,果然司马懿的计策,要在这里劫杀所有的上庸逃兵,然后由夏侯尚扮作蜀军进入汉中,曹真随后率军前来,里应外合夺取汉中。
  “一步错,步步错,若非子益观察入微,因此丢了汉中,吾之罪,万死难恕!”听到曹军的计划,关羽心中更是恼恨吕蒙,如果刘封不来救他,仓促退回汉中,后果不堪设想。
  蜀军从此不但丢失荆州,连汉中也保不住,没有了西川门户,连休养生息的机会都没有。
  刘封知道关羽还时常自责,尤其是不知道怎么面对刘备,忙劝慰道:“二叔不必如此,曹操觊觎蜀中之心不死,父王命文长镇守汉中,就算我们失败,他也不会轻易上当。”
  关羽轻叹一声,不再说话,想起当年长沙一战,黄忠老当益壮,魏延性格刚烈,如今也成为镇守一方的大将,数年时光弹指而过。
  方荀和寇威负责查点登记降兵,这次有华佗随军,孟达的箭伤很快就包扎好了,倒也不必太过担心。
  刘封来到孟达跟前,拍着的肩膀问道:“子度,不要紧吧?”
  孟达笑道:“区区小伤,何足挂齿!”
  又对华佗说道:“华先生一路劳顿,辛苦了。”
  华佗收拾着药箱,并没有半分疲惫的样子,依旧神采奕奕:“能亲眼见识关将勇猛,老朽之幸也,不枉此行。”
  关平整顿好兵马后,还不满足地叹着气:“只可惜让曹军逃走了许多,主将也没抓到,就差那么一点点啊!”
  刘封失笑道:“你就知足吧,要不是二叔在,光张颌一个人,就够我们喝一壶的,司马懿派他亲自埋伏,果然心思缜密。”
  “士则,你怎么会在这里?”正在说着话,却听不远处的方荀一声惊呼。
  刘封回头一看,正是方荀拉着一个曹兵说话,看那人脸型狭长,两道浓眉,相貌很普通,见方荀认出他来,只好尴尬一笑:“世,世元,十年……一……一别,想不到我……们竟会,会如此见……面。”
  方荀有些激动,上前拉住那人的手,喟然摇头叹息:“你我同窗数载,共同游学,如今却……”
  那人却疑惑地看着方荀,眼神里满是不解:“你……你怎会,怎会在蜀军之……之中?”
  方荀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身份,忙打断了他:“此事我与你私下再说,你如今被俘,先随我到汉中去吧。”
  刘封看那人说话结结巴巴,其貌不扬,竟和方荀认识,走过去问道:“你认识此人?”
  方荀点头道:“他和属下小时候在太丘学院一起求学,乃是同窗,新野人,姓邓名范,字士则!”
  “哦”刘封笑着点点头:“既然你们相识,那更好说话了,你多劝劝他,即是陈公太丘门下,当知为国效命,若愿与我们光复汉室,我自会重用,若是不愿……,看在你们同窗的情分上,就放了他吧。”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