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千里逃亡

下载免费读
曲翰气得差点吐血,炼气丹太珍贵了,花光了他多年的积蓄,是他冲击气海境最重要的资源!
  
  “你给我闭嘴!”燕云缺一耳光抽在曲翰的脸上,然后对七曜佣兵团的一名高手说道:“立刻去把金身术取来,不然我让他变成尸体!”
  
  说完拧了拧曲翰的脖子,顿时发出轻微的骨裂声,吓得曲翰对属下怒吼:“你他么还不快去!”
  
  曲翰很愤怒,本来说武技在佣兵团里,想把燕云缺引过去,好让佣兵团里的人想办法对付他,结果对方根本没有打算亲自去!
  
  院门口,余成信由始至终都没有说话,他的眼神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七曜佣兵团一名高手急匆匆离去,其余五人投鼠忌器,不敢妄动,只是紧张地盯着燕云缺。
  
  “姓燕的,你有没有想过这么做的后果?”曲翰面色发青,脖颈被捏住,呼吸非常的困难,再加上双腿间的剧烈疼痛,令他无比的难受,但还是出言威胁:“你真敢乱来的话,必将遭受到我们七曜佣兵团永无休止的追杀!”
  
  “聒噪!”
  
  燕云缺又一耳光抽在曲翰脸上,鲜血和着后槽牙都飞了出来。
  
  他既然敢杀曲宇就已经做好了承受一切后果的准备,这个曲翰现在已经成了砧板上的肉,还敢搬出七曜佣兵团来威胁他。
  
  “走!”
  
  他挟持着曲翰直接冲向院子外面,今日想要脱身,首先得离开铁狼佣兵团。
  
  余成信带人拦他在面前,声音幽冷:“姓燕的,你杀了曲翰副团长的弟弟曲宇,还故意将我们铁狼佣兵团牵扯进来,其心当诛!现在又挟持曲翰副团长,简直是丧心病狂,今日你还想活着离开吗?”
  
  “姓燕的,立刻放了我们副团才是你的唯一的出路!”七曜佣兵团的高手们杀气凛冽,心中都憋着一股郁气,他们这些刀尖舔血的人,平日谁敢挑衅的话直接就动手了,今天却这样投鼠忌器。
  
  “余成信,你这种卑鄙小人命不会太长!”燕云缺有曲翰在手,没有什么好忌惮的,冷笑道:“滚开,不然曲翰缺胳膊少腿,可都是你们害的!”
  
  随即他又对曲宇说道:“曲副团长,我只是个小人物,相比之下,你的身体可金贵多了。”
  
  “余成信,你们快让开!”曲翰面色难看,燕云缺右手捏住了他的肩胛,他自己都能听到轻微的骨裂声了,钻心剧痛直冲脑门。
  
  “副团长!”
  
  铁狼佣兵团的高手全都看向余成信。
  
  “让他离开!”
  
  余成信眼神阴晴不定,最终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他担心燕云缺真的卸下曲翰的胳膊,难保曲翰事后不会迁怒于他,到时候铁狼佣兵团与七曜佣兵团就真的要撕破脸了。
  
  燕云缺提着曲翰,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冲到了铁狼佣兵团的门口,四个守卫想要阻拦,结果被他一拳一个当场轰杀。
  
  一冲出铁狼佣兵团,七曜佣兵团的五个高手立刻又将他给围了起来,余成信带着大量的高手也追了出来,一直都用幽冷的目光盯着他。
  
  “姓燕的,你要的金身术在这里,立刻放了曲副团长!”
  
  一刻钟后,回七曜佣兵团取金身术的那个高手回来了,带来了十几个人。
  
  他的手里拿着一张生满铁锈的古旧铁片,只有巴掌大小,形状很不规则,还有断口,看起来并不像是完整的,更像是一页铁纸断裂下的一块。
  
  “拿过来!”
  
  “你先放曲副团长!”
  
  那个高手站在原地不动。
  
  燕云缺也不废话,捏着曲翰脖颈的五指缓缓用力。
  
  “你住手!”
  
  那个高手怒吼,只得将铁片扔了过来。
  
  “金身术?”
  
  燕云缺仔细看了看铁片,上面镌刻着密密麻麻的文字,全都是些古老字体,辨识起来有些困难,但金身术三个字,他还是能认出来。
  
  看来这应该就是曲翰竞拍到手的金身术不假了,铁片被岁月浸蚀,能感受到一种古意在流淌,上面的字体非常古老,这些都是做不了假的。
  
  “姓燕的,金身术已经给了你,你也应该信守承诺,将我们曲副团长给放了!”
  
  “我可没说过得到金身术会放了曲翰。”燕云缺将镌刻金身术的铁片收起。
  
  “你……”
  
  七曜佣兵团的高手们被气了个半死。
曲翰气得差点吐血炼气丹太珍贵了花光了他多年的积蓄是他冲击气海境最重要的资源你给我闭嘴燕云缺一耳光抽在曲翰的脸上然后对七曜佣兵团的一名高手说道立刻去把金身术取来不然我让他变成尸体说完拧了拧曲翰的脖子顿时发出轻微的骨裂声吓得曲翰对属下怒吼你他么还不快去曲翰很愤怒本来说武技在佣兵团里想把燕云缺引过去好让佣兵团里的人想办法对付他结果对方根本没有打算亲自去院门口余成信由始至终都没有说话他的眼神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七曜佣兵团一名高手急匆匆离去其余五人投鼠忌器不敢妄动只是紧张地盯着燕云缺姓燕的你有没有想过这么做的后果曲翰面色发青脖颈被捏住呼吸非常的困难再加上双腿间的剧烈疼痛令他无比的难受但还是出言威胁你真敢乱来的话必将遭受到我们七曜佣兵团永无休止的追杀聒噪燕云缺又一耳光抽在曲翰脸上鲜血和着后槽牙都飞了出来他既然敢杀曲宇就已经做好了承受一切后果的准备这个曲翰现在已经成了砧板上的肉还敢搬出七曜佣兵团来威胁他走他挟持着曲翰直接冲向院子外面今日想要脱身首先得离开铁狼佣兵团余成信带人拦他在面前声音幽冷姓燕的你杀了曲翰副团长的弟弟曲宇还故意将我们铁狼佣兵团牵扯进来其心当诛现在又挟持曲翰副团长简直是丧心病狂今日你还想活着离开吗姓燕的立刻放了我们副团才是你的唯一的出路七曜佣兵团的高手们杀气凛冽心中都憋着一股郁气他们这些刀尖舔血的人平日谁敢挑衅的话直接就动手了今天却这样投鼠忌器余成信你这种卑鄙小人命不会太长燕云缺有曲翰在手没有什么好忌惮的冷笑道滚开不然曲翰缺胳膊少腿可都是你们害的随即他又对曲宇说道曲副团长我只是个小人物相比之下你的身体可金贵多了余成信你们快让开曲翰面色难看燕云缺右手捏住了他的肩胛他自己都能听到轻微的骨裂声了钻心剧痛直冲脑门副团长铁狼佣兵团的高手全都看向余成信让他离开余成信眼神阴晴不定最终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他担心燕云缺真的卸下曲翰的胳膊难保曲翰事后不会迁怒于他到时候铁狼佣兵团与七曜佣兵团就真的要撕破脸了燕云缺提着曲翰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冲到了铁狼佣兵团的门口四个守卫想要阻拦结果被他一拳一个当场轰杀一冲出铁狼佣兵团七曜佣兵团的五个高手立刻又将他给围了起来余成信带着大量的高手也追了出来一直都用幽冷的目光盯着他姓燕的你要的金身术在这里立刻放了曲副团长一刻钟后回七曜佣兵团取金身术的那个高手回来了带来了十几个人他的手里拿着一张生满铁锈的古旧铁片只有巴掌大小形状很不规则还有断口看起来并不像是完整的更像是一页铁纸断裂下的一块拿过来你先放曲副团长那个高手站在原地不动燕云缺也不废话捏着曲翰脖颈的五指缓缓用力你住手那个高手怒吼只得将铁片扔了过来金身术燕云缺仔细看了看铁片上面镌刻着密密麻麻的文字全都是些古老字体辨识起来有些困难但金身术三个字他还是能认出来看来这应该就是曲翰竞拍到手的金身术不假了铁片被岁月浸蚀能感受到一种古意在流淌上面的字体非常古老这些都是做不了假的姓燕的金身术已经给了你你也应该信守承诺将我们曲副团长给放了我可没说过得到金身术会放了曲翰燕云缺将镌刻金身术的铁片收起你七曜佣兵团的高手们被气了个半死姓燕的你别做得太绝当真不考虑后果吗你究竟还想怎样曲翰声音低沉眼底闪过寒光我想带你出城看风景我曲翰很想说看你妹的风景他恨不得生吞了这个家伙所有人都滚开否则你们知道后果燕云缺挟持曲翰快速想着城外而去这应城是铁狼佣兵团和七曜佣兵团的地盘他们在此盘踞多年成员众多不说城中各大势力都会给他们薄面只有曲翰在手里才能让敌人投鼠忌器七曜佣兵团的高手紧跟在后面余成信也带着大量的高手追了上来曲翰气得差点吐血炼气丹太珍贵花光多年积蓄冲击气海境最重要资源!
  
  “给闭嘴!”燕云缺耳光抽在曲翰脸上然后对七曜佣兵团名高手说道:“立刻去把金身术取来然让变成尸体!”
  
  说完拧拧曲翰脖子顿时发出轻微骨裂声吓得曲翰对属下怒吼:“么还快去!”
  
  曲翰很愤怒本来说武技在佣兵团里想把燕云缺引过去让佣兵团里想办法对付结果对方根本没有打算亲自去!
  
  院门口余成信由始至终都没有说话眼神阴晴定知道在想些什么。
  
  七曜佣兵团名高手急匆匆离去其余五投鼠忌器敢妄动只紧张地盯着燕云缺。
  
  “姓燕有没有想过么做后果?”曲翰面色发青脖颈被捏住呼吸非常困难再加上双腿间剧烈疼痛令无比难受但还出言威胁:“真敢乱来话必将遭受到们七曜佣兵团永无休止追杀!”
  
  “聒噪!”
  
  燕云缺又耳光抽在曲翰脸上鲜血和着后槽牙都飞出来。
  
  既然敢杀曲宇就已经做承受切后果准备曲翰现在已经成砧板上肉还敢搬出七曜佣兵团来威胁。
  
  “走!”
  
  挟持着曲翰直接冲向院子外面今日想要脱身首先得离开铁狼佣兵团。
  
  余成信带拦在面前声音幽冷:“姓燕杀曲翰副团长弟弟曲宇还故意将们铁狼佣兵团牵扯进来其心当诛!现在又挟持曲翰副团长简直丧心病狂今日还想活着离开?”
  
  “姓燕立刻放们副团才唯出路!”七曜佣兵团高手们杀气凛冽心中都憋着股郁气们些刀尖舔血平日谁敢挑衅话直接就动手今天却样投鼠忌器。
  
  “余成信种卑鄙小命会太长!”燕云缺有曲翰在手没有什么忌惮冷笑道:“滚开然曲翰缺胳膊少腿可都们害!”
  
  随即又对曲宇说道:“曲副团长只小物相比之下身体可金贵多。”
  
  “余成信们快让开!”曲翰面色难看燕云缺右手捏住肩胛自己都能听到轻微骨裂声钻心剧痛直冲脑门。
  
  “副团长!”
  
  铁狼佣兵团高手全都看向余成信。
  
  “让离开!”
  
  余成信眼神阴晴定最终做出样决定。
  
  担心燕云缺真卸下曲翰胳膊难保曲翰事后会迁怒于到时候铁狼佣兵团与七曜佣兵团就真要撕破脸。
  
  燕云缺提着曲翰几呼吸时间就冲到铁狼佣兵团门口四守卫想要阻拦结果被拳当场轰杀。
  
  冲出铁狼佣兵团七曜佣兵团五高手立刻又将给围起来余成信带着大量高手也追出来直都用幽冷目光盯着。
  
  “姓燕要金身术在里立刻放曲副团长!”
  
  刻钟后回七曜佣兵团取金身术那高手回来带来十几。
  
  手里拿着张生满铁锈古旧铁片只有巴掌大小形状很规则还有断口看起来并像完整更像页铁纸断裂下块。
  
  “拿过来!”
  
  “先放曲副团长!”
  
  那高手站在原地动。
  
  燕云缺也废话捏着曲翰脖颈五指缓缓用力。
  
  “住手!”
  
  那高手怒吼只得将铁片扔过来。
  
  “金身术?”
  
  燕云缺仔细看看铁片上面镌刻着密密麻麻文字全都些古老字体辨识起来有些困难但金身术三字还能认出来。
  
  看来应该就曲翰竞拍到手金身术假铁片被岁月浸蚀能感受到种古意在流淌上面字体非常古老些都做假。
  
  “姓燕金身术已经给也应该信守承诺将们曲副团长给放!”
  
  “可没说过得到金身术会放曲翰。”燕云缺将镌刻金身术铁片收起。
  
  “……”
  
  七曜佣兵团高手们被气半死。
  
  “姓燕别做得太绝当真考虑后果究竟还想怎样?”曲翰声音低沉眼底闪过寒光。
  
  “想带出城看风景。”
  
  “……”
  
  曲翰很想说看妹风景恨得生吞家伙!
  
  “所有都滚开否则们知道后果!”
  
  燕云缺挟持曲翰快速想着城外而去应城铁狼佣兵团和七曜佣兵团地盘们在此盘踞多年成员众多说城中各大势力都会给们薄面只有曲翰在手里才能让敌投鼠忌器。
  
  七曜佣兵团高手紧跟在后面余成信也带着大量高手追上来。
曲翰气得差点吐血,炼气丹太珍贵了,花光了他多年的积蓄,是他冲击气海境最重要的资源!
  
  “你给我闭嘴!”燕云缺一耳光抽在曲翰的脸上,然后对七曜佣兵团的一名高手说道:“立刻去把金身术取来,不然我让他变成尸体!”
  
  说完拧了拧曲翰的脖子,顿时发出轻微的骨裂声,吓得曲翰对属下怒吼:“你他么还不快去!”
  
  曲翰很愤怒,本来说武技在佣兵团里,想把燕云缺引过去,好让佣兵团里的人想办法对付他,结果对方根本没有打算亲自去!
  
  院门口,余成信由始至终都没有说话,他的眼神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七曜佣兵团一名高手急匆匆离去,其余五人投鼠忌器,不敢妄动,只是紧张地盯着燕云缺。
  
  “姓燕的,你有没有想过这么做的后果?”曲翰面色发青,脖颈被捏住,呼吸非常的困难,再加上双腿间的剧烈疼痛,令他无比的难受,但还是出言威胁:“你真敢乱来的话,必将遭受到我们七曜佣兵团永无休止的追杀!”
  
  “聒噪!”
  
  燕云缺又一耳光抽在曲翰脸上,鲜血和着后槽牙都飞了出来。
  
  他既然敢杀曲宇就已经做好了承受一切后果的准备,这个曲翰现在已经成了砧板上的肉,还敢搬出七曜佣兵团来威胁他。
  
  “走!”
  
  他挟持着曲翰直接冲向院子外面,今日想要脱身,首先得离开铁狼佣兵团。
  
  余成信带人拦他在面前,声音幽冷:“姓燕的,你杀了曲翰副团长的弟弟曲宇,还故意将我们铁狼佣兵团牵扯进来,其心当诛!现在又挟持曲翰副团长,简直是丧心病狂,今日你还想活着离开吗?”
  
  “姓燕的,立刻放了我们副团才是你的唯一的出路!”七曜佣兵团的高手们杀气凛冽,心中都憋着一股郁气,他们这些刀尖舔血的人,平日谁敢挑衅的话直接就动手了,今天却这样投鼠忌器。
  
  “余成信,你这种卑鄙小人命不会太长!”燕云缺有曲翰在手,没有什么好忌惮的,冷笑道:“滚开,不然曲翰缺胳膊少腿,可都是你们害的!”
  
  随即他又对曲宇说道:“曲副团长,我只是个小人物,相比之下,你的身体可金贵多了。”
  
  “余成信,你们快让开!”曲翰面色难看,燕云缺右手捏住了他的肩胛,他自己都能听到轻微的骨裂声了,钻心剧痛直冲脑门。
  
  “副团长!”
  
  铁狼佣兵团的高手全都看向余成信。
  
  “让他离开!”
  
  余成信眼神阴晴不定,最终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他担心燕云缺真的卸下曲翰的胳膊,难保曲翰事后不会迁怒于他,到时候铁狼佣兵团与七曜佣兵团就真的要撕破脸了。
  
  燕云缺提着曲翰,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冲到了铁狼佣兵团的门口,四个守卫想要阻拦,结果被他一拳一个当场轰杀。
  
  一冲出铁狼佣兵团,七曜佣兵团的五个高手立刻又将他给围了起来,余成信带着大量的高手也追了出来,一直都用幽冷的目光盯着他。
  
  “姓燕的,你要的金身术在这里,立刻放了曲副团长!”
  
  一刻钟后,回七曜佣兵团取金身术的那个高手回来了,带来了十几个人。
  
  他的手里拿着一张生满铁锈的古旧铁片,只有巴掌大小,形状很不规则,还有断口,看起来并不像是完整的,更像是一页铁纸断裂下的一块。
  
  “拿过来!”
  
  “你先放曲副团长!”
  
  那个高手站在原地不动。
  
  燕云缺也不废话,捏着曲翰脖颈的五指缓缓用力。
  
  “你住手!”
  
  那个高手怒吼,只得将铁片扔了过来。
  
  “金身术?”
  
  燕云缺仔细看了看铁片,上面镌刻着密密麻麻的文字,全都是些古老字体,辨识起来有些困难,但金身术三个字,他还是能认出来。
  
  看来这应该就是曲翰竞拍到手的金身术不假了,铁片被岁月浸蚀,能感受到一种古意在流淌,上面的字体非常古老,这些都是做不了假的。
  
  “姓燕的,金身术已经给了你,你也应该信守承诺,将我们曲副团长给放了!”
  
  “我可没说过得到金身术会放了曲翰。”燕云缺将镌刻金身术的铁片收起。
  
  “你……”
  
  七曜佣兵团的高手们被气了个半死。
  
  “姓燕的,你别做得太绝,当真不考虑后果吗,你究竟还想怎样?”曲翰声音低沉,眼底闪过寒光。
  
  “我想带你出城看风景。”
  
  “我……”
  
  曲翰很想说看你妹的风景,他恨不得生吞了这个家伙!
  
  “所有人都滚开,否则你们知道后果!”
  
  燕云缺挟持曲翰快速想着城外而去,这应城是铁狼佣兵团和七曜佣兵团的地盘,他们在此盘踞多年,成员众多不说,城中各大势力都会给他们薄面,只有曲翰在手里才能让敌人投鼠忌器。
  
  七曜佣兵团的高手紧跟在后面,余成信也带着大量的高手追了上来。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