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打到你连妈都不认识

下载免费读
山脉绵延无尽,古木狼林,猿啼虎啸。
  
  “应该暂时摆脱姓余的了!”
  
  燕云缺大口喘气,浑身都被冷汗湿透了,肩膀上的箭伤到现在还在淌血,将他的衣衫染成了暗红色。
  
  他找个了隐秘的山洞,撕开衣衫,拿出止血散和生肌散敷在伤口上面,一阵剧痛袭来,让他打了个冷颤。
  
  “余成信,你真是将忘恩负义、卑鄙无耻、阴险狠毒体现得淋漓尽致!”
  
  他救了云溪、东方蛮、余风三人的命,余成信不仅让曲翰上门来拿他,还亲自追杀千里!
  
  这是个做事做绝、行事毫无底线的人!
  
  “余成信做的事情,希望你们三个并不知情。”
  
  燕云缺自语,他从怀里拿出古旧的铁片,仔细研究上面镌刻的古字,时间稍微长些就感觉头晕脑胀。
  
  古字上面像是有奇异的能量在流淌,看的时间长了,他的双目都开始刺痛。
  
  “看来只能等有时间了再慢慢研究,这金身术似乎真的不凡……”
  
  他将铁片收起,刚才研究了半个时辰,虽然只看懂了十几个文字,但他却满怀期待,如果是寻常的武技,就算看上几个时辰,也不会感到不适。
  
  这种情况只能说明记载金身术的铁片与上面的文字都非比寻常。
  
  本来想尽快修成金身术来提升实力,现在看来是行不通了。
  
  他拿出从曲翰身上得到的玉瓶,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有整整五枚炼气丹!
  
  “这么多?看来曲翰真的是下了血本了!”
  
  倒出一枚炼气丹服下,他开始闭目修炼起来。
  
  丹药化为磅礴的元气在经脉中流淌,最终汇集于丹田,在神武之魂九叶莲的淬炼下化为雷属性真气。
  
  真气在慢慢壮大,神武之魂的雷元素也浓烈了些,那片莲花上面闪电交织,银光绚烂。
  
  大半天过去,余成信出现了。
  
  “姓燕的小子,你以为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吗?别躲了,出来受死吧!”
  
  燕云缺停止修炼,他没有想到与余成信还能找到他藏身的区域,只是不能像之前那样锁定精确位置了,不然怕是直接就杀了进来,对方说这些话,明显是不知道他究竟藏在那里。
  
  “你的死期已经不远了!”
  
  燕云缺双拳紧握,他悄然离去了,隔着很远的距离,目光冷酷地看了看在林中搜寻他的踪影的余成信。
  
  那个家伙嘴角噙着冷笑,双手背负,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就这样一连过了四天。
  
  余成信有好几次都追踪到了他藏身的区域,而他则悄然远去,抓紧时间修炼。
  
  炼气丹的效果对于炼气境的人来说很是非凡。
  
  第四天的傍晚,某个山洞中爆发出轰鸣之音,宛若江河在奔涌,伴随着低沉的雷鸣与闪电交织的声音。
  
  燕云缺猛地睁开眼睛!
  
  破境了!
  
  炼气境九重天!
  
  他舒展双臂,感觉浑身每寸血肉都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
  
  单臂一振,保守估计也有两万多斤的神力!
  
  他提聚真气轰出一拳,轰隆一声,洞壁剧烈摇颤,被击中的地方山石崩裂,出现一个很大的石坑!
  
  “我的单臂极限之力最少也超过三万斤了,怎会有这么恐怖的提升?”
  
  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因为对比炼气境武者的力量标准来说超过了太多!
  
  按照标准,炼气境九重天的武者单臂只有一万八千斤的极限力量!
  
  他巩固了下境界,起身走出山洞,登上一座山峰。
  
  天已经黑了,一轮残月斜挂在天穹,黯淡的月光下,寂静与黑暗的山林里让人觉得有些阴冷,也带着肃杀之气。
  
  “余成信,我们之间该清算了!”
  
  他屹立山巅,任山风拂乱浓密的黑发,眼眸冷酷而无情。
  
  此时此刻,余成信已经临近了这片区域。
  
  他根据已经很淡的气息追踪了大半日,总算又感应到燕云缺藏身的区域了,眼神顿时变得冷幽幽的。
  
  这次,他很快就看到了燕云缺,因为对方没有隐藏,就在他前面的山峰上静静站立着。
  
  “你在等我?”余成信瞳孔微缩,他有些惊讶,这些天对方都在隐藏,今天却主动出现在他的面前,难道是有把握能跟他抗衡了?
  
  “是,等着送你上路!”
  
  燕云缺转过身来,目光冷酷地看着正登山而上的余成信。
  
  “大言不惭!”余成信闻言当场大笑起来,语带讥讽地说道:“你不会以为自己在逃亡的四天时间里就能将实力提升到能与我抗衡的地步了吧?”
  
  他非常的自信,刚才看到燕云缺的时候,他的确心存疑虑,可他更相信自己的实力!
  
  他可不是曲翰,同样是准气海境,他比曲翰强得多!
  
  “伏跪下来,主动献出剑术,看在你救了风儿他们的情分上,我可以给你留个全尸,算是我这个做叔叔的代侄儿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你也可以当做是你对的恩赐。”
  
  余成信高高在上,一副生杀予夺尽在掌控的姿态。
山脉绵延无尽古木狼林猿啼虎啸应该暂时摆脱姓余的了燕云缺大口喘气浑身都被冷汗湿透了肩膀上的箭伤到现在还在淌血将他的衣衫染成了暗红色他找个了隐秘的山洞撕开衣衫拿出止血散和生肌散敷在伤口上面一阵剧痛袭来让他打了个冷颤余成信你真是将忘恩负义卑鄙无耻阴险狠毒体现得淋漓尽致他救了云溪东方蛮余风三人的命余成信不仅让曲翰上门来拿他还亲自追杀千里这是个做事做绝行事毫无底线的人余成信做的事情希望你们三个并不知情燕云缺自语他从怀里拿出古旧的铁片仔细研究上面镌刻的古字时间稍微长些就感觉头晕脑胀古字上面像是有奇异的能量在流淌看的时间长了他的双目都开始刺痛看来只能等有时间了再慢慢研究这金身术似乎真的不凡他将铁片收起刚才研究了半个时辰虽然只看懂了十几个文字但他却满怀期待如果是寻常的武技就算看上几个时辰也不会感到不适这种情况只能说明记载金身术的铁片与上面的文字都非比寻常本来想尽快修成金身术来提升实力现在看来是行不通了他拿出从曲翰身上得到的玉瓶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有整整五枚炼气丹这么多看来曲翰真的是下了血本了倒出一枚炼气丹服下他开始闭目修炼起来丹药化为磅礴的元气在经脉中流淌最终汇集于丹田在神武之魂九叶莲的淬炼下化为雷属性真气真气在慢慢壮大神武之魂的雷元素也浓烈了些那片莲花上面闪电交织银光绚烂大半天过去余成信出现了姓燕的小子你以为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吗别躲了出来受死吧燕云缺停止修炼他没有想到与余成信还能找到他藏身的区域只是不能像之前那样锁定精确位置了不然怕是直接就杀了进来对方说这些话明显是不知道他究竟藏在那里你的死期已经不远了燕云缺双拳紧握他悄然离去了隔着很远的距离目光冷酷地看了看在林中搜寻他的踪影的余成信那个家伙嘴角噙着冷笑双手背负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就这样一连过了四天余成信有好几次都追踪到了他藏身的区域而他则悄然远去抓紧时间修炼炼气丹的效果对于炼气境的人来说很是非凡第四天的傍晚某个山洞中爆发出轰鸣之音宛若江河在奔涌伴随着低沉的雷鸣与闪电交织的声音燕云缺猛地睁开眼睛破境了炼气境九重天他舒展双臂感觉浑身每寸血肉都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单臂一振保守估计也有两万多斤的神力他提聚真气轰出一拳轰隆一声洞壁剧烈摇颤被击中的地方山石崩裂出现一个很大的石坑我的单臂极限之力最少也超过三万斤了怎会有这么恐怖的提升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因为对比炼气境武者的力量标准来说超过了太多按照标准炼气境九重天的武者单臂只有一万八千斤的极限力量他巩固了下境界起身走出山洞登上一座山峰天已经黑了一轮残月斜挂在天穹黯淡的月光下寂静与黑暗的山林里让人觉得有些阴冷也带着肃杀之气余成信我们之间该清算了他屹立山巅任山风拂乱浓密的黑发眼眸冷酷而无情此时此刻余成信已经临近了这片区域他根据已经很淡的气息追踪了大半日总算又感应到燕云缺藏身的区域了眼神顿时变得冷幽幽的这次他很快就看到了燕云缺因为对方没有隐藏就在他前面的山峰上静静站立着你在等我余成信瞳孔微缩他有些惊讶这些天对方都在隐藏今天却主动出现在他的面前难道是有把握能跟他抗衡了是等着送你上路燕云缺转过身来目光冷酷地看着正登山而上的余成信大言不惭余成信闻言当场大笑起来语带讥讽地说道你不会以为自己在逃亡的四天时间里就能将实力提升到能与我抗衡的地步了吧他非常的自信刚才看到燕云缺的时候他的确心存疑虑可他更相信自己的实力他可不是曲翰同样是准气海境他比曲翰强得多伏跪下来主动献出剑术看在你救了风儿他们的情分上我可以给你留个全尸算是我这个做叔叔的代侄儿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你也可以当做是你对的恩赐余成信高高在上一副生杀予夺尽在掌控的姿态山脉绵延无尽古木狼林猿啼虎啸。
  
  “应该暂时摆脱姓余!”
  
  燕云缺大口喘气浑身都被冷汗湿透肩膀上箭伤到现在还在淌血将衣衫染成暗红色。
  
  找隐秘山洞撕开衣衫拿出止血散和生肌散敷在伤口上面阵剧痛袭来让打冷颤。
  
  “余成信真将忘恩负义、卑鄙无耻、阴险狠毒体现得淋漓尽致!”
  
  救云溪、东方蛮、余风三命余成信仅让曲翰上门来拿还亲自追杀千里!
  
  做事做绝、行事毫无底线!
  
  “余成信做事情希望们三并知情。”
  
  燕云缺自语从怀里拿出古旧铁片仔细研究上面镌刻古字时间稍微长些就感觉头晕脑胀。
  
  古字上面像有奇异能量在流淌看时间长双目都开始刺痛。
  
  “看来只能等有时间再慢慢研究金身术似乎真凡……”
  
  将铁片收起刚才研究半时辰虽然只看懂十几文字但却满怀期待如果寻常武技就算看上几时辰也会感到适。
  
  种情况只能说明记载金身术铁片与上面文字都非比寻常。
  
  本来想尽快修成金身术来提升实力现在看来行通。
  
  拿出从曲翰身上得到玉瓶打开看里面竟然有整整五枚炼气丹!
  
  “么多?看来曲翰真下血本!”
  
  倒出枚炼气丹服下开始闭目修炼起来。
  
  丹药化为磅礴元气在经脉中流淌最终汇集于丹田在神武之魂九叶莲淬炼下化为雷属性真气。
  
  真气在慢慢壮大神武之魂雷元素也浓烈些那片莲花上面闪电交织银光绚烂。
  
  大半天过去余成信出现。
  
  “姓燕小子以为能逃出手掌心?别躲出来受死!”
  
  燕云缺停止修炼没有想到与余成信还能找到藏身区域只能像之前那样锁定精确位置然怕直接就杀进来对方说些话明显知道究竟藏在那里。
  
  “死期已经远!”
  
  燕云缺双拳紧握悄然离去隔着很远距离目光冷酷地看看在林中搜寻踪影余成信。
  
  那家伙嘴角噙着冷笑双手背负副高高在上姿态。
  
  就样连过四天。
  
  余成信有几次都追踪到藏身区域而则悄然远去抓紧时间修炼。
  
  炼气丹效果对于炼气境来说很非凡。
  
  第四天傍晚某山洞中爆发出轰鸣之音宛若江河在奔涌伴随着低沉雷鸣与闪电交织声音。
  
  燕云缺猛地睁开眼睛!
  
  破境!
  
  炼气境九重天!
  
  舒展双臂感觉浑身每寸血肉都充满爆炸性力量!
  
  单臂振保守估计也有两万多斤神力!
  
  提聚真气轰出拳轰隆声洞壁剧烈摇颤被击中地方山石崩裂出现很大石坑!
  
  “单臂极限之力最少也超过三万斤怎会有么恐怖提升?”
  
  自己都敢相信因为对比炼气境武者力量标准来说超过太多!
  
  按照标准炼气境九重天武者单臂只有万八千斤极限力量!
  
  巩固下境界起身走出山洞登上座山峰。
  
  天已经黑轮残月斜挂在天穹黯淡月光下寂静与黑暗山林里让觉得有些阴冷也带着肃杀之气。
  
  “余成信们之间该清算!”
  
  屹立山巅任山风拂乱浓密黑发眼眸冷酷而无情。
  
  此时此刻余成信已经临近片区域。
  
  根据已经很淡气息追踪大半日总算又感应到燕云缺藏身区域眼神顿时变得冷幽幽。
  
  次很快就看到燕云缺因为对方没有隐藏就在前面山峰上静静站立着。
  
  “在等?”余成信瞳孔微缩有些惊讶些天对方都在隐藏今天却主动出现在面前难道有把握能跟抗衡?
  
  “等着送上路!”
  
  燕云缺转过身来目光冷酷地看着正登山而上余成信。
  
  “大言惭!”余成信闻言当场大笑起来语带讥讽地说道:“会以为自己在逃亡四天时间里就能将实力提升到能与抗衡地步?”
  
  非常自信刚才看到燕云缺时候确心存疑虑可更相信自己实力!
  
  可曲翰同样准气海境比曲翰强得多!
  
  “伏跪下来主动献出剑术看在救风儿们情分上可以给留全尸算做叔叔代侄儿报答救命之恩也可以当做对恩赐。”
  
  余成信高高在上副生杀予夺尽在掌控姿态。
山脉绵延无尽,古木狼林,猿啼虎啸。
  
  “应该暂时摆脱姓余的了!”
  
  燕云缺大口喘气,浑身都被冷汗湿透了,肩膀上的箭伤到现在还在淌血,将他的衣衫染成了暗红色。
  
  他找个了隐秘的山洞,撕开衣衫,拿出止血散和生肌散敷在伤口上面,一阵剧痛袭来,让他打了个冷颤。
  
  “余成信,你真是将忘恩负义、卑鄙无耻、阴险狠毒体现得淋漓尽致!”
  
  他救了云溪、东方蛮、余风三人的命,余成信不仅让曲翰上门来拿他,还亲自追杀千里!
  
  这是个做事做绝、行事毫无底线的人!
  
  “余成信做的事情,希望你们三个并不知情。”
  
  燕云缺自语,他从怀里拿出古旧的铁片,仔细研究上面镌刻的古字,时间稍微长些就感觉头晕脑胀。
  
  古字上面像是有奇异的能量在流淌,看的时间长了,他的双目都开始刺痛。
  
  “看来只能等有时间了再慢慢研究,这金身术似乎真的不凡……”
  
  他将铁片收起,刚才研究了半个时辰,虽然只看懂了十几个文字,但他却满怀期待,如果是寻常的武技,就算看上几个时辰,也不会感到不适。
  
  这种情况只能说明记载金身术的铁片与上面的文字都非比寻常。
  
  本来想尽快修成金身术来提升实力,现在看来是行不通了。
  
  他拿出从曲翰身上得到的玉瓶,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有整整五枚炼气丹!
  
  “这么多?看来曲翰真的是下了血本了!”
  
  倒出一枚炼气丹服下,他开始闭目修炼起来。
  
  丹药化为磅礴的元气在经脉中流淌,最终汇集于丹田,在神武之魂九叶莲的淬炼下化为雷属性真气。
  
  真气在慢慢壮大,神武之魂的雷元素也浓烈了些,那片莲花上面闪电交织,银光绚烂。
  
  大半天过去,余成信出现了。
  
  “姓燕的小子,你以为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吗?别躲了,出来受死吧!”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