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天降神女

下载免费读
盛夏。
  连续下了半个月大雨的蜀国京都,总算停雨了。
  雨后的太阳光照射在逍遥王府那湿漉漉的瓦片上,金光闪闪。
  成群结队的喜鹊,从四面八方飞来,盘旋在逍遥王府上方,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街上的积水尚未退去,有一道士身着白色长袍,手拿拂尘,踏水而来。
  “喜鹊报喜,喜事临门。”
  道士盯着逍遥王府的正门,掐指一算,喃喃自语:“神女降世,四国归一。”
  逍遥王府内。
  王妃段凤华临盆,已痛了整整一天一夜。
  血水一盆接着一盆往外端,就连宫中的太医和娘娘们专用的稳婆,都已入了产房之中。
  逍遥王魏祁带着三个儿子,就在产房外头,急得魂都没了。
  素来宠妻的逍遥王,听到产房里痛苦的叫喊声,不知骂了那尚未出生的孩子多少次。
  “死兔崽子!胆敢这样欺负我媳妇儿,看你出来后老子不弄死你!”
  十二岁的魏慕华、九岁的魏思华、七岁的魏倾华,都站着不动弹。
  谁说逍遥王风度翩翩,洒脱大气的?那是他没遇到事儿。
  遇到事儿以后,可不就脸红脖子粗,陋语连篇,连自己的亲生孩子都不放过吗?
  可怜那未出世的弟弟……哦不,妹妹……算了,就称之为婴儿好了!
  谁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
  说是弟弟吧,怕不吉利。
  毕竟整个皇族,都想要个闺女。
  说是妹妹吧?咳,皇族血脉中,都五百年没有过闺女了。
  就连他们的母亲,也接连生了三个儿子。谁知道他们魏家是撞了什么邪?就是没有女儿缘。
  每每有个人怀了身子,便能牵动整个皇族的心。
  怀胎十月,就娇贵了十月。
  到头来,还不是一个个都带着把,站着撒尿?
  他们可不认为,自家娘亲能有那样好的命,真生个闺女出来。
  “杵着作甚!”
  逍遥王心里头火大着呢,也不知自家媳妇儿在里头受了多少罪。
  一抬眼看到三个直愣愣的兔崽子,心头的怒火就要喷出来了:“老子看到你们就烦!
  一个臭小子!两个臭小子!三个臭小子!都能到朱雀街的面馆买三送一了!”
  魏慕华三兄弟一哆嗦,彼此对视了一眼,冤得很。
  这生儿子生闺女的事儿,他们有什么办法咯?
  不过,对于逍遥王那骂人的话,兄弟仨都没放在心上。
  来来回回就那么几句,听得耳朵都起茧了,没意思。反正在这个家里,媳妇儿是宝,儿子是草嘛,了解!
  “王爷!王爷……”
  王府的管家撒丫子跑了进来。
  年过半百的他,身材有些发福,偏偏长得又不高。
  如今脚底抹油往院子里跑,模样儿滑稽得很。
  他上气不接下气,朝着逍遥王道:“门……门外来了个……来了个道士,说……说喜鹊报……报喜,神女降世!四……四国归……归一!”
  “什么!”逍遥王一听,也不顾得再骂儿子了:“你再说一遍,那道士说什么了?”
  “回……回王爷话,那道士说,喜鹊报喜,喜事临门。神……神女降世,四国归一!”
盛夏连续下了半个月大雨的蜀国京都总算停雨了雨后的太阳光照射在逍遥王府那湿漉漉的瓦片上金光闪闪成群结队的喜鹊从四面八方飞来盘旋在逍遥王府上方叽叽喳喳叫个不停街上的积水尚未退去有一道士身着白色长袍手拿拂尘踏水而来喜鹊报喜喜事临门道士盯着逍遥王府的正门掐指一算喃喃自语神女降世四国归一逍遥王府内王妃段凤华临盆已痛了整整一天一夜血水一盆接着一盆往外端就连宫中的太医和娘娘们专用的稳婆都已入了产房之中逍遥王魏祁带着三个儿子就在产房外头急得魂都没了素来宠妻的逍遥王听到产房里痛苦的叫喊声不知骂了那尚未出生的孩子多少次死兔崽子胆敢这样欺负我媳妇儿看你出来后老子不弄死你十二岁的魏慕华九岁的魏思华七岁的魏倾华都站着不动弹谁说逍遥王风度翩翩洒脱大气的那是他没遇到事儿遇到事儿以后可不就脸红脖子粗陋语连篇连自己的亲生孩子都不放过吗可怜那未出世的弟弟哦不妹妹算了就称之为婴儿好了谁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说是弟弟吧怕不吉利毕竟整个皇族都想要个闺女说是妹妹吧咳皇族血脉中都五百年没有过闺女了就连他们的母亲也接连生了三个儿子谁知道他们魏家是撞了什么邪就是没有女儿缘每每有个人怀了身子便能牵动整个皇族的心怀胎十月就娇贵了十月到头来还不是一个个都带着把站着撒尿他们可不认为自家娘亲能有那样好的命真生个闺女出来杵着作甚逍遥王心里头火大着呢也不知自家媳妇儿在里头受了多少罪一抬眼看到三个直愣愣的兔崽子心头的怒火就要喷出来了老子看到你们就烦一个臭小子两个臭小子三个臭小子都能到朱雀街的面馆买三送一了魏慕华三兄弟一哆嗦彼此对视了一眼冤得很这生儿子生闺女的事儿他们有什么办法咯不过对于逍遥王那骂人的话兄弟仨都没放在心上来来回回就那么几句听得耳朵都起茧了没意思反正在这个家里媳妇儿是宝儿子是草嘛了解王爷王爷王府的管家撒丫子跑了进来年过半百的他身材有些发福偏偏长得又不高如今脚底抹油往院子里跑模样儿滑稽得很他上气不接下气朝着逍遥王道门门外来了个来了个道士说说喜鹊报报喜神女降世四四国归归一什么逍遥王一听也不顾得再骂儿子了你再说一遍那道士说什么了回回王爷话那道士说喜鹊报喜喜事临门神神女降世四国归一盛夏。
  连续下半月大雨蜀国京都总算停雨。
  雨后太阳光照射在逍遥王府那湿漉漉瓦片上金光闪闪。
  成群结队喜鹊从四面八方飞来盘旋在逍遥王府上方叽叽喳喳叫停。
  街上积水尚未退去有道士身着白色长袍手拿拂尘踏水而来。
  “喜鹊报喜喜事临门。”
  道士盯着逍遥王府正门掐指算喃喃自语:“神女降世四国归。”
  逍遥王府内。
  王妃段凤华临盆已痛整整天夜。
  血水盆接着盆往外端就连宫中太医和娘娘们专用稳婆都已入产房之中。
  逍遥王魏祁带着三儿子就在产房外头急得魂都没。
  素来宠妻逍遥王听到产房里痛苦叫喊声知骂那尚未出生孩子多少次。
  “死兔崽子!胆敢样欺负媳妇儿看出来后老子弄死!”
  十二岁魏慕华、九岁魏思华、七岁魏倾华都站着动弹。
  谁说逍遥王风度翩翩洒脱大气?那没遇到事儿。
  遇到事儿以后可就脸红脖子粗陋语连篇连自己亲生孩子都放过?
  可怜那未出世弟弟……哦妹妹……算就称之为婴儿!
  谁知道那什么东西?
  说弟弟怕吉利。
  毕竟整皇族都想要闺女。
  说妹妹?咳皇族血脉中都五百年没有过闺女。
  就连们母亲也接连生三儿子。谁知道们魏家撞什么邪?就没有女儿缘。
  每每有怀身子便能牵动整皇族心。
  怀胎十月就娇贵十月。
  到头来还都带着把站着撒尿?
  们可认为自家娘亲能有那样命真生闺女出来。
  “杵着作甚!”
  逍遥王心里头火大着呢也知自家媳妇儿在里头受多少罪。
  抬眼看到三直愣愣兔崽子心头怒火就要喷出来:“老子看到们就烦!
  臭小子!两臭小子!三臭小子!都能到朱雀街面馆买三送!”
  魏慕华三兄弟哆嗦彼此对视眼冤得很。
  生儿子生闺女事儿们有什么办法咯?
  过对于逍遥王那骂话兄弟仨都没放在心上。
  来来回回就那么几句听得耳朵都起茧没意思。反正在家里媳妇儿宝儿子草嘛解!
  “王爷!王爷……”
  王府管家撒丫子跑进来。
  年过半百身材有些发福偏偏长得又高。
  如今脚底抹油往院子里跑模样儿滑稽得很。
  上气接下气朝着逍遥王道:“门……门外来……来道士说……说喜鹊报……报喜神女降世!四……四国归……归!”
  “什么!”逍遥王听也顾得再骂儿子:“再说遍那道士说什么?”
  “回……回王爷话那道士说喜鹊报喜喜事临门。神……神女降世四国归!”
盛夏。
  连续下了半个月大雨的蜀国京都,总算停雨了。
  雨后的太阳光照射在逍遥王府那湿漉漉的瓦片上,金光闪闪。
  成群结队的喜鹊,从四面八方飞来,盘旋在逍遥王府上方,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街上的积水尚未退去,有一道士身着白色长袍,手拿拂尘,踏水而来。
  “喜鹊报喜,喜事临门。”
  道士盯着逍遥王府的正门,掐指一算,喃喃自语:“神女降世,四国归一。”
  逍遥王府内。
  王妃段凤华临盆,已痛了整整一天一夜。
  血水一盆接着一盆往外端,就连宫中的太医和娘娘们专用的稳婆,都已入了产房之中。
  逍遥王魏祁带着三个儿子,就在产房外头,急得魂都没了。
  素来宠妻的逍遥王,听到产房里痛苦的叫喊声,不知骂了那尚未出生的孩子多少次。
  “死兔崽子!胆敢这样欺负我媳妇儿,看你出来后老子不弄死你!”
  十二岁的魏慕华、九岁的魏思华、七岁的魏倾华,都站着不动弹。
  谁说逍遥王风度翩翩,洒脱大气的?那是他没遇到事儿。
  遇到事儿以后,可不就脸红脖子粗,陋语连篇,连自己的亲生孩子都不放过吗?
  可怜那未出世的弟弟……哦不,妹妹……算了,就称之为婴儿好了!
  谁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
  说是弟弟吧,怕不吉利。
  毕竟整个皇族,都想要个闺女。
  说是妹妹吧?咳,皇族血脉中,都五百年没有过闺女了。
  就连他们的母亲,也接连生了三个儿子。谁知道他们魏家是撞了什么邪?就是没有女儿缘。
盛夏。
  连续下吗半吗月大雨吗蜀国京都吗总算停雨吗。
  雨后吗太阳光照射在逍遥王府那湿漉漉吗瓦片上吗金光闪闪。
  成群结队吗喜鹊吗从四面八方飞来吗盘旋在逍遥王府上方吗叽叽喳喳叫吗吗停。
  街上吗积水尚未退去吗有吗道士身着白色长袍吗手拿拂尘吗踏水而来。
  “喜鹊报喜吗喜事临门。”
  道士盯着逍遥王府吗正门吗掐指吗算吗喃喃自语:“神女降世吗四国归吗。”
  逍遥王府内。
  王妃段凤华临盆吗已痛吗整整吗天吗夜。
  血水吗盆接着吗盆往外端吗就连宫中吗太医和娘娘们专用吗稳婆吗都已入吗产房之中。
  逍遥王魏祁带着三吗儿子吗就在产房外头吗急得魂都没吗。
  素来宠妻吗逍遥王吗听到产房里痛苦吗叫喊声吗吗知骂吗那尚未出生吗孩子多少次。
  “死兔崽子!胆敢吗样欺负吗媳妇儿吗看吗出来后老子吗弄死吗!”
  十二岁吗魏慕华、九岁吗魏思华、七岁吗魏倾华吗都站着吗动弹。
  谁说逍遥王风度翩翩吗洒脱大气吗?那吗吗没遇到事儿。
  遇到事儿以后吗可吗就脸红脖子粗吗陋语连篇吗连自己吗亲生孩子都吗放过吗?
  可怜那未出世吗弟弟……哦吗吗妹妹……算吗吗就称之为婴儿吗吗!
  谁知道那吗吗什么东西?
  说吗弟弟吗吗怕吗吉利。
  毕竟整吗皇族吗都想要吗闺女。
  说吗妹妹吗?咳吗皇族血脉中吗都五百年没有过闺女吗。
  就连吗们吗母亲吗也接连生吗三吗儿子。谁知道吗们魏家吗撞吗什么邪?就吗没有女儿缘。
  每每有吗吗怀吗身子吗便能牵动整吗皇族吗心。
  怀胎十月吗就娇贵吗十月。
  到头来吗还吗吗吗吗吗都带着把吗站着撒尿?
  吗们可吗认为吗自家娘亲能有那样吗吗命吗真生吗闺女出来。
  “杵着作甚!”
  逍遥王心里头火大着呢吗也吗知自家媳妇儿在里头受吗多少罪。
  吗抬眼看到三吗直愣愣吗兔崽子吗心头吗怒火就要喷出来吗:“老子看到吗们就烦!
  吗吗臭小子!两吗臭小子!三吗臭小子!都能到朱雀街吗面馆买三送吗吗!”
  魏慕华三兄弟吗哆嗦吗彼此对视吗吗眼吗冤得很。
  吗生儿子生闺女吗事儿吗吗们有什么办法咯?
  吗过吗对于逍遥王那骂吗吗话吗兄弟仨都没放在心上。
  来来回回就那么几句吗听得耳朵都起茧吗吗没意思。反正在吗吗家里吗媳妇儿吗宝吗儿子吗草嘛吗吗解!
  “王爷!王爷……”
  王府吗管家撒丫子跑吗进来。
  年过半百吗吗吗身材有些发福吗偏偏长得又吗高。
  如今脚底抹油往院子里跑吗模样儿滑稽得很。
  吗上气吗接下气吗朝着逍遥王道:“门……门外来吗吗……来吗吗道士吗说……说喜鹊报……报喜吗神女降世!四……四国归……归吗!”
  “什么!”逍遥王吗听吗也吗顾得再骂儿子吗:“吗再说吗遍吗那道士说什么吗?”
  “回……回王爷话吗那道士说吗喜鹊报喜吗喜事临门。神……神女降世吗四国归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