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下载免费读
刘贵妃跟皇后娘娘在宫里,素来是不对付的。这事儿,大家伙儿都知道。
  如今刘贵妃这一番话,说得也是大胆,竟让多年来与皇后娘娘交好的逍遥王妃,都不知该如何接话才好。
  特别是暖宝还在刘贵妃怀里,而刘贵妃这人嘛,素来又是言行嚣张的主儿。逍遥王妃即便有心想怼回去,也得先顾着暖宝的安全。
  别到时候刘贵妃来个‘手滑’,再摔着暖宝。
  毕竟,手滑跟脚软这种事儿,以前刘贵妃也没少干。
  于是,逍遥王妃只能努力扬着嘴角,保持着笑容,在心底安慰自己。
  ——没事儿!不气不气!不关我的事儿!花孔雀暗戳戳骂的是皇后,不是我。皇后在宫里听不见!她听不见!
刘贵妃跟皇后娘娘在宫里素来是不对付的这事儿大家伙儿都知道如今刘贵妃这一番话说得也是大胆竟让多年来与皇后娘娘交好的逍遥王妃都不知该如何接话才好特别是暖宝还在刘贵妃怀里而刘贵妃这人嘛素来又是言行嚣张的主儿逍遥王妃即便有心想怼回去也得先顾着暖宝的安全别到时候刘贵妃来个手滑再摔着暖宝毕竟手滑跟脚软这种事儿以前刘贵妃也没少干于是逍遥王妃只能努力扬着嘴角保持着笑容在心底安慰自己没事儿不气不气不关我的事儿花孔雀暗戳戳骂的是皇后不是我皇后在宫里听不见她听不见相较于逍遥王妃的担心当事人暖宝倒乐呵得很小家伙看着眼前这个长相明艳的漂亮女人听着那酸溜溜的话立即就闻到了瓜香咿哟皇后伯娘的性子看起来比较温婉沉稳这个贵妃娘娘嘛好嚣张哟说起话来暗戳戳的还带刺唔不讨喜贵妃娘娘是不是不知道皇后伯娘取的小名儿是暖暖暖宝这两个字儿是皇上伯伯自己定的呀暖宝这两个字儿怎么了哪里小气了嘛分明很好听呀有木有再说了在现代的时候我的名字儿就叫暖暖呀虽然没人叫过我暖宝但我觉得暖宝这名字儿一听就很宝贝我喜欢耶哼这个贵妃娘娘长得好看是好看但才见面就嫌弃我的小名儿我才不要跟这种人好咧暖宝想着嘴巴一瘪就要开始放大招可谁知哇呜哇呜的哭声还没酝酿出来呢一个好听的声音就从耳旁传来母妃觉得什么名字儿寓意好啊开口说话的人嗓音有些慵懒迷离又带着几分孩童尚存的纯净叫吉祥叫富贵还是叫招财和平安这不也不大气嘛你这孩子刘贵妃方才还酸溜溜的语气顿时变得慈爱了几分今年都多大了还是这般没谱就你方才说的那几个小名儿若是让你父皇听了去非得罚你跪上个三天三夜不可说罢又宠溺地嗔了来人一眼颇有几分埋怨你难不成还不清楚你父皇现在对你这妹妹有多上心看来母妃是知道父皇的心思啊二皇子魏瑾贤一边怼着自家母妃一边靠近暖宝他轻轻掐了掐暖宝肥嘟嘟的脸蛋儿似乎是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为逍遥王妃解围儿臣瞧着母妃也不傻怎么还说人家暖宝的小名儿不大气呢言下之意便是说刘贵妃不够聪明了逍遥王妃听言一下子就舒展了眉头眼含笑意地看向了刘贵妃就连暖宝也突然咯咯咯笑出了声笑得有点欢还流了哈喇子刘贵妃被自己的儿子落了面子不免有些恼怒瑾贤偏偏魏瑾贤还像没听见一样只嫌弃地朝暖宝皱起眉头浅浅道呵小姑娘家家的怎么那么邋遢刘贵妃跟皇后娘娘在宫里素来对付。事儿大家伙儿都知道。
  如今刘贵妃番话说得也大胆竟让多年来与皇后娘娘交逍遥王妃都知该如何接话才。
  特别暖宝还在刘贵妃怀里而刘贵妃嘛素来又言行嚣张主儿。逍遥王妃即便有心想怼回去也得先顾着暖宝安全。
  别到时候刘贵妃来‘手滑’再摔着暖宝。
  毕竟手滑跟脚软种事儿以前刘贵妃也没少干。
  于逍遥王妃只能努力扬着嘴角保持着笑容在心底安慰自己。
  ——没事儿!气气!关事儿!花孔雀暗戳戳骂皇后。皇后在宫里听见!她听见!
  相较于逍遥王妃担心当事暖宝倒乐呵得很。
  小家伙看着眼前长相明艳漂亮女听着那酸溜溜话立即就闻到瓜香。
  ——咿哟~
  ——皇后伯娘性子看起来比较温婉、沉稳。贵妃娘娘嘛……嚣张哟!说起话来暗戳戳还带刺唔……讨喜!
  ——贵妃娘娘知道皇后伯娘取小名儿‘暖暖’?‘暖宝’两字儿皇上伯伯自己定呀?
  ——‘暖宝’两字儿怎么?哪里小气嘛!分明很听呀有木有?
  ——再说!在现代时候名字儿就叫暖暖呀。虽然没叫过暖宝但觉得暖宝名字儿听就很宝贝!喜欢耶!
  ——哼!
  ——贵妃娘娘长得看看但才见面就嫌弃小名儿才要跟种咧!
  暖宝想着嘴巴瘪就要开始放大招。
  可谁知‘哇呜哇呜’哭声还没酝酿出来呢听声音就从耳旁传来。
  “母妃觉得什么名字儿寓意啊?”
  开口说话嗓音有些慵懒迷离又带着几分孩童尚存纯净:“叫吉祥?叫富贵?还叫招财和平安?也大气嘛!”
  “孩子!”刘贵妃方才还酸溜溜语气顿时变得慈爱几分:“今年都多大?还般没谱!
  就方才说那几小名儿若让父皇听去非得罚跪上三天三夜可!”
  说罢又宠溺地嗔来眼颇有几分埋怨:“难成还清楚?父皇现在对妹妹有多上心!”
  “看来母妃知道父皇心思啊!”二皇子魏瑾贤边怼着自家母妃边靠近暖宝。
  轻轻掐掐暖宝肥嘟嘟脸蛋儿似乎自言自语又似乎在为逍遥王妃解围。
  “儿臣瞧着母妃也傻怎么还说家暖宝小名儿大气呢?”
  言下之意便说刘贵妃够聪明。
  逍遥王妃听言下子就舒展眉头眼含笑意地看向刘贵妃。就连暖宝也突然‘咯咯咯’笑出声。
  笑得有点欢还流哈喇子。
  刘贵妃被自己儿子落面子免有些恼怒:“瑾贤!”
  偏偏魏瑾贤还像没听见样只嫌弃地朝暖宝皱起眉头浅浅道:“呵?小姑娘家家怎么那么邋遢。”
刘贵妃跟皇后娘娘在宫里,素来是不对付的。这事儿,大家伙儿都知道。
  如今刘贵妃这一番话,说得也是大胆,竟让多年来与皇后娘娘交好的逍遥王妃,都不知该如何接话才好。
  特别是暖宝还在刘贵妃怀里,而刘贵妃这人嘛,素来又是言行嚣张的主儿。逍遥王妃即便有心想怼回去,也得先顾着暖宝的安全。
  别到时候刘贵妃来个‘手滑’,再摔着暖宝。
  毕竟,手滑跟脚软这种事儿,以前刘贵妃也没少干。
  于是,逍遥王妃只能努力扬着嘴角,保持着笑容,在心底安慰自己。
  ——没事儿!不气不气!不关我的事儿!花孔雀暗戳戳骂的是皇后,不是我。皇后在宫里听不见!她听不见!
  相较于逍遥王妃的担心,当事人暖宝倒乐呵得很。
  小家伙看着眼前这个长相明艳的漂亮女人,听着那酸溜溜的话,立即就闻到了瓜香。
  ——咿哟~
  ——皇后伯娘的性子,看起来比较温婉、沉稳。这个贵妃娘娘嘛……好嚣张哟!说起话来暗戳戳的,还带刺,唔……不讨喜!
  ——贵妃娘娘是不是不知道,皇后伯娘取的小名儿是‘暖暖’?‘暖宝’这两个字儿,是皇上伯伯自己定的呀?
  ——‘暖宝’这两个字儿怎么了?哪里小气了嘛!分明很好听呀有木有?
  ——再说了!在现代的时候,我的名字儿就叫暖暖呀。虽然没人叫过我暖宝,但我觉得,暖宝这名字儿一听,就很宝贝!我喜欢耶!
  ——哼!
  ——这个贵妃娘娘长得好看是好看,但才见面就嫌弃我的小名儿,我才不要跟这种人好咧!
  暖宝想着,嘴巴一瘪,就要开始放大招。
  可谁知,‘哇呜哇呜’的哭声还没酝酿出来呢,一个好听的声音就从耳旁传来。
  “母妃觉得什么名字儿寓意好啊?”
  开口说话的人,嗓音有些慵懒迷离,又带着几分孩童尚存的纯净:“叫吉祥?叫富贵?还是叫招财和平安?这不也不大气嘛!”
  “你这孩子!”刘贵妃方才还酸溜溜的语气,顿时变得慈爱了几分:“今年都多大了?还是这般没谱!
  就你方才说的那几个小名儿,若是让你父皇听了去,非得罚你跪上个三天三夜不可!”
  说罢,又宠溺地嗔了来人一眼,颇有几分埋怨:“你难不成还不清楚?你父皇现在对你这妹妹有多上心!”
  “看来母妃是知道父皇的心思啊!”二皇子魏瑾贤一边怼着自家母妃,一边靠近暖宝。
  他轻轻掐了掐暖宝肥嘟嘟的脸蛋儿,似乎是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为逍遥王妃解围。
  “儿臣瞧着母妃也不傻,怎么还说人家暖宝的小名儿不大气呢?”
  言下之意,便是说刘贵妃不够聪明了。
  逍遥王妃听言,一下子就舒展了眉头,眼含笑意地看向了刘贵妃。就连暖宝,也突然‘咯咯咯’笑出了声。
  笑得有点欢,还流了哈喇子。
  刘贵妃被自己的儿子落了面子,不免有些恼怒:“瑾贤!”
  偏偏魏瑾贤还像没听见一样,只嫌弃地朝暖宝皱起眉头,浅浅道:“呵?小姑娘家家的,怎么那么邋遢。”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