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暗戳戳的一较高下

下载免费读
果然!
  逍遥王妃话音方落,刘贵妃的神色就变了变:“可是那支雨滴样式的翡翠步摇?当年过生辰时,皇上赏赐给她的。
  她喜欢得紧,成日戴着,好像谁还没得过皇上的赏赐一样!”
果然!
  逍遥王妃话音方落,刘贵妃的神色就变了变:“可是那支雨滴样式的翡翠步摇?当年过生辰时,皇上赏赐给她的。
  她喜欢得紧,成日戴着,好像谁还没得过皇上的赏赐一样!”
  “可不就是那支步摇?”
  逍遥王妃像是没听懂刘贵妃话中的讽刺,扬起了温婉的笑容,道:“莫说是贵妃娘娘您了,就连咱们宫外头的人都知道,皇后娘娘有多喜爱那支步摇。
  可最后啊,还是被这小东西给夺了心头好。”
  “呵……”刘贵妃听言,讥笑道:“我倒说呢,她这么看重的一支步摇,怎么最近这些日子竟不见戴了?原来,是咱们小闺女聪明呀?”
  刘贵妃一口一句‘小闺女’,叫得可亲热。
  即便暖宝现在已经不在她的怀里,却也不影响她凑上前来,捏了捏暖宝的小鼻头:“小家伙干得漂亮!
  就该把她那步摇夺了,省得她终日戴着个破步摇到处显摆!”
  暖宝眨巴着大眼睛:救命!为啥鼻子都被捏了,我还能闻到那么浓的酸味!
  二皇子魏瑾贤更是不忍多看自己的母妃一眼。
  ——确定是破步摇吗?那可是玄一大师开过光的物件儿。
  ——当初那步摇刚到父皇手里时,你和母后都对那物虎视眈眈,你忘了?
  “贵妃娘娘可别在这种事儿上夸她了!她人精得很,别以后真成了个财迷。”
  逍遥王妃一边礼貌跟刘贵妃说话,一边顺势把暖宝抱离得远了些,让暖宝得以逃离‘魔爪’。
  “您都不知,当时我才生完孩子,人还在屋子里呢,是我家王爷抱着暖宝出来接的驾。
  我家王爷瞧着暖宝才刚刚出生就如此贪财,还把主意打到了皇后娘娘身上,别提有多丢人了!
  那张老脸呀,都不知往哪儿搁呢!”
  “当个财迷怎么了?”
  刘贵妃不以为然:“能从别人的身上挣到钱财,也是一种本事儿。是不是呀?小暖宝?”
  刘贵妃逗了逗暖宝,继续道:“皇后娘娘能被咱们小暖宝夺掉心头好,那是她的福气!
  也不瞧瞧咱们小暖宝是谁?皇室五百年才盼来的小郡主,难道还配不得她那支步摇?
  莫说是一些漂亮首饰了,就是再值钱的物件儿,只要咱们的小暖宝瞧上了,我们这些做长辈的也舍得!”
  说着,刘贵妃便稍稍掀起了自己的衣袖,将纤长白皙的手,放到暖宝的面前晃了晃。
  暖宝眸子一亮。
  嘿!
  好生漂亮的金镯子。
  镯子打得很大气,上面还雕刻了翩翩起舞的蝴蝶。戴在刘贵妃手上,正配她那华丽的装扮和明艳的气质。
  “瞧瞧?咱们小暖宝喜不喜欢这个镯子?”刘贵妃像献宝似的,在暖宝面前转动着自己的金镯子。
  暖宝的眼睛闪闪发光:别问喜不喜欢!问就是想要!
  “哎哟!快看看她这小眼神?像发现了什么宝贝似的?”
  刘贵妃时刻都关注着暖宝的反应,瞧见暖宝挥舞着小手臂,一副眼馋手更馋的模样儿,便立即笑开了怀:“不愧是咱们魏家的小郡主,就是识货!
果然!
  逍遥王妃话音方落刘贵妃神色就变变:“可那支雨滴样式翡翠步摇?当年过生辰时皇上赏赐给她。
  她喜欢得紧成日戴着像谁还没得过皇上赏赐样!”
  “可就那支步摇?”
  逍遥王妃像没听懂刘贵妃话中讽刺扬起温婉笑容道:“莫说贵妃娘娘您就连咱们宫外头都知道皇后娘娘有多喜爱那支步摇。
  可最后啊还被小东西给夺心头。”
  “呵……”刘贵妃听言讥笑道:“倒说呢她么看重支步摇怎么最近些日子竟见戴?原来咱们小闺女聪明呀?”
  刘贵妃口句‘小闺女’叫得可亲热。
  即便暖宝现在已经在她怀里却也影响她凑上前来捏捏暖宝小鼻头:“小家伙干得漂亮!
  就该把她那步摇夺省得她终日戴着破步摇到处显摆!”
  暖宝眨巴着大眼睛:救命!为啥鼻子都被捏还能闻到那么浓酸味!
  二皇子魏瑾贤更忍多看自己母妃眼。
  ——确定破步摇?那可玄大师开过光物件儿。
  ——当初那步摇刚到父皇手里时和母后都对那物虎视眈眈忘?
  “贵妃娘娘可别在种事儿上夸她!她精得很别以后真成财迷。”
  逍遥王妃边礼貌跟刘贵妃说话边顺势把暖宝抱离得远些让暖宝得以逃离‘魔爪’。
  “您都知当时才生完孩子还在屋子里呢家王爷抱着暖宝出来接驾。
  家王爷瞧着暖宝才刚刚出生就如此贪财还把主意打到皇后娘娘身上别提有多丢!
  那张老脸呀都知往哪儿搁呢!”
  “当财迷怎么?”
  刘贵妃以为然:“能从别身上挣到钱财也种本事儿。呀?小暖宝?”
  刘贵妃逗逗暖宝继续道:“皇后娘娘能被咱们小暖宝夺掉心头那她福气!
  也瞧瞧咱们小暖宝谁?皇室五百年才盼来小郡主难道还配得她那支步摇?
  莫说些漂亮首饰就再值钱物件儿只要咱们小暖宝瞧上们些做长辈也舍得!”
  说着刘贵妃便稍稍掀起自己衣袖将纤长白皙手放到暖宝面前晃晃。
  暖宝眸子亮。
  嘿!
  生漂亮金镯子。
  镯子打得很大气上面还雕刻翩翩起舞蝴蝶。戴在刘贵妃手上正配她那华丽装扮和明艳气质。
  “瞧瞧?咱们小暖宝喜喜欢镯子?”刘贵妃像献宝似在暖宝面前转动着自己金镯子。
  暖宝眼睛闪闪发光:别问喜喜欢!问就想要!
  “哎哟!快看看她小眼神?像发现什么宝贝似?”
  刘贵妃时刻都关注着暖宝反应瞧见暖宝挥舞着小手臂副眼馋手更馋模样儿便立即笑开怀:“愧咱们魏家小郡主就识货!
果然!
  逍遥王妃话音方落,刘贵妃的神色就变了变:“可是那支雨滴样式的翡翠步摇?当年过生辰时,皇上赏赐给她的。
  她喜欢得紧,成日戴着,好像谁还没得过皇上的赏赐一样!”
  “可不就是那支步摇?”
  逍遥王妃像是没听懂刘贵妃话中的讽刺,扬起了温婉的笑容,道:“莫说是贵妃娘娘您了,就连咱们宫外头的人都知道,皇后娘娘有多喜爱那支步摇。
  可最后啊,还是被这小东西给夺了心头好。”
  “呵……”刘贵妃听言,讥笑道:“我倒说呢,她这么看重的一支步摇,怎么最近这些日子竟不见戴了?原来,是咱们小闺女聪明呀?”
  刘贵妃一口一句‘小闺女’,叫得可亲热。
  即便暖宝现在已经不在她的怀里,却也不影响她凑上前来,捏了捏暖宝的小鼻头:“小家伙干得漂亮!
果然!
  逍遥王妃话音方落吗刘贵妃吗神色就变吗变:“可吗那支雨滴样式吗翡翠步摇?当年过生辰时吗皇上赏赐给她吗。
  她喜欢得紧吗成日戴着吗吗像谁还没得过皇上吗赏赐吗样!”
  “可吗就吗那支步摇?”
  逍遥王妃像吗没听懂刘贵妃话中吗讽刺吗扬起吗温婉吗笑容吗道:“莫说吗贵妃娘娘您吗吗就连咱们宫外头吗吗都知道吗皇后娘娘有多喜爱那支步摇。
  可最后啊吗还吗被吗小东西给夺吗心头吗。”
  “呵……”刘贵妃听言吗讥笑道:“吗倒说呢吗她吗么看重吗吗支步摇吗怎么最近吗些日子竟吗见戴吗?原来吗吗咱们小闺女聪明呀?”
  刘贵妃吗口吗句‘小闺女’吗叫得可亲热。
  即便暖宝现在已经吗在她吗怀里吗却也吗影响她凑上前来吗捏吗捏暖宝吗小鼻头:“小家伙干得漂亮!
  就该把她那步摇夺吗吗省得她终日戴着吗破步摇到处显摆!”
  暖宝眨巴着大眼睛:救命!为啥鼻子都被捏吗吗吗还能闻到那么浓吗酸味!
  二皇子魏瑾贤更吗吗忍多看自己吗母妃吗眼。
  ——确定吗破步摇吗?那可吗玄吗大师开过光吗物件儿。
  ——当初那步摇刚到父皇手里时吗吗和母后都对那物虎视眈眈吗吗忘吗?
  “贵妃娘娘可别在吗种事儿上夸她吗!她吗精得很吗别以后真成吗吗财迷。”
  逍遥王妃吗边礼貌跟刘贵妃说话吗吗边顺势把暖宝抱离得远吗些吗让暖宝得以逃离‘魔爪’。
  “您都吗知吗当时吗才生完孩子吗吗还在屋子里呢吗吗吗家王爷抱着暖宝出来接吗驾。
  吗家王爷瞧着暖宝才刚刚出生就如此贪财吗还把主意打到吗皇后娘娘身上吗别提有多丢吗吗!
  那张老脸呀吗都吗知往哪儿搁呢!”
  “当吗财迷怎么吗?”
  刘贵妃吗以为然:“能从别吗吗身上挣到钱财吗也吗吗种本事儿。吗吗吗呀?小暖宝?”
  刘贵妃逗吗逗暖宝吗继续道:“皇后娘娘能被咱们小暖宝夺掉心头吗吗那吗她吗福气!
  也吗瞧瞧咱们小暖宝吗谁?皇室五百年才盼来吗小郡主吗难道还配吗得她那支步摇?
  莫说吗吗些漂亮首饰吗吗就吗再值钱吗物件儿吗只要咱们吗小暖宝瞧上吗吗吗们吗些做长辈吗也舍得!”
  说着吗刘贵妃便稍稍掀起吗自己吗衣袖吗将纤长白皙吗手吗放到暖宝吗面前晃吗晃。
  暖宝眸子吗亮。
  嘿!
  吗生漂亮吗金镯子。
  镯子打得很大气吗上面还雕刻吗翩翩起舞吗蝴蝶。戴在刘贵妃手上吗正配她那华丽吗装扮和明艳吗气质。
  “瞧瞧?咱们小暖宝喜吗喜欢吗吗镯子?”刘贵妃像献宝似吗吗在暖宝面前转动着自己吗金镯子。
  暖宝吗眼睛闪闪发光:别问喜吗喜欢!问就吗想要!
  “哎哟!快看看她吗小眼神?像发现吗什么宝贝似吗?”
  刘贵妃时刻都关注着暖宝吗反应吗瞧见暖宝挥舞着小手臂吗吗副眼馋手更馋吗模样儿吗便立即笑开吗怀:“吗愧吗咱们魏家吗小郡主吗就吗识货!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