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偷孩子的

下载免费读
果然!
  知母莫若子。
  魏瑾贤这话一出,刘贵妃立即摆起了姿态。
  一副毫不心疼,大大方方的模样儿:“那是自然!我们小暖宝想要的东西,她们坤宁宫给得起,我们永福宫也不会小气!”
  
  说罢,又笑眯眯逗了逗暖宝,嘴里还低喃着:“小暖宝呀?你看刘娘娘和你二哥待你好不好呀?
  你是喜欢刘娘娘多一点儿,还是喜欢皇后多一点儿?
  唔……刘娘娘告诉你哟,你可不能喜欢皇后多过喜欢刘娘娘,知道吗?要不然刘娘娘会哭哭,会不高兴……”
  妥妥的,就是要跟皇后娘娘杠到底啊?
  哪怕皇后娘娘并不在场,可刘贵妃一个人依旧‘宫斗’得十分欢乐。
  哎哟~
  暖宝在心里头叹了口气:都是女人,何必呢?真是没眼看!
  她紧紧握着手中的金镯子和祥云金镶玉,眨眨眼,便将目光放到了二皇子魏瑾贤的身上。
  嗯哼~
  这小子不错呀。
  年纪看着不大,也就七八岁的样子吧?
  可难得的是,他目光还挺长远的,现在就看清楚了以后兄弟姐妹间的局势,知道事先讨好她这个小妹妹了。
  ——好哒!二皇子哥哥!
  ——就看在这祥云金镶玉和你勇怼你母妃的份上,以后等妹妹我长大了,一定会罩着你的!你放心吧!
  唔~
  毕竟,罩着这么一个好看的哥哥,也是脸上有光的事儿嘛。
  魏瑾贤是极其漂亮的。
  对。
  就是漂亮。
  他长得有点过分好看了,所以暖宝只能用‘漂亮’这个词儿来形容他。
  小小年纪的,阴柔就算了,还有一双桃花眼。
  有桃花眼也没什么,偏偏眸子间还有着一股子风流的媚态。
  长得比姑娘家还好看,真让姑娘家自卑呀!
  暖宝就这么盯着魏瑾贤看,还笑呵呵的。
  可看着看着,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就睡着了。
  再醒过来的时候,暖宝发现自己被装到了一个木桶里。
  木桶盖着盖子,只留了一条小缝。
  小缝透着一缕光进来,也顺带带来了氧气,才没让暖宝在睡梦中去拜见阎王爷。
  木桶一掂一掂的,像是被什么人抬着?还是提着?
  掂得暖宝好生难受,都要吐奶了!
  嗝~
  暖宝打了个小奶嗝,睡眼朦胧。
  ——这是要干嘛?
  暖宝疑惑。
  ——我不是在王妃娘亲的怀里吗?怎么跑到一个桶里了?
  ——偷孩子吗?
  !!!
  暖宝一个激灵,被自己这个念头惊得屁股蛋蛋一片湿润。
  完犊子,尿了!难受!
  怎么办?
  莫不是她真被偷了吧?
  毕竟在蜀国,她也算是五百年难得一见的国宝了!
  偷她,那可是能发家致富的!
  哟嘿!
  难道自己的穿越之旅,要增添一些色彩了吗?
  想想都刺激呀!
  “三爷?咱们不会被打死吧?”
  突然,木桶外头传来了一道似曾相识的声音。
  那道声音让暖宝的兴奋劲儿,顿时消散了大半。
  ???
  这不是她三哥魏倾华的书童阿江的声音吗?
  “三爷!小郡主可……可不仅是咱们王府的心肝宝贝儿,还是宫里头的宝贝疙瘩。
果然知母莫若子魏瑾贤这话一出刘贵妃立即摆起了姿态一副毫不心疼大大方方的模样儿那是自然我们小暖宝想要的东西她们坤宁宫给得起我们永福宫也不会小气说罢又笑眯眯逗了逗暖宝嘴里还低喃着小暖宝呀你看刘娘娘和你二哥待你好不好呀你是喜欢刘娘娘多一点儿还是喜欢皇后多一点儿唔刘娘娘告诉你哟你可不能喜欢皇后多过喜欢刘娘娘知道吗要不然刘娘娘会哭哭会不高兴妥妥的就是要跟皇后娘娘杠到底啊哪怕皇后娘娘并不在场可刘贵妃一个人依旧宫斗得十分欢乐哎哟暖宝在心里头叹了口气都是女人何必呢真是没眼看她紧紧握着手中的金镯子和祥云金镶玉眨眨眼便将目光放到了二皇子魏瑾贤的身上嗯哼这小子不错呀年纪看着不大也就七八岁的样子吧可难得的是他目光还挺长远的现在就看清楚了以后兄弟姐妹间的局势知道事先讨好她这个小妹妹了好哒二皇子哥哥就看在这祥云金镶玉和你勇怼你母妃的份上以后等妹妹我长大了一定会罩着你的你放心吧唔毕竟罩着这么一个好看的哥哥也是脸上有光的事儿嘛魏瑾贤是极其漂亮的对就是漂亮他长得有点过分好看了所以暖宝只能用漂亮这个词儿来形容他小小年纪的阴柔就算了还有一双桃花眼有桃花眼也没什么偏偏眸子间还有着一股子风流的媚态长得比姑娘家还好看真让姑娘家自卑呀暖宝就这么盯着魏瑾贤看还笑呵呵的可看着看着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就睡着了再醒过来的时候暖宝发现自己被装到了一个木桶里木桶盖着盖子只留了一条小缝小缝透着一缕光进来也顺带带来了氧气才没让暖宝在睡梦中去拜见阎王爷木桶一掂一掂的像是被什么人抬着还是提着掂得暖宝好生难受都要吐奶了嗝暖宝打了个小奶嗝睡眼朦胧这是要干嘛暖宝疑惑我不是在王妃娘亲的怀里吗怎么跑到一个桶里了偷孩子吗暖宝一个激灵被自己这个念头惊得屁股蛋蛋一片湿润完犊子尿了难受怎么办莫不是她真被偷了吧毕竟在蜀国她也算是五百年难得一见的国宝了偷她那可是能发家致富的哟嘿难道自己的穿越之旅要增添一些色彩了吗想想都刺激呀三爷咱们不会被打死吧突然木桶外头传来了一道似曾相识的声音那道声音让暖宝的兴奋劲儿顿时消散了大半这不是她三哥魏倾华的书童阿江的声音吗三爷小郡主可可不仅是咱们王府的心肝宝贝儿还是宫里头的宝贝疙瘩果然!
  知母莫若子。
  魏瑾贤话出刘贵妃立即摆起姿态。
  副毫心疼大大方方模样儿:“那自然!们小暖宝想要东西她们坤宁宫给得起们永福宫也会小气!”
  
  说罢又笑眯眯逗逗暖宝嘴里还低喃着:“小暖宝呀?看刘娘娘和二哥待呀?
  喜欢刘娘娘多点儿还喜欢皇后多点儿?
  唔……刘娘娘告诉哟可能喜欢皇后多过喜欢刘娘娘知道?要然刘娘娘会哭哭会高兴……”
  妥妥就要跟皇后娘娘杠到底啊?
  哪怕皇后娘娘并在场可刘贵妃依旧‘宫斗’得十分欢乐。
  哎哟~
  暖宝在心里头叹口气:都女何必呢?真没眼看!
  她紧紧握着手中金镯子和祥云金镶玉眨眨眼便将目光放到二皇子魏瑾贤身上。
  嗯哼~
  小子错呀。
  年纪看着大也就七八岁样子?
  可难得目光还挺长远现在就看清楚以后兄弟姐妹间局势知道事先讨她小妹妹。
  ——哒!二皇子哥哥!
  ——就看在祥云金镶玉和勇怼母妃份上以后等妹妹长大定会罩着!放心!
  唔~
  毕竟罩着么看哥哥也脸上有光事儿嘛。
  魏瑾贤极其漂亮。
  对。
  就漂亮。
  长得有点过分看所以暖宝只能用‘漂亮’词儿来形容。
  小小年纪阴柔就算还有双桃花眼。
  有桃花眼也没什么偏偏眸子间还有着股子风流媚态。
  长得比姑娘家还看真让姑娘家自卑呀!
  暖宝就么盯着魏瑾贤看还笑呵呵。
  可看着看着也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就睡着。
  再醒过来时候暖宝发现自己被装到木桶里。
  木桶盖着盖子只留条小缝。
  小缝透着缕光进来也顺带带来氧气才没让暖宝在睡梦中去拜见阎王爷。
  木桶掂掂像被什么抬着?还提着?
  掂得暖宝生难受都要吐奶!
  嗝~
  暖宝打小奶嗝睡眼朦胧。
  ——要干嘛?
  暖宝疑惑。
  ——在王妃娘亲怀里?怎么跑到桶里?
  ——偷孩子?
  !!!
  暖宝激灵被自己念头惊得屁股蛋蛋片湿润。
  完犊子尿!难受!
  怎么办?
  莫她真被偷?
  毕竟在蜀国她也算五百年难得见国宝!
  偷她那可能发家致富!
  哟嘿!
  难道自己穿越之旅要增添些色彩?
  想想都刺激呀!
  “三爷?咱们会被打死?”
  突然木桶外头传来道似曾相识声音。
  那道声音让暖宝兴奋劲儿顿时消散大半。
  ???
  她三哥魏倾华书童阿江声音?
  “三爷!小郡主可……可仅咱们王府心肝宝贝儿还宫里头宝贝疙瘩。
果然!
  知母莫若子。
  魏瑾贤这话一出,刘贵妃立即摆起了姿态。
  一副毫不心疼,大大方方的模样儿:“那是自然!我们小暖宝想要的东西,她们坤宁宫给得起,我们永福宫也不会小气!”
  
  说罢,又笑眯眯逗了逗暖宝,嘴里还低喃着:“小暖宝呀?你看刘娘娘和你二哥待你好不好呀?
  你是喜欢刘娘娘多一点儿,还是喜欢皇后多一点儿?
  唔……刘娘娘告诉你哟,你可不能喜欢皇后多过喜欢刘娘娘,知道吗?要不然刘娘娘会哭哭,会不高兴……”
  妥妥的,就是要跟皇后娘娘杠到底啊?
  哪怕皇后娘娘并不在场,可刘贵妃一个人依旧‘宫斗’得十分欢乐。
  哎哟~
  暖宝在心里头叹了口气:都是女人,何必呢?真是没眼看!
  她紧紧握着手中的金镯子和祥云金镶玉,眨眨眼,便将目光放到了二皇子魏瑾贤的身上。
  嗯哼~
  这小子不错呀。
  年纪看着不大,也就七八岁的样子吧?
  可难得的是,他目光还挺长远的,现在就看清楚了以后兄弟姐妹间的局势,知道事先讨好她这个小妹妹了。
  ——好哒!二皇子哥哥!
  ——就看在这祥云金镶玉和你勇怼你母妃的份上,以后等妹妹我长大了,一定会罩着你的!你放心吧!
  唔~
  毕竟,罩着这么一个好看的哥哥,也是脸上有光的事儿嘛。
  魏瑾贤是极其漂亮的。
  对。
  就是漂亮。
  他长得有点过分好看了,所以暖宝只能用‘漂亮’这个词儿来形容他。
  小小年纪的,阴柔就算了,还有一双桃花眼。
  有桃花眼也没什么,偏偏眸子间还有着一股子风流的媚态。
  长得比姑娘家还好看,真让姑娘家自卑呀!
  暖宝就这么盯着魏瑾贤看,还笑呵呵的。
  可看着看着,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就睡着了。
  再醒过来的时候,暖宝发现自己被装到了一个木桶里。
  木桶盖着盖子,只留了一条小缝。
  小缝透着一缕光进来,也顺带带来了氧气,才没让暖宝在睡梦中去拜见阎王爷。
  木桶一掂一掂的,像是被什么人抬着?还是提着?
  掂得暖宝好生难受,都要吐奶了!
  嗝~
  暖宝打了个小奶嗝,睡眼朦胧。
  ——这是要干嘛?
  暖宝疑惑。
  ——我不是在王妃娘亲的怀里吗?怎么跑到一个桶里了?
  ——偷孩子吗?
  !!!
  暖宝一个激灵,被自己这个念头惊得屁股蛋蛋一片湿润。
  完犊子,尿了!难受!
  怎么办?
  莫不是她真被偷了吧?
  毕竟在蜀国,她也算是五百年难得一见的国宝了!
  偷她,那可是能发家致富的!
  哟嘿!
  难道自己的穿越之旅,要增添一些色彩了吗?
  想想都刺激呀!
  “三爷?咱们不会被打死吧?”
  突然,木桶外头传来了一道似曾相识的声音。
果然!
  知母莫若子。
  魏瑾贤吗话吗出吗刘贵妃立即摆起吗姿态。
  吗副毫吗心疼吗大大方方吗模样儿:“那吗自然!吗们小暖宝想要吗东西吗她们坤宁宫给得起吗吗们永福宫也吗会小气!”
  
  说罢吗又笑眯眯逗吗逗暖宝吗嘴里还低喃着:“小暖宝呀?吗看刘娘娘和吗二哥待吗吗吗吗呀?
  吗吗喜欢刘娘娘多吗点儿吗还吗喜欢皇后多吗点儿?
  唔……刘娘娘告诉吗哟吗吗可吗能喜欢皇后多过喜欢刘娘娘吗知道吗?要吗然刘娘娘会哭哭吗会吗高兴……”
  妥妥吗吗就吗要跟皇后娘娘杠到底啊?
  哪怕皇后娘娘并吗在场吗可刘贵妃吗吗吗依旧‘宫斗’得十分欢乐。
  哎哟~
  暖宝在心里头叹吗口气:都吗女吗吗何必呢?真吗没眼看!
  她紧紧握着手中吗金镯子和祥云金镶玉吗眨眨眼吗便将目光放到吗二皇子魏瑾贤吗身上。
  嗯哼~
  吗小子吗错呀。
  年纪看着吗大吗也就七八岁吗样子吗?
  可难得吗吗吗吗目光还挺长远吗吗现在就看清楚吗以后兄弟姐妹间吗局势吗知道事先讨吗她吗吗小妹妹吗。
  ——吗哒!二皇子哥哥!
  ——就看在吗祥云金镶玉和吗勇怼吗母妃吗份上吗以后等妹妹吗长大吗吗吗定会罩着吗吗!吗放心吗!
  唔~
  毕竟吗罩着吗么吗吗吗看吗哥哥吗也吗脸上有光吗事儿嘛。
  魏瑾贤吗极其漂亮吗。
  对。
  就吗漂亮。
  吗长得有点过分吗看吗吗所以暖宝只能用‘漂亮’吗吗词儿来形容吗。
  小小年纪吗吗阴柔就算吗吗还有吗双桃花眼。
  有桃花眼也没什么吗偏偏眸子间还有着吗股子风流吗媚态。
  长得比姑娘家还吗看吗真让姑娘家自卑呀!
  暖宝就吗么盯着魏瑾贤看吗还笑呵呵吗。
  可看着看着吗也吗知从什么时候起吗她就睡着吗。
  再醒过来吗时候吗暖宝发现自己被装到吗吗吗木桶里。
  木桶盖着盖子吗只留吗吗条小缝。
  小缝透着吗缕光进来吗也顺带带来吗氧气吗才没让暖宝在睡梦中去拜见阎王爷。
  木桶吗掂吗掂吗吗像吗被什么吗抬着?还吗提着?
  掂得暖宝吗生难受吗都要吐奶吗!
  嗝~
  暖宝打吗吗小奶嗝吗睡眼朦胧。
  ——吗吗要干嘛?
  暖宝疑惑。
  ——吗吗吗在王妃娘亲吗怀里吗?怎么跑到吗吗桶里吗?
  ——偷孩子吗?
  !!!
  暖宝吗吗激灵吗被自己吗吗念头惊得屁股蛋蛋吗片湿润。
  完犊子吗尿吗!难受!
  怎么办?
  莫吗吗她真被偷吗吗?
  毕竟在蜀国吗她也算吗五百年难得吗见吗国宝吗!
  偷她吗那可吗能发家致富吗!
  哟嘿!
  难道自己吗穿越之旅吗要增添吗些色彩吗吗?
  想想都刺激呀!
  “三爷?咱们吗会被打死吗?”
  突然吗木桶外头传来吗吗道似曾相识吗声音。
  那道声音让暖宝吗兴奋劲儿吗顿时消散吗大半。
  ???
  吗吗吗她三哥魏倾华吗书童阿江吗声音吗?
  “三爷!小郡主可……可吗仅吗咱们王府吗心肝宝贝儿吗还吗宫里头吗宝贝疙瘩。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