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操碎心的兄弟俩

下载免费读
魏慕华和魏思华兄弟俩,全程目睹了这一切,也挺心酸的。
  他们知道魏家能有个女儿不容易,而这一次,也确实是魏倾华做得不对。
  因此,不管逍遥王有什么反应,说出多厉害的气话,他们都能理解。
  但是……当他们不存在?这就夸张了吧?
  兄弟俩站在这间屋子里,就算没有两个时辰,也有一个半时辰呀!
  来的时候,还是逍遥王自己让他们站到一旁去的呢。
  这骂骂咧咧的话也听了,鬼哭狼嚎的模样儿也看了。
  耳朵和眼睛,没一处是干净的。
  怎么到了最后,他们俩倒像突然冒出来的一样?
  暖宝刚出生的那会儿,他们还说逍遥王府的儿子要从小草变成草根根了。
  现在看来,好像连草根根都不是啊!
  他们根本就是空气好吗?
  “还杵着做什么!嫌天色不够晚是吗?”逍遥王看着一动不动的魏慕华和魏思华,又来了脾气。
  他最在意自己在儿子面前的威严了,向来秉着严父才能出孝子的教育理念。
  这么多年来,即便他对逍遥王妃柔情似水,但却从不会对儿子流露出半分的温柔。
  就更别提,在他们面前露出自己软弱的一面了。
  如今当着两个儿子的面破防,哭得跟个傻子似的,着实让他恼火不已。
  虽说心中也知晓,这事儿跟老大和老二没什么关系。
  但一开口,总是管不住嘴,免不得要骂上两句。
  好在魏慕华兄弟几个早就将自己的傲娇爹爹了解透彻了,从来没将他的气话放在心上。
  要不然,就凭着逍遥王这暴躁性子,王府中的三个臭小子,还不得心碎成渣渣?
  嘿,你骂任你骂,听得进去算我输!
  “爹爹?老三还在前院跪着呢。”
  碍于逍遥王一直开口赶人,魏慕华兄弟俩也不好再久待。
  但在离开之前,还是壮着胆提起了魏倾华:“老三今日这件事儿,确实是大错特错,该罚!
  但眼下,这雨下得太大了,儿子怕……”
  “你怕什么?怕他会被雨淋死吗?还是怕他会被雷劈死?”
  逍遥王冷冷瞟了魏慕华一眼,如山重的压迫力便朝魏慕华袭来:“你要记住,老三他今年才七岁!
  这么小的年纪,就敢做出这样大胆的事儿,你当怕他不记教训才对!”
  “爹爹说得是!”
  魏慕华垂下头,顺着逍遥王的毛捋:“才七岁就这样胆大妄为,可还得了?
  皇伯伯和爹爹罚得好,就该这样给他一些教训!”
  言毕,见逍遥王的脸色好看了一些,又道:“但是爹爹,老三身上还有伤呢。
  儿子方才路过前院时,发现老三伤得不轻,连门牙都没了。
  眼下雨这样大,若是再着了风寒,感染了伤口,岂不是得不偿失?
  一旦他倒下了,咱们免不得就得给他请大夫,让他好生养着,以免小小年纪的就落下什么病根,毁了他的一生。”
  说着,又试探道:“偏偏老三正是对是非黑白懵懂的年纪……
  这个时候若是再让人格外去伺候他,难免会让他误以为,犯了错只要生病就能躲过去……”
魏慕华和魏思华兄弟俩全程目睹了这一切也挺心酸的他们知道魏家能有个女儿不容易而这一次也确实是魏倾华做得不对因此不管逍遥王有什么反应说出多厉害的气话他们都能理解但是当他们不存在这就夸张了吧兄弟俩站在这间屋子里就算没有两个时辰也有一个半时辰呀来的时候还是逍遥王自己让他们站到一旁去的呢这骂骂咧咧的话也听了鬼哭狼嚎的模样儿也看了耳朵和眼睛没一处是干净的怎么到了最后他们俩倒像突然冒出来的一样暖宝刚出生的那会儿他们还说逍遥王府的儿子要从小草变成草根根了现在看来好像连草根根都不是啊他们根本就是空气好吗还杵着做什么嫌天色不够晚是吗逍遥王看着一动不动的魏慕华和魏思华又来了脾气他最在意自己在儿子面前的威严了向来秉着严父才能出孝子的教育理念这么多年来即便他对逍遥王妃柔情似水但却从不会对儿子流露出半分的温柔就更别提在他们面前露出自己软弱的一面了如今当着两个儿子的面破防哭得跟个傻子似的着实让他恼火不已虽说心中也知晓这事儿跟老大和老二没什么关系但一开口总是管不住嘴免不得要骂上两句好在魏慕华兄弟几个早就将自己的傲娇爹爹了解透彻了从来没将他的气话放在心上要不然就凭着逍遥王这暴躁性子王府中的三个臭小子还不得心碎成渣渣嘿你骂任你骂听得进去算我输爹爹老三还在前院跪着呢碍于逍遥王一直开口赶人魏慕华兄弟俩也不好再久待但在离开之前还是壮着胆提起了魏倾华老三今日这件事儿确实是大错特错该罚但眼下这雨下得太大了儿子怕你怕什么怕他会被雨淋死吗还是怕他会被雷劈死逍遥王冷冷瞟了魏慕华一眼如山重的压迫力便朝魏慕华袭来你要记住老三他今年才七岁这么小的年纪就敢做出这样大胆的事儿你当怕他不记教训才对爹爹说得是魏慕华垂下头顺着逍遥王的毛捋才七岁就这样胆大妄为可还得了皇伯伯和爹爹罚得好就该这样给他一些教训言毕见逍遥王的脸色好看了一些又道但是爹爹老三身上还有伤呢儿子方才路过前院时发现老三伤得不轻连门牙都没了眼下雨这样大若是再着了风寒感染了伤口岂不是得不偿失一旦他倒下了咱们免不得就得给他请大夫让他好生养着以免小小年纪的就落下什么病根毁了他的一生说着又试探道偏偏老三正是对是非黑白懵懂的年纪这个时候若是再让人格外去伺候他难免会让他误以为犯了错只要生病就能躲过去魏慕华和魏思华兄弟俩全程目睹切也挺心酸。
  们知道魏家能有女儿容易而次也确实魏倾华做得对。
  因此管逍遥王有什么反应说出多厉害气话们都能理解。
  但……当们存在?就夸张?
  兄弟俩站在间屋子里就算没有两时辰也有半时辰呀!
  来时候还逍遥王自己让们站到旁去呢。
  骂骂咧咧话也听鬼哭狼嚎模样儿也看。
  耳朵和眼睛没处干净。
  怎么到最后们俩倒像突然冒出来样?
  暖宝刚出生那会儿们还说逍遥王府儿子要从小草变成草根根。
  现在看来像连草根根都啊!
  们根本就空气?
  “还杵着做什么!嫌天色够晚?”逍遥王看着动动魏慕华和魏思华又来脾气。
  最在意自己在儿子面前威严向来秉着严父才能出孝子教育理念。
  么多年来即便对逍遥王妃柔情似水但却从会对儿子流露出半分温柔。
  就更别提在们面前露出自己软弱面。
  如今当着两儿子面破防哭得跟傻子似着实让恼火已。
  虽说心中也知晓事儿跟老大和老二没什么关系。
  但开口总管住嘴免得要骂上两句。
  在魏慕华兄弟几早就将自己傲娇爹爹解透彻从来没将气话放在心上。
  要然就凭着逍遥王暴躁性子王府中三臭小子还得心碎成渣渣?
  嘿骂任骂听得进去算输!
  “爹爹?老三还在前院跪着呢。”
  碍于逍遥王直开口赶魏慕华兄弟俩也再久待。
  但在离开之前还壮着胆提起魏倾华:“老三今日件事儿确实大错特错该罚!
  但眼下雨下得太大儿子怕……”
  “怕什么?怕会被雨淋死?还怕会被雷劈死?”
  逍遥王冷冷瞟魏慕华眼如山重压迫力便朝魏慕华袭来:“要记住老三今年才七岁!
  么小年纪就敢做出样大胆事儿当怕记教训才对!”
  “爹爹说得!”
  魏慕华垂下头顺着逍遥王毛捋:“才七岁就样胆大妄为可还得?
  皇伯伯和爹爹罚得就该样给些教训!”
  言毕见逍遥王脸色看些又道:“但爹爹老三身上还有伤呢。
  儿子方才路过前院时发现老三伤得轻连门牙都没。
  眼下雨样大若再着风寒感染伤口岂得偿失?
  旦倒下咱们免得就得给请大夫让生养着以免小小年纪就落下什么病根毁生。”
  说着又试探道:“偏偏老三正对非黑白懵懂年纪……
  时候若再让格外去伺候难免会让误以为犯错只要生病就能躲过去……”
魏慕华和魏思华兄弟俩,全程目睹了这一切,也挺心酸的。
  他们知道魏家能有个女儿不容易,而这一次,也确实是魏倾华做得不对。
  因此,不管逍遥王有什么反应,说出多厉害的气话,他们都能理解。
  但是……当他们不存在?这就夸张了吧?
  兄弟俩站在这间屋子里,就算没有两个时辰,也有一个半时辰呀!
  来的时候,还是逍遥王自己让他们站到一旁去的呢。
  这骂骂咧咧的话也听了,鬼哭狼嚎的模样儿也看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