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神异的双眼

下载免费读
从刚才柳盈盈的反应来看,他看到的绝对是真实的。
  天有异象,必出妖孽。
  李墨想起师父说过的那句话,后背升起一股寒意。遭雷劈而不死,这本身就是个奇迹,眼睛又发生某种不为人知的神异变化,这不是妖孽是什么?
  护士姐姐给他点滴加了点料,几分钟后身上的瘙痒慢慢减弱,整个人轻松很多。
  透过窗帘缝隙看到外面天色已晚,也不知道自己昏迷多久了。正无聊透顶时,柳盈盈提着外卖走进来。
  “流氓。”
  “赖皮。”
  两人同时喊了句,然后盈盈就先忍不住捂嘴笑起来,脸上出现一丝淡淡的红晕。
  “记住了,你欠我一个香吻。”
  “不好意思,你猜错了。”柳盈盈眉毛一扬,把外卖放在床头柜上,“点了你最爱吃的,宫廷记的五香猪头肉和老味牛肉,还有一份白粥。”
  “还是你最懂我,等你以后嫁人了,我该怎么办呐?”
  “嘴贫。”柳盈盈右手食指点点他脑袋,“你昏迷一天时间,医生说最好再住院观察三天。我爸已经替你请好假,所以就安心在这待着。”
  李墨吃饱喝足,不知道是后遗症的原因还是点滴里有镇静作用,他没坚持一会儿就沉沉睡过去。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盈盈已经离开,床头柜有一套灰色内衣,上面有个纸条,一手漂亮的正楷字,是盈盈所留。
  “干净的,记得换。”
  李墨内心升起一股暖流,他和盈盈从幼儿园就相识,一起玩,一起长大,后来还拜了柳川庆为师。
  这关系绝对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一觉醒来精神格外好,身上也不再痒。他拿起干净的内衣走进卫生间,脱掉病号服露出精壮的上半身。
  由于常年习武,他的身材比起同龄人要显得高大壮实,身上的肌肉菱角分明,线条感十足。此刻,镜子中看到上身多了很多条浅粉色的印痕,犹如闪电一般从左胸起点朝小腹扩散延伸,让他多了几分妖异之感。
  “传说中的闪电之吻。”李墨喃喃自语,仔细观察还挺好看的。
  对着镜子,他盯着自己的的眼睛,那种清凉气流又出现了,瞳孔在收缩,中心好像有一个金色亮点一闪而逝。
  眼前一切开始变化,镜子透射出一缕清光,视线变得有穿透力,穿过镜子看到后面的墙体,渗透进五厘米后就无法再深入。
  一步步后退,退至洗手间外面五米时,李墨对镜子失去感应,眼前回复正常。
  双眼能力是有极限的。
  李墨又尝试不同的物品,情况大致相同,最终他得出结论,感应物品距离不能超过五米,否则透视能力将消失。
  他拥有了一双神异的双眼,说出去谁能信呢。
从刚才柳盈盈的反应来看他看到的绝对是真实的天有异象必出妖孽李墨想起师父说过的那句话后背升起一股寒意遭雷劈而不死这本身就是个奇迹眼睛又发生某种不为人知的神异变化这不是妖孽是什么护士姐姐给他点滴加了点料几分钟后身上的瘙痒慢慢减弱整个人轻松很多透过窗帘缝隙看到外面天色已晚也不知道自己昏迷多久了正无聊透顶时柳盈盈提着外卖走进来流氓赖皮两人同时喊了句然后盈盈就先忍不住捂嘴笑起来脸上出现一丝淡淡的红晕记住了你欠我一个香吻不好意思你猜错了柳盈盈眉毛一扬把外卖放在床头柜上点了你最爱吃的宫廷记的五香猪头肉和老味牛肉还有一份白粥还是你最懂我等你以后嫁人了我该怎么办呐嘴贫柳盈盈右手食指点点他脑袋你昏迷一天时间医生说最好再住院观察三天我爸已经替你请好假所以就安心在这待着李墨吃饱喝足不知道是后遗症的原因还是点滴里有镇静作用他没坚持一会儿就沉沉睡过去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盈盈已经离开床头柜有一套灰色内衣上面有个纸条一手漂亮的正楷字是盈盈所留干净的记得换李墨内心升起一股暖流他和盈盈从幼儿园就相识一起玩一起长大后来还拜了柳川庆为师这关系绝对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一觉醒来精神格外好身上也不再痒他拿起干净的内衣走进卫生间脱掉病号服露出精壮的上半身由于常年习武他的身材比起同龄人要显得高大壮实身上的肌肉菱角分明线条感十足此刻镜子中看到上身多了很多条浅粉色的印痕犹如闪电一般从左胸起点朝小腹扩散延伸让他多了几分妖异之感传说中的闪电之吻李墨喃喃自语仔细观察还挺好看的对着镜子他盯着自己的的眼睛那种清凉气流又出现了瞳孔在收缩中心好像有一个金色亮点一闪而逝眼前一切开始变化镜子透射出一缕清光视线变得有穿透力穿过镜子看到后面的墙体渗透进五厘米后就无法再深入一步步后退退至洗手间外面五米时李墨对镜子失去感应眼前回复正常双眼能力是有极限的李墨又尝试不同的物品情况大致相同最终他得出结论感应物品距离不能超过五米否则透视能力将消失他拥有了一双神异的双眼说出去谁能信呢小墨柳川庆拎着保温瓶走进病房师父我换个衣服李墨七手八脚的换身内衣原来的直接扔到垃圾桶里然后走出卫生间师父等会能不能和医生说下我想出院这里离城隍庙也不远万一有事可以随时赶过来这样我不会闷得慌你也不必来回跑你先吃我去问问下午两点左右李墨和柳川庆回到古韵轩大门玻璃已经换好在店里照看的是位中年美妇气质不错师娘小墨你身体还好吧老柳你也跟着胡闹应该让小墨多住两天院从刚才柳盈盈反应来看看到绝对真实。
  天有异象必出妖孽。
  李墨想起师父说过那句话后背升起股寒意。遭雷劈而死本身就奇迹眼睛又发生某种为知神异变化妖孽什么?
  护士姐姐给点滴加点料几分钟后身上瘙痒慢慢减弱整轻松很多。
  透过窗帘缝隙看到外面天色已晚也知道自己昏迷多久。正无聊透顶时柳盈盈提着外卖走进来。
  “流氓。”
  “赖皮。”
  两同时喊句然后盈盈就先忍住捂嘴笑起来脸上出现丝淡淡红晕。
  “记住欠香吻。”
  “意思猜错。”柳盈盈眉毛扬把外卖放在床头柜上“点最爱吃宫廷记五香猪头肉和老味牛肉还有份白粥。”
  “还最懂等以后嫁该怎么办呐?”
  “嘴贫。”柳盈盈右手食指点点脑袋“昏迷天时间医生说最再住院观察三天。爸已经替请假所以就安心在待着。”
  李墨吃饱喝足知道后遗症原因还点滴里有镇静作用没坚持会儿就沉沉睡过去。
  再次醒来已经第二天中午盈盈已经离开床头柜有套灰色内衣上面有纸条手漂亮正楷字盈盈所留。
  “干净记得换。”
  李墨内心升起股暖流和盈盈从幼儿园就相识起玩起长大后来还拜柳川庆为师。
  关系绝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觉醒来精神格外身上也再痒。拿起干净内衣走进卫生间脱掉病号服露出精壮上半身。
  由于常年习武身材比起同龄要显得高大壮实身上肌肉菱角分明线条感十足。此刻镜子中看到上身多很多条浅粉色印痕犹如闪电般从左胸起点朝小腹扩散延伸让多几分妖异之感。
  “传说中闪电之吻。”李墨喃喃自语仔细观察还挺看。
  对着镜子盯着自己眼睛那种清凉气流又出现瞳孔在收缩中心像有金色亮点闪而逝。
  眼前切开始变化镜子透射出缕清光视线变得有穿透力穿过镜子看到后面墙体渗透进五厘米后就无法再深入。
  步步后退退至洗手间外面五米时李墨对镜子失去感应眼前回复正常。
  双眼能力有极限。
  李墨又尝试同物品情况大致相同最终得出结论感应物品距离能超过五米否则透视能力将消失。
  拥有双神异双眼说出去谁能信呢。
  “小墨。”
  柳川庆拎着保温瓶走进病房。
  “师父换衣服。”李墨七手八脚换身内衣原来直接扔到垃圾桶里然后走出卫生间。
  “师父等会能能和医生说下想出院。里离城隍庙也远万有事可以随时赶过来。样会闷得慌也必来回跑。”
  “先吃去问问。”
  下午两点左右李墨和柳川庆回到古韵轩。大门玻璃已经换在店里照看位中年美妇气质错。
  “师娘。”
  “小墨身体还。老柳也跟着胡闹应该让小墨多住两天院。”
从刚才柳盈盈的反应来看,他看到的绝对是真实的。
  天有异象,必出妖孽。
  李墨想起师父说过的那句话,后背升起一股寒意。遭雷劈而不死,这本身就是个奇迹,眼睛又发生某种不为人知的神异变化,这不是妖孽是什么?
  护士姐姐给他点滴加了点料,几分钟后身上的瘙痒慢慢减弱,整个人轻松很多。
  透过窗帘缝隙看到外面天色已晚,也不知道自己昏迷多久了。正无聊透顶时,柳盈盈提着外卖走进来。
  “流氓。”
  “赖皮。”
  两人同时喊了句,然后盈盈就先忍不住捂嘴笑起来,脸上出现一丝淡淡的红晕。
  “记住了,你欠我一个香吻。”
  “不好意思,你猜错了。”柳盈盈眉毛一扬,把外卖放在床头柜上,“点了你最爱吃的,宫廷记的五香猪头肉和老味牛肉,还有一份白粥。”
  “还是你最懂我,等你以后嫁人了,我该怎么办呐?”
  “嘴贫。”柳盈盈右手食指点点他脑袋,“你昏迷一天时间,医生说最好再住院观察三天。我爸已经替你请好假,所以就安心在这待着。”
  李墨吃饱喝足,不知道是后遗症的原因还是点滴里有镇静作用,他没坚持一会儿就沉沉睡过去。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盈盈已经离开,床头柜有一套灰色内衣,上面有个纸条,一手漂亮的正楷字,是盈盈所留。
  “干净的,记得换。”
  李墨内心升起一股暖流,他和盈盈从幼儿园就相识,一起玩,一起长大,后来还拜了柳川庆为师。
  这关系绝对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一觉醒来精神格外好,身上也不再痒。他拿起干净的内衣走进卫生间,脱掉病号服露出精壮的上半身。
  由于常年习武,他的身材比起同龄人要显得高大壮实,身上的肌肉菱角分明,线条感十足。此刻,镜子中看到上身多了很多条浅粉色的印痕,犹如闪电一般从左胸起点朝小腹扩散延伸,让他多了几分妖异之感。
  “传说中的闪电之吻。”李墨喃喃自语,仔细观察还挺好看的。
  对着镜子,他盯着自己的的眼睛,那种清凉气流又出现了,瞳孔在收缩,中心好像有一个金色亮点一闪而逝。
  眼前一切开始变化,镜子透射出一缕清光,视线变得有穿透力,穿过镜子看到后面的墙体,渗透进五厘米后就无法再深入。
  一步步后退,退至洗手间外面五米时,李墨对镜子失去感应,眼前回复正常。
  双眼能力是有极限的。
  李墨又尝试不同的物品,情况大致相同,最终他得出结论,感应物品距离不能超过五米,否则透视能力将消失。
  他拥有了一双神异的双眼,说出去谁能信呢。
  “小墨。”
  柳川庆拎着保温瓶走进病房。
  “师父,我换个衣服。”李墨七手八脚的换身内衣,原来的直接扔到垃圾桶里,然后走出卫生间。
  “师父,等会能不能和医生说下,我想出院。这里离城隍庙也不远,万一有事可以随时赶过来。这样我不会闷得慌,你也不必来回跑。”
  “你先吃,我去问问。”
  下午两点左右,李墨和柳川庆回到古韵轩。大门玻璃已经换好,在店里照看的是位中年美妇,气质不错。
  “师娘。”
  “小墨,你身体还好吧。老柳,你也跟着胡闹,应该让小墨多住两天院。”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