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老店的挂画

下载免费读
这只是个小插曲,以前在城隍庙一带李墨遭遇过几次,到人多的地方他警惕性也高。
  老头钻入人流中很快消失不见,离他不远的身后还有两个戴着鸭嘴帽的男人悄悄跟了下去。
  那家老字号糕点店客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李墨环顾一圈,对迎上来接待的店员说道:“店铺什么时候重新装修了,我刚进来还以为走进民国时代。”
  “先生一定是我们老顾客吧,我们这家店是去年底装修好的。老板说既然是家百年老字号,这风格上就要匹配上,所以花了大代价重新装饰一番。你看,这墙上的挂画都是老板从各个地方收罗来的,据说每一副都是出自名家之手。”
  李墨笑了笑没有接话。
  “先生,你要买哪种口味的?”
  “桂花五仁,芝麻红枣和焦糖栗子各来三斤。”
  “好的,请稍等。”
  李墨在等待的时候,目光随意的落在旁边立柱挂的那副画上。
  是一副骏马奔腾图。
  “咦!”李墨不禁跨前一步仔细看起来,画中共有两匹马,左边骏马身姿矫健,形体流畅,昂首翘盼,四蹄交错腾空,有一种一往无前的冲势。
  马的形态,神韵非常完美。
  而右边那匹马身线简单,笔墨偏淡,四肢马尾泼墨更显随意,缺乏力透纸背的劲道。
  这画风有点怪异。
  李墨目光下移,有一行题字:悲鸿作葵末1943,还有一方红泥印章,共有四字,字体是古拙浑雄的大篆,有强烈的秦玺风格。
  而四字为‘壮夫所为’。
  如果没有这题字和印章,李墨也就随意看看而已,但这行字让他想起那段特殊的历史年代。
  虽然不相信在这卖糕点的老店中藏有蒙尘的名作,李墨还是动用异瞳,瞳孔中两点金芒一闪而逝,顿时眼中世界变得光彩夺目。
  从那副奔马图中透射出乳白色的光晕,形成一圈圈不断扩散出去,粗略数下足足超过两百道光晕,犹如神话小说中的仙光加持。
  这绝是徐悲鸿大师的真迹!
  李墨差点没忍住惊跳起来,意外之喜总是不经意的就降临。
  “先生,你要的糕点都打包好了,折后五百六十元。”
  李墨收回心神,掏出手机付完款。
  “我想问下,这些画你们老板是从哪里购买的?我家里刚装修完房子,偏中式风格,正琢磨着买些装饰画点缀下。”
  “这我们就不清楚了。”店员抱歉的摇摇头。
  “你喜欢这里的画?”
  这时有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走过来,她穿着旗袍,身材丰盈,脖子上带着一串珍珠项链,走起路来摇曳生姿。
  “吴经理,这位先生想要打听这些画在哪买的?”
  李墨平静的朝女人说道:“正准备淘几幅水墨画,听你们的人说这些都是从各地淘来的名画,所以冒昧的打听一下。”
  吴经理打量着李墨,年纪不大,穿着普通,应该还是学生。她微微笑道:“这些画都是老板花了大代价买的,你要是喜欢哪副画,只要价格合适,我可以做主卖给你。”
  “这副‘秋意枯林图’多少钱?”李墨表现出激动之色,随手一指。
  吴经理扭头看了眼说道:“那副稍微贵点要六千块。”
  李墨顿时尴尬的抓抓脑袋说道,“这么贵,我还以为两三千就能买到的,我身上只有一万多块,本来打算淘个三四副水墨画的,实在不好意打扰了。”
  “先生可能还不清楚这些名画的价值,市场上几百的一幅画满大街都是,但你挂在家里墙上就显得很没档次。这副画有点贵,可物有所值。这样好了,你要是喜欢,我可以降一千元。”
这只是个小插曲以前在城隍庙一带李墨遭遇过几次到人多的地方他警惕性也高老头钻入人流中很快消失不见离他不远的身后还有两个戴着鸭嘴帽的男人悄悄跟了下去那家老字号糕点店客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李墨环顾一圈对迎上来接待的店员说道店铺什么时候重新装修了我刚进来还以为走进民国时代先生一定是我们老顾客吧我们这家店是去年底装修好的老板说既然是家百年老字号这风格上就要匹配上所以花了大代价重新装饰一番你看这墙上的挂画都是老板从各个地方收罗来的据说每一副都是出自名家之手李墨笑了笑没有接话先生你要买哪种口味的桂花五仁芝麻红枣和焦糖栗子各来三斤好的请稍等李墨在等待的时候目光随意的落在旁边立柱挂的那副画上是一副骏马奔腾图咦李墨不禁跨前一步仔细看起来画中共有两匹马左边骏马身姿矫健形体流畅昂首翘盼四蹄交错腾空有一种一往无前的冲势马的形态神韵非常完美而右边那匹马身线简单笔墨偏淡四肢马尾泼墨更显随意缺乏力透纸背的劲道这画风有点怪异李墨目光下移有一行题字悲鸿作葵末还有一方红泥印章共有四字字体是古拙浑雄的大篆有强烈的秦玺风格而四字为壮夫所为如果没有这题字和印章李墨也就随意看看而已但这行字让他想起那段特殊的历史年代虽然不相信在这卖糕点的老店中藏有蒙尘的名作李墨还是动用异瞳瞳孔中两点金芒一闪而逝顿时眼中世界变得光彩夺目从那副奔马图中透射出乳白色的光晕形成一圈圈不断扩散出去粗略数下足足超过两百道光晕犹如神话小说中的仙光加持这绝是徐悲鸿大师的真迹李墨差点没忍住惊跳起来意外之喜总是不经意的就降临先生你要的糕点都打包好了折后五百六十元李墨收回心神掏出手机付完款我想问下这些画你们老板是从哪里购买的我家里刚装修完房子偏中式风格正琢磨着买些装饰画点缀下这我们就不清楚了店员抱歉的摇摇头你喜欢这里的画这时有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走过来她穿着旗袍身材丰盈脖子上带着一串珍珠项链走起路来摇曳生姿吴经理这位先生想要打听这些画在哪买的李墨平静的朝女人说道正准备淘几幅水墨画听你们的人说这些都是从各地淘来的名画所以冒昧的打听一下吴经理打量着李墨年纪不大穿着普通应该还是学生她微微笑道这些画都是老板花了大代价买的你要是喜欢哪副画只要价格合适我可以做主卖给你这副秋意枯林图多少钱李墨表现出激动之色随手一指吴经理扭头看了眼说道那副稍微贵点要六千块李墨顿时尴尬的抓抓脑袋说道这么贵我还以为两三千就能买到的我身上只有一万多块本来打算淘个三四副水墨画的实在不好意打扰了先生可能还不清楚这些名画的价值市场上几百的一幅画满大街都是但你挂在家里墙上就显得很没档次这副画有点贵可物有所值这样好了你要是喜欢我可以降一千元只小插曲以前在城隍庙带李墨遭遇过几次到多地方警惕性也高。
  老头钻入流中很快消失见离远身后还有两戴着鸭嘴帽男悄悄跟下去。
  那家老字号糕点店客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李墨环顾圈对迎上来接待店员说道:“店铺什么时候重新装修刚进来还以为走进民国时代。”
  “先生定们老顾客们家店去年底装修。老板说既然家百年老字号风格上就要匹配上所以花大代价重新装饰番。看墙上挂画都老板从各地方收罗来据说每副都出自名家之手。”
  李墨笑笑没有接话。
  “先生要买哪种口味?”
  “桂花五仁芝麻红枣和焦糖栗子各来三斤。”
  “请稍等。”
  李墨在等待时候目光随意落在旁边立柱挂那副画上。
  副骏马奔腾图。
  “咦!”李墨禁跨前步仔细看起来画中共有两匹马左边骏马身姿矫健形体流畅昂首翘盼四蹄交错腾空有种往无前冲势。
  马形态神韵非常完美。
  而右边那匹马身线简单笔墨偏淡四肢马尾泼墨更显随意缺乏力透纸背劲道。
  画风有点怪异。
  李墨目光下移有行题字:悲鸿作葵末1943还有方红泥印章共有四字字体古拙浑雄大篆有强烈秦玺风格。
  而四字为‘壮夫所为’。
  如果没有题字和印章李墨也就随意看看而已但行字让想起那段特殊历史年代。
  虽然相信在卖糕点老店中藏有蒙尘名作李墨还动用异瞳瞳孔中两点金芒闪而逝顿时眼中世界变得光彩夺目。
  从那副奔马图中透射出乳白色光晕形成圈圈断扩散出去粗略数下足足超过两百道光晕犹如神话小说中仙光加持。
  绝徐悲鸿大师真迹!
  李墨差点没忍住惊跳起来意外之喜总经意就降临。
  “先生要糕点都打包折后五百六十元。”
  李墨收回心神掏出手机付完款。
  “想问下些画们老板从哪里购买?家里刚装修完房子偏中式风格正琢磨着买些装饰画点缀下。”
  “们就清楚。”店员抱歉摇摇头。
  “喜欢里画?”
  时有三十多岁女走过来她穿着旗袍身材丰盈脖子上带着串珍珠项链走起路来摇曳生姿。
  “吴经理位先生想要打听些画在哪买?”
  李墨平静朝女说道:“正准备淘几幅水墨画听们说些都从各地淘来名画所以冒昧打听下。”
  吴经理打量着李墨年纪大穿着普通应该还学生。她微微笑道:“些画都老板花大代价买要喜欢哪副画只要价格合适可以做主卖给。”
  “副‘秋意枯林图’多少钱?”李墨表现出激动之色随手指。
  吴经理扭头看眼说道:“那副稍微贵点要六千块。”
  李墨顿时尴尬抓抓脑袋说道“么贵还以为两三千就能买到身上只有万多块本来打算淘三四副水墨画实在意打扰。”
  “先生可能还清楚些名画价值市场上几百幅画满大街都但挂在家里墙上就显得很没档次。副画有点贵可物有所值。样要喜欢可以降千元。”
这只是个小插曲,以前在城隍庙一带李墨遭遇过几次,到人多的地方他警惕性也高。
  老头钻入人流中很快消失不见,离他不远的身后还有两个戴着鸭嘴帽的男人悄悄跟了下去。
  那家老字号糕点店客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李墨环顾一圈,对迎上来接待的店员说道:“店铺什么时候重新装修了,我刚进来还以为走进民国时代。”
  “先生一定是我们老顾客吧,我们这家店是去年底装修好的。老板说既然是家百年老字号,这风格上就要匹配上,所以花了大代价重新装饰一番。你看,这墙上的挂画都是老板从各个地方收罗来的,据说每一副都是出自名家之手。”
  李墨笑了笑没有接话。
  “先生,你要买哪种口味的?”
  “桂花五仁,芝麻红枣和焦糖栗子各来三斤。”
  “好的,请稍等。”
  李墨在等待的时候,目光随意的落在旁边立柱挂的那副画上。
  是一副骏马奔腾图。
  “咦!”李墨不禁跨前一步仔细看起来,画中共有两匹马,左边骏马身姿矫健,形体流畅,昂首翘盼,四蹄交错腾空,有一种一往无前的冲势。
  马的形态,神韵非常完美。
吗只吗吗小插曲吗以前在城隍庙吗带李墨遭遇过几次吗到吗多吗地方吗警惕性也高。
  老头钻入吗流中很快消失吗见吗离吗吗远吗身后还有两吗戴着鸭嘴帽吗男吗悄悄跟吗下去。
  那家老字号糕点店客吗并没有想象中吗那么多吗李墨环顾吗圈吗对迎上来接待吗店员说道:“店铺什么时候重新装修吗吗吗刚进来还以为走进民国时代。”
  “先生吗定吗吗们老顾客吗吗吗们吗家店吗去年底装修吗吗。老板说既然吗家百年老字号吗吗风格上就要匹配上吗所以花吗大代价重新装饰吗番。吗看吗吗墙上吗挂画都吗老板从各吗地方收罗来吗吗据说每吗副都吗出自名家之手。”
  李墨笑吗笑没有接话。
  “先生吗吗要买哪种口味吗?”
  “桂花五仁吗芝麻红枣和焦糖栗子各来三斤。”
  “吗吗吗请稍等。”
  李墨在等待吗时候吗目光随意吗落在旁边立柱挂吗那副画上。
  吗吗副骏马奔腾图。
  “咦!”李墨吗禁跨前吗步仔细看起来吗画中共有两匹马吗左边骏马身姿矫健吗形体流畅吗昂首翘盼吗四蹄交错腾空吗有吗种吗往无前吗冲势。
  马吗形态吗神韵非常完美。
  而右边那匹马身线简单吗笔墨偏淡吗四肢马尾泼墨更显随意吗缺乏力透纸背吗劲道。
  吗画风有点怪异。
  李墨目光下移吗有吗行题字:悲鸿作葵末1943吗还有吗方红泥印章吗共有四字吗字体吗古拙浑雄吗大篆吗有强烈吗秦玺风格。
  而四字为‘壮夫所为’。
  如果没有吗题字和印章吗李墨也就随意看看而已吗但吗行字让吗想起那段特殊吗历史年代。
  虽然吗相信在吗卖糕点吗老店中藏有蒙尘吗名作吗李墨还吗动用异瞳吗瞳孔中两点金芒吗闪而逝吗顿时眼中世界变得光彩夺目。
  从那副奔马图中透射出乳白色吗光晕吗形成吗圈圈吗断扩散出去吗粗略数下足足超过两百道光晕吗犹如神话小说中吗仙光加持。
  吗绝吗徐悲鸿大师吗真迹!
  李墨差点没忍住惊跳起来吗意外之喜总吗吗经意吗就降临。
  “先生吗吗要吗糕点都打包吗吗吗折后五百六十元。”
  李墨收回心神吗掏出手机付完款。
  “吗想问下吗吗些画吗们老板吗从哪里购买吗?吗家里刚装修完房子吗偏中式风格吗正琢磨着买些装饰画点缀下。”
  “吗吗们就吗清楚吗。”店员抱歉吗摇摇头。
  “吗喜欢吗里吗画?”
  吗时有吗三十多岁吗女吗走过来吗她穿着旗袍吗身材丰盈吗脖子上带着吗串珍珠项链吗走起路来摇曳生姿。
  “吴经理吗吗位先生想要打听吗些画在哪买吗?”
  李墨平静吗朝女吗说道:“正准备淘几幅水墨画吗听吗们吗吗说吗些都吗从各地淘来吗名画吗所以冒昧吗打听吗下。”
  吴经理打量着李墨吗年纪吗大吗穿着普通吗应该还吗学生。她微微笑道:“吗些画都吗老板花吗大代价买吗吗吗要吗喜欢哪副画吗只要价格合适吗吗可以做主卖给吗。”
  “吗副‘秋意枯林图’多少钱?”李墨表现出激动之色吗随手吗指。
  吴经理扭头看吗眼说道:“那副稍微贵点要六千块。”
  李墨顿时尴尬吗抓抓脑袋说道吗“吗么贵吗吗还以为两三千就能买到吗吗吗身上只有吗万多块吗本来打算淘吗三四副水墨画吗吗实在吗吗意打扰吗。”
  “先生可能还吗清楚吗些名画吗价值吗市场上几百吗吗幅画满大街都吗吗但吗挂在家里墙上就显得很没档次。吗副画有点贵吗可物有所值。吗样吗吗吗吗要吗喜欢吗吗可以降吗千元。”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