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真迹 双骏图

下载免费读
李墨的确是算准时间压着点到的,一进门就喊到:“糖醋排骨,红烧鱼头,再加一道番茄炒蛋,这香味也只有师娘亲自下厨才能做出来。”
  “你还少说一道菜,你最爱吃的五香猪头肉,那可是你师父一大早排队买回来的。”柳川庆起身走到柜台旁问道:“买的什么,又是拎又是夹的?”
  “都是糕点,有你最爱吃的焦糖栗子,师娘最爱吃的芝麻红枣,还有盈盈爱吃的桂花五仁。”
  “一定又是盈盈指派你去买的,那丫头真是会使唤人。去洗手,等会吃饭。”
  李墨放下糕点,声音压低说道:“师父,我在那家老字号店淘了一副画,有点看不准所以买回来也让你帮忙掌掌眼。”
  虽然心里已经认定这是真迹,但不能表现的太异常,让师父参与进来,如果他鉴定也是徐大师真品,那最多说是运气爆棚。
  “哦。”柳川庆愣了下,昨天出去散散步捡回一个清乾隆粉青釉葫芦瓶真品,今天去西街口买个糕点还能捡回一副真迹?
  李墨轻轻展开那副骏马图,让开身体让师父看个明白。
  柳川庆戴上一副黑框眼镜,拿着专用放大镜慢慢鉴别起来。他越看神色越凝重,最后还多了几分疑惑,眉头紧锁不展。
  “老柳,你在看什么,先来吃饭。”
  “你先吃,我有要事打个电话。”柳川庆拨个号码,很快接通,“徐会长,没打扰你吧?我这边有副徐悲鸿大师的‘双骏图’,有点看不准,所以想请你帮忙鉴别下。”
  “朱会长他们也在,行行,我这就过去。”
  柳川庆挂掉电话,朝李墨一招手笑骂道:“你还有心情吃饭,快跟我去一趟四季茶楼。书画协会的两个副会长都在那喝茶,可能还有其他内行人,正好给这幅画断定下。”
  “师父,吃饱再去也不迟呀。”李墨舔舔手指,屁股挪不开椅子。
  “小子,你心可真大,这要是徐悲鸿大师的真迹,那可价值数千万。”
  李墨跟着柳川庆学的是古玩杂学,对书画算不上精通,所以这价格让他大吃一惊。
  “师母,给我留点回来再吃。”
  四季茶楼就在城隍庙附近,柳川庆是着急上火,李墨就显得淡定很多。师徒俩一个不断催着,一个抱怨还没吃饱。
  到了茶楼,在一位年轻的旗袍服务员带领下到了二楼包间。包间约有三十多平,通过巨大的落地窗能一眼看到不远的庙前广场。里面是复古装修风格,长有三米多的胡桃实木茶台上雕龙起凤,雾气翻腾,环境优雅配上轻柔音乐,这里绝对是呼朋唤友喝茶聊天的好地方。
  包间里有六人,李墨只认识其中一人,正是买走他粉青釉葫芦瓶的那位王老板。
  “柳老板,今天你不会又淘到好东西了吧?”王老板最先起身打招呼,笑容灿烂,双眼快眯成一条线了。
  “不是我,还是小墨。这不,我也拿捏不准,所以就要麻烦书画方面的行家。”
  “老柳,我们都是老相识了,别那么客气。要是真碰到徐悲鸿的真迹,那也是我们的福气。”
  说话的是魔都书画协会副会长徐国明,他已经六十出头,一头灰白短发,身形偏瘦,大概是常年与书画为伍,身上自然有一种儒雅气质。
  “来来,老柳你别站在那墨迹,快把那副双骏图打开。”
  另外一位副会长朱昌吉有点急不可耐,徐悲鸿的名作要是真的,那可价值不菲。更名贵的画作也见过不少,但那些基本都是各大博物馆藏品,或者是一些私人收藏。民间仿作无数,真品概率微乎其微。
  一个圆形餐桌清理干净,双骏图徐徐铺开,两匹画风有明显差异的骏马展示在众人面前。
  几人都凑上去围成一圈,一时间惊讶声,疑惑声此起彼伏,十几分钟后众人开始交头接耳发表自己的看法。
李墨的确是算准时间压着点到的一进门就喊到糖醋排骨红烧鱼头再加一道番茄炒蛋这香味也只有师娘亲自下厨才能做出来你还少说一道菜你最爱吃的五香猪头肉那可是你师父一大早排队买回来的柳川庆起身走到柜台旁问道买的什么又是拎又是夹的都是糕点有你最爱吃的焦糖栗子师娘最爱吃的芝麻红枣还有盈盈爱吃的桂花五仁一定又是盈盈指派你去买的那丫头真是会使唤人去洗手等会吃饭李墨放下糕点声音压低说道师父我在那家老字号店淘了一副画有点看不准所以买回来也让你帮忙掌掌眼虽然心里已经认定这是真迹但不能表现的太异常让师父参与进来如果他鉴定也是徐大师真品那最多说是运气爆棚哦柳川庆愣了下昨天出去散散步捡回一个清乾隆粉青釉葫芦瓶真品今天去西街口买个糕点还能捡回一副真迹李墨轻轻展开那副骏马图让开身体让师父看个明白柳川庆戴上一副黑框眼镜拿着专用放大镜慢慢鉴别起来他越看神色越凝重最后还多了几分疑惑眉头紧锁不展老柳你在看什么先来吃饭你先吃我有要事打个电话柳川庆拨个号码很快接通徐会长没打扰你吧我这边有副徐悲鸿大师的双骏图有点看不准所以想请你帮忙鉴别下朱会长他们也在行行我这就过去柳川庆挂掉电话朝李墨一招手笑骂道你还有心情吃饭快跟我去一趟四季茶楼书画协会的两个副会长都在那喝茶可能还有其他内行人正好给这幅画断定下师父吃饱再去也不迟呀李墨舔舔手指屁股挪不开椅子小子你心可真大这要是徐悲鸿大师的真迹那可价值数千万李墨跟着柳川庆学的是古玩杂学对书画算不上精通所以这价格让他大吃一惊师母给我留点回来再吃四季茶楼就在城隍庙附近柳川庆是着急上火李墨就显得淡定很多师徒俩一个不断催着一个抱怨还没吃饱到了茶楼在一位年轻的旗袍服务员带领下到了二楼包间包间约有三十多平通过巨大的落地窗能一眼看到不远的庙前广场里面是复古装修风格长有三米多的胡桃实木茶台上雕龙起凤雾气翻腾环境优雅配上轻柔音乐这里绝对是呼朋唤友喝茶聊天的好地方包间里有六人李墨只认识其中一人正是买走他粉青釉葫芦瓶的那位王老板柳老板今天你不会又淘到好东西了吧王老板最先起身打招呼笑容灿烂双眼快眯成一条线了不是我还是小墨这不我也拿捏不准所以就要麻烦书画方面的行家老柳我们都是老相识了别那么客气要是真碰到徐悲鸿的真迹那也是我们的福气说话的是魔都书画协会副会长徐国明他已经六十出头一头灰白短发身形偏瘦大概是常年与书画为伍身上自然有一种儒雅气质来来老柳你别站在那墨迹快把那副双骏图打开另外一位副会长朱昌吉有点急不可耐徐悲鸿的名作要是真的那可价值不菲更名贵的画作也见过不少但那些基本都是各大博物馆藏品或者是一些私人收藏民间仿作无数真品概率微乎其微一个圆形餐桌清理干净双骏图徐徐铺开两匹画风有明显差异的骏马展示在众人面前几人都凑上去围成一圈一时间惊讶声疑惑声此起彼伏十几分钟后众人开始交头接耳发表自己的看法李墨确算准时间压着点到进门就喊到:“糖醋排骨红烧鱼头再加道番茄炒蛋香味也只有师娘亲自下厨才能做出来。”
  “还少说道菜最爱吃五香猪头肉那可师父大早排队买回来。”柳川庆起身走到柜台旁问道:“买什么又拎又夹?”
  “都糕点有最爱吃焦糖栗子师娘最爱吃芝麻红枣还有盈盈爱吃桂花五仁。”
  “定又盈盈指派去买那丫头真会使唤。去洗手等会吃饭。”
  李墨放下糕点声音压低说道:“师父在那家老字号店淘副画有点看准所以买回来也让帮忙掌掌眼。”
  虽然心里已经认定真迹但能表现太异常让师父参与进来如果鉴定也徐大师真品那最多说运气爆棚。
  “哦。”柳川庆愣下昨天出去散散步捡回清乾隆粉青釉葫芦瓶真品今天去西街口买糕点还能捡回副真迹?
  李墨轻轻展开那副骏马图让开身体让师父看明白。
  柳川庆戴上副黑框眼镜拿着专用放大镜慢慢鉴别起来。越看神色越凝重最后还多几分疑惑眉头紧锁展。
  “老柳在看什么先来吃饭。”
  “先吃有要事打电话。”柳川庆拨号码很快接通“徐会长没打扰?边有副徐悲鸿大师‘双骏图’有点看准所以想请帮忙鉴别下。”
  “朱会长们也在行行就过去。”
  柳川庆挂掉电话朝李墨招手笑骂道:“还有心情吃饭快跟去趟四季茶楼。书画协会两副会长都在那喝茶可能还有其内行正给幅画断定下。”
  “师父吃饱再去也迟呀。”李墨舔舔手指屁股挪开椅子。
  “小子心可真大要徐悲鸿大师真迹那可价值数千万。”
  李墨跟着柳川庆学古玩杂学对书画算上精通所以价格让大吃惊。
  “师母给留点回来再吃。”
  四季茶楼就在城隍庙附近柳川庆着急上火李墨就显得淡定很多。师徒俩断催着抱怨还没吃饱。
  到茶楼在位年轻旗袍服务员带领下到二楼包间。包间约有三十多平通过巨大落地窗能眼看到远庙前广场。里面复古装修风格长有三米多胡桃实木茶台上雕龙起凤雾气翻腾环境优雅配上轻柔音乐里绝对呼朋唤友喝茶聊天地方。
  包间里有六李墨只认识其中正买走粉青釉葫芦瓶那位王老板。
  “柳老板今天会又淘到东西?”王老板最先起身打招呼笑容灿烂双眼快眯成条线。
  “还小墨。也拿捏准所以就要麻烦书画方面行家。”
  “老柳们都老相识别那么客气。要真碰到徐悲鸿真迹那也们福气。”
  说话魔都书画协会副会长徐国明已经六十出头头灰白短发身形偏瘦大概常年与书画为伍身上自然有种儒雅气质。
  “来来老柳别站在那墨迹快把那副双骏图打开。”
  另外位副会长朱昌吉有点急可耐徐悲鸿名作要真那可价值菲。更名贵画作也见过少但那些基本都各大博物馆藏品或者些私收藏。民间仿作无数真品概率微乎其微。
  圆形餐桌清理干净双骏图徐徐铺开两匹画风有明显差异骏马展示在众面前。
  几都凑上去围成圈时间惊讶声疑惑声此起彼伏十几分钟后众开始交头接耳发表自己看法。
李墨的确是算准时间压着点到的,一进门就喊到:“糖醋排骨,红烧鱼头,再加一道番茄炒蛋,这香味也只有师娘亲自下厨才能做出来。”
  “你还少说一道菜,你最爱吃的五香猪头肉,那可是你师父一大早排队买回来的。”柳川庆起身走到柜台旁问道:“买的什么,又是拎又是夹的?”
  “都是糕点,有你最爱吃的焦糖栗子,师娘最爱吃的芝麻红枣,还有盈盈爱吃的桂花五仁。”
  “一定又是盈盈指派你去买的,那丫头真是会使唤人。去洗手,等会吃饭。”
  李墨放下糕点,声音压低说道:“师父,我在那家老字号店淘了一副画,有点看不准所以买回来也让你帮忙掌掌眼。”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