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三千六百万

下载免费读
李墨不认识他,但柳川庆很熟悉,他较忙介绍道:“小墨,这位是魔都金保利拍卖行的顾总,对古董鉴定也是颇有权威的,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多向顾总请教。”
  “顾总你好。”李墨十分谦逊,这样的人手里资源极广,打好关系的话今后再有好东西完全可以托付给他们拍卖行去操作,也能利益最大化。
  “要说鉴宝本事我远不及你老柳,不过要说做生意,你骑马也追不上我。”顾总笑着看向李墨,“京都那位大收藏家一直在委托我,遇到好的字画可以第一时间联系他。你要是出手,我可以保证市场最高价。”
  可真是羡慕死在场所有人,年纪轻轻转眼就能拥有数千万身家,他们在这个年纪还是个小白。
  “不瞒诸位前辈,我的理想是价值过亿的古董或者世上独一无二的孤品我才会考虑收藏。再说目前我也没那个条件去收藏,这副徐悲鸿大师的真迹双骏图准备出手。”
  “哈哈,看来今天中午有人请客了。”
  包间里气氛立刻热烈起来。
  “昨天我刚从小墨手中买了那件清乾隆粉青釉刻缠枝莲纹葫芦瓶,今天这小子居然又扔出个大炸弹。”王老板拍拍柳川庆肩头笑着说道,“老柳,我感觉你可以考虑退休,游玩全世界了。”
  “小辈运气好,可不能这么夸他,这小子会骄傲的。今天中午对面的聚贤楼,大家可不要替他省钱。”
  “小墨,这副双骏图你花了多少钱淘到的?”徐会长好奇的问道,对于捡漏这种事,一向是古玩界的美谈,更何况李墨两天捡了两次漏,这简直是福星高照,好运加持。
  “一万二买了三幅画,其余两幅都是幌子。”
  李墨深得捡漏精髓。
  中午一顿饭后,李墨给众人留下深刻印象。金保利的顾总办事效率惊人的快,分开前告诉李墨,京都的那位大收藏家已经派专人乘坐飞机前来魔都,大约晚上六点左右见面。
  回古韵轩路上,李墨夹着双骏图显得很轻松,柳川庆却左盼右顾,神色紧绷,身上揣着三四千万的名画,他怎么也无法淡定。
  “师父,顾总这人怎么样?”
  “口碑不错,人脉很强,就你这笔生意一旦谈成,他作为牵线人至少能拿到五十万的报酬。此人值得深交,你以后有机会多和他接触接触。”
  “师父你说我算不算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小墨,财富可以让人迷茫,可以让人堕落,可以让人失去自我。你虽然很年轻,但师父相信你能保持住本心。”柳川庆语气充满担忧,李墨才十八岁,比自己女儿还小几个月,撇开那些天生的富二代,富三代等,在同龄中他可以说是首屈一指。
  “师父,你要相信自己的眼光。”
  柳川庆哈哈大笑起来,搂着他的脖子说道:“你小子这是在夸自己呢,还是在夸师父?”
  回到古韵轩,本来还在发牢骚的师母一听李墨淘回来的那副画是真迹,价值三千多万,愣是呆滞了好几分钟才回过神。
  晚上六点多,顾奉先带着三个人来到古韵轩。通过介绍,其中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人是京都那位大收藏家的生活秘书,剩余的两位都是特邀的字画鉴别专家,他们此行目的就是断定真假。
李墨不认识他但柳川庆很熟悉他较忙介绍道小墨这位是魔都金保利拍卖行的顾总对古董鉴定也是颇有权威的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多向顾总请教顾总你好李墨十分谦逊这样的人手里资源极广打好关系的话今后再有好东西完全可以托付给他们拍卖行去操作也能利益最大化要说鉴宝本事我远不及你老柳不过要说做生意你骑马也追不上我顾总笑着看向李墨京都那位大收藏家一直在委托我遇到好的字画可以第一时间联系他你要是出手我可以保证市场最高价可真是羡慕死在场所有人年纪轻轻转眼就能拥有数千万身家他们在这个年纪还是个小白不瞒诸位前辈我的理想是价值过亿的古董或者世上独一无二的孤品我才会考虑收藏再说目前我也没那个条件去收藏这副徐悲鸿大师的真迹双骏图准备出手哈哈看来今天中午有人请客了包间里气氛立刻热烈起来昨天我刚从小墨手中买了那件清乾隆粉青釉刻缠枝莲纹葫芦瓶今天这小子居然又扔出个大炸弹王老板拍拍柳川庆肩头笑着说道老柳我感觉你可以考虑退休游玩全世界了小辈运气好可不能这么夸他这小子会骄傲的今天中午对面的聚贤楼大家可不要替他省钱小墨这副双骏图你花了多少钱淘到的徐会长好奇的问道对于捡漏这种事一向是古玩界的美谈更何况李墨两天捡了两次漏这简直是福星高照好运加持一万二买了三幅画其余两幅都是幌子李墨深得捡漏精髓中午一顿饭后李墨给众人留下深刻印象金保利的顾总办事效率惊人的快分开前告诉李墨京都的那位大收藏家已经派专人乘坐飞机前来魔都大约晚上六点左右见面回古韵轩路上李墨夹着双骏图显得很轻松柳川庆却左盼右顾神色紧绷身上揣着三四千万的名画他怎么也无法淡定师父顾总这人怎么样口碑不错人脉很强就你这笔生意一旦谈成他作为牵线人至少能拿到五十万的报酬此人值得深交你以后有机会多和他接触接触师父你说我算不算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小墨财富可以让人迷茫可以让人堕落可以让人失去自我你虽然很年轻但师父相信你能保持住本心柳川庆语气充满担忧李墨才十八岁比自己女儿还小几个月撇开那些天生的富二代富三代等在同龄中他可以说是首屈一指师父你要相信自己的眼光柳川庆哈哈大笑起来搂着他的脖子说道你小子这是在夸自己呢还是在夸师父回到古韵轩本来还在发牢骚的师母一听李墨淘回来的那副画是真迹价值三千多万愣是呆滞了好几分钟才回过神晚上六点多顾奉先带着三个人来到古韵轩通过介绍其中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人是京都那位大收藏家的生活秘书剩余的两位都是特邀的字画鉴别专家他们此行目的就是断定真假李墨认识但柳川庆很熟悉较忙介绍道:“小墨位魔都金保利拍卖行顾总对古董鉴定也颇有权威以后有机会定要多向顾总请教。”
  “顾总。”李墨十分谦逊样手里资源极广打关系话今后再有东西完全可以托付给们拍卖行去操作也能利益最大化。
  “要说鉴宝本事远及老柳过要说做生意骑马也追上。”顾总笑着看向李墨“京都那位大收藏家直在委托遇到字画可以第时间联系。要出手可以保证市场最高价。”
  可真羡慕死在场所有年纪轻轻转眼就能拥有数千万身家们在年纪还小白。
  “瞒诸位前辈理想价值过亿古董或者世上独无二孤品才会考虑收藏。再说目前也没那条件去收藏副徐悲鸿大师真迹双骏图准备出手。”
  “哈哈看来今天中午有请客。”
  包间里气氛立刻热烈起来。
  “昨天刚从小墨手中买那件清乾隆粉青釉刻缠枝莲纹葫芦瓶今天小子居然又扔出大炸弹。”王老板拍拍柳川庆肩头笑着说道“老柳感觉可以考虑退休游玩全世界。”
  “小辈运气可能么夸小子会骄傲。今天中午对面聚贤楼大家可要替省钱。”
  “小墨副双骏图花多少钱淘到?”徐会长奇问道对于捡漏种事向古玩界美谈更何况李墨两天捡两次漏简直福星高照运加持。
  “万二买三幅画其余两幅都幌子。”
  李墨深得捡漏精髓。
  中午顿饭后李墨给众留下深刻印象。金保利顾总办事效率惊快分开前告诉李墨京都那位大收藏家已经派专乘坐飞机前来魔都大约晚上六点左右见面。
  回古韵轩路上李墨夹着双骏图显得很轻松柳川庆却左盼右顾神色紧绷身上揣着三四千万名画怎么也无法淡定。
  “师父顾总怎么样?”
  “口碑错脉很强就笔生意旦谈成作为牵线至少能拿到五十万报酬。此值得深交以后有机会多和接触接触。”
  “师父说算算大难死必有后福。”
  “小墨财富可以让迷茫可以让堕落可以让失去自。虽然很年轻但师父相信能保持住本心。”柳川庆语气充满担忧李墨才十八岁比自己女儿还小几月撇开那些天生富二代富三代等在同龄中可以说首屈指。
  “师父要相信自己眼光。”
  柳川庆哈哈大笑起来搂着脖子说道:“小子在夸自己呢还在夸师父?”
  回到古韵轩本来还在发牢骚师母听李墨淘回来那副画真迹价值三千多万愣呆滞几分钟才回过神。
  晚上六点多顾奉先带着三来到古韵轩。通过介绍其中位三十多岁女京都那位大收藏家生活秘书剩余两位都特邀字画鉴别专家们此行目就断定真假。
李墨不认识他,但柳川庆很熟悉,他较忙介绍道:“小墨,这位是魔都金保利拍卖行的顾总,对古董鉴定也是颇有权威的,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多向顾总请教。”
  “顾总你好。”李墨十分谦逊,这样的人手里资源极广,打好关系的话今后再有好东西完全可以托付给他们拍卖行去操作,也能利益最大化。
  “要说鉴宝本事我远不及你老柳,不过要说做生意,你骑马也追不上我。”顾总笑着看向李墨,“京都那位大收藏家一直在委托我,遇到好的字画可以第一时间联系他。你要是出手,我可以保证市场最高价。”
  可真是羡慕死在场所有人,年纪轻轻转眼就能拥有数千万身家,他们在这个年纪还是个小白。
  “不瞒诸位前辈,我的理想是价值过亿的古董或者世上独一无二的孤品我才会考虑收藏。再说目前我也没那个条件去收藏,这副徐悲鸿大师的真迹双骏图准备出手。”
  “哈哈,看来今天中午有人请客了。”
  包间里气氛立刻热烈起来。
  “昨天我刚从小墨手中买了那件清乾隆粉青釉刻缠枝莲纹葫芦瓶,今天这小子居然又扔出个大炸弹。”王老板拍拍柳川庆肩头笑着说道,“老柳,我感觉你可以考虑退休,游玩全世界了。”
  “小辈运气好,可不能这么夸他,这小子会骄傲的。今天中午对面的聚贤楼,大家可不要替他省钱。”
  “小墨,这副双骏图你花了多少钱淘到的?”徐会长好奇的问道,对于捡漏这种事,一向是古玩界的美谈,更何况李墨两天捡了两次漏,这简直是福星高照,好运加持。
  “一万二买了三幅画,其余两幅都是幌子。”
  李墨深得捡漏精髓。
  中午一顿饭后,李墨给众人留下深刻印象。金保利的顾总办事效率惊人的快,分开前告诉李墨,京都的那位大收藏家已经派专人乘坐飞机前来魔都,大约晚上六点左右见面。
  回古韵轩路上,李墨夹着双骏图显得很轻松,柳川庆却左盼右顾,神色紧绷,身上揣着三四千万的名画,他怎么也无法淡定。
  “师父,顾总这人怎么样?”
  “口碑不错,人脉很强,就你这笔生意一旦谈成,他作为牵线人至少能拿到五十万的报酬。此人值得深交,你以后有机会多和他接触接触。”
  “师父你说我算不算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小墨,财富可以让人迷茫,可以让人堕落,可以让人失去自我。你虽然很年轻,但师父相信你能保持住本心。”柳川庆语气充满担忧,李墨才十八岁,比自己女儿还小几个月,撇开那些天生的富二代,富三代等,在同龄中他可以说是首屈一指。
  “师父,你要相信自己的眼光。”
  柳川庆哈哈大笑起来,搂着他的脖子说道:“你小子这是在夸自己呢,还是在夸师父?”
  回到古韵轩,本来还在发牢骚的师母一听李墨淘回来的那副画是真迹,价值三千多万,愣是呆滞了好几分钟才回过神。
  晚上六点多,顾奉先带着三个人来到古韵轩。通过介绍,其中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人是京都那位大收藏家的生活秘书,剩余的两位都是特邀的字画鉴别专家,他们此行目的就是断定真假。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