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做我男朋友

下载免费读
苏卿再次醒来,太阳已经升起了。
  
  当她看清自己又是在车内醒来,而身边还是那个男人,她有一种恍若做梦的感觉。
  
  宿醉后,头疼的厉害。
  
  有过一次,苏卿也没有那么慌张与惊讶,很快就平复了心情。
  
  苏卿穿上衣服下了车,四周无人,很是寂静,她找了块石头坐下,目光呆滞地眺望着远方。
  
  苏卿心里很清楚,就算没有苏雪母女的陷害,她跟楚天逸也不会长久。
  
  她昨晚才知道楚天逸的野心,那个男人不甘平凡。
  
  若是让楚天逸知道她早就生过孩子,还跟别的男人在车里两次缠绵,恐怕昨晚的话会更难听。
  
  看清楚天逸的嘴脸,苏卿心里竟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她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秘密被楚天逸发现。
  
  也不用背负负罪感了。
  
  只是一想到自己的亲生父亲也算计她,想到一年以来与楚天逸的甜蜜,心里还是会有一点难受。
  
  陆容渊早就醒了,他等苏卿一个人冷静一会儿,这才拿了两瓶水走过去。
  
  “喝点水润润嗓子,昨晚你叫得挺厉害,嗓子应该疼。”
  
  陆容渊一本正经地话让苏卿红了脸。
  
  她还没有喝断片,昨晚还是有记忆的。
  
  苏卿定住心神:“你怎么会在水月酒吧?”
  
  一开口,嗓子确实很不舒服。
  
  她记得她叫了网约车,她现在清醒了,也知道不是这辆车,可她怎么会在他车上?
  
  “这就是缘分。”陆容渊眉梢微扬:“我拉客人去酒吧,正好看到你在酒吧门口,女人,你现在吃了两次,还想赖账?”
  
  苏卿一阵尴尬,差点被水给呛了。
  
  “慢点。”陆容渊连忙替苏卿顺背:“我打你的电话,是空号,我知道你看不起我这个网约车司机,如果你不想看见我,我现在就可以离开,以后绝不会再打扰你。”
  
  又是这种失落的语气。
  
  苏卿不知为什么,她就是无法抵抗男人的这种语气,负罪感满满。
  
  “没有,我没有瞧不起你。”苏卿深吸一口气,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样:“我叫苏卿,你叫什么?”
  
  苏卿早忘记之前缠绵时的话了。
  
  说来还真是匪夷所思,她跟这个男人认识不到两天,竟然在一起两次,还连对方名字是什么都不知道。
  
  陆容渊笑笑,自我介绍道:“陆容渊,一名网约车司机,今年三十岁,无不良嗜好,身体健康,肾功能正常,这点你也亲自验证了。”
  
  “咳咳!”苏卿羞得脸颊泛红。
  
  等等,陆容渊…
  
  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
  
  她之前差点嫁了的陆家大少也叫陆容渊。
  
  不过陆家大少传闻腿瘸毁容,活不了多少年,而眼前的男人,身体健康,那张脸秒杀整个娱乐圈,也只是一名普通的网约车司机。
  
  看来只是同名同姓而已。
  
  陆容渊观察着苏卿的神色:“无兄弟姐妹,本来是要结婚了,为了帮你,现在女方也悔婚了,目前单身。”
  
  陆容渊目光真挚,苏卿抬眸撞进他深邃的眼眸里,心头一震。
  
  苏卿想起楚天逸的变心,目光平静地看着陆容渊:“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
  
  陆容渊一愣,突然笑了:“我不愿意做你男朋友。”
  
  被人拒绝,苏卿有些尴尬,她正要开口,却听陆容渊话锋一转,说:“我要做你的丈夫。”
  
  苏卿瞪大了眼睛:“这是不是太快了?”
  
  她想着就是一步步来,两人已经都在一起两次了,或许可以试着交往。
苏卿再次醒来太阳已经升起了当她看清自己又是在车内醒来而身边还是那个男人她有一种恍若做梦的感觉宿醉后头疼的厉害有过一次苏卿也没有那么慌张与惊讶很快就平复了心情苏卿穿上衣服下了车四周无人很是寂静她找了块石头坐下目光呆滞地眺望着远方苏卿心里很清楚就算没有苏雪母女的陷害她跟楚天逸也不会长久她昨晚才知道楚天逸的野心那个男人不甘平凡若是让楚天逸知道她早就生过孩子还跟别的男人在车里两次缠绵恐怕昨晚的话会更难听看清楚天逸的嘴脸苏卿心里竟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她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秘密被楚天逸发现也不用背负负罪感了只是一想到自己的亲生父亲也算计她想到一年以来与楚天逸的甜蜜心里还是会有一点难受陆容渊早就醒了他等苏卿一个人冷静一会儿这才拿了两瓶水走过去喝点水润润嗓子昨晚你叫得挺厉害嗓子应该疼陆容渊一本正经地话让苏卿红了脸她还没有喝断片昨晚还是有记忆的苏卿定住心神你怎么会在水月酒吧一开口嗓子确实很不舒服她记得她叫了网约车她现在清醒了也知道不是这辆车可她怎么会在他车上这就是缘分陆容渊眉梢微扬我拉客人去酒吧正好看到你在酒吧门口女人你现在吃了两次还想赖账苏卿一阵尴尬差点被水给呛了慢点陆容渊连忙替苏卿顺背我打你的电话是空号我知道你看不起我这个网约车司机如果你不想看见我我现在就可以离开以后绝不会再打扰你又是这种失落的语气苏卿不知为什么她就是无法抵抗男人的这种语气负罪感满满没有我没有瞧不起你苏卿深吸一口气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样我叫苏卿你叫什么苏卿早忘记之前缠绵时的话了说来还真是匪夷所思她跟这个男人认识不到两天竟然在一起两次还连对方名字是什么都不知道陆容渊笑笑自我介绍道陆容渊一名网约车司机今年三十岁无不良嗜好身体健康肾功能正常这点你也亲自验证了咳咳苏卿羞得脸颊泛红等等陆容渊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她之前差点嫁了的陆家大少也叫陆容渊不过陆家大少传闻腿瘸毁容活不了多少年而眼前的男人身体健康那张脸秒杀整个娱乐圈也只是一名普通的网约车司机看来只是同名同姓而已陆容渊观察着苏卿的神色无兄弟姐妹本来是要结婚了为了帮你现在女方也悔婚了目前单身陆容渊目光真挚苏卿抬眸撞进他深邃的眼眸里心头一震苏卿想起楚天逸的变心目光平静地看着陆容渊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陆容渊一愣突然笑了我不愿意做你男朋友被人拒绝苏卿有些尴尬她正要开口却听陆容渊话锋一转说我要做你的丈夫苏卿瞪大了眼睛这是不是太快了她想着就是一步步来两人已经都在一起两次了或许可以试着交往苏卿再次醒来太阳已经升起。
  
  当她看清自己又在车内醒来而身边还那男她有种恍若做梦感觉。
  
  宿醉后头疼厉害。
  
  有过次苏卿也没有那么慌张与惊讶很快就平复心情。
  
  苏卿穿上衣服下车四周无很寂静她找块石头坐下目光呆滞地眺望着远方。
  
  苏卿心里很清楚就算没有苏雪母女陷害她跟楚天逸也会长久。
  
  她昨晚才知道楚天逸野心那男甘平凡。
  
  若让楚天逸知道她早就生过孩子还跟别男在车里两次缠绵恐怕昨晚话会更难听。
  
  看清楚天逸嘴脸苏卿心里竟有种如释重负感觉。
  
  她再也用担心自己秘密被楚天逸发现。
  
  也用背负负罪感。
  
  只想到自己亲生父亲也算计她想到年以来与楚天逸甜蜜心里还会有点难受。
  
  陆容渊早就醒等苏卿冷静会儿才拿两瓶水走过去。
  
  “喝点水润润嗓子昨晚叫得挺厉害嗓子应该疼。”
  
  陆容渊本正经地话让苏卿红脸。
  
  她还没有喝断片昨晚还有记忆。
  
  苏卿定住心神:“怎么会在水月酒?”
  
  开口嗓子确实很舒服。
  
  她记得她叫网约车她现在清醒也知道辆车可她怎么会在车上?
  
  “就缘分。”陆容渊眉梢微扬:“拉客去酒正看到在酒门口女现在吃两次还想赖账?”
  
  苏卿阵尴尬差点被水给呛。
  
  “慢点。”陆容渊连忙替苏卿顺背:“打电话空号知道看起网约车司机如果想看见现在就可以离开以后绝会再打扰。”
  
  又种失落语气。
  
  苏卿知为什么她就无法抵抗男种语气负罪感满满。
  
  “没有没有瞧起。”苏卿深吸口气像做什么决定样:“叫苏卿叫什么?”
  
  苏卿早忘记之前缠绵时话。
  
  说来还真匪夷所思她跟男认识到两天竟然在起两次还连对方名字什么都知道。
  
  陆容渊笑笑自介绍道:“陆容渊名网约车司机今年三十岁无良嗜身体健康肾功能正常点也亲自验证。”
  
  “咳咳!”苏卿羞得脸颊泛红。
  
  等等陆容渊…
  
  名字怎么么熟悉?
  
  她之前差点嫁陆家大少也叫陆容渊。
  
  过陆家大少传闻腿瘸毁容活多少年而眼前男身体健康那张脸秒杀整娱乐圈也只名普通网约车司机。
  
  看来只同名同姓而已。
  
  陆容渊观察着苏卿神色:“无兄弟姐妹本来要结婚为帮现在女方也悔婚目前单身。”
  
  陆容渊目光真挚苏卿抬眸撞进深邃眼眸里心头震。
  
  苏卿想起楚天逸变心目光平静地看着陆容渊:“愿意做男朋友?”
  
  陆容渊愣突然笑:“愿意做男朋友。”
  
  被拒绝苏卿有些尴尬她正要开口却听陆容渊话锋转说:“要做丈夫。”
  
  苏卿瞪大眼睛:“太快?”
  
  她想着就步步来两已经都在起两次或许可以试着交往。
苏卿再次醒来,太阳已经升起了。
  
  当她看清自己又是在车内醒来,而身边还是那个男人,她有一种恍若做梦的感觉。
  
  宿醉后,头疼的厉害。
  
  有过一次,苏卿也没有那么慌张与惊讶,很快就平复了心情。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