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引火烧身

下载免费读
夏冬上前直接连扇了夏雪十几个巴掌。
  
  “啊!啊!”屋内全是苏雪的惨叫声,可没人敢上前一步,更是无人敢出声制止。
  
  付家人看着这情形,也是大气不敢出,生怕殃及池鱼。
  
  “妈,妈,救我!”苏雪哭着求救。
  
  秦素琴都不敢说话,只能看着自己的女儿脸被打得肿成包子,血顺着嘴角不断流出来,鼻孔里也出血。
  
  夏冬下手的力道可不轻。
  
  在他这里,更没有男人不能打女人的说法,老大的命令高于一切。
  
  一共十八个巴掌。
  
  打完,苏雪瘫坐在地上,压根不敢碰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眼里全是畏惧,话都说不清楚:“妈,好疼,脸好疼。”
  
  “小雪。”秦素琴心疼的拥住女儿。
  
  苏雪的两边脸颊肿的很匀称,五指印也很清晰。
  
  苏卿咽了咽口水,连她看着都觉得太惨了。
  
  陆大少果然如传闻中残暴,丝毫不怜香惜玉。
  
  看来传闻中前三任妻子都是被凌虐致死,这传言是真的了。
  
  幸亏她没有嫁过去。
  
  苏卿又哪里认得出眼前的陆容渊是朝夕相处的男友。
  
  只是这声音听着有点熟悉,不过又很快地否定了脑海里的想法。
  
  不过是名字相似而已。
  
  这位陆容渊是个瘸子,坐着轮椅,脸都毁成了那样,又怎么可能呢。
  
  苏卿盯着陆容渊,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传闻中的陆大少。
  
  不知道这张脸没有毁之前,又是什么模样?
  
  陆容渊一副病恹恹的样子,看向苏德安,咳嗽着说:“苏总,可觉得管教的重了?”
  
  “不重不重。”苏德安哪敢流露出不满,在陆容渊面前怂得跟个孙子一样,哪里还有刚才教训苏卿的气势:“我还得多谢陆大少,替我管教不孝女,小雪口无遮拦,也该给个教训。”
  
  “苏总还挺明事理的。”陆容渊语气凉薄,看向苏卿,明知故问道:“这位是?”
  
  “这是我的大女儿,苏卿。”苏德安观察着陆容渊的反应,揣测着对方的心思。
  
  苏德安很聪明,对于苏卿,并没有说太多,并且使劲给苏卿使眼色,让苏卿赶紧离开。
  
  陆家既然退婚了,那就说明是不会再要苏卿,只要将今天应付了,苏付两家的联姻还是可以继续。
  
  苏卿又怎么会让苏德安如愿?
  
  “爸,既然苏付两家联姻,这么大的喜事,可一定要请陆大少来喝一杯喜酒,我虽然没嫁给陆大少,苏陆两家没有结成亲家,可从礼节上,也应该邀请不是?”
夏冬上前直接连扇了夏雪十几个巴掌啊啊屋内全是苏雪的惨叫声可没人敢上前一步更是无人敢出声制止付家人看着这情形也是大气不敢出生怕殃及池鱼妈妈救我苏雪哭着求救秦素琴都不敢说话只能看着自己的女儿脸被打得肿成包子血顺着嘴角不断流出来鼻孔里也出血夏冬下手的力道可不轻在他这里更没有男人不能打女人的说法老大的命令高于一切一共十八个巴掌打完苏雪瘫坐在地上压根不敢碰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眼里全是畏惧话都说不清楚妈好疼脸好疼小雪秦素琴心疼的拥住女儿苏雪的两边脸颊肿的很匀称五指印也很清晰苏卿咽了咽口水连她看着都觉得太惨了陆大少果然如传闻中残暴丝毫不怜香惜玉看来传闻中前三任妻子都是被凌虐致死这传言是真的了幸亏她没有嫁过去苏卿又哪里认得出眼前的陆容渊是朝夕相处的男友只是这声音听着有点熟悉不过又很快地否定了脑海里的想法不过是名字相似而已这位陆容渊是个瘸子坐着轮椅脸都毁成了那样又怎么可能呢苏卿盯着陆容渊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传闻中的陆大少不知道这张脸没有毁之前又是什么模样陆容渊一副病恹恹的样子看向苏德安咳嗽着说苏总可觉得管教的重了不重不重苏德安哪敢流露出不满在陆容渊面前怂得跟个孙子一样哪里还有刚才教训苏卿的气势我还得多谢陆大少替我管教不孝女小雪口无遮拦也该给个教训苏总还挺明事理的陆容渊语气凉薄看向苏卿明知故问道这位是这是我的大女儿苏卿苏德安观察着陆容渊的反应揣测着对方的心思苏德安很聪明对于苏卿并没有说太多并且使劲给苏卿使眼色让苏卿赶紧离开陆家既然退婚了那就说明是不会再要苏卿只要将今天应付了苏付两家的联姻还是可以继续苏卿又怎么会让苏德安如愿爸既然苏付两家联姻这么大的喜事可一定要请陆大少来喝一杯喜酒我虽然没嫁给陆大少苏陆两家没有结成亲家可从礼节上也应该邀请不是苏卿故意这么说的她在赌赌陆大少会为她出面就算她被陆家退婚了她好歹差点进了陆家的门哪怕陆家不要的也不能转眼嫁给一个傻子这不是在打陆家的脸么拿陆家掌权人跟一个傻子相比也是一种侮辱陆容渊微微勾唇这丫头真是聪明苏卿话一出苏德安脸色就变了不等他开口陆容渊嗜血一笑语气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哦苏付两家联姻什么时候的事漫不经心的语气让苏德安与付振后背发凉付振满脸堆着笑这还没定只是随口说说闲聊而已当不得真付振也不想得罪陆容渊苏雪都被打得脸肿成猪样子他哪还敢再跟苏家扯上关系自找麻烦一听这话苏德安就知道联姻的事没戏了夏冬上前直接连扇了夏雪十几个巴掌。
  
  “啊!啊!”屋内全是苏雪的惨叫声,可没人敢上前一步,更是无人敢出声制止。
  
  付家人看着这情形,也是大气不敢出,生怕殃及池鱼。
  
  “妈,妈,救我!”苏雪哭着求救。
  
  秦素琴都不敢说话,只能看着自己的女儿脸被打得肿成包子,血顺着嘴角不断流出来,鼻孔里也出血。
  
  夏冬下手的力道可不轻。
  
  在他这里,更没有男人不能打女人的说法,老大的命令高于一切。
  
  一共十八个巴掌。
  
  打完,苏雪瘫坐在地上,压根不敢碰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眼里全是畏惧,话都说不清楚:“妈,好疼,脸好疼。”
  
  “小雪。”秦素琴心疼的拥住女儿。
  
  苏雪的两边脸颊肿的很匀称,五指印也很清晰。
  
  苏卿咽了咽口水,连她看着都觉得太惨了。
  
  陆大少果然如传闻中残暴,丝毫不怜香惜玉。
  
  看来传闻中前三任妻子都是被凌虐致死,这传言是真的了。
  
  幸亏她没有嫁过去。
  
  苏卿又哪里认得出眼前的陆容渊是朝夕相处的男友。
  
  只是这声音听着有点熟悉,不过又很快地否定了脑海里的想法。
  
  不过是名字相似而已。
  
  这位陆容渊是个瘸子,坐着轮椅,脸都毁成了那样,又怎么可能呢。
  
  苏卿盯着陆容渊,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传闻中的陆大少。
  
  不知道这张脸没有毁之前,又是什么模样?
  
  陆容渊一副病恹恹的样子,看向苏德安,咳嗽着说:“苏总,可觉得管教的重了?”
  
  “不重不重。”苏德安哪敢流露出不满,在陆容渊面前怂得跟个孙子一样,哪里还有刚才教训苏卿的气势:“我还得多谢陆大少,替我管教不孝女,小雪口无遮拦,也该给个教训。”
  
  “苏总还挺明事理的。”陆容渊语气凉薄,看向苏卿,明知故问道:“这位是?”
  
  “这是我的大女儿,苏卿。”苏德安观察着陆容渊的反应,揣测着对方的心思。
  
  苏德安很聪明,对于苏卿,并没有说太多,并且使劲给苏卿使眼色,让苏卿赶紧离开。
  
  陆家既然退婚了,那就说明是不会再要苏卿,只要将今天应付了,苏付两家的联姻还是可以继续。
  
  苏卿又怎么会让苏德安如愿?
  
  “爸,既然苏付两家联姻,这么大的喜事,可一定要请陆大少来喝一杯喜酒,我虽然没嫁给陆大少,苏陆两家没有结成亲家,可从礼节上,也应该邀请不是?”
  
  苏卿故意这么说的,她在赌,赌陆大少会为她出面。
  
  就算她被陆家退婚了,她好歹差点进了陆家的门,哪怕陆家不要的,也不能转眼嫁给一个傻子,这不是在打陆家的脸么?
  
  拿陆家掌权人跟一个傻子相比,也是一种侮辱。
  
  陆容渊微微勾唇。
  
  这丫头,真是聪明。
  
  苏卿话一出,苏德安脸色就变了,不等他开口,陆容渊嗜血一笑,语气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哦?苏付两家联姻?什么时候的事?”
  
  漫不经心的语气让苏德安与付振后背发凉。
  
  付振满脸堆着笑:“这还没定,只是随口说说,闲聊而已,当不得真。”
  
  付振也不想得罪陆容渊,苏雪都被打得脸肿成猪样子,他哪还敢再跟苏家扯上关系,自找麻烦。
  
  一听这话,苏德安就知道联姻的事没戏了。
  
夏冬上前直接连扇了夏雪十几个巴掌。
  
  “啊!啊!”屋内全是苏雪的惨叫声,可没人敢上前一步,更是无人敢出声制止。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