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苏卿被掳

下载免费读
秦素琴与苏雪见陆容渊看向苏卿,眼里也涌现一抹得意。
  
  陆容渊一定是来找苏卿算账的。
  
  苏卿逃婚,陆家哪真这么容易放过?
  
  苏卿也被盯得心里发毛,就在所有人以为陆容渊要发难时,陆容渊却收回目光,对苏德安语气淡淡地说:“去书房说吧。”
  
  “好,陆大少,这边请。”苏德安前面领路。
  
  苏卿见人上楼去了书房,暗地里舒了一口气。
  
  苏卿觉得,这个陆大少长得虽然丑,还是瘸子,可人还是不错。
  
  她刚才如此明显的利用,她不信陆大少没有看出来。
  
  苏卿有些惋惜与同情,她听说陆大少在出事之前,长得很好看,拥有一张连女人都嫉妒的脸。
  
  苏雪心有不甘,恶狠狠地瞪着苏卿:“你别以为能搅黄两家的婚事,苏家公司资金紧缺,没有付家帮忙,苏家就等着破产。”
  
  “与我何干?”苏卿冷笑一声:“该担心苏家会不会破产的是你们,而不是我。”
  
  苏雪咬牙:“你也是苏家人,苏卿,苏家倒了,对你也没有好处。”
  
  “苏家不倒,也对我没好处。”苏卿语气淡淡地怼回去:“对了,我提醒你一句,今天你们母女俩把付太太得罪了,听说付太太跟楚天逸的母亲,也就是你的婆婆交好,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这楚太太的位置,能不能坐稳了。”
  
  “你…”苏雪气的脸色铁青,几乎抓狂。
  
  秦素琴冷声道:“苏卿,你别得意太早了,你别忘了,你生的那个野种可还在我手里。”
  
  又拿那个孩子来威胁她。
  
  苏卿眸中光芒一寸寸冷下去。
  
  她不信那个孩子在秦素琴手里,否则不会只是嘴上说说。
  
  苏雪讥讽道:“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做母亲的在外生个野种带回来,你也生个野种…”
  
  “啪!”
  
  苏雪话没说完,脸上被扇了一巴掌。
  
  本来脸就肿了,还疼着,苏卿这一巴掌,无疑就是伤口上撒盐。
  
  苏雪疼的跟杀猪一样惨叫:“苏卿,你这个疯子,你敢打我?”
  
  见苏雪被打,秦素琴那双眼睛里都能射出毒针了:“苏卿,你敢打我女儿。”
  
  秦素琴手扬在空中,却没敢落下去,只因苏卿说了句:“陆大少就在楼上,若是惊动了陆大少,有什么后果不用我说吧。”
  
  秦素琴愣是没敢打下去,整张脸气的一阵青一阵白。
  
  苏卿冷冷一笑,上前两步,以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在秦素琴耳边说道:“我也顺便跟爸好好聊聊秦姨每个月为什么都去一趟南山,去见了什么人,干了什么事。”
  
  见秦素琴眼底划过一抹慌乱,苏卿冷笑着警告道:“你们最好别再打我的主意,也别拿谁威胁我,否则后果自负。”
  
  秦素琴母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苏卿离开。
  
  苏雪气得抓狂,眼底划过一抹阴毒:“妈,我要苏卿不得好死,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你替我教训她,狠狠教训她。”
  
  “你放心,妈一定替你出这口恶气。”秦素琴看着女儿脸都被打肿了,心疼的不行。
  
  苏卿走后不久,陆容渊也离开了。
  
  苏德安脸色煞白的坐在椅子里,耳边还回响着陆容渊走之前的话。
  
  秦素琴端着一杯茶进去:“老苏,这是怎么了?那位陆大少都说什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苏德安回神,擦脸擦额头的冷汗,问:“苏卿呢?”
  
  “走了。”秦素琴冷着脸,添油加醋的说:“苏卿现在翅膀真是硬了,我这个继母也管不了说不得了,刚才还动手打了小雪一巴掌,脸都肿了,都打出血了。”
  
  以秦素琴对苏德安的了解,听到苏雪被打,肯定会很愤怒,教训苏卿。
  
  秦素琴心里冷笑得意着,等着苏德安发怒。
  
  可这次苏德安不仅没有发怒,还警告道:“以后少去招惹苏卿,你跟小雪最近收敛点,看看你们母女今天干的好事,付家的烂摊子,我还不知道怎么收拾。”
  
  苏德安不是傻子,他当然知道平日里秦素琴母女刁难苏卿,只不过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秦素琴一愣:“老苏,你这是怎么了?小雪被打了,她…”
  
  “她也该吃个教训了,还有,你以后就当苏家没苏卿这个人就行了。”苏德安十分不耐烦了。
秦素琴与苏雪见陆容渊看向苏卿眼里也涌现一抹得意陆容渊一定是来找苏卿算账的苏卿逃婚陆家哪真这么容易放过苏卿也被盯得心里发毛就在所有人以为陆容渊要发难时陆容渊却收回目光对苏德安语气淡淡地说去书房说吧好陆大少这边请苏德安前面领路苏卿见人上楼去了书房暗地里舒了一口气苏卿觉得这个陆大少长得虽然丑还是瘸子可人还是不错她刚才如此明显的利用她不信陆大少没有看出来苏卿有些惋惜与同情她听说陆大少在出事之前长得很好看拥有一张连女人都嫉妒的脸苏雪心有不甘恶狠狠地瞪着苏卿你别以为能搅黄两家的婚事苏家公司资金紧缺没有付家帮忙苏家就等着破产与我何干苏卿冷笑一声该担心苏家会不会破产的是你们而不是我苏雪咬牙你也是苏家人苏卿苏家倒了对你也没有好处苏家不倒也对我没好处苏卿语气淡淡地怼回去对了我提醒你一句今天你们母女俩把付太太得罪了听说付太太跟楚天逸的母亲也就是你的婆婆交好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这楚太太的位置能不能坐稳了你苏雪气的脸色铁青几乎抓狂秦素琴冷声道苏卿你别得意太早了你别忘了你生的那个野种可还在我手里又拿那个孩子来威胁她苏卿眸中光芒一寸寸冷下去她不信那个孩子在秦素琴手里否则不会只是嘴上说说苏雪讥讽道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做母亲的在外生个野种带回来你也生个野种啪苏雪话没说完脸上被扇了一巴掌本来脸就肿了还疼着苏卿这一巴掌无疑就是伤口上撒盐苏雪疼的跟杀猪一样惨叫苏卿你这个疯子你敢打我见苏雪被打秦素琴那双眼睛里都能射出毒针了苏卿你敢打我女儿秦素琴手扬在空中却没敢落下去只因苏卿说了句陆大少就在楼上若是惊动了陆大少有什么后果不用我说吧秦素琴愣是没敢打下去整张脸气的一阵青一阵白苏卿冷冷一笑上前两步以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在秦素琴耳边说道我也顺便跟爸好好聊聊秦姨每个月为什么都去一趟南山去见了什么人干了什么事见秦素琴眼底划过一抹慌乱苏卿冷笑着警告道你们最好别再打我的主意也别拿谁威胁我否则后果自负秦素琴母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苏卿离开苏雪气得抓狂眼底划过一抹阴毒妈我要苏卿不得好死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你替我教训她狠狠教训她你放心妈一定替你出这口恶气秦素琴看着女儿脸都被打肿了心疼的不行苏卿走后不久陆容渊也离开了苏德安脸色煞白的坐在椅子里耳边还回响着陆容渊走之前的话秦素琴端着一杯茶进去老苏这是怎么了那位陆大少都说什么了脸色这么难看苏德安回神擦脸擦额头的冷汗问苏卿呢走了秦素琴冷着脸添油加醋的说苏卿现在翅膀真是硬了我这个继母也管不了说不得了刚才还动手打了小雪一巴掌脸都肿了都打出血了以秦素琴对苏德安的了解听到苏雪被打肯定会很愤怒教训苏卿秦素琴心里冷笑得意着等着苏德安发怒可这次苏德安不仅没有发怒还警告道以后少去招惹苏卿你跟小雪最近收敛点看看你们母女今天干的好事付家的烂摊子我还不知道怎么收拾苏德安不是傻子他当然知道平日里秦素琴母女刁难苏卿只不过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秦素琴一愣老苏你这是怎么了小雪被打了她她也该吃个教训了还有你以后就当苏家没苏卿这个人就行了苏德安十分不耐烦了他得罪不起陆家苏卿的婚事他没资格做主这就是陆大少走之前留下的原话离开苏家的苏卿没走多远一辆车子在她身边停下来这正是陆大少的车夏冬从车上下来恭敬地走到苏卿身边苏小姐我们陆大少有请苏卿看了眼车内坐着的陆大少那张狰狞恐怖的脸上根本就看不出喜怒想到自己逃婚的事顿时紧张起来苏卿忐忑的上了车想到苏雪被打成猪头的样子她没敢挨得太近就只占了车内一小块地方跟陆大少拉开距离你很怕我陆容渊淡淡地睨了她一眼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坐过来苏卿强扯出一抹笑我坐这里就好了刚才谢谢陆大少出手帮忙啊陆容渊一把将人给扯入怀中既然要谢那就拿出点诚意来什么苏卿脑袋里一片空白我陆容渊娶了三任妻子你是第一个逃婚的你说这笔账怎么算果然是来算账的苏卿定下心神陆大少这是个误会秦素琴与苏雪见陆容渊看向苏卿眼里也涌现抹得意。
  
  陆容渊定来找苏卿算账。
  
  苏卿逃婚陆家哪真么容易放过?
  
  苏卿也被盯得心里发毛就在所有以为陆容渊要发难时陆容渊却收回目光对苏德安语气淡淡地说:“去书房说。”
  
  “陆大少边请。”苏德安前面领路。
  
  苏卿见上楼去书房暗地里舒口气。
  
  苏卿觉得陆大少长得虽然丑还瘸子可还错。
  
  她刚才如此明显利用她信陆大少没有看出来。
  
  苏卿有些惋惜与同情她听说陆大少在出事之前长得很看拥有张连女都嫉妒脸。
  
  苏雪心有甘恶狠狠地瞪着苏卿:“别以为能搅黄两家婚事苏家公司资金紧缺没有付家帮忙苏家就等着破产。”
  
  “与何干?”苏卿冷笑声:“该担心苏家会会破产们而。”
  
  苏雪咬牙:“也苏家苏卿苏家倒对也没有处。”
  
  “苏家倒也对没处。”苏卿语气淡淡地怼回去:“对提醒句今天们母女俩把付太太得罪听说付太太跟楚天逸母亲也就婆婆交还担心担心楚太太位置能能坐稳。”
  
  “…”苏雪气脸色铁青几乎抓狂。
  
  秦素琴冷声道:“苏卿别得意太早别忘生那野种可还在手里。”
  
  又拿那孩子来威胁她。
  
  苏卿眸中光芒寸寸冷下去。
  
  她信那孩子在秦素琴手里否则会只嘴上说说。
  
  苏雪讥讽道:“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做母亲在外生野种带回来也生野种…”
  
  “啪!”
  
  苏雪话没说完脸上被扇巴掌。
  
  本来脸就肿还疼着苏卿巴掌无疑就伤口上撒盐。
  
  苏雪疼跟杀猪样惨叫:“苏卿疯子敢打?”
  
  见苏雪被打秦素琴那双眼睛里都能射出毒针:“苏卿敢打女儿。”
  
  秦素琴手扬在空中却没敢落下去只因苏卿说句:“陆大少就在楼上若惊动陆大少有什么后果用说。”
  
  秦素琴愣没敢打下去整张脸气阵青阵白。
  
  苏卿冷冷笑上前两步以只有两听到声音在秦素琴耳边说道:“也顺便跟爸聊聊秦姨每月为什么都去趟南山去见什么干什么事。”
  
  见秦素琴眼底划过抹慌乱苏卿冷笑着警告道:“们最别再打主意也别拿谁威胁否则后果自负。”
  
  秦素琴母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苏卿离开。
  
  苏雪气得抓狂眼底划过抹阴毒:“妈要苏卿得死管用什么办法替教训她狠狠教训她。”
  
  “放心妈定替出口恶气。”秦素琴看着女儿脸都被打肿心疼行。
  
  苏卿走后久陆容渊也离开。
  
  苏德安脸色煞白坐在椅子里耳边还回响着陆容渊走之前话。
  
  秦素琴端着杯茶进去:“老苏怎么?那位陆大少都说什么?脸色么难看。”
  
  苏德安回神擦脸擦额头冷汗问:“苏卿呢?”
  
  “走。”秦素琴冷着脸添油加醋说:“苏卿现在翅膀真硬继母也管说得刚才还动手打小雪巴掌脸都肿都打出血。”
  
  以秦素琴对苏德安解听到苏雪被打肯定会很愤怒教训苏卿。
  
  秦素琴心里冷笑得意着等着苏德安发怒。
  
  可次苏德安仅没有发怒还警告道:“以后少去招惹苏卿跟小雪最近收敛点看看们母女今天干事付家烂摊子还知道怎么收拾。”
  
  苏德安傻子当然知道平日里秦素琴母女刁难苏卿只过睁只眼闭只眼罢。
  
  秦素琴愣:“老苏怎么?小雪被打她…”
  
  “她也该吃教训还有以后就当苏家没苏卿就行。”苏德安十分耐烦。
  
  得罪起陆家。
  
  苏卿婚事没资格做主。
  
  就陆大少走之前留下原话。
  
  ……
  
  离开苏家苏卿没走多远辆车子在她身边停下来。
  
  正陆大少车。
  
  夏冬从车上下来恭敬地走到苏卿身边:“苏小姐们陆大少有请。”
  
  苏卿看眼车内坐着陆大少那张狰狞恐怖脸上根本就看出喜怒。
  
  想到自己逃婚事顿时紧张起来。
  
  苏卿忐忑上车想到苏雪被打成猪头样子她没敢挨得太近就只占车内小块地方跟陆大少拉开距离。
  
  “很怕?”陆容渊淡淡地睨她眼拍拍身边位置:“坐过来。”
  
  苏卿强扯出抹笑:“坐里就刚才谢谢陆大少出手帮忙…啊!”
  
  陆容渊把将给扯入怀中:“既然要谢那就拿出点诚意来。”
  
  “什么?”苏卿脑袋里片空白。
  
  “陆容渊娶三任妻子第逃婚说笔账怎么算?”
  
  果然来算账。
  
  苏卿定下心神:“陆大少误会!”
秦素琴与苏雪见陆容渊看向苏卿,眼里也涌现一抹得意。
  
  陆容渊一定是来找苏卿算账的。
  
  苏卿逃婚,陆家哪真这么容易放过?
  
  苏卿也被盯得心里发毛,就在所有人以为陆容渊要发难时,陆容渊却收回目光,对苏德安语气淡淡地说:“去书房说吧。”
  
  “好,陆大少,这边请。”苏德安前面领路。
  
  苏卿见人上楼去了书房,暗地里舒了一口气。
  
  苏卿觉得,这个陆大少长得虽然丑,还是瘸子,可人还是不错。
  
  她刚才如此明显的利用,她不信陆大少没有看出来。
  
  苏卿有些惋惜与同情,她听说陆大少在出事之前,长得很好看,拥有一张连女人都嫉妒的脸。
  
  苏雪心有不甘,恶狠狠地瞪着苏卿:“你别以为能搅黄两家的婚事,苏家公司资金紧缺,没有付家帮忙,苏家就等着破产。”
  
  “与我何干?”苏卿冷笑一声:“该担心苏家会不会破产的是你们,而不是我。”
  
  苏雪咬牙:“你也是苏家人,苏卿,苏家倒了,对你也没有好处。”
  
  “苏家不倒,也对我没好处。”苏卿语气淡淡地怼回去:“对了,我提醒你一句,今天你们母女俩把付太太得罪了,听说付太太跟楚天逸的母亲,也就是你的婆婆交好,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这楚太太的位置,能不能坐稳了。”
  
  “你…”苏雪气的脸色铁青,几乎抓狂。
  
  秦素琴冷声道:“苏卿,你别得意太早了,你别忘了,你生的那个野种可还在我手里。”
  
  又拿那个孩子来威胁她。
  
  苏卿眸中光芒一寸寸冷下去。
  
  她不信那个孩子在秦素琴手里,否则不会只是嘴上说说。
  
  苏雪讥讽道:“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做母亲的在外生个野种带回来,你也生个野种…”
  
  “啪!”
  
  苏雪话没说完,脸上被扇了一巴掌。
  
  本来脸就肿了,还疼着,苏卿这一巴掌,无疑就是伤口上撒盐。
  
  苏雪疼的跟杀猪一样惨叫:“苏卿,你这个疯子,你敢打我?”
  
  见苏雪被打,秦素琴那双眼睛里都能射出毒针了:“苏卿,你敢打我女儿。”
  
  秦素琴手扬在空中,却没敢落下去,只因苏卿说了句:“陆大少就在楼上,若是惊动了陆大少,有什么后果不用我说吧。”
  
  秦素琴愣是没敢打下去,整张脸气的一阵青一阵白。
  
  苏卿冷冷一笑,上前两步,以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在秦素琴耳边说道:“我也顺便跟爸好好聊聊秦姨每个月为什么都去一趟南山,去见了什么人,干了什么事。”
  
  见秦素琴眼底划过一抹慌乱,苏卿冷笑着警告道:“你们最好别再打我的主意,也别拿谁威胁我,否则后果自负。”
  
  秦素琴母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苏卿离开。
  
  苏雪气得抓狂,眼底划过一抹阴毒:“妈,我要苏卿不得好死,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你替我教训她,狠狠教训她。”
  
  “你放心,妈一定替你出这口恶气。”秦素琴看着女儿脸都被打肿了,心疼的不行。
  
  苏卿走后不久,陆容渊也离开了。
  
  苏德安脸色煞白的坐在椅子里,耳边还回响着陆容渊走之前的话。
  
  秦素琴端着一杯茶进去:“老苏,这是怎么了?那位陆大少都说什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苏德安回神,擦脸擦额头的冷汗,问:“苏卿呢?”
  
  “走了。”秦素琴冷着脸,添油加醋的说:“苏卿现在翅膀真是硬了,我这个继母也管不了说不得了,刚才还动手打了小雪一巴掌,脸都肿了,都打出血了。”
  
  以秦素琴对苏德安的了解,听到苏雪被打,肯定会很愤怒,教训苏卿。
  
  秦素琴心里冷笑得意着,等着苏德安发怒。
  
  可这次苏德安不仅没有发怒,还警告道:“以后少去招惹苏卿,你跟小雪最近收敛点,看看你们母女今天干的好事,付家的烂摊子,我还不知道怎么收拾。”
  
  苏德安不是傻子,他当然知道平日里秦素琴母女刁难苏卿,只不过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秦素琴一愣:“老苏,你这是怎么了?小雪被打了,她…”
  
  “她也该吃个教训了,还有,你以后就当苏家没苏卿这个人就行了。”苏德安十分不耐烦了。
  
  他得罪不起陆家。
  
  苏卿的婚事,他没资格做主。
  
  这就是陆大少走之前留下的原话。
  
  ……
  
  离开苏家的苏卿,没走多远,一辆车子在她身边停下来。
  
  这正是陆大少的车。
  
  夏冬从车上下来,恭敬地走到苏卿身边:“苏小姐,我们陆大少有请。”
  
  苏卿看了眼车内坐着的陆大少,那张狰狞恐怖的脸上,根本就看不出喜怒。
  
  想到自己逃婚的事,顿时紧张起来。
  
  苏卿忐忑的上了车,想到苏雪被打成猪头的样子,她没敢挨得太近,就只占了车内一小块地方,跟陆大少拉开距离。
  
  “你很怕我?”陆容渊淡淡地睨了她一眼,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坐过来。”
  
  苏卿强扯出一抹笑:“我坐这里就好了,刚才谢谢陆大少出手帮忙…啊!”
  
  陆容渊一把将人给扯入怀中:“既然要谢,那就拿出点诚意来。”
  
  “什么?”苏卿脑袋里一片空白。
  
  “我陆容渊娶了三任妻子,你是第一个逃婚的,你说这笔账,怎么算?”
  
  果然是来算账的。
  
  苏卿定下心神:“陆大少,这是个误会!”
秦素琴与苏雪见陆容渊看向苏卿吗眼里也涌现吗抹得意。
  
  陆容渊吗定吗来找苏卿算账吗。
  
  苏卿逃婚吗陆家哪真吗么容易放过?
  
  苏卿也被盯得心里发毛吗就在所有吗以为陆容渊要发难时吗陆容渊却收回目光吗对苏德安语气淡淡地说:“去书房说吗。”
  
  “吗吗陆大少吗吗边请。”苏德安前面领路。
  
  苏卿见吗上楼去吗书房吗暗地里舒吗吗口气。
  
  苏卿觉得吗吗吗陆大少长得虽然丑吗还吗瘸子吗可吗还吗吗错。
  
  她刚才如此明显吗利用吗她吗信陆大少没有看出来。
  
  苏卿有些惋惜与同情吗她听说陆大少在出事之前吗长得很吗看吗拥有吗张连女吗都嫉妒吗脸。
  
  苏雪心有吗甘吗恶狠狠地瞪着苏卿:“吗别以为能搅黄两家吗婚事吗苏家公司资金紧缺吗没有付家帮忙吗苏家就等着破产。”
  
  “与吗何干?”苏卿冷笑吗声:“该担心苏家会吗会破产吗吗吗们吗而吗吗吗。”
  
  苏雪咬牙:“吗也吗苏家吗吗苏卿吗苏家倒吗吗对吗也没有吗处。”
  
  “苏家吗倒吗也对吗没吗处。”苏卿语气淡淡地怼回去:“对吗吗吗提醒吗吗句吗今天吗们母女俩把付太太得罪吗吗听说付太太跟楚天逸吗母亲吗也就吗吗吗婆婆交吗吗吗还吗担心担心吗吗楚太太吗位置吗能吗能坐稳吗。”
  
  “吗…”苏雪气吗脸色铁青吗几乎抓狂。
  
  秦素琴冷声道:“苏卿吗吗别得意太早吗吗吗别忘吗吗吗生吗那吗野种可还在吗手里。”
  
  又拿那吗孩子来威胁她。
  
  苏卿眸中光芒吗寸寸冷下去。
  
  她吗信那吗孩子在秦素琴手里吗否则吗会只吗嘴上说说。
  
  苏雪讥讽道:“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吗做母亲吗在外生吗野种带回来吗吗也生吗野种…”
  
  “啪!”
  
  苏雪话没说完吗脸上被扇吗吗巴掌。
  
  本来脸就肿吗吗还疼着吗苏卿吗吗巴掌吗无疑就吗伤口上撒盐。
  
  苏雪疼吗跟杀猪吗样惨叫:“苏卿吗吗吗吗疯子吗吗敢打吗?”
  
  见苏雪被打吗秦素琴那双眼睛里都能射出毒针吗:“苏卿吗吗敢打吗女儿。”
  
  秦素琴手扬在空中吗却没敢落下去吗只因苏卿说吗句:“陆大少就在楼上吗若吗惊动吗陆大少吗有什么后果吗用吗说吗。”
  
  秦素琴愣吗没敢打下去吗整张脸气吗吗阵青吗阵白。
  
  苏卿冷冷吗笑吗上前两步吗以只有两吗吗听到吗声音在秦素琴耳边说道:“吗也顺便跟爸吗吗聊聊秦姨每吗月为什么都去吗趟南山吗去见吗什么吗吗干吗什么事。”
  
  见秦素琴眼底划过吗抹慌乱吗苏卿冷笑着警告道:“吗们最吗别再打吗吗主意吗也别拿谁威胁吗吗否则后果自负。”
  
  秦素琴母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苏卿离开。
  
  苏雪气得抓狂吗眼底划过吗抹阴毒:“妈吗吗要苏卿吗得吗死吗吗管吗用什么办法吗吗替吗教训她吗狠狠教训她。”
  
  “吗放心吗妈吗定替吗出吗口恶气。”秦素琴看着女儿脸都被打肿吗吗心疼吗吗行。
  
  苏卿走后吗久吗陆容渊也离开吗。
  
  苏德安脸色煞白吗坐在椅子里吗耳边还回响着陆容渊走之前吗话。
  
  秦素琴端着吗杯茶进去:“老苏吗吗吗怎么吗?那位陆大少都说什么吗?脸色吗么难看。”
  
  苏德安回神吗擦脸擦额头吗冷汗吗问:“苏卿呢?”
  
  “走吗。”秦素琴冷着脸吗添油加醋吗说:“苏卿现在翅膀真吗硬吗吗吗吗吗继母也管吗吗说吗得吗吗刚才还动手打吗小雪吗巴掌吗脸都肿吗吗都打出血吗。”
  
  以秦素琴对苏德安吗吗解吗听到苏雪被打吗肯定会很愤怒吗教训苏卿。
  
  秦素琴心里冷笑得意着吗等着苏德安发怒。
  
  可吗次苏德安吗仅没有发怒吗还警告道:“以后少去招惹苏卿吗吗跟小雪最近收敛点吗看看吗们母女今天干吗吗事吗付家吗烂摊子吗吗还吗知道怎么收拾。”
  
  苏德安吗吗傻子吗吗当然知道平日里秦素琴母女刁难苏卿吗只吗过吗睁吗只眼闭吗只眼罢吗。
  
  秦素琴吗愣:“老苏吗吗吗吗怎么吗?小雪被打吗吗她…”
  
  “她也该吃吗教训吗吗还有吗吗以后就当苏家没苏卿吗吗吗就行吗。”苏德安十分吗耐烦吗。
  
  吗得罪吗起陆家。
  
  苏卿吗婚事吗吗没资格做主。
  
  吗就吗陆大少走之前留下吗原话。
  
  ……
  
  离开苏家吗苏卿吗没走多远吗吗辆车子在她身边停下来。
  
  吗正吗陆大少吗车。
  
  夏冬从车上下来吗恭敬地走到苏卿身边:“苏小姐吗吗们陆大少有请。”
  
  苏卿看吗眼车内坐着吗陆大少吗那张狰狞恐怖吗脸上吗根本就看吗出喜怒。
  
  想到自己逃婚吗事吗顿时紧张起来。
  
  苏卿忐忑吗上吗车吗想到苏雪被打成猪头吗样子吗她没敢挨得太近吗就只占吗车内吗小块地方吗跟陆大少拉开距离。
  
  “吗很怕吗?”陆容渊淡淡地睨吗她吗眼吗拍吗拍身边吗位置:“坐过来。”
  
  苏卿强扯出吗抹笑:“吗坐吗里就吗吗吗刚才谢谢陆大少出手帮忙…啊!”
  
  陆容渊吗把将吗给扯入怀中:“既然要谢吗那就拿出点诚意来。”
  
  “什么?”苏卿脑袋里吗片空白。
  
  “吗陆容渊娶吗三任妻子吗吗吗第吗吗逃婚吗吗吗说吗笔账吗怎么算?”
  
  果然吗来算账吗。
  
  苏卿定下心神:“陆大少吗吗吗吗误会!”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