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落水

下载免费读
苏卿只挣扎了几下,彻底陷入了昏迷。
  
  捂住她嘴巴的毛巾上有乙醚,致人昏迷。
  
  面包车很快驶出市区,消失在夜色里。
  
  与此同时。
  
  陆家老宅。
  
  陆容渊与万扬正在书房里下棋,眼看着又快输了,万扬使计分散陆容渊的注意力。
  
  “老大,你跟苏小姐进展如何了?”
  
  陆容渊手持白子,气定神闲地在棋盘上落下:“还不错。”
  
  “老大,这苏小姐性子刚烈,你娶这么多任老婆,就这位敢逃婚,要是让她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恐怕不好收场。”万扬自然知道,陆容渊现在瞒着苏卿,也是担心苏卿被陆家那些人给害了。
  
  毕竟陆家掌权人是不能被人捏住软肋。
  
  “我自有分寸。”陆容渊深邃的眼眸微微一眯,再落下一子:“你输了。”
  
  万扬一看棋盘,果然,他满盘皆输。
  
  “老大,你就不能手下留情,放我一马?”万扬无奈苦笑。
  
  “你家里那幅袁松年真迹明天送来。”
  
  万扬后悔啊,他没事找老大下什么棋,完全就是找虐啊。
  
  袁松年的那副山水画,他可是费了不少功夫才弄到手的,这还没捂热,又输出去了。
  
  “愿赌服输。”万扬好奇道:“老大,平常也没见你对山水画感兴趣啊。”
  
  “送给卿卿。”
  
  卿卿二字让万扬又受到一万点暴击。
  
  要不要这么虐狗啊?
  
  这把狗粮宵夜,真香。
  
  “老大,要不再来一局?”万扬收拾好棋盘,还是有点不甘心。
  
  陆容渊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
  
  也不知道苏卿睡下没有,
  
  莫名的,陆容渊心里觉得很慌,拿出手机给苏卿打电话。
  
  电话通了,却没有人接。
  
  陆容渊眉头一皱。
  
  “老大,都这么晚了,苏小姐肯定睡了。”万扬说:“说不定是没听见。”
  
  陆容渊还是再打了一次,这次却直接关机了。
  
  陆容渊倏地一下站起来:“苏卿出事了。”
  
  “老大,怎么了?”万扬一头雾水。
  
  “手机关机了。”
  
  如果苏卿没有睡,肯定会接电话,如果睡下了,那手机又为什么关机?
  
  陆容渊嗅到了危险,立即打了一个电话出去:“夏冬,五分钟之内,查到苏卿的下落。”
  
  万扬一惊。
  
  连锦衣卫都动用了。
  
  看来这次真是出大事了。
  
  不到五分钟,夏冬将苏卿的消息反馈回来。
  
  陆容渊得知苏卿在医院附近被掳走,周身戾气暴涨。
  
  万扬在一旁也听到了电话内容,猜测道:“老大,难道是陆家那些人掳走了苏小姐?以此威胁老大?”
  
  “谁敢伤她一根头发,找死。”
  
  陆容渊神色匆匆的出去了。
  
  万扬愣了一下:“老大这是动真心了。”
  
  他已经许久没看见老大动怒了。
  
  万扬在心里祈祷着,可千万别是陆家那些人,否则以老大的脾气,撕破脸,那之前所做的就前功尽弃了。
  
  ……
  
  郊区海边。
  
  一辆面包车在无人的公路上停了下来。
  
  这正是掳走苏卿的那辆车。
  
  两人将苏卿从车上拽下来,扑面而来的海风让苏卿有所清醒。
苏卿只挣扎了几下彻底陷入了昏迷捂住她嘴巴的毛巾上有乙醚致人昏迷面包车很快驶出市区消失在夜色里与此同时陆家老宅陆容渊与万扬正在书房里下棋眼看着又快输了万扬使计分散陆容渊的注意力老大你跟苏小姐进展如何了陆容渊手持白子气定神闲地在棋盘上落下还不错老大这苏小姐性子刚烈你娶这么多任老婆就这位敢逃婚要是让她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恐怕不好收场万扬自然知道陆容渊现在瞒着苏卿也是担心苏卿被陆家那些人给害了毕竟陆家掌权人是不能被人捏住软肋我自有分寸陆容渊深邃的眼眸微微一眯再落下一子你输了万扬一看棋盘果然他满盘皆输老大你就不能手下留情放我一马万扬无奈苦笑你家里那幅袁松年真迹明天送来万扬后悔啊他没事找老大下什么棋完全就是找虐啊袁松年的那副山水画他可是费了不少功夫才弄到手的这还没捂热又输出去了愿赌服输万扬好奇道老大平常也没见你对山水画感兴趣啊送给卿卿卿卿二字让万扬又受到一万点暴击要不要这么虐狗啊这把狗粮宵夜真香老大要不再来一局万扬收拾好棋盘还是有点不甘心陆容渊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也不知道苏卿睡下没有莫名的陆容渊心里觉得很慌拿出手机给苏卿打电话电话通了却没有人接陆容渊眉头一皱老大都这么晚了苏小姐肯定睡了万扬说说不定是没听见陆容渊还是再打了一次这次却直接关机了陆容渊倏地一下站起来苏卿出事了老大怎么了万扬一头雾水手机关机了如果苏卿没有睡肯定会接电话如果睡下了那手机又为什么关机陆容渊嗅到了危险立即打了一个电话出去夏冬五分钟之内查到苏卿的下落万扬一惊连锦衣卫都动用了看来这次真是出大事了不到五分钟夏冬将苏卿的消息反馈回来陆容渊得知苏卿在医院附近被掳走周身戾气暴涨万扬在一旁也听到了电话内容猜测道老大难道是陆家那些人掳走了苏小姐以此威胁老大谁敢伤她一根头发找死陆容渊神色匆匆的出去了万扬愣了一下老大这是动真心了他已经许久没看见老大动怒了万扬在心里祈祷着可千万别是陆家那些人否则以老大的脾气撕破脸那之前所做的就前功尽弃了郊区海边一辆面包车在无人的公路上停了下来这正是掳走苏卿的那辆车两人将苏卿从车上拽下来扑面而来的海风让苏卿有所清醒苏卿只挣扎几下彻底陷入昏迷。
  
  捂住她嘴巴毛巾上有乙醚致昏迷。
  
  面包车很快驶出市区消失在夜色里。
  
  与此同时。
  
  陆家老宅。
  
  陆容渊与万扬正在书房里下棋眼看着又快输万扬使计分散陆容渊注意力。
  
  “老大跟苏小姐进展如何?”
  
  陆容渊手持白子气定神闲地在棋盘上落下:“还错。”
  
  “老大苏小姐性子刚烈娶么多任老婆就位敢逃婚要让她知道真实身份恐怕收场。”万扬自然知道陆容渊现在瞒着苏卿也担心苏卿被陆家那些给害。
  
  毕竟陆家掌权能被捏住软肋。
  
  “自有分寸。”陆容渊深邃眼眸微微眯再落下子:“输。”
  
  万扬看棋盘果然满盘皆输。
  
  “老大就能手下留情放马?”万扬无奈苦笑。
  
  “家里那幅袁松年真迹明天送来。”
  
  万扬后悔啊没事找老大下什么棋完全就找虐啊。
  
  袁松年那副山水画可费少功夫才弄到手还没捂热又输出去。
  
  “愿赌服输。”万扬奇道:“老大平常也没见对山水画感兴趣啊。”
  
  “送给卿卿。”
  
  卿卿二字让万扬又受到万点暴击。
  
  要要么虐狗啊?
  
  把狗粮宵夜真香。
  
  “老大要再来局?”万扬收拾棋盘还有点甘心。
  
  陆容渊看眼时间已经快十点。
  
  也知道苏卿睡下没有
  
  莫名陆容渊心里觉得很慌拿出手机给苏卿打电话。
  
  电话通却没有接。
  
  陆容渊眉头皱。
  
  “老大都么晚苏小姐肯定睡。”万扬说:“说定没听见。”
  
  陆容渊还再打次次却直接关机。
  
  陆容渊倏地下站起来:“苏卿出事。”
  
  “老大怎么?”万扬头雾水。
  
  “手机关机。”
  
  如果苏卿没有睡肯定会接电话如果睡下那手机又为什么关机?
  
  陆容渊嗅到危险立即打电话出去:“夏冬五分钟之内查到苏卿下落。”
  
  万扬惊。
  
  连锦衣卫都动用。
  
  看来次真出大事。
  
  到五分钟夏冬将苏卿消息反馈回来。
  
  陆容渊得知苏卿在医院附近被掳走周身戾气暴涨。
  
  万扬在旁也听到电话内容猜测道:“老大难道陆家那些掳走苏小姐?以此威胁老大?”
  
  “谁敢伤她根头发找死。”
  
  陆容渊神色匆匆出去。
  
  万扬愣下:“老大动真心。”
  
  已经许久没看见老大动怒。
  
  万扬在心里祈祷着可千万别陆家那些否则以老大脾气撕破脸那之前所做就前功尽弃。
  
  ……
  
  郊区海边。
  
  辆面包车在无公路上停下来。
  
  正掳走苏卿那辆车。
  
  两将苏卿从车上拽下来扑面而来海风让苏卿有所清醒。
苏卿只挣扎了几下,彻底陷入了昏迷。
  
  捂住她嘴巴的毛巾上有乙醚,致人昏迷。
  
  面包车很快驶出市区,消失在夜色里。
  
  与此同时。
  
  陆家老宅。
  
  陆容渊与万扬正在书房里下棋,眼看着又快输了,万扬使计分散陆容渊的注意力。
  
  “老大,你跟苏小姐进展如何了?”
  
  陆容渊手持白子,气定神闲地在棋盘上落下:“还不错。”
  
  “老大,这苏小姐性子刚烈,你娶这么多任老婆,就这位敢逃婚,要是让她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恐怕不好收场。”万扬自然知道,陆容渊现在瞒着苏卿,也是担心苏卿被陆家那些人给害了。
  
  毕竟陆家掌权人是不能被人捏住软肋。
  
  “我自有分寸。”陆容渊深邃的眼眸微微一眯,再落下一子:“你输了。”
  
  万扬一看棋盘,果然,他满盘皆输。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