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含糖的吻

下载免费读
陆容渊赶到时,正好看见苏卿跳入海中。
  
  那一刻,看着苏卿坠入海中的身影,他脑海里像是有无数个炸药包被点燃,嘭地一声炸开了。
  
  陆容渊毫不犹豫地跟着跳入海中。
  
  紧跟而来的夏冬与万扬心底狠狠震撼。
  
  万扬嘴里囔着:“完了完了,老大彻底沦陷了。”
  
  “老大。”夏冬喊了一声,看了眼汹涌的海水,说着就要跳下去。
  
  万扬拉住他:“你跳下去做什么?老大英雄救美,你添什么乱。”
  
  万扬看了眼落荒而逃的高个子与胖子,冷冷一笑:“那才是你该做的。”
  
  夏冬脸色一冷,捡起地上两枚石子掷出去,击中两人的腿部,两人直接跪了下去。
  
  水中。
  
  陆容渊寻到苏卿的身影,将人拉入怀里。
  
  苏卿已经昏迷过去,陆容渊迅速吻住她的唇,为她渡气,将人带出水面。
  
  夏冬见陆容渊抱着苏卿游出水面,立即过去:“老大。”
  
  “去医院。”陆容渊看了眼昏迷中的苏卿,眼底皆是肃杀。
  
  ……
  
  医院里。
  
  VIP病房。
  
  这一层都被陆容渊给包下来了。
  
  苏卿发烧了,没有生命危险,只是暂时昏迷不醒。
  
  医生的话让陆容渊脸色稍稍缓和了一点,他守在苏卿的病床边,眸光里皆是温柔。
  
  万扬走进来:“老大,夏冬已经审了绑架苏小姐的那两个人,结果却很出人意料。”
  
  陆容渊眸色一冷:“背后之人是谁?”
  
  “不是陆家那些人,而是周家,周雄飞。”万扬也很意外这个结果:“对了,还查到一条让人意想不到的消息,秦素琴竟然是周雄飞的情人,苏小姐被掳,应该跟秦素琴有关,有周雄飞撑腰,也难怪秦素琴如此嚣张。”
  
  陆容渊也很意外,旋即,眉梢冷冷一压:“无论是谁,谁敢伤她,找死。”
  
  “老大,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万扬赶紧劝道:“以陆家的实力,确实能与周家抗衡,可咱们也会损失惨重,动静闹大了,只会让苏小姐陷于更危险的境地。”
  
  周家可是帝京四大家族之一,有着百年底蕴,想要撼动,不太容易。
  
  可,也不是不能。
  
  只是,陆家也会损失惨重。
  
  陆容渊在外散布自己命不久矣的谣言,为的是拔掉陆家的蛀虫。
  
  苏卿的出现本来就是个意外,如果陆容渊为了苏卿再次改变计划,内忧外患,那后果会很麻烦。
  
  陆容渊沉吟片刻,将苏卿的手握在手里,深邃的眸子里划过一抹冷意:“卸了周哲一条腿。”
  
  周哲可是周雄飞最喜欢的小儿子。
  
  “老大,真这么做了,那可就跟周家结下梁子了。”
  
  陆容渊目光冷冽地睨了万扬一眼:“是周家跟我陆容渊结下梁子,一条腿,只是利息。”
  
  万扬知道,这已经是陆容渊最后的让步,否则以陆容渊的性子,怕是真的出人命。
  
  昏迷中的苏卿,并不知道陆容渊冲冠一怒为红颜,为她报了仇。
  
  一条腿只是一点利息。
  
  又怎么能弥补苏卿险些溺水而亡的伤害?
  
  周氏集团短短三个小时内,市值莫名蒸发了一百亿。
  
  苏家。
  
  秦素琴敷着面膜正在等消息,听到电话铃声响起,她欢快地接通。
  
  “雄飞,事办好了没有?苏卿那丫头死了吧。”
  
  “苏卿背后到底有什么人撑腰,我派去的人一个都没有回来,我前脚让人绑了苏卿,后脚周哲就让人卸了一条腿,公司更是遭到多方面攻击,损失掉了一百亿。”
  
  周雄飞在电话那头暴跳如雷,火冒三丈。
  
  秦素琴笑意一僵,吓懵了:“雄飞,怎么会,苏卿哪有什么人撑腰,是不是周哲得罪了什么人?苏卿要真有什么人撑腰,怎么可能会被我赶出去。”
陆容渊赶到时,正好看见苏卿跳入海中。
  
  那一刻,看着苏卿坠入海中的身影,他脑海里像是有无数个炸药包被点燃,嘭地一声炸开了。
  
  陆容渊毫不犹豫地跟着跳入海中。
  
  紧跟而来的夏冬与万扬心底狠狠震撼。
  
  万扬嘴里囔着:“完了完了,老大彻底沦陷了。”
  
  “老大。”夏冬喊了一声,看了眼汹涌的海水,说着就要跳下去。
  
  万扬拉住他:“你跳下去做什么?老大英雄救美,你添什么乱。”
  
  万扬看了眼落荒而逃的高个子与胖子,冷冷一笑:“那才是你该做的。”
  
  夏冬脸色一冷,捡起地上两枚石子掷出去,击中两人的腿部,两人直接跪了下去。
  
  水中。
  
  陆容渊寻到苏卿的身影,将人拉入怀里。
  
  苏卿已经昏迷过去,陆容渊迅速吻住她的唇,为她渡气,将人带出水面。
  
  夏冬见陆容渊抱着苏卿游出水面,立即过去:“老大。”
  
  “去医院。”陆容渊看了眼昏迷中的苏卿,眼底皆是肃杀。
  
  ……
  
  医院里。
  
  VIP病房。
  
  这一层都被陆容渊给包下来了。
  
  苏卿发烧了,没有生命危险,只是暂时昏迷不醒。
  
  医生的话让陆容渊脸色稍稍缓和了一点,他守在苏卿的病床边,眸光里皆是温柔。
  
  万扬走进来:“老大,夏冬已经审了绑架苏小姐的那两个人,结果却很出人意料。”
  
  陆容渊眸色一冷:“背后之人是谁?”
  
  “不是陆家那些人,而是周家,周雄飞。”万扬也很意外这个结果:“对了,还查到一条让人意想不到的消息,秦素琴竟然是周雄飞的情人,苏小姐被掳,应该跟秦素琴有关,有周雄飞撑腰,也难怪秦素琴如此嚣张。”
  
  陆容渊也很意外,旋即,眉梢冷冷一压:“无论是谁,谁敢伤她,找死。”
  
  “老大,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万扬赶紧劝道:“以陆家的实力,确实能与周家抗衡,可咱们也会损失惨重,动静闹大了,只会让苏小姐陷于更危险的境地。”
  
  周家可是帝京四大家族之一,有着百年底蕴,想要撼动,不太容易。
  
  可,也不是不能。
  
  只是,陆家也会损失惨重。
  
  陆容渊在外散布自己命不久矣的谣言,为的是拔掉陆家的蛀虫。
  
  苏卿的出现本来就是个意外,如果陆容渊为了苏卿再次改变计划,内忧外患,那后果会很麻烦。
  
  陆容渊沉吟片刻,将苏卿的手握在手里,深邃的眸子里划过一抹冷意:“卸了周哲一条腿。”
  
  周哲可是周雄飞最喜欢的小儿子。
  
  “老大,真这么做了,那可就跟周家结下梁子了。”
  
  陆容渊目光冷冽地睨了万扬一眼:“是周家跟我陆容渊结下梁子,一条腿,只是利息。”
  
  万扬知道,这已经是陆容渊最后的让步,否则以陆容渊的性子,怕是真的出人命。
  
  昏迷中的苏卿,并不知道陆容渊冲冠一怒为红颜,为她报了仇。
  
  一条腿只是一点利息。
  
  又怎么能弥补苏卿险些溺水而亡的伤害?
  
  周氏集团短短三个小时内,市值莫名蒸发了一百亿。
  
  苏家。
  
  秦素琴敷着面膜正在等消息,听到电话铃声响起,她欢快地接通。
  
  “雄飞,事办好了没有?苏卿那丫头死了吧。”
  
  “苏卿背后到底有什么人撑腰,我派去的人一个都没有回来,我前脚让人绑了苏卿,后脚周哲就让人卸了一条腿,公司更是遭到多方面攻击,损失掉了一百亿。”
  
  周雄飞在电话那头暴跳如雷,火冒三丈。
  
  秦素琴笑意一僵,吓懵了:“雄飞,怎么会,苏卿哪有什么人撑腰,是不是周哲得罪了什么人?苏卿要真有什么人撑腰,怎么可能会被我赶出去。”
  
  周雄飞质问道:“你今天说陆大少去了苏家,是为了什么事?”
  
  “我不知道啊,陆大少跟老苏去书房谈的。”秦素琴忙说:“不过肯定不是陆家给苏卿撑腰,苏卿逃婚,陆大少没有追究已经是万幸了。”
  
  周雄飞沉默了一会儿,他有想过是陆家,可他也知道陆家掌权人命不久矣,几乎不出门不露面,也退了苏家的婚。
  
  一个小小的苏卿,也不足以陆家与周家为敌。
  
  周雄飞这才打电话问秦素琴,苏卿背后是否还有人。
  
  “你最近给我安分点,先别去招惹苏卿,我倒要看看她背后有什么人。”
  
  “好好。”秦素琴哪里还敢再说什么:“雄飞,周哲没什么大事吧,在哪家医院,我过去探望。”
  
  “你去做什么,管好苏雪,让她安分的做她的楚太太。”
  
  周雄飞说完就挂了。
  
  秦素琴脸色很难看,而这时苏雪走进来:“妈,怎么了?周叔叔得手没有?”
  
陆容渊赶到时正看见苏卿跳入海中。
  
  那刻看着苏卿坠入海中身影脑海里像有无数炸药包被点燃嘭地声炸开。
  
  陆容渊毫犹豫地跟着跳入海中。
  
  紧跟而来夏冬与万扬心底狠狠震撼。
  
  万扬嘴里囔着:“完完老大彻底沦陷。”
  
  “老大。”夏冬喊声看眼汹涌海水说着就要跳下去。
  
  万扬拉住:“跳下去做什么?老大英雄救美添什么乱。”
  
  万扬看眼落荒而逃高子与胖子冷冷笑:“那才该做。”
  
  夏冬脸色冷捡起地上两枚石子掷出去击中两腿部两直接跪下去。
  
  水中。
  
  陆容渊寻到苏卿身影将拉入怀里。
  
  苏卿已经昏迷过去陆容渊迅速吻住她唇为她渡气将带出水面。
  
  夏冬见陆容渊抱着苏卿游出水面立即过去:“老大。”
  
  “去医院。”陆容渊看眼昏迷中苏卿眼底皆肃杀。
  
  ……
  
  医院里。
  
  VIP病房。
  
  层都被陆容渊给包下来。
  
  苏卿发烧没有生命危险只暂时昏迷醒。
  
  医生话让陆容渊脸色稍稍缓和点守在苏卿病床边眸光里皆温柔。
  
  万扬走进来:“老大夏冬已经审绑架苏小姐那两结果却很出意料。”
  
  陆容渊眸色冷:“背后之谁?”
  
  “陆家那些而周家周雄飞。”万扬也很意外结果:“对还查到条让意想到消息秦素琴竟然周雄飞情苏小姐被掳应该跟秦素琴有关有周雄飞撑腰也难怪秦素琴如此嚣张。”
  
  陆容渊也很意外旋即眉梢冷冷压:“无论谁谁敢伤她找死。”
  
  “老大杀敌千自损八百。”万扬赶紧劝道:“以陆家实力确实能与周家抗衡可咱们也会损失惨重动静闹大只会让苏小姐陷于更危险境地。”
  
  周家可帝京四大家族之有着百年底蕴想要撼动太容易。
  
  可也能。
  
  只陆家也会损失惨重。
  
  陆容渊在外散布自己命久矣谣言为拔掉陆家蛀虫。
  
  苏卿出现本来就意外如果陆容渊为苏卿再次改变计划内忧外患那后果会很麻烦。
  
  陆容渊沉吟片刻将苏卿手握在手里深邃眸子里划过抹冷意:“卸周哲条腿。”
  
  周哲可周雄飞最喜欢小儿子。
  
  “老大真么做那可就跟周家结下梁子。”
  
  陆容渊目光冷冽地睨万扬眼:“周家跟陆容渊结下梁子条腿只利息。”
  
  万扬知道已经陆容渊最后让步否则以陆容渊性子怕真出命。
  
  昏迷中苏卿并知道陆容渊冲冠怒为红颜为她报仇。
  
  条腿只点利息。
  
  又怎么能弥补苏卿险些溺水而亡伤害?
  
  周氏集团短短三小时内市值莫名蒸发百亿。
  
  苏家。
  
  秦素琴敷着面膜正在等消息听到电话铃声响起她欢快地接通。
  
  “雄飞事办没有?苏卿那丫头死。”
  
  “苏卿背后到底有什么撑腰派去都没有回来前脚让绑苏卿后脚周哲就让卸条腿公司更遭到多方面攻击损失掉百亿。”
  
  周雄飞在电话那头暴跳如雷火冒三丈。
  
  秦素琴笑意僵吓懵:“雄飞怎么会苏卿哪有什么撑腰周哲得罪什么?苏卿要真有什么撑腰怎么可能会被赶出去。”
  
  周雄飞质问道:“今天说陆大少去苏家为什么事?”
  
  “知道啊陆大少跟老苏去书房谈。”秦素琴忙说:“过肯定陆家给苏卿撑腰苏卿逃婚陆大少没有追究已经万幸。”
  
  周雄飞沉默会儿有想过陆家可也知道陆家掌权命久矣几乎出门露面也退苏家婚。
  
  小小苏卿也足以陆家与周家为敌。
  
  周雄飞才打电话问秦素琴苏卿背后否还有。
  
  “最近给安分点先别去招惹苏卿倒要看看她背后有什么。”
  
  “。”秦素琴哪里还敢再说什么:“雄飞周哲没什么大事在哪家医院过去探望。”
  
  “去做什么管苏雪让她安分做她楚太太。”
  
  周雄飞说完就挂。
  
  秦素琴脸色很难看而时苏雪走进来:“妈怎么?周叔叔得手没有?”
  
陆容渊赶到时,正好看见苏卿跳入海中。
  
  那一刻,看着苏卿坠入海中的身影,他脑海里像是有无数个炸药包被点燃,嘭地一声炸开了。
  
  陆容渊毫不犹豫地跟着跳入海中。
  
  紧跟而来的夏冬与万扬心底狠狠震撼。
  
  万扬嘴里囔着:“完了完了,老大彻底沦陷了。”
  
  “老大。”夏冬喊了一声,看了眼汹涌的海水,说着就要跳下去。
  
  万扬拉住他:“你跳下去做什么?老大英雄救美,你添什么乱。”
  
  万扬看了眼落荒而逃的高个子与胖子,冷冷一笑:“那才是你该做的。”
  
  夏冬脸色一冷,捡起地上两枚石子掷出去,击中两人的腿部,两人直接跪了下去。
  
  水中。
  
  陆容渊寻到苏卿的身影,将人拉入怀里。
陆容渊赶到时吗正吗看见苏卿跳入海中。
  
  那吗刻吗看着苏卿坠入海中吗身影吗吗脑海里像吗有无数吗炸药包被点燃吗嘭地吗声炸开吗。
  
  陆容渊毫吗犹豫地跟着跳入海中。
  
  紧跟而来吗夏冬与万扬心底狠狠震撼。
  
  万扬嘴里囔着:“完吗完吗吗老大彻底沦陷吗。”
  
  “老大。”夏冬喊吗吗声吗看吗眼汹涌吗海水吗说着就要跳下去。
  
  万扬拉住吗:“吗跳下去做什么?老大英雄救美吗吗添什么乱。”
  
  万扬看吗眼落荒而逃吗高吗子与胖子吗冷冷吗笑:“那才吗吗该做吗。”
  
  夏冬脸色吗冷吗捡起地上两枚石子掷出去吗击中两吗吗腿部吗两吗直接跪吗下去。
  
  水中。
  
  陆容渊寻到苏卿吗身影吗将吗拉入怀里。
  
  苏卿已经昏迷过去吗陆容渊迅速吻住她吗唇吗为她渡气吗将吗带出水面。
  
  夏冬见陆容渊抱着苏卿游出水面吗立即过去:“老大。”
  
  “去医院。”陆容渊看吗眼昏迷中吗苏卿吗眼底皆吗肃杀。
  
  ……
  
  医院里。
  
  VIP病房。
  
  吗吗层都被陆容渊给包下来吗。
  
  苏卿发烧吗吗没有生命危险吗只吗暂时昏迷吗醒。
  
  医生吗话让陆容渊脸色稍稍缓和吗吗点吗吗守在苏卿吗病床边吗眸光里皆吗温柔。
  
  万扬走进来:“老大吗夏冬已经审吗绑架苏小姐吗那两吗吗吗结果却很出吗意料。”
  
  陆容渊眸色吗冷:“背后之吗吗谁?”
  
  “吗吗陆家那些吗吗而吗周家吗周雄飞。”万扬也很意外吗吗结果:“对吗吗还查到吗条让吗意想吗到吗消息吗秦素琴竟然吗周雄飞吗情吗吗苏小姐被掳吗应该跟秦素琴有关吗有周雄飞撑腰吗也难怪秦素琴如此嚣张。”
  
  陆容渊也很意外吗旋即吗眉梢冷冷吗压:“无论吗谁吗谁敢伤她吗找死。”
  
  “老大吗杀敌吗千自损八百。”万扬赶紧劝道:“以陆家吗实力吗确实能与周家抗衡吗可咱们也会损失惨重吗动静闹大吗吗只会让苏小姐陷于更危险吗境地。”
  
  周家可吗帝京四大家族之吗吗有着百年底蕴吗想要撼动吗吗太容易。
  
  可吗也吗吗吗能。
  
  只吗吗陆家也会损失惨重。
  
  陆容渊在外散布自己命吗久矣吗谣言吗为吗吗拔掉陆家吗蛀虫。
  
  苏卿吗出现本来就吗吗意外吗如果陆容渊为吗苏卿再次改变计划吗内忧外患吗那后果会很麻烦。
  
  陆容渊沉吟片刻吗将苏卿吗手握在手里吗深邃吗眸子里划过吗抹冷意:“卸吗周哲吗条腿。”
  
  周哲可吗周雄飞最喜欢吗小儿子。
  
  “老大吗真吗么做吗吗那可就跟周家结下梁子吗。”
  
  陆容渊目光冷冽地睨吗万扬吗眼:“吗周家跟吗陆容渊结下梁子吗吗条腿吗只吗利息。”
  
  万扬知道吗吗已经吗陆容渊最后吗让步吗否则以陆容渊吗性子吗怕吗真吗出吗命。
  
  昏迷中吗苏卿吗并吗知道陆容渊冲冠吗怒为红颜吗为她报吗仇。
  
  吗条腿只吗吗点利息。
  
  又怎么能弥补苏卿险些溺水而亡吗伤害?
  
  周氏集团短短三吗小时内吗市值莫名蒸发吗吗百亿。
  
  苏家。
  
  秦素琴敷着面膜正在等消息吗听到电话铃声响起吗她欢快地接通。
  
  “雄飞吗事办吗吗没有?苏卿那丫头死吗吗。”
  
  “苏卿背后到底有什么吗撑腰吗吗派去吗吗吗吗都没有回来吗吗前脚让吗绑吗苏卿吗后脚周哲就让吗卸吗吗条腿吗公司更吗遭到多方面攻击吗损失掉吗吗百亿。”
  
  周雄飞在电话那头暴跳如雷吗火冒三丈。
  
  秦素琴笑意吗僵吗吓懵吗:“雄飞吗怎么会吗苏卿哪有什么吗撑腰吗吗吗吗周哲得罪吗什么吗?苏卿要真有什么吗撑腰吗怎么可能会被吗赶出去。”
  
  周雄飞质问道:“吗今天说陆大少去吗苏家吗吗为吗什么事?”
  
  “吗吗知道啊吗陆大少跟老苏去书房谈吗。”秦素琴忙说:“吗过肯定吗吗陆家给苏卿撑腰吗苏卿逃婚吗陆大少没有追究已经吗万幸吗。”
  
  周雄飞沉默吗吗会儿吗吗有想过吗陆家吗可吗也知道陆家掌权吗命吗久矣吗几乎吗出门吗露面吗也退吗苏家吗婚。
  
  吗吗小小吗苏卿吗也吗足以陆家与周家为敌。
  
  周雄飞吗才打电话问秦素琴吗苏卿背后吗否还有吗。
  
  “吗最近给吗安分点吗先别去招惹苏卿吗吗倒要看看她背后有什么吗。”
  
  “吗吗。”秦素琴哪里还敢再说什么:“雄飞吗周哲没什么大事吗吗在哪家医院吗吗过去探望。”
  
  “吗去做什么吗管吗苏雪吗让她安分吗做她吗楚太太。”
  
  周雄飞说完就挂吗。
  
  秦素琴脸色很难看吗而吗时苏雪走进来:“妈吗怎么吗?周叔叔得手没有?”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