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秘密露馅

下载免费读
唇上一片柔软。
  
  嘴里却是甜味,糖在嘴里慢慢融化,苏卿感觉每个细胞都浸泡在蜜罐里。
  
  哪怕两人早已经做过最亲密的事,一个吻,依然让两人心跳加速。
  
  苏卿脸迅速爆红,身子一阵燥热。
  
  陆容渊忍得有些难受,他放开她,嗓音暗哑:“真是个小妖精,真想办了你。”
  
  如果这不是在医院,苏卿刚退烧,陆容渊真想狠狠疼爱一番。
  
  他自问克制力极强,可在苏卿这里,他却半点克制力都没有。
  
  她就像是一朵致命的罂粟花,让人上瘾。
  
  苏卿毫不怀疑陆容渊的话。
  
  这个男人在那方面的强悍程度,她见识过。
  
  苏卿羞涩于陆容渊露骨的情话,也感动于他的克制。
  
  见他忍得辛苦,突然,苏卿扬唇一笑,捏住陆容渊的下巴,挑衅道:“谁怕谁。”
  
  说着,苏卿主动勾住他的脖子,手在他身上点火,
  
  苏卿也惊讶于自己的主动。
  
  可在这一刻,她心疼他忍得辛苦。
  
  陆容渊一怔,这是苏卿在清醒下,第一次如此主动的与他亲密。
  
  陆容渊心底涌出狂喜,动情的呢喃:“卿卿。”
  
  “少废话。”苏卿埋在他怀里:“过一会儿我就反悔了。”
  
  陆容渊一笑,亲了亲苏卿的额头,却并没有继续:“先欠着,改天再满足你。”
  
  她刚退烧,他怕她承受不住。
  
  苏卿脸更红了,这话说的好像她十分饥渴。
  
  “老大,那个我…”
  
  万扬匆匆而来,见到房间里的情景,赶紧捂住眼睛:“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
  
  万扬连忙退出去,将门带上,这才拍拍胸口,真是太险了,幸亏他闪得快。
  
  陆容渊从苏卿身上起来,淡然地整理着衣服:“你先休息一会儿。”
  
  “呃!”苏卿扯过被子,将脑袋蒙住,真是羞死人了。
  
  辛亏刚才没做什么,否则被撞见,那才叫尴尬。
  
  陆容渊看了眼躲在被子里的苏卿,笑了笑,走出去。
  
  万扬在走廊里等着,见陆容渊这么快就出来了,十分诧异:“老大,这么快就结束了?”
  
  不至于啊,老大的战斗力这么弱?
  
  陆容渊一个冷冽的眼神看过去,万扬立马闭嘴。
  
  “什么事?”
  
  “老爷子让你回去一趟,昨晚的事,老爷子应该知道了。”
  
  “嗯。”陆容渊面无表情:“知道了。”
  
  昨晚上他弄如此大的动静,肯定瞒不过老爷子。
  
  如今苏卿退烧,他得回去给老爷子一个交代。
  
  陆容渊以有事为由,让苏卿在医院待着,等他回来。
  
  陆容渊还是不放心,又将万扬留下来。
  
  苏卿的手机被绑匪给扔了,陆容渊让万扬又买了一部送过去。
  
  苏卿立即给苏德安打了个电话过去:“我通知你一声,这次,我绝不会再放过秦素琴,我与她,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说完,苏卿就挂了电话。
  
  她只是知会苏德安一声。
  
  这次绑架,肯定跟秦素琴脱不了关系。
  
  刚才她没有在陆容渊面前追问绑匪的事,只不过是不想将陆容渊牵扯进来。
  
  陆容渊只是一名网约车司机,他哪里能抗衡秦素琴,这是她与秦素琴的恩怨,她自己解决。
  
  苏氏集团。
  
  苏德安盯着电话半天才回过神来,他不知道秦素琴又干了什么,现在他正为公司资金链的事焦头烂额。
  
  苏卿感觉身体没什么问题,也就下地在医院里四处走走。
  
  整层楼都十分安静,其它病房都没人。
  
  苏卿在走廊里溜达,万扬从外回来:“苏小姐,你饿了没有,要不要吃点什么?”
  
  “不用了。”苏卿没有什么胃口,也不好麻烦别人:“万先生,你跟陆容渊认识多久了?”
唇上一片柔软嘴里却是甜味糖在嘴里慢慢融化苏卿感觉每个细胞都浸泡在蜜罐里哪怕两人早已经做过最亲密的事一个吻依然让两人心跳加速苏卿脸迅速爆红身子一阵燥热陆容渊忍得有些难受他放开她嗓音暗哑真是个小妖精真想办了你如果这不是在医院苏卿刚退烧陆容渊真想狠狠疼爱一番他自问克制力极强可在苏卿这里他却半点克制力都没有她就像是一朵致命的罂粟花让人上瘾苏卿毫不怀疑陆容渊的话这个男人在那方面的强悍程度她见识过苏卿羞涩于陆容渊露骨的情话也感动于他的克制见他忍得辛苦突然苏卿扬唇一笑捏住陆容渊的下巴挑衅道谁怕谁说着苏卿主动勾住他的脖子手在他身上点火苏卿也惊讶于自己的主动可在这一刻她心疼他忍得辛苦陆容渊一怔这是苏卿在清醒下第一次如此主动的与他亲密陆容渊心底涌出狂喜动情的呢喃卿卿少废话苏卿埋在他怀里过一会儿我就反悔了陆容渊一笑亲了亲苏卿的额头却并没有继续先欠着改天再满足你她刚退烧他怕她承受不住苏卿脸更红了这话说的好像她十分饥渴老大那个我万扬匆匆而来见到房间里的情景赶紧捂住眼睛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万扬连忙退出去将门带上这才拍拍胸口真是太险了幸亏他闪得快陆容渊从苏卿身上起来淡然地整理着衣服你先休息一会儿呃苏卿扯过被子将脑袋蒙住真是羞死人了辛亏刚才没做什么否则被撞见那才叫尴尬陆容渊看了眼躲在被子里的苏卿笑了笑走出去万扬在走廊里等着见陆容渊这么快就出来了十分诧异老大这么快就结束了不至于啊老大的战斗力这么弱陆容渊一个冷冽的眼神看过去万扬立马闭嘴什么事老爷子让你回去一趟昨晚的事老爷子应该知道了嗯陆容渊面无表情知道了昨晚上他弄如此大的动静肯定瞒不过老爷子如今苏卿退烧他得回去给老爷子一个交代陆容渊以有事为由让苏卿在医院待着等他回来陆容渊还是不放心又将万扬留下来苏卿的手机被绑匪给扔了陆容渊让万扬又买了一部送过去苏卿立即给苏德安打了个电话过去我通知你一声这次我绝不会再放过秦素琴我与她这梁子算是结下了说完苏卿就挂了电话她只是知会苏德安一声这次绑架肯定跟秦素琴脱不了关系刚才她没有在陆容渊面前追问绑匪的事只不过是不想将陆容渊牵扯进来陆容渊只是一名网约车司机他哪里能抗衡秦素琴这是她与秦素琴的恩怨她自己解决苏氏集团苏德安盯着电话半天才回过神来他不知道秦素琴又干了什么现在他正为公司资金链的事焦头烂额苏卿感觉身体没什么问题也就下地在医院里四处走走整层楼都十分安静其它病房都没人苏卿在走廊里溜达万扬从外回来苏小姐你饿了没有要不要吃点什么不用了苏卿没有什么胃口也不好麻烦别人万先生你跟陆容渊认识多久了对于陆容渊苏卿了解得太少所以想从万扬这里打听万扬从善如流地回答还真想不起认识多久了反正挺久了老大这人不错苏小姐你跟了他绝对是最正确的选择他人确实很好至今苏卿也挑不出陆容渊半点不好的地方对了万先生为什么你叫他老大啊万扬说起瞎话来那也是一本正经因为老大在家里排行老大所以大家都这么叫陆容渊还有兄弟姐妹吗苏卿疑惑可他跟我说家中无兄弟姐妹啊万扬心头咯噔一下草率了陆容渊确实没有亲兄弟姐妹可同父异母的兄弟不少且个个都是狼子野心万扬反应很快笑道我指的是堂兄姐妹哦万扬赶紧岔开话题苏小姐要不我还是出去给你买点吃的吧你刚退烧我给你买点清淡的粥怎么样这要是再问下去保不准就露馅了唇上片柔软。
  
  嘴里却甜味糖在嘴里慢慢融化苏卿感觉每细胞都浸泡在蜜罐里。
  
  哪怕两早已经做过最亲密事吻依然让两心跳加速。
  
  苏卿脸迅速爆红身子阵燥热。
  
  陆容渊忍得有些难受放开她嗓音暗哑:“真小妖精真想办。”
  
  如果在医院苏卿刚退烧陆容渊真想狠狠疼爱番。
  
  自问克制力极强可在苏卿里却半点克制力都没有。
  
  她就像朵致命罂粟花让上瘾。
  
  苏卿毫怀疑陆容渊话。
  
  男在那方面强悍程度她见识过。
  
  苏卿羞涩于陆容渊露骨情话也感动于克制。
  
  见忍得辛苦突然苏卿扬唇笑捏住陆容渊下巴挑衅道:“谁怕谁。”
  
  说着苏卿主动勾住脖子手在身上点火
  
  苏卿也惊讶于自己主动。
  
  可在刻她心疼忍得辛苦。
  
  陆容渊怔苏卿在清醒下第次如此主动与亲密。
  
  陆容渊心底涌出狂喜动情呢喃:“卿卿。”
  
  “少废话。”苏卿埋在怀里:“过会儿就反悔。”
  
  陆容渊笑亲亲苏卿额头却并没有继续:“先欠着改天再满足。”
  
  她刚退烧怕她承受住。
  
  苏卿脸更红话说像她十分饥渴。
  
  “老大那…”
  
  万扬匆匆而来见到房间里情景赶紧捂住眼睛:“什么都没看见们继续。”
  
  万扬连忙退出去将门带上才拍拍胸口真太险幸亏闪得快。
  
  陆容渊从苏卿身上起来淡然地整理着衣服:“先休息会儿。”
  
  “呃!”苏卿扯过被子将脑袋蒙住真羞死。
  
  辛亏刚才没做什么否则被撞见那才叫尴尬。
  
  陆容渊看眼躲在被子里苏卿笑笑走出去。
  
  万扬在走廊里等着见陆容渊么快就出来十分诧异:“老大么快就结束?”
  
  至于啊老大战斗力么弱?
  
  陆容渊冷冽眼神看过去万扬立马闭嘴。
  
  “什么事?”
  
  “老爷子让回去趟昨晚事老爷子应该知道。”
  
  “嗯。”陆容渊面无表情:“知道。”
  
  昨晚上弄如此大动静肯定瞒过老爷子。
  
  如今苏卿退烧得回去给老爷子交代。
  
  陆容渊以有事为由让苏卿在医院待着等回来。
  
  陆容渊还放心又将万扬留下来。
  
  苏卿手机被绑匪给扔陆容渊让万扬又买部送过去。
  
  苏卿立即给苏德安打电话过去:“通知声次绝会再放过秦素琴与她梁子算结下。”
  
  说完苏卿就挂电话。
  
  她只知会苏德安声。
  
  次绑架肯定跟秦素琴脱关系。
  
  刚才她没有在陆容渊面前追问绑匪事只过想将陆容渊牵扯进来。
  
  陆容渊只名网约车司机哪里能抗衡秦素琴她与秦素琴恩怨她自己解决。
  
  苏氏集团。
  
  苏德安盯着电话半天才回过神来知道秦素琴又干什么现在正为公司资金链事焦头烂额。
  
  苏卿感觉身体没什么问题也就下地在医院里四处走走。
  
  整层楼都十分安静其它病房都没。
  
  苏卿在走廊里溜达万扬从外回来:“苏小姐饿没有要要吃点什么?”
  
  “用。”苏卿没有什么胃口也麻烦别:“万先生跟陆容渊认识多久?”
  
  对于陆容渊苏卿解得太少所以想从万扬里打听。
  
  万扬从善如流地回答:“还真想起认识多久反正挺久老大错苏小姐跟绝对最正确选择。”
  
  “确实很。”
  
  至今苏卿也挑出陆容渊半点地方:“对万先生为什么叫老大啊?”
  
  万扬说起瞎话来那也本正经:“因为老大在家里排行老大所以大家都么叫。”
  
  “陆容渊还有兄弟姐妹?”苏卿疑惑:“可跟说家中无兄弟姐妹啊。”
  
  万扬心头咯噔下。
  
  草率。
  
  陆容渊确实没有亲兄弟姐妹可同父异母兄弟少且都狼子野心。
  
  万扬反应很快笑道:“指堂兄姐妹。”
  
  “哦!”
  
  万扬赶紧岔开话题:“苏小姐要还出去给买点吃刚退烧给买点清淡粥怎么样?”
  
  要再问下去保准就露馅。
唇上一片柔软。
  
  嘴里却是甜味,糖在嘴里慢慢融化,苏卿感觉每个细胞都浸泡在蜜罐里。
  
  哪怕两人早已经做过最亲密的事,一个吻,依然让两人心跳加速。
  
  苏卿脸迅速爆红,身子一阵燥热。
  
  陆容渊忍得有些难受,他放开她,嗓音暗哑:“真是个小妖精,真想办了你。”
  
  如果这不是在医院,苏卿刚退烧,陆容渊真想狠狠疼爱一番。
  
  他自问克制力极强,可在苏卿这里,他却半点克制力都没有。
  
  她就像是一朵致命的罂粟花,让人上瘾。
  
  苏卿毫不怀疑陆容渊的话。
  
  这个男人在那方面的强悍程度,她见识过。
  
  苏卿羞涩于陆容渊露骨的情话,也感动于他的克制。
  
  见他忍得辛苦,突然,苏卿扬唇一笑,捏住陆容渊的下巴,挑衅道:“谁怕谁。”
  
  说着,苏卿主动勾住他的脖子,手在他身上点火,
  
  苏卿也惊讶于自己的主动。
  
  可在这一刻,她心疼他忍得辛苦。
  
  陆容渊一怔,这是苏卿在清醒下,第一次如此主动的与他亲密。
  
  陆容渊心底涌出狂喜,动情的呢喃:“卿卿。”
  
  “少废话。”苏卿埋在他怀里:“过一会儿我就反悔了。”
  
  陆容渊一笑,亲了亲苏卿的额头,却并没有继续:“先欠着,改天再满足你。”
  
  她刚退烧,他怕她承受不住。
  
  苏卿脸更红了,这话说的好像她十分饥渴。
  
  “老大,那个我…”
  
  万扬匆匆而来,见到房间里的情景,赶紧捂住眼睛:“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
  
  万扬连忙退出去,将门带上,这才拍拍胸口,真是太险了,幸亏他闪得快。
  
  陆容渊从苏卿身上起来,淡然地整理着衣服:“你先休息一会儿。”
  
  “呃!”苏卿扯过被子,将脑袋蒙住,真是羞死人了。
  
  辛亏刚才没做什么,否则被撞见,那才叫尴尬。
  
  陆容渊看了眼躲在被子里的苏卿,笑了笑,走出去。
  
  万扬在走廊里等着,见陆容渊这么快就出来了,十分诧异:“老大,这么快就结束了?”
  
  不至于啊,老大的战斗力这么弱?
  
  陆容渊一个冷冽的眼神看过去,万扬立马闭嘴。
  
  “什么事?”
  
  “老爷子让你回去一趟,昨晚的事,老爷子应该知道了。”
  
  “嗯。”陆容渊面无表情:“知道了。”
  
  昨晚上他弄如此大的动静,肯定瞒不过老爷子。
  
  如今苏卿退烧,他得回去给老爷子一个交代。
  
  陆容渊以有事为由,让苏卿在医院待着,等他回来。
  
  陆容渊还是不放心,又将万扬留下来。
  
  苏卿的手机被绑匪给扔了,陆容渊让万扬又买了一部送过去。
  
  苏卿立即给苏德安打了个电话过去:“我通知你一声,这次,我绝不会再放过秦素琴,我与她,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说完,苏卿就挂了电话。
  
  她只是知会苏德安一声。
  
  这次绑架,肯定跟秦素琴脱不了关系。
  
  刚才她没有在陆容渊面前追问绑匪的事,只不过是不想将陆容渊牵扯进来。
  
  陆容渊只是一名网约车司机,他哪里能抗衡秦素琴,这是她与秦素琴的恩怨,她自己解决。
  
  苏氏集团。
  
  苏德安盯着电话半天才回过神来,他不知道秦素琴又干了什么,现在他正为公司资金链的事焦头烂额。
  
  苏卿感觉身体没什么问题,也就下地在医院里四处走走。
  
  整层楼都十分安静,其它病房都没人。
  
  苏卿在走廊里溜达,万扬从外回来:“苏小姐,你饿了没有,要不要吃点什么?”
  
  “不用了。”苏卿没有什么胃口,也不好麻烦别人:“万先生,你跟陆容渊认识多久了?”
  
  对于陆容渊,苏卿了解得太少,所以想从万扬这里打听。
  
  万扬从善如流地回答:“还真想不起认识多久了,反正挺久了,老大这人不错,苏小姐,你跟了他,绝对是最正确的选择。”
  
  “他人确实很好。”
  
  至今苏卿也挑不出陆容渊半点不好的地方:“对了,万先生,为什么你叫他老大啊?”
  
  万扬说起瞎话来,那也是一本正经:“因为老大在家里排行老大,所以大家都这么叫。”
  
  “陆容渊还有兄弟姐妹吗?”苏卿疑惑:“可他跟我说家中无兄弟姐妹啊。”
  
  万扬心头咯噔一下。
  
  草率了。
  
  陆容渊确实没有亲兄弟姐妹,可同父异母的兄弟不少,且个个都是狼子野心。
  
  万扬反应很快,笑道:“我指的是堂兄姐妹。”
  
  “哦!”
  
  万扬赶紧岔开话题:“苏小姐,要不我还是出去给你买点吃的吧,你刚退烧,我给你买点清淡的粥怎么样?”
  
  这要是再问下去,保不准就露馅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