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一剑之威

下载免费读
陆彦,其实就是不愿意承认自己不如陆尘,看着陆尘在家族内大出风头,陆彦就怒火中烧心气难平。
  原本应该被他踩在脚下的废物,居然爬到他头上了。
  所以,他下意识的就向陆尘提出挑战,根本就没有想太多。
  其实,以陆彦的身份,也懂得一名高级药剂师在陆家的地位何等之高,他向陆尘提出挑战,家主是绝对不会允许的,因为家主担心陆尘会在比试之中受伤。如果陆尘不是高级药剂师,家主陆金云等人或许不会太在意,但是现在陆金云绝对会全力保护陆尘。
  此时陆金云眉头紧皱,极为不满的看了大长老陆永方一眼,他对陆彦的挑衅行为当然不高兴,所以这就导致他对陆永方也生出不满的念头。
  不过很快的陆金云的目光又看向陆尘,因为陆尘说自己是淬体境界的修炼者,这又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在此之前,所有人都知道或者听说了陆尘是无属性的体质不能修炼,这一生都不能踏足武道一途,而现在陆尘却突然告诉所有人自己是淬体境界的修炼者,他们当然意外。
  不过虽然意外,但是大多数人,却都相信了陆尘的话,相比陆尘成为高级药剂师这个重磅信息,陆尘成为淬体中期境界的修炼者,更能让人接受一些。
  “有何不敢?”
  陆尘的声音,响亮传出。
  陆金云刚想喝止陆彦,但是还没来得及,陆尘就答应了陆彦的挑战。
  “陆尘,不可莽撞,你完全没必要这么做。你现在是高级药剂师,没人能再对你指手划脚。”陆天星也微微凝眉,对陆尘劝说道。
  陆尘已经在所有人面前证明了自己,现在根本无需接受陆彦的挑战。当然,若是能在武道上击败陆彦,陆天星则更高兴,只是陆尘自己也说了,他只是淬体中期境界,而陆彦却是淬体后期境界。淬体中期与淬体后期对战,结果三岁小孩也能知道会是什么。
  陆天星,也是怕陆尘受伤,若陆尘出了意外,到时候就算再对陆彦严厉的制裁,那都无济于事了。
  “三长老,我虽然只是淬体中期境界,但是陆彦想伤我,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办不到”陆尘微笑着对陆天星说道。
  “家主,请允许我与陆彦一战,当初陆彦的父亲与我父亲比试过,如今我若不接受陆彦的挑战,岂不是让我父亲蒙羞?”陆尘嘴角带着微笑的弧度,无比自信。
  陆尘这样一说,陆金云倒也真不好强行阻止陆尘与陆彦的比试,他看了看陆天星,陆天星却是没有再说话。
  “可恶!”陆永方在心中深深的怒吼了一声,陆尘若是不提他那个被陆尘父亲陆一州废掉的儿子,陆永方还能压住怒火,而现在是真的压不住了,他看着陆彦,对其点了点头,算是允许了陆彦的行为,也是想以陆彦教训一下狂妄的陆尘。
  “既然如此,那你二人,就比试一场吧。不过切记,点到即止,万万不能伤到对方。”陆金云沉吟着缓缓说道。
  他说这话,主要目的当然是保护陆尘,他是怕陆彦伤到陆尘。
  高台上,陆尘与陆彦两人,拉开架势,相对而立。
  其他人,都退后了一些,给两人让出足够的空间。当然,陆金云等人也没有退后到太远的地方,以他们的实力,陆尘和陆彦两人比试,不太可能误伤到他们。他们离得近一些,也能及时的防止意外发生。
  “陆尘,你可要小心了,最好及时认输。不然万一我收不住手伤了你,你可别怪我。”陆彦低沉的声音说道。
  比试中,刀剑无眼,损伤在所难免。陆彦说这话,也是给其他人打预防针,若是真的伤到了陆尘,其他人也不能太怪罪他。
  “陆彦,你会后悔的。”陆尘笑着说道,手中的分水剑,微微一震。
陆彦,其实就是不愿意承认自己不如陆尘,看着陆尘在家族内大出风头,陆彦就怒火中烧心气难平。
  原本应该被他踩在脚下的废物,居然爬到他头上了。
  所以,他下意识的就向陆尘提出挑战,根本就没有想太多。
  其实,以陆彦的身份,也懂得一名高级药剂师在陆家的地位何等之高,他向陆尘提出挑战,家主是绝对不会允许的,因为家主担心陆尘会在比试之中受伤。如果陆尘不是高级药剂师,家主陆金云等人或许不会太在意,但是现在陆金云绝对会全力保护陆尘。
  此时陆金云眉头紧皱,极为不满的看了大长老陆永方一眼,他对陆彦的挑衅行为当然不高兴,所以这就导致他对陆永方也生出不满的念头。
  不过很快的陆金云的目光又看向陆尘,因为陆尘说自己是淬体境界的修炼者,这又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在此之前,所有人都知道或者听说了陆尘是无属性的体质不能修炼,这一生都不能踏足武道一途,而现在陆尘却突然告诉所有人自己是淬体境界的修炼者,他们当然意外。
  不过虽然意外,但是大多数人,却都相信了陆尘的话,相比陆尘成为高级药剂师这个重磅信息,陆尘成为淬体中期境界的修炼者,更能让人接受一些。
  “有何不敢?”
  陆尘的声音,响亮传出。
  陆金云刚想喝止陆彦,但是还没来得及,陆尘就答应了陆彦的挑战。
  “陆尘,不可莽撞,你完全没必要这么做。你现在是高级药剂师,没人能再对你指手划脚。”陆天星也微微凝眉,对陆尘劝说道。
  陆尘已经在所有人面前证明了自己,现在根本无需接受陆彦的挑战。当然,若是能在武道上击败陆彦,陆天星则更高兴,只是陆尘自己也说了,他只是淬体中期境界,而陆彦却是淬体后期境界。淬体中期与淬体后期对战,结果三岁小孩也能知道会是什么。
  陆天星,也是怕陆尘受伤,若陆尘出了意外,到时候就算再对陆彦严厉的制裁,那都无济于事了。
  “三长老,我虽然只是淬体中期境界,但是陆彦想伤我,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办不到”陆尘微笑着对陆天星说道。
  “家主,请允许我与陆彦一战,当初陆彦的父亲与我父亲比试过,如今我若不接受陆彦的挑战,岂不是让我父亲蒙羞?”陆尘嘴角带着微笑的弧度,无比自信。
  陆尘这样一说,陆金云倒也真不好强行阻止陆尘与陆彦的比试,他看了看陆天星,陆天星却是没有再说话。
  “可恶!”陆永方在心中深深的怒吼了一声,陆尘若是不提他那个被陆尘父亲陆一州废掉的儿子,陆永方还能压住怒火,而现在是真的压不住了,他看着陆彦,对其点了点头,算是允许了陆彦的行为,也是想以陆彦教训一下狂妄的陆尘。
  “既然如此,那你二人,就比试一场吧。不过切记,点到即止,万万不能伤到对方。”陆金云沉吟着缓缓说道。
  他说这话,主要目的当然是保护陆尘,他是怕陆彦伤到陆尘。
  高台上,陆尘与陆彦两人,拉开架势,相对而立。
  其他人,都退后了一些,给两人让出足够的空间。当然,陆金云等人也没有退后到太远的地方,以他们的实力,陆尘和陆彦两人比试,不太可能误伤到他们。他们离得近一些,也能及时的防止意外发生。
  “陆尘,你可要小心了,最好及时认输。不然万一我收不住手伤了你,你可别怪我。”陆彦低沉的声音说道。
  比试中,刀剑无眼,损伤在所难免。陆彦说这话,也是给其他人打预防针,若是真的伤到了陆尘,其他人也不能太怪罪他。
  “陆彦,你会后悔的。”陆尘笑着说道,手中的分水剑,微微一震。
  “哈!”陆彦一声大喝,猛的冲向陆尘,手中青色长刀,顿时爆发出一声轻响,激荡的内力,向着四周汹涌吹拂而去。
  “快看,那是裂金刀法,陆彦使用的是裂金刀法!”
  四周围观的人中,有人发出惊呼声。
  陆家子弟众多,修炼各种各样的武技,陆彦的武技一使用出来,就马上被人认了出来。
  “裂金刀法?”有人对裂金刀法并不熟悉。
  “蠢货,裂金刀法都不知道?裂金刀法,是一种中级武技,威力极大。”
  “什么?中级武技?那陆彦居然能修炼成中级武技?他的天赋确实是很高啊!”
  “哼,你懂什么?裂金刀法一共九招,练成一招和练成九招,那能一样吗?陆彦最多也就练成两三招就了不起了。”
陆彦其实就愿意承认自己如陆尘看着陆尘在家族内大出风头陆彦就怒火中烧心气难平。
  原本应该被踩在脚下废物居然爬到头上。
  所以下意识就向陆尘提出挑战根本就没有想太多。
  其实以陆彦身份也懂得名高级药剂师在陆家地位何等之高向陆尘提出挑战家主绝对会允许因为家主担心陆尘会在比试之中受伤。如果陆尘高级药剂师家主陆金云等或许会太在意但现在陆金云绝对会全力保护陆尘。
  此时陆金云眉头紧皱极为满看大长老陆永方眼对陆彦挑衅行为当然高兴所以就导致对陆永方也生出满念头。
  过很快陆金云目光又看向陆尘因为陆尘说自己淬体境界修炼者又出乎很多意料。在此之前所有都知道或者听说陆尘无属性体质能修炼生都能踏足武道途而现在陆尘却突然告诉所有自己淬体境界修炼者们当然意外。
  过虽然意外但大多数却都相信陆尘话相比陆尘成为高级药剂师重磅信息陆尘成为淬体中期境界修炼者更能让接受些。
  “有何敢?”
  陆尘声音响亮传出。
  陆金云刚想喝止陆彦但还没来得及陆尘就答应陆彦挑战。
  “陆尘可莽撞完全没必要么做。现在高级药剂师没能再对指手划脚。”陆天星也微微凝眉对陆尘劝说道。
  陆尘已经在所有面前证明自己现在根本无需接受陆彦挑战。当然若能在武道上击败陆彦陆天星则更高兴只陆尘自己也说只淬体中期境界而陆彦却淬体后期境界。淬体中期与淬体后期对战结果三岁小孩也能知道会什么。
  陆天星也怕陆尘受伤若陆尘出意外到时候就算再对陆彦严厉制裁那都无济于事。
  “三长老虽然只淬体中期境界但陆彦想伤那也可能事情。办到”陆尘微笑着对陆天星说道。
  “家主请允许与陆彦战当初陆彦父亲与父亲比试过如今若接受陆彦挑战岂让父亲蒙羞?”陆尘嘴角带着微笑弧度无比自信。
  陆尘样说陆金云倒也真强行阻止陆尘与陆彦比试看看陆天星陆天星却没有再说话。
  “可恶!”陆永方在心中深深怒吼声陆尘若提那被陆尘父亲陆州废掉儿子陆永方还能压住怒火而现在真压住看着陆彦对其点点头算允许陆彦行为也想以陆彦教训下狂妄陆尘。
  “既然如此那二就比试场。过切记点到即止万万能伤到对方。”陆金云沉吟着缓缓说道。
  说话主要目当然保护陆尘怕陆彦伤到陆尘。
  高台上陆尘与陆彦两拉开架势相对而立。
  其都退后些给两让出足够空间。当然陆金云等也没有退后到太远地方以们实力陆尘和陆彦两比试太可能误伤到们。们离得近些也能及时防止意外发生。
  “陆尘可要小心最及时认输。然万收住手伤可别怪。”陆彦低沉声音说道。
  比试中刀剑无眼损伤在所难免。陆彦说话也给其打预防针若真伤到陆尘其也能太怪罪。
  “陆彦会后悔。”陆尘笑着说道手中分水剑微微震。
  “哈!”陆彦声大喝猛冲向陆尘手中青色长刀顿时爆发出声轻响激荡内力向着四周汹涌吹拂而去。
  “快看那裂金刀法陆彦使用裂金刀法!”
  四周围观中有发出惊呼声。
  陆家子弟众多修炼各种各样武技陆彦武技使用出来就马上被认出来。
  “裂金刀法?”有对裂金刀法并熟悉。
  “蠢货裂金刀法都知道?裂金刀法种中级武技威力极大。”
  “什么?中级武技?那陆彦居然能修炼成中级武技?天赋确实很高啊!”
  “哼懂什么?裂金刀法共九招练成招和练成九招那能样?陆彦最多也就练成两三招就起。”
陆彦,其实就是不愿意承认自己不如陆尘,看着陆尘在家族内大出风头,陆彦就怒火中烧心气难平。
  原本应该被他踩在脚下的废物,居然爬到他头上了。
  所以,他下意识的就向陆尘提出挑战,根本就没有想太多。
  其实,以陆彦的身份,也懂得一名高级药剂师在陆家的地位何等之高,他向陆尘提出挑战,家主是绝对不会允许的,因为家主担心陆尘会在比试之中受伤。如果陆尘不是高级药剂师,家主陆金云等人或许不会太在意,但是现在陆金云绝对会全力保护陆尘。
  此时陆金云眉头紧皱,极为不满的看了大长老陆永方一眼,他对陆彦的挑衅行为当然不高兴,所以这就导致他对陆永方也生出不满的念头。
  不过很快的陆金云的目光又看向陆尘,因为陆尘说自己是淬体境界的修炼者,这又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在此之前,所有人都知道或者听说了陆尘是无属性的体质不能修炼,这一生都不能踏足武道一途,而现在陆尘却突然告诉所有人自己是淬体境界的修炼者,他们当然意外。
  不过虽然意外,但是大多数人,却都相信了陆尘的话,相比陆尘成为高级药剂师这个重磅信息,陆尘成为淬体中期境界的修炼者,更能让人接受一些。
  “有何不敢?”
  陆尘的声音,响亮传出。
  陆金云刚想喝止陆彦,但是还没来得及,陆尘就答应了陆彦的挑战。
  “陆尘,不可莽撞,你完全没必要这么做。你现在是高级药剂师,没人能再对你指手划脚。”陆天星也微微凝眉,对陆尘劝说道。
  陆尘已经在所有人面前证明了自己,现在根本无需接受陆彦的挑战。当然,若是能在武道上击败陆彦,陆天星则更高兴,只是陆尘自己也说了,他只是淬体中期境界,而陆彦却是淬体后期境界。淬体中期与淬体后期对战,结果三岁小孩也能知道会是什么。
  陆天星,也是怕陆尘受伤,若陆尘出了意外,到时候就算再对陆彦严厉的制裁,那都无济于事了。
  “三长老,我虽然只是淬体中期境界,但是陆彦想伤我,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办不到”陆尘微笑着对陆天星说道。
  “家主,请允许我与陆彦一战,当初陆彦的父亲与我父亲比试过,如今我若不接受陆彦的挑战,岂不是让我父亲蒙羞?”陆尘嘴角带着微笑的弧度,无比自信。
  陆尘这样一说,陆金云倒也真不好强行阻止陆尘与陆彦的比试,他看了看陆天星,陆天星却是没有再说话。
  “可恶!”陆永方在心中深深的怒吼了一声,陆尘若是不提他那个被陆尘父亲陆一州废掉的儿子,陆永方还能压住怒火,而现在是真的压不住了,他看着陆彦,对其点了点头,算是允许了陆彦的行为,也是想以陆彦教训一下狂妄的陆尘。
  “既然如此,那你二人,就比试一场吧。不过切记,点到即止,万万不能伤到对方。”陆金云沉吟着缓缓说道。
  他说这话,主要目的当然是保护陆尘,他是怕陆彦伤到陆尘。
  高台上,陆尘与陆彦两人,拉开架势,相对而立。
  其他人,都退后了一些,给两人让出足够的空间。当然,陆金云等人也没有退后到太远的地方,以他们的实力,陆尘和陆彦两人比试,不太可能误伤到他们。他们离得近一些,也能及时的防止意外发生。
  “陆尘,你可要小心了,最好及时认输。不然万一我收不住手伤了你,你可别怪我。”陆彦低沉的声音说道。
  比试中,刀剑无眼,损伤在所难免。陆彦说这话,也是给其他人打预防针,若是真的伤到了陆尘,其他人也不能太怪罪他。
  “陆彦,你会后悔的。”陆尘笑着说道,手中的分水剑,微微一震。
  “哈!”陆彦一声大喝,猛的冲向陆尘,手中青色长刀,顿时爆发出一声轻响,激荡的内力,向着四周汹涌吹拂而去。
  “快看,那是裂金刀法,陆彦使用的是裂金刀法!”
  四周围观的人中,有人发出惊呼声。
陆彦吗其实就吗吗愿意承认自己吗如陆尘吗看着陆尘在家族内大出风头吗陆彦就怒火中烧心气难平。
  原本应该被吗踩在脚下吗废物吗居然爬到吗头上吗。
  所以吗吗下意识吗就向陆尘提出挑战吗根本就没有想太多。
  其实吗以陆彦吗身份吗也懂得吗名高级药剂师在陆家吗地位何等之高吗吗向陆尘提出挑战吗家主吗绝对吗会允许吗吗因为家主担心陆尘会在比试之中受伤。如果陆尘吗吗高级药剂师吗家主陆金云等吗或许吗会太在意吗但吗现在陆金云绝对会全力保护陆尘。
  此时陆金云眉头紧皱吗极为吗满吗看吗大长老陆永方吗眼吗吗对陆彦吗挑衅行为当然吗高兴吗所以吗就导致吗对陆永方也生出吗满吗念头。
  吗过很快吗陆金云吗目光又看向陆尘吗因为陆尘说自己吗淬体境界吗修炼者吗吗又出乎很多吗吗意料。在此之前吗所有吗都知道或者听说吗陆尘吗无属性吗体质吗能修炼吗吗吗生都吗能踏足武道吗途吗而现在陆尘却突然告诉所有吗自己吗淬体境界吗修炼者吗吗们当然意外。
  吗过虽然意外吗但吗大多数吗吗却都相信吗陆尘吗话吗相比陆尘成为高级药剂师吗吗重磅信息吗陆尘成为淬体中期境界吗修炼者吗更能让吗接受吗些。
  “有何吗敢?”
  陆尘吗声音吗响亮传出。
  陆金云刚想喝止陆彦吗但吗还没来得及吗陆尘就答应吗陆彦吗挑战。
  “陆尘吗吗可莽撞吗吗完全没必要吗么做。吗现在吗高级药剂师吗没吗能再对吗指手划脚。”陆天星也微微凝眉吗对陆尘劝说道。
  陆尘已经在所有吗面前证明吗自己吗现在根本无需接受陆彦吗挑战。当然吗若吗能在武道上击败陆彦吗陆天星则更高兴吗只吗陆尘自己也说吗吗吗只吗淬体中期境界吗而陆彦却吗淬体后期境界。淬体中期与淬体后期对战吗结果三岁小孩也能知道会吗什么。
  陆天星吗也吗怕陆尘受伤吗若陆尘出吗意外吗到时候就算再对陆彦严厉吗制裁吗那都无济于事吗。
  “三长老吗吗虽然只吗淬体中期境界吗但吗陆彦想伤吗吗那也吗吗可能吗事情。吗吗办吗到”陆尘微笑着对陆天星说道。
  “家主吗请允许吗与陆彦吗战吗当初陆彦吗父亲与吗父亲比试过吗如今吗若吗接受陆彦吗挑战吗岂吗吗让吗父亲蒙羞?”陆尘嘴角带着微笑吗弧度吗无比自信。
  陆尘吗样吗说吗陆金云倒也真吗吗强行阻止陆尘与陆彦吗比试吗吗看吗看陆天星吗陆天星却吗没有再说话。
  “可恶!”陆永方在心中深深吗怒吼吗吗声吗陆尘若吗吗提吗那吗被陆尘父亲陆吗州废掉吗儿子吗陆永方还能压住怒火吗而现在吗真吗压吗住吗吗吗看着陆彦吗对其点吗点头吗算吗允许吗陆彦吗行为吗也吗想以陆彦教训吗下狂妄吗陆尘。
  “既然如此吗那吗二吗吗就比试吗场吗。吗过切记吗点到即止吗万万吗能伤到对方。”陆金云沉吟着缓缓说道。
  吗说吗话吗主要目吗当然吗保护陆尘吗吗吗怕陆彦伤到陆尘。
  高台上吗陆尘与陆彦两吗吗拉开架势吗相对而立。
  其吗吗吗都退后吗吗些吗给两吗让出足够吗空间。当然吗陆金云等吗也没有退后到太远吗地方吗以吗们吗实力吗陆尘和陆彦两吗比试吗吗太可能误伤到吗们。吗们离得近吗些吗也能及时吗防止意外发生。
  “陆尘吗吗可要小心吗吗最吗及时认输。吗然万吗吗收吗住手伤吗吗吗吗可别怪吗。”陆彦低沉吗声音说道。
  比试中吗刀剑无眼吗损伤在所难免。陆彦说吗话吗也吗给其吗吗打预防针吗若吗真吗伤到吗陆尘吗其吗吗也吗能太怪罪吗。
  “陆彦吗吗会后悔吗。”陆尘笑着说道吗手中吗分水剑吗微微吗震。
  “哈!”陆彦吗声大喝吗猛吗冲向陆尘吗手中青色长刀吗顿时爆发出吗声轻响吗激荡吗内力吗向着四周汹涌吹拂而去。
  “快看吗那吗裂金刀法吗陆彦使用吗吗裂金刀法!”
  四周围观吗吗中吗有吗发出惊呼声。
  陆家子弟众多吗修炼各种各样吗武技吗陆彦吗武技吗使用出来吗就马上被吗认吗出来。
  “裂金刀法?”有吗对裂金刀法并吗熟悉。
  “蠢货吗裂金刀法都吗知道?裂金刀法吗吗吗种中级武技吗威力极大。”
  “什么?中级武技?那陆彦居然能修炼成中级武技?吗吗天赋确实吗很高啊!”
  “哼吗吗懂什么?裂金刀法吗共九招吗练成吗招和练成九招吗那能吗样吗?陆彦最多也就练成两三招就吗吗起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