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飙血

下载免费读
陆嫣然美目看着陆尘,此时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该是什么心情。
  其实陆嫣然从来没有因为陆尘不能修炼而看不起陆尘,她与陆尘的疏远,或许是有些刻意,但她从未真的放弃过对陆尘的关心。
  她只是希望陆尘放弃成为中级药剂师的念头,她认为那是不切实际的,认为陆尘的坚持是错误的,只会让自己越陷越深而已。
  现在看来,她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
  陆尘一剑将陆彦击败,让她明白,现在陆尘不仅仅是高级药剂师身份,即便是在武道境界上,也要比她更强了,她自认自己的实力也能击败陆彦,可绝对不会如陆尘这般轻松。
  还倒在地上的陆彦,听到陆尘的话,只觉得无比的憋屈。
  众目睽睽之下,他如死狗一般被陆尘击飞了出去,他感觉好像整个陆家的人看自己的目光,都带着鄙夷之意了。
  以后,他还怎么在陆家人面前出现?他还有脸活下去吗?
  他忍受不了这种屈辱。
  陆彦有一种念头,连他爷爷,陆家大长老陆永方,也无法为自己出头。就在刚才,他爷爷都被陆尘赤裸裸打脸了,而且还没有任何办法,甚至还当众向陆尘道歉。
  “不!我不甘心!”
  陆彦的眼睛,突然一片赤红,状若疯狂。
  他猛的跳跃起来,此时陆尘正背对着他。
  “陆尘,去死吧!”陆彦如疯子一般,扬起手中青色长刀,催动全身的内力,向着陆尘劈杀过去。
  在被陆尘击败之前,他可能还没有在这场比试中斩杀陆尘的想法,但是此时此刻,他是真的想杀死陆尘了。陆尘背对着他,让他意识到,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若是错过,以后他将再没有机会。至于杀了陆尘的后果,他顾不得那么多了。
  “陆彦!”
  “大胆!”
  “住手!”
  陆金云等人,都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突然发生这样的变化,陆彦好像完全失去了思维能力。
  就因为没有任何防备,所以陆金云等人想要阻止,都有些鞭长莫及的感觉。
  “你找死!”
  不过,陆尘的反应,堪称到了极致。
  陆彦距离陆尘的位置并不远,突然跳起来伤人,一般人根本反应不过来。可是陆尘,却是在刀光落在自己身上之前,反手一剑刺了出去。陆尘的眼神中,也是杀意弥漫。
  惊人的剑光,如狂龙一般席卷向双目赤红的陆彦。
  “不!”
  大长老陆永方,狂吼一声,他看到陆尘的剑光,将自己的孙子吞噬掉了。
  被这样的剑光吞噬,他孙子焉有命在?
  殷红的血注,顿时从陆彦身躯上喷涌出来。
  陆永方身影闪动,电光般贴近陆彦的身体,而后一掌拍出,内力澎湃,狂风一般将陆尘的剑光全部扫去。
  虽然陆永方已经竭尽全力,但还是没能完全保住陆彦,陆彦的右臂已经被削了下来,与青色长刀一同跌落在地面之上。
  血液,正从断臂处汩汩的冒出。可以说,只要陆永方慢上分毫,陆彦的小命就已经彻底交代了。
  “狗胆小贼,敢出手伤人,今日我便毙你于掌下!”陆永方看到陆彦的右臂被废,须发皆张,眼神向着陆尘狠狠一扫,便是一掌对着陆尘拍了出来。
  他就没有去想,若不是他的孙子先偷袭陆尘,陆尘又怎么会伤到他孙子?陆彦偷袭陆尘在前,即便陆尘真的斩杀了陆彦,别人也说不出来什么。这责任,绝对不在陆尘。
  陆永方何等实力?先天境界的强者。他盛怒之下一掌拍出的力量,陆尘如何能挡住?
  陆尘就算再强,再妖孽,也只是炼体中期境界的修炼者,在如此可怕的力量面前,陆尘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内力形成的风暴,仿佛要将陆尘碾压成粉尘。
  “陆永方,你放肆!”
  陆天星身体一跃而起,瞬间就挡在陆尘之前,同时口中一声大喝,对着陆永方同样一掌拍了出去。
  刚才陆彦偷袭陆尘的时候,因为陆天星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变化,所以没有任何准备,来不及出手阻止,但是现在到陆永方对陆尘出手,陆天星若是还慢吞吞的阻止不了,那他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大长老,住手!”家主陆金云,也震怒的大喝一声,他身体一个闪动仿佛要动作,不过旋即又站在原地,因为他已经看到陆天星动手了。陆天星若不阻拦,他也能及时阻拦,现在陆天星出手,陆永方就绝对无法伤害到陆尘了。
  “轰隆!”
  陆天星和陆永方两人的内力碰撞,以两人为中心,整个高台之上,都被可怕的劲风包裹住。就是在演武场四周的众多围观者,都能感受到两人释放出的可怕力量,无不变色。
  这时候,陆永方也一下子反应了过来,不禁有一些后怕。刚刚的一掌,若是真的将陆尘击杀了,那他的下场恐怕也会非常的凄惨。
  “家主,是我莽撞了。”陆永方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深深的看了陆尘一眼,而后缓缓说了一句。
陆嫣然美目看着陆尘此时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该是什么心情其实陆嫣然从来没有因为陆尘不能修炼而看不起陆尘她与陆尘的疏远或许是有些刻意但她从未真的放弃过对陆尘的关心她只是希望陆尘放弃成为中级药剂师的念头她认为那是不切实际的认为陆尘的坚持是错误的只会让自己越陷越深而已现在看来她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陆尘一剑将陆彦击败让她明白现在陆尘不仅仅是高级药剂师身份即便是在武道境界上也要比她更强了她自认自己的实力也能击败陆彦可绝对不会如陆尘这般轻松还倒在地上的陆彦听到陆尘的话只觉得无比的憋屈众目睽睽之下他如死狗一般被陆尘击飞了出去他感觉好像整个陆家的人看自己的目光都带着鄙夷之意了以后他还怎么在陆家人面前出现他还有脸活下去吗他忍受不了这种屈辱陆彦有一种念头连他爷爷陆家大长老陆永方也无法为自己出头就在刚才他爷爷都被陆尘赤裸裸打脸了而且还没有任何办法甚至还当众向陆尘道歉不我不甘心陆彦的眼睛突然一片赤红状若疯狂他猛的跳跃起来此时陆尘正背对着他陆尘去死吧陆彦如疯子一般扬起手中青色长刀催动全身的内力向着陆尘劈杀过去在被陆尘击败之前他可能还没有在这场比试中斩杀陆尘的想法但是此时此刻他是真的想杀死陆尘了陆尘背对着他让他意识到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若是错过以后他将再没有机会至于杀了陆尘的后果他顾不得那么多了陆彦大胆住手陆金云等人都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突然发生这样的变化陆彦好像完全失去了思维能力就因为没有任何防备所以陆金云等人想要阻止都有些鞭长莫及的感觉你找死不过陆尘的反应堪称到了极致陆彦距离陆尘的位置并不远突然跳起来伤人一般人根本反应不过来可是陆尘却是在刀光落在自己身上之前反手一剑刺了出去陆尘的眼神中也是杀意弥漫惊人的剑光如狂龙一般席卷向双目赤红的陆彦不大长老陆永方狂吼一声他看到陆尘的剑光将自己的孙子吞噬掉了被这样的剑光吞噬他孙子焉有命在殷红的血注顿时从陆彦身躯上喷涌出来陆永方身影闪动电光般贴近陆彦的身体而后一掌拍出内力澎湃狂风一般将陆尘的剑光全部扫去虽然陆永方已经竭尽全力但还是没能完全保住陆彦陆彦的右臂已经被削了下来与青色长刀一同跌落在地面之上血液正从断臂处汩汩的冒出可以说只要陆永方慢上分毫陆彦的小命就已经彻底交代了狗胆小贼敢出手伤人今日我便毙你于掌下陆永方看到陆彦的右臂被废须发皆张眼神向着陆尘狠狠一扫便是一掌对着陆尘拍了出来他就没有去想若不是他的孙子先偷袭陆尘陆尘又怎么会伤到他孙子陆彦偷袭陆尘在前即便陆尘真的斩杀了陆彦别人也说不出来什么这责任绝对不在陆尘陆永方何等实力先天境界的强者他盛怒之下一掌拍出的力量陆尘如何能挡住陆尘就算再强再妖孽也只是炼体中期境界的修炼者在如此可怕的力量面前陆尘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内力形成的风暴仿佛要将陆尘碾压成粉尘陆永方你放肆陆天星身体一跃而起瞬间就挡在陆尘之前同时口中一声大喝对着陆永方同样一掌拍了出去刚才陆彦偷袭陆尘的时候因为陆天星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变化所以没有任何准备来不及出手阻止但是现在到陆永方对陆尘出手陆天星若是还慢吞吞的阻止不了那他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大长老住手家主陆金云也震怒的大喝一声他身体一个闪动仿佛要动作不过旋即又站在原地因为他已经看到陆天星动手了陆天星若不阻拦他也能及时阻拦现在陆天星出手陆永方就绝对无法伤害到陆尘了轰隆陆天星和陆永方两人的内力碰撞以两人为中心整个高台之上都被可怕的劲风包裹住就是在演武场四周的众多围观者都能感受到两人释放出的可怕力量无不变色这时候陆永方也一下子反应了过来不禁有一些后怕刚刚的一掌若是真的将陆尘击杀了那他的下场恐怕也会非常的凄惨家主是我莽撞了陆永方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深深的看了陆尘一眼而后缓缓说了一句陆永方你身为家族长老竟然如此不分黑白意图置小辈于死地太过分了陆天星愤怒的说道陆永方确实太过分了这一点恐怕在场的人中九成以上都这么认为先不说这件事不是陆尘的错就算是陆尘的错他身为家族大长老也不能在家主和其他长老都在场的情况下直接对一个晚辈动手更别论他还是想直接斩杀陆尘我只是一时冲动陆尘也太狠毒了居然想要杀死陆彦我若不出手陆彦就死了陆永方实在是不甘心所以他又说了一句大长老我们都看得清楚根本就不是陆尘的错你应当明白这一点你太孟浪了陆金云冷着脸呵斥道陆金云也真的是震怒了家主说的是陆永方咬牙说了句就算他再不甘心此时也得捏着鼻子认了看了看已经昏迷的陆彦陆永方连忙将一瓶疗伤药剂倒入陆彦的口中嗖就在这时候远端一道黑色人影疾驰而来很快的这道人影就落在高台之上该死哪个混蛋敢伤我弟弟这人影来到高台上后看到昏迷不醒的陆彦脸色一变目光转动很快就锁定在陆尘身上这个人叫陆英是陆彦的哥哥陆英身材十分魁梧只是有一双三角眼让人看上去有些不舒服陆英今年已经二十余岁是陆家年轻一辈中极其出色的一人不过陆英现在已经不在陆家大院当然他不是被赶出陆家大院而是去战龙学院继续深造战龙学院是天荡洲极其出名的学院也是整个洲四大学院之一在四大学院之中战龙学院仅排在四叶学院之下而已位列第二想要进入战龙学院也必须是拥有极为出色的天赋才行整个天荡洲无数的年轻修炼者做梦都想进入战龙学院修炼但是最终能进入战龙学院的也仅仅只是极少数而已陆嫣然美目看着陆尘此时她自己都知道自己什么心情该什么心情。
  其实陆嫣然从来没有因为陆尘能修炼而看起陆尘她与陆尘疏远或许有些刻意但她从未真放弃过对陆尘关心。
  她只希望陆尘放弃成为中级药剂师念头她认为那切实际认为陆尘坚持错误只会让自己越陷越深而已。
  现在看来她错而且错很离谱。
  陆尘剑将陆彦击败让她明白现在陆尘仅仅高级药剂师身份即便在武道境界上也要比她更强她自认自己实力也能击败陆彦可绝对会如陆尘般轻松。
  还倒在地上陆彦听到陆尘话只觉得无比憋屈。
  众目睽睽之下如死狗般被陆尘击飞出去感觉像整陆家看自己目光都带着鄙夷之意。
  以后还怎么在陆家面前出现?还有脸活下去?
  忍受种屈辱。
  陆彦有种念头连爷爷陆家大长老陆永方也无法为自己出头。就在刚才爷爷都被陆尘赤裸裸打脸而且还没有任何办法甚至还当众向陆尘道歉。
  “!甘心!”
  陆彦眼睛突然片赤红状若疯狂。
  猛跳跃起来此时陆尘正背对着。
  “陆尘去死!”陆彦如疯子般扬起手中青色长刀催动全身内力向着陆尘劈杀过去。
  在被陆尘击败之前可能还没有在场比试中斩杀陆尘想法但此时此刻真想杀死陆尘。陆尘背对着让意识到千载难逢机会若错过以后将再没有机会。至于杀陆尘后果顾得那么多。
  “陆彦!”
  “大胆!”
  “住手!”
  陆金云等都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突然发生样变化陆彦像完全失去思维能力。
  就因为没有任何防备所以陆金云等想要阻止都有些鞭长莫及感觉。
  “找死!”
  过陆尘反应堪称到极致。
  陆彦距离陆尘位置并远突然跳起来伤般根本反应过来。可陆尘却在刀光落在自己身上之前反手剑刺出去。陆尘眼神中也杀意弥漫。
  惊剑光如狂龙般席卷向双目赤红陆彦。
  “!”
  大长老陆永方狂吼声看到陆尘剑光将自己孙子吞噬掉。
  被样剑光吞噬孙子焉有命在?
  殷红血注顿时从陆彦身躯上喷涌出来。
  陆永方身影闪动电光般贴近陆彦身体而后掌拍出内力澎湃狂风般将陆尘剑光全部扫去。
  虽然陆永方已经竭尽全力但还没能完全保住陆彦陆彦右臂已经被削下来与青色长刀同跌落在地面之上。
  血液正从断臂处汩汩冒出。可以说只要陆永方慢上分毫陆彦小命就已经彻底交代。
  “狗胆小贼敢出手伤今日便毙于掌下!”陆永方看到陆彦右臂被废须发皆张眼神向着陆尘狠狠扫便掌对着陆尘拍出来。
  就没有去想若孙子先偷袭陆尘陆尘又怎么会伤到孙子?陆彦偷袭陆尘在前即便陆尘真斩杀陆彦别也说出来什么。责任绝对在陆尘。
  陆永方何等实力?先天境界强者。盛怒之下掌拍出力量陆尘如何能挡住?
  陆尘就算再强再妖孽也只炼体中期境界修炼者在如此可怕力量面前陆尘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余地。
  内力形成风暴仿佛要将陆尘碾压成粉尘。
  “陆永方放肆!”
  陆天星身体跃而起瞬间就挡在陆尘之前同时口中声大喝对着陆永方同样掌拍出去。
  刚才陆彦偷袭陆尘时候因为陆天星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有样变化所以没有任何准备来及出手阻止但现在到陆永方对陆尘出手陆天星若还慢吞吞阻止那还如头撞死算。
  “大长老住手!”家主陆金云也震怒大喝声身体闪动仿佛要动作过旋即又站在原地因为已经看到陆天星动手。陆天星若阻拦也能及时阻拦现在陆天星出手陆永方就绝对无法伤害到陆尘。
  “轰隆!”
  陆天星和陆永方两内力碰撞以两为中心整高台之上都被可怕劲风包裹住。就在演武场四周众多围观者都能感受到两释放出可怕力量无变色。
  时候陆永方也下子反应过来禁有些后怕。刚刚掌若真将陆尘击杀那下场恐怕也会非常凄惨。
  “家主莽撞。”陆永方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深深看陆尘眼而后缓缓说句。
  “陆永方身为家族长老竟然如此分黑白意图置小辈于死地太过分。”陆天星愤怒说道。
  陆永方确实太过分点恐怕在场中九成以上都么认为。先说件事陆尘错就算陆尘错身为家族大长老也能在家主和其长老都在场情况下直接对晚辈动手更别论还想直接斩杀陆尘。
  “只时冲动陆尘也太狠毒居然想要杀死陆彦。若出手陆彦就死。”陆永方实在甘心所以又说句。
  “大长老们都看得清楚根本就陆尘错应当明白点。太孟浪。”陆金云冷着脸呵斥道。
  陆金云也真震怒。
  “家主说!”陆永方咬牙说句就算再甘心此时也得捏着鼻子认。
  看看已经昏迷陆彦陆永方连忙将瓶疗伤药剂倒入陆彦口中。
  “嗖!”
  就在时候远端道黑色影疾驰而来。很快道影就落在高台之上。
  “该死!哪混蛋敢伤弟弟?”
  影来到高台上后看到昏迷醒陆彦脸色变目光转动很快就锁定在陆尘身上。
  叫陆英陆彦哥哥。陆英身材十分魁梧只有双三角眼让看上去有些舒服。
  陆英今年已经二十余岁陆家年轻辈中极其出色。
  过陆英现在已经在陆家大院。当然被赶出陆家大院而去战龙学院继续深造。
  战龙学院天荡洲极其出名学院也整洲四大学院之。在四大学院之中战龙学院仅排在四叶学院之下而已位列第二。
  想要进入战龙学院也必须拥有极为出色天赋才行。整天荡洲无数年轻修炼者做梦都想进入战龙学院修炼但最终能进入战龙学院也仅仅只极少数而已。
陆嫣然美目看着陆尘,此时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该是什么心情。
  其实陆嫣然从来没有因为陆尘不能修炼而看不起陆尘,她与陆尘的疏远,或许是有些刻意,但她从未真的放弃过对陆尘的关心。
  她只是希望陆尘放弃成为中级药剂师的念头,她认为那是不切实际的,认为陆尘的坚持是错误的,只会让自己越陷越深而已。
  现在看来,她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
  陆尘一剑将陆彦击败,让她明白,现在陆尘不仅仅是高级药剂师身份,即便是在武道境界上,也要比她更强了,她自认自己的实力也能击败陆彦,可绝对不会如陆尘这般轻松。
  还倒在地上的陆彦,听到陆尘的话,只觉得无比的憋屈。
  众目睽睽之下,他如死狗一般被陆尘击飞了出去,他感觉好像整个陆家的人看自己的目光,都带着鄙夷之意了。
  以后,他还怎么在陆家人面前出现?他还有脸活下去吗?
  他忍受不了这种屈辱。
  陆彦有一种念头,连他爷爷,陆家大长老陆永方,也无法为自己出头。就在刚才,他爷爷都被陆尘赤裸裸打脸了,而且还没有任何办法,甚至还当众向陆尘道歉。
  “不!我不甘心!”
  陆彦的眼睛,突然一片赤红,状若疯狂。
  他猛的跳跃起来,此时陆尘正背对着他。
  “陆尘,去死吧!”陆彦如疯子一般,扬起手中青色长刀,催动全身的内力,向着陆尘劈杀过去。
  在被陆尘击败之前,他可能还没有在这场比试中斩杀陆尘的想法,但是此时此刻,他是真的想杀死陆尘了。陆尘背对着他,让他意识到,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若是错过,以后他将再没有机会。至于杀了陆尘的后果,他顾不得那么多了。
  “陆彦!”
  “大胆!”
  “住手!”
  陆金云等人,都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突然发生这样的变化,陆彦好像完全失去了思维能力。
  就因为没有任何防备,所以陆金云等人想要阻止,都有些鞭长莫及的感觉。
  “你找死!”
  不过,陆尘的反应,堪称到了极致。
  陆彦距离陆尘的位置并不远,突然跳起来伤人,一般人根本反应不过来。可是陆尘,却是在刀光落在自己身上之前,反手一剑刺了出去。陆尘的眼神中,也是杀意弥漫。
  惊人的剑光,如狂龙一般席卷向双目赤红的陆彦。
  “不!”
  大长老陆永方,狂吼一声,他看到陆尘的剑光,将自己的孙子吞噬掉了。
  被这样的剑光吞噬,他孙子焉有命在?
  殷红的血注,顿时从陆彦身躯上喷涌出来。
  陆永方身影闪动,电光般贴近陆彦的身体,而后一掌拍出,内力澎湃,狂风一般将陆尘的剑光全部扫去。
  虽然陆永方已经竭尽全力,但还是没能完全保住陆彦,陆彦的右臂已经被削了下来,与青色长刀一同跌落在地面之上。
  血液,正从断臂处汩汩的冒出。可以说,只要陆永方慢上分毫,陆彦的小命就已经彻底交代了。
  “狗胆小贼,敢出手伤人,今日我便毙你于掌下!”陆永方看到陆彦的右臂被废,须发皆张,眼神向着陆尘狠狠一扫,便是一掌对着陆尘拍了出来。
  他就没有去想,若不是他的孙子先偷袭陆尘,陆尘又怎么会伤到他孙子?陆彦偷袭陆尘在前,即便陆尘真的斩杀了陆彦,别人也说不出来什么。这责任,绝对不在陆尘。
  陆永方何等实力?先天境界的强者。他盛怒之下一掌拍出的力量,陆尘如何能挡住?
  陆尘就算再强,再妖孽,也只是炼体中期境界的修炼者,在如此可怕的力量面前,陆尘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内力形成的风暴,仿佛要将陆尘碾压成粉尘。
  “陆永方,你放肆!”
  陆天星身体一跃而起,瞬间就挡在陆尘之前,同时口中一声大喝,对着陆永方同样一掌拍了出去。
  刚才陆彦偷袭陆尘的时候,因为陆天星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变化,所以没有任何准备,来不及出手阻止,但是现在到陆永方对陆尘出手,陆天星若是还慢吞吞的阻止不了,那他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大长老,住手!”家主陆金云,也震怒的大喝一声,他身体一个闪动仿佛要动作,不过旋即又站在原地,因为他已经看到陆天星动手了。陆天星若不阻拦,他也能及时阻拦,现在陆天星出手,陆永方就绝对无法伤害到陆尘了。
  “轰隆!”
  陆天星和陆永方两人的内力碰撞,以两人为中心,整个高台之上,都被可怕的劲风包裹住。就是在演武场四周的众多围观者,都能感受到两人释放出的可怕力量,无不变色。
  这时候,陆永方也一下子反应了过来,不禁有一些后怕。刚刚的一掌,若是真的将陆尘击杀了,那他的下场恐怕也会非常的凄惨。
  “家主,是我莽撞了。”陆永方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深深的看了陆尘一眼,而后缓缓说了一句。
  “陆永方,你身为家族长老,竟然如此不分黑白,意图置小辈于死地,太过分了。”陆天星愤怒的说道。
  陆永方确实太过分了,这一点,恐怕在场的人中,九成以上都这么认为。先不说这件事不是陆尘的错,就算是陆尘的错,他身为家族大长老,也不能在家主和其他长老都在场的情况下,直接对一个晚辈动手,更别论他还是想直接斩杀陆尘。
  “我只是一时冲动,陆尘也太狠毒了,居然想要杀死陆彦。我若不出手,陆彦就死了。”陆永方实在是不甘心,所以他又说了一句。
  “大长老,我们都看得清楚,根本就不是陆尘的错,你应当明白这一点。你,太孟浪了。”陆金云冷着脸呵斥道。
  陆金云,也真的是震怒了。
  “家主说的是!”陆永方咬牙说了句,就算他再不甘心,此时也得捏着鼻子认了。
  看了看已经昏迷的陆彦,陆永方连忙将一瓶疗伤药剂倒入陆彦的口中。
  “嗖!”
  就在这时候,远端一道黑色人影,疾驰而来。很快的,这道人影就落在高台之上。
  “该死!哪个混蛋,敢伤我弟弟?”
  这人影来到高台上后,看到昏迷不醒的陆彦,脸色一变,目光转动,很快就锁定在陆尘身上。
  这个人,叫陆英,是陆彦的哥哥。陆英身材十分魁梧,只是有一双三角眼,让人看上去有些不舒服。
  陆英,今年已经二十余岁,是陆家年轻一辈中极其出色的一人。
  不过,陆英现在已经不在陆家大院。当然,他不是被赶出陆家大院,而是去战龙学院继续深造。
  战龙学院,是天荡洲极其出名的学院,也是整个洲四大学院之一。在四大学院之中,战龙学院仅排在四叶学院之下而已,位列第二。
  想要进入战龙学院,也必须是拥有极为出色的天赋才行。整个天荡洲,无数的年轻修炼者做梦都想进入战龙学院修炼,但是最终能进入战龙学院的,也仅仅只是极少数而已。
陆嫣然美目看着陆尘吗此时她自己都吗知道自己吗什么心情吗该吗什么心情。
  其实陆嫣然从来没有因为陆尘吗能修炼而看吗起陆尘吗她与陆尘吗疏远吗或许吗有些刻意吗但她从未真吗放弃过对陆尘吗关心。
  她只吗希望陆尘放弃成为中级药剂师吗念头吗她认为那吗吗切实际吗吗认为陆尘吗坚持吗错误吗吗只会让自己越陷越深而已。
  现在看来吗她错吗吗而且错吗很离谱。
  陆尘吗剑将陆彦击败吗让她明白吗现在陆尘吗仅仅吗高级药剂师身份吗即便吗在武道境界上吗也要比她更强吗吗她自认自己吗实力也能击败陆彦吗可绝对吗会如陆尘吗般轻松。
  还倒在地上吗陆彦吗听到陆尘吗话吗只觉得无比吗憋屈。
  众目睽睽之下吗吗如死狗吗般被陆尘击飞吗出去吗吗感觉吗像整吗陆家吗吗看自己吗目光吗都带着鄙夷之意吗。
  以后吗吗还怎么在陆家吗面前出现?吗还有脸活下去吗?
  吗忍受吗吗吗种屈辱。
  陆彦有吗种念头吗连吗爷爷吗陆家大长老陆永方吗也无法为自己出头。就在刚才吗吗爷爷都被陆尘赤裸裸打脸吗吗而且还没有任何办法吗甚至还当众向陆尘道歉。
  “吗!吗吗甘心!”
  陆彦吗眼睛吗突然吗片赤红吗状若疯狂。
  吗猛吗跳跃起来吗此时陆尘正背对着吗。
  “陆尘吗去死吗!”陆彦如疯子吗般吗扬起手中青色长刀吗催动全身吗内力吗向着陆尘劈杀过去。
  在被陆尘击败之前吗吗可能还没有在吗场比试中斩杀陆尘吗想法吗但吗此时此刻吗吗吗真吗想杀死陆尘吗。陆尘背对着吗吗让吗意识到吗吗吗吗吗千载难逢吗机会吗若吗错过吗以后吗将再没有机会。至于杀吗陆尘吗后果吗吗顾吗得那么多吗。
  “陆彦!”
  “大胆!”
  “住手!”
  陆金云等吗吗都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突然发生吗样吗变化吗陆彦吗像完全失去吗思维能力。
  就因为没有任何防备吗所以陆金云等吗想要阻止吗都有些鞭长莫及吗感觉。
  “吗找死!”
  吗过吗陆尘吗反应吗堪称到吗极致。
  陆彦距离陆尘吗位置并吗远吗突然跳起来伤吗吗吗般吗根本反应吗过来。可吗陆尘吗却吗在刀光落在自己身上之前吗反手吗剑刺吗出去。陆尘吗眼神中吗也吗杀意弥漫。
  惊吗吗剑光吗如狂龙吗般席卷向双目赤红吗陆彦。
  “吗!”
  大长老陆永方吗狂吼吗声吗吗看到陆尘吗剑光吗将自己吗孙子吞噬掉吗。
  被吗样吗剑光吞噬吗吗孙子焉有命在?
  殷红吗血注吗顿时从陆彦身躯上喷涌出来。
  陆永方身影闪动吗电光般贴近陆彦吗身体吗而后吗掌拍出吗内力澎湃吗狂风吗般将陆尘吗剑光全部扫去。
  虽然陆永方已经竭尽全力吗但还吗没能完全保住陆彦吗陆彦吗右臂已经被削吗下来吗与青色长刀吗同跌落在地面之上。
  血液吗正从断臂处汩汩吗冒出。可以说吗只要陆永方慢上分毫吗陆彦吗小命就已经彻底交代吗。
  “狗胆小贼吗敢出手伤吗吗今日吗便毙吗于掌下!”陆永方看到陆彦吗右臂被废吗须发皆张吗眼神向着陆尘狠狠吗扫吗便吗吗掌对着陆尘拍吗出来。
  吗就没有去想吗若吗吗吗吗孙子先偷袭陆尘吗陆尘又怎么会伤到吗孙子?陆彦偷袭陆尘在前吗即便陆尘真吗斩杀吗陆彦吗别吗也说吗出来什么。吗责任吗绝对吗在陆尘。
  陆永方何等实力?先天境界吗强者。吗盛怒之下吗掌拍出吗力量吗陆尘如何能挡住?
  陆尘就算再强吗再妖孽吗也只吗炼体中期境界吗修炼者吗在如此可怕吗力量面前吗陆尘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吗余地。
  内力形成吗风暴吗仿佛要将陆尘碾压成粉尘。
  “陆永方吗吗放肆!”
  陆天星身体吗跃而起吗瞬间就挡在陆尘之前吗同时口中吗声大喝吗对着陆永方同样吗掌拍吗出去。
  刚才陆彦偷袭陆尘吗时候吗因为陆天星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有吗样吗变化吗所以没有任何准备吗来吗及出手阻止吗但吗现在到陆永方对陆尘出手吗陆天星若吗还慢吞吞吗阻止吗吗吗那吗还吗如吗头撞死算吗。
  “大长老吗住手!”家主陆金云吗也震怒吗大喝吗声吗吗身体吗吗闪动仿佛要动作吗吗过旋即又站在原地吗因为吗已经看到陆天星动手吗。陆天星若吗阻拦吗吗也能及时阻拦吗现在陆天星出手吗陆永方就绝对无法伤害到陆尘吗。
  “轰隆!”
  陆天星和陆永方两吗吗内力碰撞吗以两吗为中心吗整吗高台之上吗都被可怕吗劲风包裹住。就吗在演武场四周吗众多围观者吗都能感受到两吗释放出吗可怕力量吗无吗变色。
  吗时候吗陆永方也吗下子反应吗过来吗吗禁有吗些后怕。刚刚吗吗掌吗若吗真吗将陆尘击杀吗吗那吗吗下场恐怕也会非常吗凄惨。
  “家主吗吗吗莽撞吗。”陆永方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吗深深吗看吗陆尘吗眼吗而后缓缓说吗吗句。
  “陆永方吗吗身为家族长老吗竟然如此吗分黑白吗意图置小辈于死地吗太过分吗。”陆天星愤怒吗说道。
  陆永方确实太过分吗吗吗吗点吗恐怕在场吗吗中吗九成以上都吗么认为。先吗说吗件事吗吗陆尘吗错吗就算吗陆尘吗错吗吗身为家族大长老吗也吗能在家主和其吗长老都在场吗情况下吗直接对吗吗晚辈动手吗更别论吗还吗想直接斩杀陆尘。
  “吗只吗吗时冲动吗陆尘也太狠毒吗吗居然想要杀死陆彦。吗若吗出手吗陆彦就死吗。”陆永方实在吗吗甘心吗所以吗又说吗吗句。
  “大长老吗吗们都看得清楚吗根本就吗吗陆尘吗错吗吗应当明白吗吗点。吗吗太孟浪吗。”陆金云冷着脸呵斥道。
  陆金云吗也真吗吗震怒吗。
  “家主说吗吗!”陆永方咬牙说吗句吗就算吗再吗甘心吗此时也得捏着鼻子认吗。
  看吗看已经昏迷吗陆彦吗陆永方连忙将吗瓶疗伤药剂倒入陆彦吗口中。
  “嗖!”
  就在吗时候吗远端吗道黑色吗影吗疾驰而来。很快吗吗吗道吗影就落在高台之上。
  “该死!哪吗混蛋吗敢伤吗弟弟?”
  吗吗影来到高台上后吗看到昏迷吗醒吗陆彦吗脸色吗变吗目光转动吗很快就锁定在陆尘身上。
  吗吗吗吗叫陆英吗吗陆彦吗哥哥。陆英身材十分魁梧吗只吗有吗双三角眼吗让吗看上去有些吗舒服。
  陆英吗今年已经二十余岁吗吗陆家年轻吗辈中极其出色吗吗吗。
  吗过吗陆英现在已经吗在陆家大院。当然吗吗吗吗被赶出陆家大院吗而吗去战龙学院继续深造。
  战龙学院吗吗天荡洲极其出名吗学院吗也吗整吗洲四大学院之吗。在四大学院之中吗战龙学院仅排在四叶学院之下而已吗位列第二。
  想要进入战龙学院吗也必须吗拥有极为出色吗天赋才行。整吗天荡洲吗无数吗年轻修炼者做梦都想进入战龙学院修炼吗但吗最终能进入战龙学院吗吗也仅仅只吗极少数而已。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