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吧小说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页
目录 | 设置
下一章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一蓑烟雨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声音在某种法器的作用下,不断回响,扩向四面八方,惊起飞鸟无数。
  
  伴随着声音出现的,是大批疾飞的军士。
  
  在高空疾飞中,亦始终保持着完整的阵型,血气澎湃未发,兵煞隐隐相连——这绝对是一支难得的精锐!
  
  领头的青年男子,身披战甲,腰悬双股剑,端的是英武不凡。
  
  他在空中忽然一折,自由矫健得如苍鹰一般,悬空立在一个斗笠蓑衣的身影前方。
  
  “回去,现在不许任何人离境。”他低头如是说。
  
  此人恰是雍国英国公北宫玉的嫡孙,曾在观河台登场过的北宫恪!
  
  庄雍国战期间,他在靖安府战线浴血奋战,在雍国国相齐茂贤的统御下抵抗赤马卫,未使荆人南下,战后被许以靖安府第一功。
  
  黄河之会上他闯进八强,是雍国几百年未有的成绩,以此夸功耀名。
  
  在某种程度上,北宫恪这个名字,代表了新生雍国的力量。
  
  他的背景说明雍帝未忘勋臣,他的年纪说明雍国的勃勃生机。
  
  无论家世、功勋、天赋、能力,都是雍国年轻一辈第一人,更被视为雍国之未来。
  
  他当然该有昂扬的自信。
  
  而斗笠蓑衣提断枪独行于烟雨中的人,抬头看着这位年轻的将领,解下了斗笠。
  
  “我是姜望。”
  
  那一个抬眸的冷冽锋芒,令北宫恪禁不住瞳孔微缩!
  
  但旋即他又定住了眼睛。
  
  身后的雍国军士围拢过来,被他单手拦住。
  
  他看着姜望,面上带着微笑:“姜青羊当然有来去的自由……”
  
  但他又双手扶住双股剑,眼中是按捺不住的战意:“试试?”
  
  黄河之会上他被秦至臻击败。
  
  而秦至臻又输给了姜望,错失魁名。
  
  双方的差距,是黄河之会八强到黄河魁首的差距。
  
  但没有哪个锐气十足的年轻人,会相信世上存在无法攀登的高峰。
  
  正如秦至臻当初的纸面实力明显在姜望之上,最后的胜利者却是姜望一样。在真实的战斗里,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不交一次手,始终有遗憾。
  
  他相信姜望能够体会他的这种心情。
  
  而面前的姜望,也的确只道了一声——“来。”
  
  锵!
  
  双剑已出鞘!
  
  北宫恪人在空中,两道锋锐剑气已经一前一后,错成一个“十”字,把此方天地分割成四份。
  
  继而是四道剑气,继而是八道……
  
  双股剑前,剑气仿佛无穷。
  
  姜望脚步一转,于是踏过剑气更往上。
  
  所谓剑,所谓势,所谓人。
  
  萧恕四十天冲击神临,他也看了四十天。
  
  张巡剑气成丝洞穿太阳真火,他也亲眼所见。
  
  修行未有一日不进益,每每往前又复往前。
  
  养孤岛,雕星楼,体世情,踏遥路,感悟道途,验证神通!
  
  一道道的剑气此来彼去。
  
  如飞鸟,似游电。
  
  而姜望足踏青云印记,只是向上,只是往前。
  
  在愈来愈刁钻凶狠的剑气下前行。
  
  闲庭胜步。
  
  他的右手仍然提着那杆孤零零的断枪,那柄天下闻名的长剑仍然悬在腰间。
  
  他的左手放松,准备随时捏出祸斗印,在遇到无法避开的剑芒时,便以祸斗之幽光将其吞没——但是并没有遇到。
  
  他越走越上,越往越近。
  
  一身蓑衣,如行朦朦烟雨中。
  
  那在极短时间内变幻了数十种性质的剑气,仿佛于他并不存在。
  
  他只是看着北宫恪的眼睛。
  
  北宫恪的眼睛里,有一点星光显现。
  
  天边亮起了与之对应的星辰!
  
  独属于北宫恪的星楼,矗立在遥远星穹,星光垂落。
  
  不,垂落的并不是星光。
  
  而是剑光。
  
  那无法计数的银白色的剑光,似以巨瓢泼大雨,自天上而贯人间!
  
  恐怖的剑啸,在一瞬间便已经发生。
  
  北宫恪曾在观河台展露风采的成名绝学坠银河剑气阵,彼时技惊四座,使天下知晓雍国人物。彼时还需要以密集的剑气为伏笔,只作最后一“起”,逼出了秦至臻的天府之躯,
  
  如今在外楼境界,却是动念即发。
  
  且以剑光换剑气。
  
  更快,更凶,更煊赫。
  
  是为——
  
  坠银河剑光阵!
  
  九天之上,银河倾落。
  
  四野之间,更无风景。
  
  唯有这煊赫的银河,与银河之下……那平静而冷冽的人!
  
  今日的姜望格外冷冽。
  
  普普通通的蓑衣,在天府之光的照耀下,一瞬间似是沾染了神话的气息。
  
  他以天府之躯,逆银河而行。
  
  像是传说中逆着奔流只为化龙的金鳞。
  
  他的左手变幻不断,一会挑出剑气,以自身的剑气分割剑光,一会儿印出幽光,将剑河中的惊涛吞没。
  
  对每一缕剑气的分配、每一丝幽光的应用,全都恰到好处,妙至毫巅!
  
  远远看来。
  
  他步履依然,仿佛从未有紧张过,也从来没有认真。
  
  他走向北宫恪,就像是一次寻常的登高望远。
  
  就在这样的上行中。
  
  他的右手一翻,已经倒握了断枪,枪头就在他的虎口下方,好像被他握成了匕首。
  
  赤红色的三昧真火,在这杆已经失却了灵性的断枪上流动。
  
  姜望便握此枪,人在空中像是绷成了一张弓,手掌断枪便是一支箭,往前往上,狠狠一扎——
  
  剖开了银河!
  
  漫天剑光皆流散。
  
  那些旁观此战的雍国军士只看到——
  
  他们的北宫将军被一只手揪住了甲领,闪烁着寒芒的枪尖,正抵着北宫将军的脖颈。只要稍一用力,雍国年轻一辈第一人,便要在今日终结一生。
  
  一时无人敢上前。
  
  姜望就这样以断枪抵住北宫恪的要害,一字一顿的,说的却全然是与此战无关的事情——
  
  “墨惊羽绝不是凰今默杀的,更与祝唯我无关。用我姜望的名字为他们担保,此中另有隐情!”
  
  北宫恪静静地看着他,迎着他眸中的冷冽,迎着他话语里的重量。
  
  他的蓑衣他的战甲在这空中都很沉默。
  
  一阵之后,北宫恪终是道:“那是墨家的事情,我的职责是锁境。”
  
  姜望松开了这个人,什么也没有说。
  
  独自转身,踏空走向远处。
  
  荒野碧空,烟雨未尽,一身蓑衣,几分寂寥……
  
  确实什么也不必说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