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吧小说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三十七章 不知郎心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姜望瞪了极不懂事的乔林一眼,挥了挥手,示意他快滚。积极做事却没得到褒奖的乔将军,很是委屈地离开了。这伴侯如伴猴啊,喜怒也太无常了。
  
  “哈!”房间里,姜望有些尴尬地看着宇文铎:“巧了不是?”
  
  宇文铎皮笑肉不笑:“是挺巧的……昭图殿下什么时候来的?”
  
  “就在今天上午,同我说了一阵话,还送了我一匹马。”姜望干笑道:“我这才知道,上回是他在跟我开玩笑呢。”
  
  宇文铎一脸受伤的表情:“你怎么这样啊?”
  
  “怎样?”
  
  “你当面跟我称兄道弟,私下里却,私下里····”
  
  “哎等等,不要说得好像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姜望拦道:“我作为一个使节,与贵国皇子有所交流,也是很合理的事情吧?”
  
  “那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我以为以宇文兄的情报能力,必不用多言。”
  
  “这不是能力不能力的问题,这是态度问题,是亲疏远近的问题,是你愿不愿意对我坦诚的问题!
  
  “这话我就听不懂了。你和昭图皇子有矛盾?”
  
  宇文铎幽幽地道:“侯爷,你来草原时,是我亲自去迎接的你。”
  
  姜望道:“下次你来齐国,我也迎你。”
  
  宇文铎道:“我还带你去了天之镜。”
  
  姜望道:“感谢你。”
  
  宇文铎道:“我还帮你弄到了去神恩庙的机会。”
  
  姜望道:“我没去。”
  
  “我跟汝成是曳赅!”宇文铎咬牙道。
  
  “咳。”姜望把茶碗放下:“你之前说,希望我答应你什么事?”
  
  宇文铎闷了一会,道:“我要送礼给你。”
  
  “什么礼要这般波折?”
  
  “人。”
  
  姜望打量了他一阵:“我的封地很小,恐怕没有宇文兄发挥的空间……”
  
  宇文铎也懒得说其它的了,索性喊了一声:“带进来!”一会儿工夫,一群衣着华丽莺莺燕燕,就走进院子里来。正在练刀的天覆军将士们,都看得呆。
  
  计有九人,个个貌美如花,身姿婀娜。她们摇曳着身姿,一个接一个地走进房间里,霎时间满室浮香。
  
  一齐站在姜望身前,齐刷刷地行礼,远近山峦起伏,莺声啼作一片:“见过侯爷!”
  
  姜望看向宇文铎:“这是?”
  
  宇文铎十分不舍地道:“这些可是我废了很大心血,从楚地迁来的宝贝,个个能歌善舞,极显楚地风情。听说侯爷尚无家眷,为免府中冷清,故以此些美人相赠,还望侯爷善待啊。
  
  人情往来有时候不可避免,姜侯爷如今俸禄高,府里养几个人倒也养得起。
  
  只是,从神恩庙到歌舞伎,这个宇文铎一套一套的,怎么感觉汝成留在牧国迟早要变坏呢?
  
  他有些头疼:“我是说··…··…为什么突然送这样的礼物?”宇文铎本来想了许多说辞,但想了想,最后只是道:“其实呢,是云殿下关心侯爷的起居,才让我送人过来。姜望只听到“云殿下”三个字,就已经释怀。
  
  云云那么好的女子,能有什么坏心思?
  
  “哦,这样。”他灿烂一笑:“那我却之不恭了。”又对面前这排女子道:“希望在齐国你们能住得习惯。”九位美人当然个个积极表态,或娇或嗔,或笑或媚,直瞧得宇文铎越发心酸。
  
  姜望摆摆手,让卫兵把这些美人带下去安置,敏合庙里分配的地方够大,两百人的天覆军士都能装得下,多个九位美人,自也是不成问题。
  
  “云殿下对侯爷可是非常重视。”这些歌舞伎一走,宇文铎就巴巴地上眼药:“相较之下,昭图殿下待侯爷可没那么诚,他上午送你马,下午就跟黄不东看戏去了!”
  
  “哦?”姜望果然来了兴趣:“秦国的黄不东也已经到了?”
  
  宇文铎错了错牙花子。
  
  重点是黄不东吗?
  
  忍不住问道:“姜兄对此人感兴趣?”
  
  姜望诚实地道:“大齐计昭南、牧国苍瞑、秦国黄不东、楚国夜阑儿,荆国慕容龙且,在道历三九一九年,他们是年轻一辈的最强天骄。彼时最让我觉得遗憾的事情,就是在黄河之会上,未能见得他们出手,使我不知高处风景。只有计昭南试了一场,也颇似蜻蜓点水,未能让人尽兴。”
  
  宇文铎肃然起敬。武安侯这是有战意啊!
  
  而真正可怕的是……他竟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仔细想想,如今才过去几年?
  
  昔时内府场的魁首,竟然已经拥有与彼时那些神临境天骄同台较技的资格。
  
  可以不分内府,不分外楼,不看年龄,不加任何前置、全方位地放在一起比较!
  
  他向来知道他与绝顶天骄之间的距离,在他眼中如神子般完美的汝成曳赅,就一再的提醒着他。
  
  但唯有真正这样坐下来审视,才惊觉自己好像与这些人压根不在一个世界里。
  
  自己不过就是去神恩庙奉神奉得多了一些,平时也没有少修炼,怎么差距就被拉得这样大了呢?
  
  “侯爷方才特意说了年份,那么……”宇文铎道:“在道历三九二一年的今天,谁才是年轻一辈的最强天骄呢?”
  
  姜望敛容道:“李一一出,群星失色。”
  
  “除此之外呢?”宇文铎又问。
  
  姜望这一次并未回答,只是道:“今日宇文兄来得正好,烦请带路,带我去一个地方!”
  
  作为至高王庭里首屈一指的戏班,鸳华伶的表演自然是精彩绝伦。
  
  鸣鸾演楼中,秦国使节方只是作为随从的几名护卫,都看得津津有味。
  
  坐在贵宾席上,黄不东那一张有气无力的老头脸,在光影下明暗不定。
  
  大秦皇室秦怀帝的后人赢子玉,如今正在牧国,且正是在大牧皇女赫连云云的庇护下,混迹牧国官场。在景牧之战里表现亮眼,屡建功勋,战争结束后更是持女帝特旨,直接进入厄耳德弥修行,至今还未出来。
  
  牧国之厄耳德弥,是类比于齐之稷下学宫、秦之阿房宫的伟大存在。
  
  赢子玉被获准在其间修行那么久,有很强烈的政治意义,令秦国人相当不满。
  
  今日之秦天子,赢得了河谷之战,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当然权位稳固,天下归心,军政在握,无人可以动摇。几位皇子皇女也都极其优秀,称得上后继有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